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41-42)

中医药堂传奇

第四十一回 杨梦兰神秘送良药 粟大将受命建奇功

1929年,山西土皇帝阎锡山在“蒋冯阎大战”失败隐居一段时间以后,又重新主政山西,他提出“自强救国,造产救国”的口号,制定了山西十年建设计划,全力以赴进行山西的经济建设,到抗战前,山西的官僚资产达到2亿银元,偏远的山西省一下子建成一个中国的经济大省。

山西太谷的广升远药号不仅有“龟龄集”、“定坤丹”等一批名闻遐迩的好药,更有实力雄厚的财富基础。尽管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对中医中药采取限制的政策,但阎锡山不管这些,仍全力支持广升远等广帮药号发展“龟龄集”等药品的生产,他责令太谷县政府,要像对待银号的态度来帮扶各药号“龟龄集”药品的生产,生产资金有问题,由县政府协调银号借贷解决,原材料及销售有困难,责令山西驻广州办事处帮助解决。一时间,广升远的“龟龄集”等药品的产、销大增。广升远药号的首席升炼师杨梦兰祖上好几代都做过广升远的药师,杨家在长期的生产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经典的“龟龄集”是由穿山甲(图41-1)、石燕子、小雀脑、海马、淫羊藿、炙甘草、菟丝子、枸杞子、杜仲、肉苁蓉、锁阳、牛膝、补骨脂、茯苓、熟地、生地、青盐等20多味中药制成的,杨梦兰对每味药的持征,炮制及制药的每道工序都掌握得炉火纯青。一次阎锡山来太谷视察还特地召见杨梦兰,勉慰了他几句。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华北失守以后,日寇的铁蹄迅速地踏上了山西的大门。一贯反共的阎锡山在当时多种政治力量面前走钢丝的伎俩走不通了,开始初步与共产党接触,逐步建立了一些合作关系,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部队进入到山西的抗日前线。9月下旬,以林彪、聂荣臻率领的115师在国民党部队配合下进行了平型关战役(图41-2),取的了抗日战争后中国军队的首场胜利。战后,林彪因伤离开部队到苏联治病,聂荣臻率领部队到达太谷境内。当时掌管山西“牺盟会”新军的我党薄一波同志来这里联系工作,聂荣臻谈到自己的身体,告诉薄一波说在广州起义、长征途中,他率领部队参战,负伤累累,至今常被伤病困扰影响工作。薄一波高兴地告诉聂师长,这里有久负盛名的四百年老店广升远药号,它生产的名药龟龄集对治疗你的病有神效。其药号中就有我们的同志,你需要马上可以送来试试。聂师长早就听说过此药的神奇,今天听薄一波如此一说,立马就同意试用龟龄集。说来也神奇,聂师长用了龟龄集以后,身上病痛逐渐好转,平时行军打仗,竟然都忘了以前的病痛。以后他到五台山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指挥八路军同日寇打了一连串的胜仗,期间他都不忘找人购得一些龟龄集药物服用。

、山西王阎锡山看到共产党八路军在山西与日寇的战斗中打了好些胜仗。在黄土岭战斗中,杨成武部队在围歼日寇中击毙了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成为全国抗日舆论的中心点,爱共产党领导组建的“牺盟会”新军也在日益发展,成为不可思议在力量。阎锡山感到山西共产党、八路军的影响,经常与八路军部队发生摩擦,甚至攻击八路军。抗战胜利后,更是调动他的军队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但在人民解放军的反击下,国民党反动军队连连败仗,阎锡山的晋军也是到处丢城失地。随着国民党统治区经济危机,市场混乱,山西的经济也是败象显露,商业活动受到很大影响。阎锡山面对这焦头烂额的景象,一方面在军响上跟蒋介石协同作战,以保他的阎家江山,另一方面通过他的特务组织,严密控制山西各地的各级机构,严防共产党的渗透,到处搜捕共产党员。“生的伟大,死保光荣”的党的好儿女刘胡兰就是在此时,在文水县云周西村遭到阎匪军抓捕杀害的。在太谷县,特务们逮捕到了杨梦兰,残酷拷打他,要他交代地下党的联络关系,向共产党根据地运送龟龄集等药品的联络方法,杨梦兰宁死不屈。阎锡山知道此事,告诉他的爪牙;“我以前表彰杨梦兰,是为了让他好好做药,为我们山西争光,现在他那这些好药自助共产党,要我的命,我决不能放过杨梦兰。”最后,杨梦兰被特务们活埋,壮烈地牺牲了。

