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活动>>正文内容

金秋“三闯”哈尔滨 滴滴难舍邮友情

  9月金黄,丰收在望。

今秋出行“闯关东”,我赶上了这个时段,获得了好收成。             IMG_4729

                 

 96日,在哈尔滨开往桂林的K728次列车上。早上一觉醒来,打开手机微信,发现我头天晚上847分在哈尔滨火车站候车室发的与邮友《哈站又见面了》的图文微信,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已有33人点赞了。

 天气晴朗,列车前行。上午8点多钟,快到山海关时,从车窗向外看,沿途远方是层峦叠嶂的雾中山景,近处是一片片挂满枝头的黄橙橙的苹果、笑脸相迎的向日葵,满山遍野。一拨甩到身后,又一拨映入眼帘,这阵势从关外持续到关内,一路上绵延不断......

联想到几天来这次黑龙江之行会邮友,我深深感到,各地的邮迷,不也正像“挂满枝头的黄橙橙的苹果”和“笑脸相迎的向日葵”吗?

  回望中秋前夕“三闯”哈尔滨之行,邮友相会,令人欣喜;难舍难分,令人动情。

IMG_5405

 

     一、“首闯”哈尔滨。830日晚,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广场,邮友宫旭志举行“欢迎式”

   829日早上630分,我和妻子从临泉出发,去“闯关东”。上午930分,在阜阳乘上了桂林开往哈尔滨的K726次火车。

   这次赴东北,趁看望在阿城服役的侄子的机会,计划到哈尔滨拜会邮友,去哈医大给爱人诊断眼科疾病,趁机去扎龙湿地进行摄影采风。

   考虑到中秋节快要到了,启程前,我就通过快递,向哈尔滨发了两盒临泉产的特色月饼“老婆饼”给邮友宫旭志,拜托他转交给于海源老师一份。由于听说哈医大邮友程志老师此时还在南方生活,去哈尔滨见不到他,所以我就没法给他准备东西了。考虑到方便远程出行,我就随身带了轻便一点的邮戳品和邮资片,作为送给邮友的“见面礼”。

上车时,秋日的阜阳气温仍在32°C,“秋老虎”还在肆虐,而且气候干燥。但随着一路北上然后远程东进,次日中午经过长春时,遇到了下雨,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车窗上,树木和庄稼随风摇曳。气温也在下降,站台上行走的的旅客中已有人穿上了小棉袄。

830日下午305分,火车正点到达松花江畔的明珠哈尔滨,我首次踏上了黑龙江的土地。

 

_MG_4660

下车时雨已停。走出车门,一股凉气袭来,身穿半截袖短衬衣的我,顿时有些冷的感觉。来到圣索菲亚教堂东侧铁路边的聚缘堡宾馆下榻后,按照约定,当晚630分,邮友宫旭志来到圣索菲亚教堂广场,我们两人在那里会面。当时下着雨,各人打着雨伞。两人紧紧握手,相互问候,“欢迎仪式”用了仅仅几秒钟。我俩上次见面的时间是2015924日上午的北京全国民间集邮联谊会活动的会场上,距此已有一年。今日的小宫,小伙子更加帅气。小宫告诉我,这几天,东北地区正在过台风,气候反常,极不稳定,时晴时雨,较往年同期相比,温度降低了许多。

IMG_5244

小宫夫妇带我们来到兆麟街一家饺子馆,我们4人共进了晚餐。东北人招待客人很随意,并不一味地劝来让去,吃啥喝啥吃多喝少随你便。简化了关内餐桌上繁杂的礼节和程序,所以客人感到很轻松。就餐中,宫旭志介绍了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黑龙江分会的近况,向我赠送了《哈尔滨风光》马踏飞燕邮资片、吉林东丰猴石戳销2016猴票自然封等邮品,以及他执行主编的邮刊《黑龙江文献集邮》创刊号。

IMG_9501

 谈话中,得知于海源老师、程志老师都在家时,我和小宫当场约定,91日上午,由小宫带路,我们一起去看望两位老人。小宫自我介绍,他1985年生,31岁,虽然年龄小,但他却笑呵呵地说:“我能跟这些集邮老头儿处得来,也能聊到一块儿去,他们平时还挺注意采纳我的建议呢!”听话音,小宫表现得很自信,而且很乐意,就连他媳妇也很赞扬他们这些“老、小”邮迷的交情。饭后,小宫夫妇陪我夫妻俩步行约1公里,边走边聊,直到把我们送到聚缘堡住处门口,他们才离开,回家去了。

