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风采>>正文内容

童正祥的医学集邮之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可贵地是能将爱好与专业结合起来;从业者都有业余生活,难得的是“业余”也执着。
    年届花甲的童正祥,曾先后担任天门市血防站长和计生中心主任,业余爱好之一是集邮。他在任期间之内编组出的医学专题邮集《蛇杖》,终于今年8月份泰国国际邮展中获得了“大银奖”,这是有史以来湖北省县级市邮集所荣获的最高奖项,也是给他“十年磨一集”的回报。
    蛇杖,象征智慧、平安与吉祥的蛇缠绕在橄榄枝上,寓意健康和长寿,代表医学行业,世界卫生组织(WHO)以此作为会徽。《蛇杖》的创作,凝聚了童正祥20多年医学集邮的心路历程。
    源于敬业
    1980年,复刊后的第一期《集邮》杂志上,刊登了日本一位集邮家的专题邮文《从邮票上看与癌症的斗争》,这使作为医师的童正祥想到了要将集邮与专业结合起来。虽然,此时,他已开始了红十字专题的集邮。
    1983年,全国首次邮展上已出现了好几部红十字邮集,这又使他进一步下定了决心,不走别人的老路而要确定自己的新选题。1986年,我国政府正式表明了对WHO1977年所提出的“2000年人人享有健康”目标的承诺。作为一名基层卫生管理干部的童正祥决心用自己的行动,投入到这一历史洪流中去。他用收集到的有关邮品,编组了自己的第一部邮集《2000年人人健康》,于1989年参加了湖北省第二届职工邮展。这便是《蛇杖》的前身。
    童正祥任职期间,在科研及论文写作方面颇受同行称道,也先后荣获过本专业个人与集体的“全国先进”奖牌,由此可见他的敬业。而他也将这种敬业精神用到了邮集的创作之中,二十年如一日,不但查证资料,不但寻觅素材,不但修改展集。
    于行书山
    书山有径勤为路,学海无涯苦作舟。《健康》邮集中的WHO徽志使他想到了“蛇杖”代表着丰富的医学文化,并最终确定了用《蛇杖》做医学邮集的主题。这得益于他多年的知识积累。
    1981年在湖北医学院学习期间,他在图书馆里收集并翻拍了大量的世界医学史资料,特别是与医学相关的各种标志。此后20年间,他又刻意购买或查阅了多种文献:从《圣经》到《山海经》;从古希腊到古巴比伦神话;从古埃及到古印度的传说,凡与蛇杖有关的典籍都予以涉猎。从美国专题邮会60年代会刊上医学蛇徽介绍,到我国有关蛇文化的文章,都囊括入了他的剪报集。
    另一方面,广交邮友与邮商,是他获取资讯与素材的渠道。80年代,他用十年时间,收集了全国二百多位医学集邮爱好者的资料,并编印成册。他还结交了美国、英国、荷兰、意大利以及港台地区的十多位邮友。1990年春,他写信给联合国,得到了邮政署长O.A.Wedsem的亲笔回信,以及介绍WHO邮票的册子。还有联合国发行的预防爱滋病邮票。前者,为之提供了搜集各国医学邮票的资讯,后者,充实了他的爱滋病专题邮票册,并使之在国内最早写出了《爱滋病——邮票上的新主题》文章,图文并茂,在《集邮》上发表,从而被评为1991年度该杂志的“好作者”。从此,他成为我国医学集邮领域一位引人注目的人物。
    成于痛苦
    在谈到编组邮集的体会时,童正祥老人如是说:数易其稿是辛苦,被人误解是痛苦,睁眼挨宰是甘苦。
    《蛇杖》,从1993年以《蛇徽》名参加荆州地区邮展获得一等奖,到2003年获重庆全国大镀金奖。十年一集,数易其稿,主要是不断地更新尽可能珍罕一些的素材。这其间,为寻觅邮品花费的精力和经费,对一位在本职岗位上从不偷闲,以及靠工薪收入的干部来说,所有的付出是常人难以理喻的。
    每当听到人们说,“童会长(指市邮协副会长)是集邮富翁”的议论时,他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对熟人他只能说:“您说是卖烟赚钱,还是吸烟赚钱?”
    是的,组集参展的集邮方式也是一种消费,是一种文化上的“高消费”。因为,购买珍罕邮品确实需要花高价。对绝大多数作者而言,经济上只能靠节衣缩食。另人尴尬的是为了参展而不得不睁着眼睛挨宰。例如,他的展集中有这样两件“高价邮品”:一枚印有蛇杖图案的英国马尔迪雷邮简,属于最早的主图邮品,平时价位在3000元左右;另一枚一战时期意大利伤残军人专用信卡,本来集邮意义就大,加之广告图上红细胞,实属罕见,宜于展示,其平时价约2500元左右,为了赶上2001年全国邮展前夕换上这两件邮品,他却不得不付给了邮商1.1万元……。当然,这仅仅只是典型之一、二。
    止于无穷
    因为我国的县市级邮集以及医学类邮集鲜见于国际展场,故《蛇杖》的获奖,得到了业界与媒体的一定关注。然而,童正祥说:我自己清楚它在什么位置。况且,集邮生涯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
    是的,作为一名公职医务人员,虽然退休了,但他的职业情结仍在,而作为一名集邮家,他将“医学集邮”作为自己的第二职业才刚刚开始。
    如今,担任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的他,一方面,还要继续为编辑《医学集邮》杂志而忙碌,还要不断的修改和扩充自己的《蛇杖》,完成有关专著;更多的时间是支持和帮助会员们创作新的医学邮集,编写新的医学集邮专著,为了中华医学集邮挤身国际先进行列而勇攀高峰。
    他说:“如今的世界很喧嚣,当我埋头于医学集邮的文化之中时,体味的是心清神明的境界。我要告诉人们:集邮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而集邮生活是一条没有穷尽的路;用邮集传播医学知识、历史和文化,这是《蛇杖》的终极目标,我将毕身用这种方式为健康呐喊!”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