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39-40)

 中医药堂传奇

第三十九回  曲焕章研制百宝丹   六十军携药杀日寇

民国十一年(1922年),云南昆明南街新开张了一家伤科诊所,店面虽然不大,但也十分整齐,店门楣头上“万应百宝丹”黑底金字招牌熠熠闪光。老板兴高采烈地招呼着四方来宾,看病购药的客人、贺喜的朋友、凑热闹的邻居把门口路面都围堵起来。熟悉他家内情的朋友,无不对老板充满艰辛的生活道路感叹不已。

老板叫曲焕章,1880年生于江川县赵官村,自幼父母染病双亡。他小小年纪便四处流浪,饱尝世间艰辛。他16岁时,一次患重病倒在个旧城街头,幸好被一位路过的云游道士发现救起。这位道长叫姚连钧,是武当派人,他医技精湛,心地善良,曾救助过很多危重病人,有滇南神医之称。姚连钧问起小曲身世,发现他是个走投无路的孤儿,虽然面容憔悴,衣襟褴褛,但头脑十分灵活,便有心收留了小曲。从此,小曲拜姚道长为师父,随师父在云、贵、川一带行医看病。多年下来,勤学聪慧的曲焕章竟然把师父的医药知识技能,全都学到手了。

一天,小曲独自上山采药,看见一条蛇在与另一蛇厮杀斗败以后遍体鳞伤,游到一块草地上来回蠕动,过了一会儿,那蛇伤口竟然愈合,很快游走了。小曲看呆了,他马上跑过去,采下这些草仔细辨认,认为此草对外伤有一定疗效。回去以后告之师父,师父也有同感。在师父的指导下,小曲研究外伤药方,他综合平时跟师父外出疗伤学来的知识,将获得的经验加上此神奇疗效的草药,制成一种对外伤有效的药物。在实践中几经反复修改,终于在1902年制成了具有伤科神效的“万应百宝丹”,在滇南一带引起很大反响,很受病家欢迎。但此时,他师父姚道长不幸为仇人虐杀,小曲悲痛之余,收拾师父的医具,继续到处游历行医。

1913年,云南督军唐继尧鉴于云南社会不会定,多因为山区匪患为害,便安排大批人马进行剿匪。滇南有一大土匪头子吴学显在官军剿匪中打游击,一次与官兵相遇,一阵枪战,土匪不是官兵对手败下阵来,大批匪徒死亡,吴学显也胸部中枪,伤势十分严重。惊魂落魄之后,他打听到曲焕章有伤科神药“万应百宝丹”,便派手下将曲焕章劫来匪巢,要曲焕章用神药救他的命。曲焕章将他的药用下去,吴的枪伤很快就愈合了。吴学显对曲焕章感激不尽。过了几年,云南发生了兵变,唐继尧被赶下了台。第二年,唐准备东山再起,杀回云南,他看到大难不死的土匪头子吴学显有利用价值,便用军长的官衔收买了吴学显,要他为唐继尧复位出力。吴果然在昆明帮助唐继光复位成功,他不仅当了官,又发了财。高兴之余,他想到他的救命恩人曲焕章,特别请曲焕章到昆明来开诊所,并帮助曲焕章打通云南上层社会的关系,让曲焕章在昆明充分施展他的医学才华,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在昆明,曲焕章进行医学研究的条件比以前有了很大提高,他的“万应百宝丹”的研究也得到很大发展。他总结临床经验,进一步改进配方,使“万应百宝丹”出现了一药变成三丹一子的情况。“万应百宝丹”治疗刀枪(子弹及炮弹片)伤及跌打损伤疗效最突出的是(子弹及弹片)穿胸洞腹伤及肺腑,满身流血、人事不省,只要人还有一口气,用“万应百宝丹”都能有救。对于这些严重的外伤者,曲焕章一般是先服用百宝丹,然后再服虎力散(丹),使濒死者能逐渐苏醒过来,血流如注的也能逐渐停止,然后再用消毒剂、洗涤剂洗涤、消毒伤口,再用止血药,敷在伤口上,包扎好伤口。如果伤口内有弹头或弹片的,改服撑骨散(丹),弹头便会自行脱出伤口。至于“百宝丹”(云南白药)的处方,一直由官方纳入国家秘方管理,不对外公开。有人分析,可能含有三七、麝香、草乌、蒲黄、白及等中药,而美国有关方面仪器分析,可能含有田七、老鹳草、白牛胆、苦良姜(图39-1)、穿山龙、散瘀草等。