   IMG_9506

831日晚,我跟于老、程老师分别打了电话,简短进行了交流,并告诉了准备次日去拜访和看望他们的大致时间。电话那边,传来了欢快的笑声。老邮友将要造访,两位年迈的老邮迷非常高兴。

IMG_5386

在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黑龙江分会中,于海源、程志、宫旭志是“核心人物”,举足轻重。程志老师是医邮会理事、黑龙江分会会长;宫旭志同志是医邮会青少年工作委员会委员、医邮会黑龙江分会秘书长,年轻,活跃;于海源老师是医邮会元老,担任过医邮会副会长,现为高级顾问,更是德高望重。

二、“穿行”哈尔滨。91日上午,宫旭志为向导,哈医大会邮友,老邮迷于海源、程志兴致浓厚

 东北的清晨,天亮得早。91日早上530分,我起床后,带着6D单反相机,走出了兆麟街的大洋宾馆,准备去附近拍照圣索菲亚广场的晨光。但是由于夜间下了雨,早上阴云密布,于是我就临时改变计划,转到了斜角街去逛菜市,准备拍点当地风情民俗。看到街头一个个摊位上的葡萄、香蕉不错,我就挑选了一些,买了两箱,作为去看望于老、程老师的礼物。雨越下越大,带着水果,我把照相机揣在怀里,回到了宾馆。

IMG_5288

上午8点多钟,没想到宫旭志就比之前约定的时间提前打来了电话,说他已在路上往这赶,马上就来到,让我做好出行准备。我庆幸自己提前备好了水果。在大洋宾馆见面会合后,由宫旭志当向导,我和夫人,一行3人,冒着雨,打车直奔哈尔滨医科大学。

IMG_9518

 半个小时光景,到了哈医大教职工生活区,两栋居住楼出现在眼前。于老住在前楼,程老师住在后楼。我们首先来到前楼1单元2楼北侧的于海源老师家,程志老师也已提前到于老家等候我们了。83岁的于老多年患心脑血管疾病,由于楼房没电梯,目前他已不能徒步下楼,只能在自家房间的小圈子里平地活动。为了缓和氛围,不使于老过逾激动,我进了屋站了一会儿后,先跟程老师打了招呼;在平和的气氛中,我才走进于老,同他握住了双手。于老看着我,喃喃地说:“我前段病情发作,你们差一点见不到我啦!”我诙谐地答复:“于老,不行啊!马克思现在还不要您!我们也舍不得放您走呢!”的确,前段时间,当宫旭志在微信群里说于老病情发作,进了重症监护室的消息发出后,我接连发了几次微信和打电话给于老,一直没得到回应,只有通过小宫转达问候。

见面后,我向于老、陈老师转达了医邮会会友们的亲切问候和祝福,祝他们健康快乐;介绍了医邮会即将于10月份召开的娄底会议的准备情况,盼望黑龙江会友前去参加活动;希望黑龙江分会尽快发展年轻会友,不断充实新生力量,壮大医学集邮队伍;向于老、程老师、宫旭志、杨海东同志赠送了我设计的临泉县“十大生态工程”邮戳品,以及预防艾滋病邮资片,作为邮品交流和纪念。

IMG_9528

于老、程老师向我赠送了黑龙江的封片戳等邮品,2016年第34期两期刊有于老集邮事迹的《退休生活》杂志(《于海源:潜心方寸,信在四方》、《相遇在自由民主的天空下》),于老编组的5期哈医大《老年集邮园地》展板写真A4打印样,以及程志老师从海南三亚带回的销三亚羊栏戳的2015年羊票自然封、陵水猕猴岛201615日戳片;展示了于老的牡丹图绘画作品、书法作品、《老年集邮园地》宣传展板写真件。

IMG_20160901_103614

 程志老师特意带来了他的3部邮集扫描彩色打印装订本:医学邮集《我叫传染病》(5框)、生肖邮集《马儿啊,人类离不开你》(5框)、抗战邮集《战胜罪恶,正义凯旋》(3框),他让我欣赏并提建议。其中,程老师说,“扁鹊”是否有其人、出生时间等目前有些争议,他和夫人通过《我叫传染病》邮集作了一些探讨。我大致翻阅了一下程老师的3部邮集打印本,与他进行了交流,谈了一些看法。这套可以被称为“孤品”的邮集打印本,装帧得非常好,每部邮集的彩色打印本,都是一册精美、可读的集邮书。

