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正文内容

医邮花开二十载 满园春色众人培

冬去春来,日月轮回,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医邮会已然二十岁,回首1999年成立之时的北京“一大”情景,仿佛犹如昨天,就在眼前,感慨万千。

本人并非在医疗战线工作,但在部队服役时就爱好集邮,当时的我除了收集新中国邮票外,还主集“人民军队”、“禁烟禁毒”的题材。所以,1994年在南京邮友张玉祥(其亦主集“禁烟专题”)的引荐下,湖南邮友吴畅先生的多次联络后,我加入了“中国卫生环保计生专题邮友群”,在群中经常有与邮友之间的邮品、邮识的交流,不亦乐乎!1999年6、7月间,从收到的《卫生邮刊》(试刊第2、3期)中看到“相约北京”成立中华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信息以及吴畅先生的相邀:相聚北京,参加8月在北京’99世界邮展期间召开的“中华全国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第一次代表大会”。根据自己的工作安排,我欣然答应了吴畅之邀。

1999世界集邮展览于1999年8月21—30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办,这次邮展是二十世纪末在我国举办的大型国际性文化活动,也是世界邮展首次在中国举办,国家各方非常重视,各地邮友也是反响热烈,希冀一睹世界邮展的风采,我也如此。为此,我在8月20日赶赴北京,21—23日参观了’99世界邮展开幕式和邮展邮集及从未见过的“黑便士”、“红印花当一元”等珍邮,收获颇多。24日早上七点,我从位于北京西城区扣钟庙小区的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招待所出发,9点前到达位于丰台区角门北路的北京博爱医院时,见到童正祥、吴畅、张孝堂、黄道成等七、八位邮友已在博爱医院康复医疗中心二楼会议室相谈甚欢。(北京博爱医院成立于1988年,(图1、2)

 

是我国一家以康复为特色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隶属于中国康复研究中心,为中央财政拨款的新型医院,规模很大。医院占地面积220余亩,建筑面积12万余平方米,员工1600余人,编制床位1100张。因卫生专题邮友博爱医院副院长丁伯坦先生、康复医疗中心副研究员陈然先生的鼎力相助,联谊会得以在该院召开)其中黄道成、张孝堂俩邮友与本人通信多次却无见过面,这次辛得一见相互介绍相识后,大家甚为高兴。不一会儿,来自全国十三省、市、区的17位邮友都到齐。9点十分左右,中华全国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成立大会正式召开。会议现场设在博爱医院康复医疗中心的二楼会议室,会场布置很简洁,没有会标横幅 、没有制式的会议桌椅、没有音响设备;只有在会议室背面墙的大幅玻璃背景墙上粘贴着大会主题:中华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和蓝红搭配的联谊会“CHP”会徽及’99、8.24字母。