靠着这样的神药,曲焕章不知挽救了多少危重病人。滇军各部也多配备着曲焕章的“万应百宝丹”的各种药剂。

1935年春天,红军长征路过云南,缴获过滇军某部的一批军用物资,里面就有一些是“万应百宝丹”。红军知道这是伤科圣药,如获至宝地保存起来。毛主席的夫人贺子珍在长征途中负伤,红三军团政委杨尚昆(图39-2)在云南沾益城外白水镇遭敌飞机轰炸致伤,他们在用了“万应百宝丹”以后,很快恢复了健康。

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揭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9月初,云南的国民军60军受国民政府指令,开赴抗日前线。军长卢汉率604万名将士,头戴法式钢盔,脚穿剪刀口布鞋,高唱冼星海(图39-3)为其创作的《六十军军歌》,在数万名昆明市民的夹道欢送下离开昆明。热情的市民送上一筐筐鸡蛋,红枣、点心、茶水,希望子弟兵们英勇杀敌,早日凯旋归来。在欢送队伍中,只见50多岁的曲焕章老先生带着一大帮伙计,向行进中的将士们每人发放一包“万应百宝丹”。对于此药,战士们早就耳闻目睹过它的神效,今天见曲老先生亲自来送药,大家十分欢迎,竞相上前索取,场面十分热烈。

19384月,60军按照国防部军令来到徐州战场。早在3月份,日寇就以大兵团从南北两路围攻台儿庄,企图占领徐州,再拿下武汉。中国军队在李宗仁的指挥下,依靠简单的武器,牢牢防守着台儿庄一线,最后围歼日寇2万余名,取得了抗战以来我国正面战场的重大胜利(图39-4)。4月中旬,日寇见不能拿下台儿庄,乘我军换防之机,由矶谷、板垣两个甲等机械化师团5万多人,在飞机、坦克、重炮的配合下向我台儿庄以东邳县的禹王山阵地扑来。60军奉命在禹王山、李家圩、火石埠、西黄石山、戴庄一线阻击敌人。在激烈的阻击战中,60军将士表现得异常勇猛机智、视死如归。战士们负伤后,伤口流血不止,他们掏出身上的“万应百宝丹”,吃一点,用一点药拌好白酒,敷在伤口上,包扎起来,一般伤两三天伤口便可愈合。当过龙云侍卫长的朱希贤在战场上身负重伤,用此药,两天便下地行走。大家异口同声夸赞百宝丹是救命神药。经过27天激战,60军歼敌1.2万人,成功地挡住日寇的进攻,受得了总司令官李宗仁的高度赞扬。禹王山一战,打出了滇军军威,也打出了“万应百宝丹”的神威。

嗣后,蒋介石到云南视察抗日战场形势,在昆明省政府接见曲焕章,称赞“万应百宝丹”为台儿庄大捷作出了特殊贡献,曲焕章向蒋介石赠送500瓶“百宝丹”,蒋十分高兴,当场写下了“功效十全”的题词,勉励曲焕章多加生产,为抗日战争再做贡献。曲焕章回去以后,加班加点生产,仅1938年一年,就生产了创纪录的40万瓶(袋)“百宝丹”,支援抗日前线。

至于“万应百宝丹”改名云南白药,那是全国解放以后的事了。

          

    39-1 高良姜   39-2 杨尚昆      39-3 冼星海            39-4 台儿庄大捷

     

              

              第四十回 柳宝怡精修致和堂“阿庆嫂”送药芦苇荡

 