 我们叙谈了一个又一个话题,总感到有许多话要讲。于老对医邮会的班子建设、队伍发展、人才培养非常关心,寄予深切期望,盼望医邮会持续发展,后继有人。

IMG_20160901_103804

 两位老邮迷的兴趣非常浓厚。不过,这次明显看到,由于疾病原因,于老的身体、精神状况,已不像20084月天津集邮活动、20094月洛阳集邮活动相聚中看到的利索、爽朗、欢快的状况。我上次见到程志老师,是201310月的苏州集邮活动,在苏州火车站各自返程时分手的。他现在70多岁,身体、精力、精神都很好。

IMG_5402

在于老家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又去后楼,到程老师家拜访。程志老师的书房整理得井井有条,各种邮集、邮品都进行了分类装盒,一目了然。他的书房,比于老的书房要大一些。

小坐了一会儿,当我们离开程志老师家,往学校大门口方向走的时候,更加感人的一幕出现了:忽然听到右后方远处有人喊我“郭金山!”寻声望去,50米外,是于海源老师从后窗上再次和我们招手,打招呼呢!考虑到病情绝对不能让他太激动,我回走了几步,没有上前。理智告诉我,坚决不能由于外因的情绪失控而促使于老更激动,以防病人由于激动和冲动出现意外。我抑制住心情的激动,放下双肩包,取出单反,手动调准了对焦,拍下了这个难忘而又珍贵的情景。敬佩之中,对于老仔细凝视了片刻,最后,我喊了几句“于老,再见”,跟他挥手告别,回身向学校大门口走去。老远老远,窗口中,他还在挥手,一直在目送着我们远去......

_MG_5406

上午1130分,程志老师夫妇把我们送出学校大门口还执意不肯回去,硬是把我们夫妻俩和宫旭志,拉到学校旁边的一家饭店里,招待了一顿午餐,才依依不舍地对我们“放行”。

IMG_9516

三、“二闯”哈尔滨。94日一大早,哈站邮局,宫旭志搭桥,偶遇杨海东,首次相见故友相约

 91日拜见于海源、程志老师之后,当天下午,我和爱人就去阿城看望侄子了。94日一大早,我们离开阿城,二进哈尔滨,转乘动车,去齐齐哈尔扎龙湿地,进行摄影采风。

IMG_20160831_150611

 早上730分,当我们来到哈尔滨下了601路公交车,徒步往火车站赶,经过火车站西南侧的街道时,我突然发现前边人行道上不少人在排队,有男的,也有女的,都是成年人,也有少量老人。“大军”挡住了去路,我们只有从人缝中穿行。联想到头天下午在阿城街头看到的一排汉子坐在人行道上,等待被雇工的情形,我就心里问自己:“哈尔滨街头也有卖劳动力的‘风景线’吗?”

IMG_5036

 思索中,正走着,突然听到左前方有人喊我的名字。一抬头,见是宫旭志站在队伍中间,正冲着我笑,和我打招呼呢!小宫说,他和“大军”们是在排队等待购买新邮票呢!当天是《玄奘》邮票首发,并且是杭州20国集团峰会开幕日,这些邮迷45点钟就来排队购票了,怪不得“阵势”这么大呢!小宫指着身边一位比他略胖、年长一些、右肩挎着一个包、冲着我笑着的精干汉子告诉我:“这就是杨海东。”

  天下之大,无巧不有。91日在哈医大会邮友时,我没能见到杨海东,很遗憾,只是通了电话。他在电话中约我:“从阿城回来时,一定告诉一声,会会面,好好聊一聊!”没想到,我们各自在没有事先打招呼的情况下,都安排这个时间在邮局门前出现,见到了邮友。不约而同,太巧合了!这是我第一次与杨海东先生谋面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因为,在医邮会微信群里,去年以来,我俩经常在一起聊邮。

IMG_9514

我立即掏出手机,让夫人给我仨就地合了影。站在邮局门前的台阶上,两个彪形大汉站在两边,硬是把我这个“小老头”推到了中间。背着沉重的摄影双肩包,比他们矮一头,瘦一圈,事后我看到照片时发现不太协调。可微信发出后,在朋友圈里、医邮会微信群里却“炸开了锅”。善于幽默的广东邮友罗庆泉先生跟帖,说宫旭志、杨海东“是保镖”,说我“给俩大汉夹在中间,小巧玲珑......”医邮会徐明副会长夸我们“精神”;四川邮友沈正芳赞扬我们“全帅呆了!”