代表们面前的是白色的折叠式长条桌,围成一长方形,大家围坐一圈。

会议原定由博爱医院副院长丁伯坦先生主持,因临时有事不能出席,故由童正祥先生主持,他分别介绍了出席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各位邮友,并简介了中华全国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筹备工作情况。而后由陈然先生(陈先生不幸于2001年6月因病而英年早逝)致欢迎词并宣读湖北邮友程梦龙先生给大会发来的贺电:欣闻在国庆周年和澳门回归临近之际,我中华医卫集邮会与万国邮联世界邮展在同时同地宣告成立,意义重大,我热烈欢呼区世纪之交的五福临门。在深圳探亲的武汉会员程梦龙恭贺。接着吴畅先生就联谊会会议章程草案作了说明,李友英先生就全国卫生专题集邮界的概况和专题集邮中存在的问题作了专题发言,同时另有几名代表也相继即席发言,除了祝贺大会的召开,也提出了一些就联谊会发展的建设性意见,最后天津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崔以泰教授讲话,崔教授高度评价了联谊会筹委会的工作,指出了成立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的意义和医学卫生集邮的发展前景广阔,大有可为;并简述了当今世界医药卫生专题集邮情况和其本人收集医药卫生邮品的喜怒哀乐之心路历程,还介绍了他编撰出版的《世界医学邮票大观》著作情况及其中封片票品收集的艰辛和乐趣,博得了代表们的阵阵掌声。讨论发言结束后,大会特别表彰了童正祥、陈然、吴畅三位邮友为筹建联谊会各项筹备工作所作出的努力和辛劳;会上一致通过将中华全国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更名为中华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并提出在适当的时候组建中华卫生专题集邮协会。最后,大会推荐出由以崔以泰教授为理事长、童正祥先生为常务副理事长、丁伯坦先生为副理事长、陈然先生为秘书长、吴畅先生为副秘书长的21人组成的第一届联谊会理事会,同时大会对理事会成员进行了工作分工。随后,筹备组给大家分发纪念邮品,各位代表纷纷拿出封片加盖联谊会纪念戳,部分邮友相继在筹备组专门印制的纪念邮简上签名留念,并交由陈然先生帮助实寄(图4) 。最后,参会代表在博爱医院招待所的公园雕塑前合影留念。(图5)

  

下午2点左右,按照约定,全体与会代表前往博爱医院康复医疗中心病房,代表中华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的广大会员,慰问在该中心进行康复治疗的我国著名体操运动员桑兰小姐(桑兰,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1993年进入国家队,1997年获得全国跳马冠军,1998年7月22日,在参加第四届美国友好运动会的练习中不慎受伤,造成颈椎骨折,胸部以下高位截瘫,这时她才17岁),当我们进入病房,见到病瘫的桑兰已坐在轮椅上,上身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下半身覆盖着一条薄毯,由护理推着与大家见面。她瘦小的身材、肌肉萎缩、面部表情木然、不善多言、没有悲哀也没有笑容,但仍可见其对人生的坚定和对生活的坚强,大家都为这位年少的全国体操冠军惋惜和由衷的敬佩,对于我们的到来,桑兰点头表示感谢。(当时的我对桑兰面对我们的慰问其所变现出的无言无笑容表情,感到愤愤不满,觉得这是名人的高傲。后来在知道她的年龄、运动经历、受伤程度才释然和理解。正值年少青春时,面对如此严重伤痛,岂能还有笑容?如果是我自己,可能还不如她呢!)紧接着,陈然先生、童正祥先生代表联谊会和全体会员向桑兰送上一束鲜花,表示慰问、祝她早日康复,并向她赠送了一批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专题邮品,桑兰再次表示感谢。在病房中,与会代表与桑兰合影留念。

慰问结束后,代表们再次回到会议室,参观第一届卫生专题集邮展览。展览也很简陋,没有展框,邮集平放在由九张长条桌拼接起来的展台上。

 

有五框、一框、三框的邮集,虽然这些邮集在当今来看不算高级别,但在邮集作者的侃侃介绍中,也引得大家雪亮眼球,感受颇深,启迪多多。同时部分邮友在会场一边,互相介绍,互赠和交换邮品,热闹非凡。下午五点左右,联谊会一大胜利结束,我因要继续参观世界邮展,没有和参会邮友多作交流,就匆匆离开了博爱医院。

时光匆匆,医邮会“一大”转眼已过二十载,当年栽下的医邮会“小树”亦已长成枝盛叶茂的“集邮界大树”;正如我在《医学集邮》2017卷卷首语中所写的那样:会员从最初的几十名发展到现在的400多人,邮集规模从寥寥几部初学品提升到获得国展、亚展、世展银奖以上大奖的高水平邮集近百部,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集邮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可喜可贺!展望未来,“为健康而集邮,用邮票讲健康”将成为每一位医邮会会员的集邮宗旨,高质量、高水平的医学邮集必将会越来越多,医邮会会员的生活也必将会活的更健康、更多彩!

以此文纪念“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成立二十周年”!

沈国良2019年4月于南京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