{C}{C}{C}{C}{C}{C}{C}{C}{C}在美丽富饶的苏南钖澄平原东部有一个江阴周庄的江南古镇,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柳宝怡诞生在这里一个富裕的士族家庭。但天有不测风云,他刚满周岁时,父亲就撒手人寰,十岁时,母亲也丢下他离世。孤苦伶仃的小宝怡从此后便由祖母一手带大。好在家庭还较殷实,祖母也是大家子出身,他在抚养孙儿成长过程中,给予孙儿良好的家庭教育。柳宝怡天资聪慧,不辜负祖母的悉心培育,小小少年便在乡间学堂中崭露头角,24岁在院试中,一试中的,考上全省第一名秀才。以后,他以第一名优贡生入京,进国子监学习。在京学习时,他看到朝廷腐败无能,让英、法侵略者一路攻陷天津、北京、火烧圆明园,对内则拼命收刮百姓钱财,欺压人民,竟无意于仕途,决心辞学归里,一心钻研祖上遗留下来的古籍医书。后来柳宝怡来到苏州,投身到一位医药名家门下,细心学医。不过数年功夫其医术水平便超越老师名下,在江阴、无锡、常熟、苏州一带享有很高声誉。

先生不但医术高明,重在辨证为人治病,一生救人无数,而且为人正直,医德高尚,乐于助人,诊病从来不计较报酬。对于穷人、残疾人,不但不要诊金,反而送赠治疗药品,甚至生活用品。先生在诊病中还抽空著书立说,收教不少学生,慕名前来拜师求学的学生来自苏、钖、常(熟)等地,杏林桃李,硕果累累。

柳先生在乡间为民众治病时,经常发现有乡亲因药品购买不便或因乡间中药饮片低劣而影响疗效,延误病情。他在检查乡亲所购中药中发现有用山羊角冒充羚羊角(图40-1)的,用一轮贝母冒充川贝母的,用小洋姜冒充三七的,用紫茉莉根冒充的天麻的,还有用有毒的商陆(图40-2)冒充人参,……便滋生了自己办一所货真价实药店的想法。在得到乡亲和朋友们大力支持的基础上,先生于光绪十六年(1890年)在家乡周庄创设了柳致和堂药号。致和意为:致力于医,饮之太和。先生对于药号的设立,倾注了他的全身精力。首先要求药号所购进的中药均出自地道药材,有疑问品种,他都一一亲自过堂敲定。中药材购进后一定要按古炮制,绝不能有丝毫马虎。民间初年某日,一病人连服别家药房打出的5帖中药后,高热一直不退,最后奄奄一息,家属心急如焚,找到致和堂。致和堂老师傅接过药方,经询问病情查看处方后告诉病家,医家诊断、开药都不错,现在这药由我们致和堂配上,保准病人药到病除。果然,病人服了致和堂的几帖药下去,高热尽退恢复了健康。家属到致和堂致谢,并询问其中原因。老师傅解释道:按张仲景理论方中的柴胡是退热的主药,致和堂肯定按古法炮制,用鳖血炮制柴胡,一只鳖的血只能制3两柴胡,致和堂能做到,而别的药号却做不到。病人家属知晓其实情后,对致和堂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于致和堂制作的丸散膏丹,先生更是全力以赴。首先是仔细审定他采集到的一应丸散膏丹处方,根据其临床经验,逐一斟酌敲定。然后又仔细审定每种成药的制作工艺,务求古朴地道精益求精,使致和堂配出来的丸散膏丹,病家服用后,多奏效为神。多年来柳致和堂著名的品牌有圣济大活络丹、人参再造丸、保赤金丹等。其镇店之宝是各种膏滋药,包括外用治跌打损伤、活血化瘀,内服固本抉正、大补元气,在苏、锡、常、澄一带都很有名气。致和堂配制的五加皮酒和玫瑰酒参加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还获得银奖。