IMG_20160904_072159

 这几天,东北因台风原因,天气极不稳定,一会儿晴,一会儿阴,一会儿下雨,一会儿艳阳高照,彩云装点。94日上午,哈尔滨是多云至阴天。为了趁未下雨时赶路,早点上火车,我与他们俩聊了几句,便告辞了,到哈站买了去往齐齐哈尔的动车票。当杨海东得知我第二天还要返回哈站,将于95日晚1017分从哈尔滨火车站上车回安徽时,便盛约5日下午在哈站与我会面详叙并饯行。

四、“三闯”哈尔滨。95日晚,哈站,宫旭志见证,杨海东尽“地主之意”,“会外人士”表态争取早日“转正”

 94日上午10点多,我到齐齐哈尔下火车后,立即打辆出租车直奔鹤乡。由于时间抓得紧,11点多钟,便赶到了扎龙湿地入口处。

_MG_8115

 天气多云转晴。入园后,下午2点、330两次丹顶鹤放飞,我都赶上了,拍下了许多我喜欢和需要的画面。蓝天白云鹤飞翔,了却了丹顶鹤采风夙愿,我便取消了原定住宿扎龙景区的打算,当晚回到了齐齐哈尔,住到了龙沙路的汉庭快捷酒店。这样,我又能再用点时间多接触一下齐齐哈尔了。95日上午,阴天,我夫妻俩在龙沙动植物园采风中,遇到了瓢泼阵雨。因没记住电话号码,没能联系上齐齐哈尔龙沙区的邮友王学群,没见到他,有些遗憾。

95日下午302分,我乘上了齐齐哈尔开往哈尔滨的动车,开始了自830日到达关外以来的最后一次“闯关”。

下午433分,列车正点到达哈尔滨火车站,下车后已是5点钟。这是我这次“闯关东”之行中第三次来到哈尔滨。出了站,宫旭志、杨海东同志已在站前广场等候我们了。

IMG_4761

见面后,我们拐了两个弯,在站前不远处一条东西街的一家饺子馆住脚,杨海东先生做东,我们边吃边聊邮。

坐下后,杨海东先生赠送我3枚销票封。一枚是贴有80分抗战邮票,销201593日哈尔滨东北烈士及纪念馆纪念邮戳和95日哈尔滨邮局落地戳的东北烈士纪念馆公函封;一枚是贴有340分雪乡邮票,销黑龙江海林市长汀戳的冰天雪地自然封;第三枚是带头丹顶鹤图案和邮资图的扎龙湿地主题邮局邮资封,销201681日扎龙湿地风景邮戳和87日哈尔滨落地戳。尤其是第三枚封,太重要了!我在扎龙湿地就没注意到那里有邮局,更谈不上购买丹顶鹤邮品和盖戳啦!多亏了细心的杨海东先生考虑周到,主动尽了地主之意,为我弥补了集邮一大缺憾。这说明,天下邮友的心处处是相通的。

IMG_9509

杨海东先生对我说,他虽然已是医邮会微信群的微友,但目前还没有正式加入医学集邮研究会,还是“会外人士”,争取早日“转正”。他高兴地回忆说,去年年初,沈正芳、尹晋、朱立文、黄步军邮友来哈尔滨交流时,他也参加了。通过接触,他切身感到,医邮会是一个快乐、和谐、充满旺盛力的大家庭。与大家交流,非常开心!

饭后,我们再次合影留念。晚730分,分手告别。临别时再次约定,争取10月份医邮会娄底活动再相聚。

 结束了本次“闯关东”“三闯”哈尔滨之旅,95日晚1017,我和爱人乘728次列车,踏上了西行入关的回家行程......

IMG_20160905_182904

              

    结束语

这次黑龙江之行,8天内三进三出哈尔滨。我夫妻俩先后乘着火车快车、城市公交车、火车动车,“三闯”哈尔滨,都见到了邮友。其中,见到宫旭志4次:一次迎接,一次巧遇,两次送行;见到杨海东两次:一次巧遇相识,一次送行;一次拜访于海源、程志老师。

邮友相聚格外亲。千里“邮缘”巧相遇,又因《玄奘》再牵线。邮友沈正芳在微信群里跟帖,称是“有缘分”,“好开心的相聚”,“收获多多。”刘淑兰大姐联想到她去年12月与我在深圳公交车上相遇的情景,深有感触地说:“有缘总能相遇。”方少华、陈惠媛等邮友,看了我发的拜访老集邮家的微信后,跟帖说,看到于海源老师身体还好,我们都高兴。

IMG_20160905_164724

 因时间关系,这次往返途径天津、唐山、长春时,我没能下车和这几个地方的邮友相会,感到很遗憾,已向张曦灏、尹晋等邮友表示歉意。

IMG_4647

“邮”途漫漫,邮友心连。邮迷的心永远是相通的......

2016“闯关东”“三闯”哈尔滨集邮行,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将永远留下深刻的映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