尽管蒋介石、阎锡山这些反动派们负于顽抗、睡死挣扎,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英勇奋战,全国胜利的日子快要来临了。1948年4月底,中共中央工委在河北阜平城南庄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许多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都参加了会议(图41-3)。粟裕将军(图41-4)在会议上向党中央提议适时组织淮海大战,加速全国解放战争的步伐的构想得到,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一致肯定。与此同时,党中央处于通盘考虑,要临时调陈毅同志到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工作,粟裕一看,党中央同意组织淮海战役战役华野领导的这幅重担让他一个人来承担了,他马上向中央请求陈老总还是担当华野司令员,组织淮海大战华野离不开陈老总。一次,粟裕找到毛主席直述了他的请求主席笑着问粟裕是不是害怕挑这付重担子,,粟裕坦诚地说:“我从南昌起义,到跟朱老总上井冈山,一直跟着您南征北战,从来没有害怕过。我在1930年福建富田战斗中头部被炮弹片炸伤,以后在江西硝石战中受伤,现在一直腰酸背痛,有时头疼起来昏迷不醒,我怕淮海大战打起来,千钧一发时,老毛病一发会贻误战机啊。”主席说:“你的这些病我都了解,你头上的单片至今还没有取出来。这副重担你能跳起来。我已为你准备好了药品,是山西神药龟龄集,聂老总极力推荐的,治你的病没问题,马上叫人给你送过去。”听主席这么一说,粟裕不好讲什么了,值得服从中央的安排,独自跳起了淮海大战华东野战军的代司令员的重任。粟大将吃了主席送来的龟龄集,自觉十分有效,淮海战役期间他的老毛病一次也没有犯过。他指挥华野部队,在淮海总前委和党中央领导下,与中原野战军密切合作,在66天时间,歼灭了蒋介石国民的精锐军队56个师55万人,取得了淮海战役的巨大胜利。

 

第四十二回  地下党特设秘金库   乐伉俪送款迎解放

 

   1948年,国民党蒋介石政府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政治上腐败透顶,众叛亲离,经济上通货膨胀,民不聊生,军事上失城陷地,一败涂地。东北战场上,人民解放军从48年9月份发动辽沈战役(图42-1),接连解放了锦州、长春、沈阳,拿下全东北,全歼国民党军队50万人。期间,解放军又在华东开始了淮海战役(图42-2),围歼了大量国民党军队。随着辽沈战役胜利结束,东北大军入关,眼看国民党的华北又快保不住了。

   在此形势下,国统区人心思变,市面上物价一日数涨,8月19日国民党政府又滥改货币政策,发行金圆券,以一元金元券兑换300万元法币,妄图以此稳住通货膨胀的阵脚。没想到,适得其反,物价更是像脱缰野马一样狂涨,其中北平物价上涨了65万倍,一口袋金圆券在市场上居然买不到一袋面粉。

   此时的北京同仁堂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彩,47年,乐达义壮志未酬含恨病逝,其子乐松生从达仁堂回京接掌同仁堂。他告诉别人,当时“同仁堂全店190人,只有资金80万,年产值才16万,零售不过30万,设备陈旧,铺务管理陷入困境,已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军的隆隆炮声中,同仁堂也和全国人民一样,热烈期盼着“天翻地覆“,盼望着人民解放军能早日来到身边。

    在同仁堂家院中,居住着乐元可、李铮夫妇,乐元可是二房乐咏西的长子,是乐松生的堂伯父。早在抗日战争初期,乐元可夫妇就在李铮的表弟杨宁的影响下接受了马列主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为地下党在乐家大院里安排秘密房间,召开重要会议,他们为之站岗放哨,使乐家成为北平地下党的重要情报站。他们向抗日根据地捐赠过不少中西药品、医学书籍和其它重要物品,得到根据地首长的大力赞扬。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中央社会部决定将从解放后的华北中小城市中缴获的一大批黄金、外币及国际友人捐助的资金全部集中起来存放在北平,作为地下党活动经费统一管理使用。这批钱很多,到底存放在哪里?北平市社会部领导人犯愁了。大银行都是国民党四大家族官办或美英的外资银行,太不安全了。民营的一些中小银行安全可以,但风险大、保险系数太低。党组织考虑再三,认为同仁堂还是个颇有声望的大店铺,资金使用量大,富商巨贾,大进大出,不会引起敌人怀疑。而且乐元可、李铮夫妇久经考验,完全可以信赖,于是决定将这笔钱放在同仁堂,请乐元可、李铮同志担任北平地下党金库保管员。于是在一个傍晚,同仁堂家属大院乐元可家隔壁房间中运来了十几筐沉甸甸的咸菜,邻居还嘀咕:“咱同仁堂家大业大,光咸菜一买都是十几筐。”