1937年“八一三”,日本侵略者侵入我国上海以后,一路向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国民党军队一开战便望风披靡,狼狈逃窜,中国大好河山陷落敌手。江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纷纷组织起来,拿起大刀长矛,端起土枪土炮,向侵略者进行英勇还击(图40-3)。蒋介石国民政府一看,要乱了套了,便将苏南从丹阳往南划条线,西路是共产党打游击的敌后游击区,东路则归属他们的“忠义救国军”的地盘。但这个忠义救国军不给他们主子要脸,在日本侵略者面前,不堪一击,不是一路逃散,就是卖身投靠。中国共产党决不能让江南东路变成抗日真空地带,便调原在闽南坚持游击战的叶飞老六团到江南东路,组成“江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江抗),打击日本侵略者。在常熟梅李,有世代老中医出身的任天石,变卖家产,组成“常熟人民抗日自卫队”(民抗)和“江抗”及其他抗日队伍联合起来,在苏南大地到处打击日本强盗。因形势变化的需要,1940年,党中央调来谭震林来到苏南东路主持抗日战争的全面工作。为了发展江南东路的抗日游击战争,谭震林布置了以“江抗老区为基地,东出昆(山)嘉(定)太(仓),南入澄(江阴)锡(无锡)虞(常熟)的战略任务,他巧妙地将井冈山、闽西南的对敌斗争经验,远用到水网平原地区的游击战争中,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及共走狗汪记伪军。

19401212日,“江抗”一、二支队在阳澄湖畔的张家浜休整,伺机围歼反复无常投机革命的汉奸胡肇汉(《沙家浜》中胡传魁原型)的忠义救国军队伍,遭到日伪军的偷袭,“江抗”司令员夏光(《沙家浜》中郭建光原型)迅速组织“江抗”部队战士与敌人进行激烈战斗,打退了敌人进攻,歼灭几十名敌人,战后,“江抗”的部分伤病员照例分散在阳澄湖周边的湖区村庄中治疗养伤。在阳澄湖畔的董家浜有一家开涵芬阁茶馆的陈关林、陈二妹夫妇,他们都是穷苦人出身,早年就一心向往共产党,抗战以来,他们与地下党联络、传递信息情报、热情接待南来北往的抗日党政军领导同志和伤病员,受到同志们一致赞扬。谭震林就曾在这里歇息过,他对陈二妹(《沙家浜》中阿庆嫂原型)(图40-4)大胆、泼辣,办事细心周到的工作作风十分肯定。

这时“民抗”司令员任天石(《沙家浜》中陈书记原型)来到董家浜告诉陈二妹夫妇,他父亲曾是江阴致和堂柳老板的学生,他和致和堂联系上,他们十分支持抗日,这次他们专门为我们“江抗”的伤病员赶制了一批专用药品。任司令要求陈二妹以假扮送暴病亡夫的棺木为掩护运送一批致和堂的药品回来。陈二妹夫妇和一些男女战士化妆成送殡的队伍,从江阴周庄步行到路桥,再从陆桥乘船到阳澄湖。送殡队伍前面打着一幅幡旗,上书“亡夫天花暴殁出殡”,路过敌人关卡,敌人一看到“天花”二字,再看到陈二妹一身重孝打扮,满脸泪水、哭哭嚎嚎的样子,便捂着鼻子挥手放行了。但在陆桥上船时,遇到一伙胡肇汉的伪军拦着,为首的一个麻队长,恶狠狠问陈二妹:“周庄一带的人,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陈二妹眼珠一转朝那麻队长说:“我是亡夫的补房,去年才过来的,倒是我看过你。”麻队长问起亡夫的左右邻居,陈二妹都对答如流。麻队长见难不住陈二妹就要开棺验尸。陈二妹则放声大哭道:“亡夫得了天花,五天不到就走了。邻里乡亲怕传染,都躲得远远的,这些都是至亲,实在走不了的。就是他们不害怕,开棺后你们队伍上的老爷们万一传染上咋办?”麻队长周围的伪军一听说,连忙七嘴八舌嚷道:“不要开棺了,走吧,走吧!”麻队长无奈,只好挥手放行了。几天后,陈二妹一行穿行在阳澄湖畔密密的芦苇荡中,终于将药品送到“江抗”的医生手中,给伤病员用上了药,战士们都夸赞致和堂的药,尤其是膏滋药疗效特别好,不管是新伤老伤,一样都有效。任司令还持地表彰了陈二妹夫妇。

                                  

40-1   羚羊角      40-2  商陆   40-3 中国民众抗日游击战       40-4 现代京剧《沙家浜》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