   当时,国民党政府规定黄金、银元、外币都不得在市面上流通,地下党要用这些钱,都要乐乐元可夫妇再临时到银行中兑换成市场流通货币,并立即送到联络员手中。换钱、送钱的任务一般都是由同仁堂乐家大少奶奶李铮来完成了。

     到这时候,李铮往往会穿金戴银,全身珠光宝气,一身贵妇人打扮,驾着自家锃亮的小汽车,跑到安东市场转几圈,看看没有尾巴就停下车,到一些珠宝首饰或高级化妆品商店转转,从后门出来,另打一辆车到太庙(今中山公园)里,这里古木参人,人少僻静,李铮下车,看看没有尾巴,再到接头地点与地下党联络员接上头,交过钱再原路返回。这样,多次送钱从没出过事。

   一次,李铮按照地下党的指令,携带五千万元到大三元酒家与一位姓张的地下党支部负责人见面交钱。大三元酒店也是当时北平一家小有名气的饭店,饭店装饰豪华,店堂金碧辉煌,餐厅典雅精致,客人在雅座包厢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李铮与张同志不止见过一次面,老熟人了,见面很快落座了。张同志告诉李铮:“东北客人快要到北平来了,这次他发了大财,赚了一大笔,来北平,大家都可以跟着沾光。“李铮听懂他的暗语,也高兴地说道:”最近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大家都苦死了,就盼着大老板来解救大家呢!”然后压低声音说:“您看是能发红财还是白财?”老张也听懂了李铮的话的意思,是武力攻城还是和平解放,便神秘说:“现在还不好说。”转而对李铮说:“家里人都夸你办事认真负责。”李铮不好意思了,谦虚说:“比起你们还差一大截呢!”老张接过李铮递上的钱,放在皮包里,告别李铮就离开了饭店。到了东四牌楼,老张刚与另一位联络员对上暗号,还未说话,就被在墙角里暗中蹲守的一个特务一下子抓住了两个人,旁边就是一辆黑色汽车,特务想把两个人同时押上汽车。老张心想不好,遇到麻烦了,就拿起皮包朝特务头上砸去,一边喊:“无赖,空钱不还还想抓人,快跑!”两个人趁特务一松手都跑开了。特务一看两个人都跑了,便掏出手枪,不顾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就朝老张开枪。老张“啊”一声倒在地上,鲜血立即流出来。特务一看打中了老张,便又朝另外一边的联络员跑去。这时老张看到身边飞速驶过来一辆人力车,一个飞身跃起,上了人力车。等特务回过神,两个人都跑远了。原来老张腰部中了枪,并不重,虚晃一招,骗过特务逃脱了。

   乐元可、李铮在兑换、送款的过程中,总觉得周围环境还不是很保险的,便想方设法找些保镖。乐元可爱好摄影,有部日本的奥林巴斯相机,另外还精通麻将技巧,找上一个机会,与国民党前门稽查站的胡站长拉上关系,有时间替胡站长家人拍怕照片,晚上有空找两人与胡站长打打麻将。有时故意让他赢,有时自己赢了钱就招呼胡站长到饭店吃饭,把胡站长乐的开了花:“能交上个公子哥财神做朋友,真够运气。”有时候乐元可开着车去银行兑换钱钞,胡站长或其下属经常佩着枪来保驾护航。时间一长,国民党的区稽查站对乐元可的财务开支有一些疑问,想来同仁堂查账。乐元可闻讯,先告之乐松生,然后在前门大饭店包厢里摆了三桌酒宴,请来国民党的区长、区党部书记长等一批头头,包括稽查站的头头,事由为庆贺乐元可药店石榴(图42-3)健胃丸等一系列新产品投产。乐元可在宴会上尽力吹嘘其新产品如何神通广大,如何花费开销,吹得天花乱坠。在大量酒精的燃烧下,这些大员们一个个熏得东倒西歪,调查一事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北平和平解放(图42-4),解放军进城后,乐元可、李铮向党组织如数清点上交了金库的黄金、外币,得到党组织的表彰。

      乐松生感触地说:“天亮了,中医药堂和全国人民都解放了,今后我们同仁堂应该又要像老太爷、老太太那样,再次大翻身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