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31-32)

中医药堂传奇(31-32

第三十一回  胡雪岩慧眼识能人    余修初执掌庆余堂

   胡雪岩是清代的首富,在其鼎盛时期,他拥有1万亩土地,3千万两白银。这个富甲天下的胡雪岩出身于安徽绩溪乡村中一个相对贫困的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有一副侠义心肠,乐于助人。现在富足了,为了实现他“富则兼济天下”的理想,在同治末年,他决定在杭州开办一座药店。关于店名,早就与他母亲商量好了,取名庆余堂,全称“胡庆余堂雪记国药号”(图31-1)。地址就在杭州城医药荟萃之地吴山脚下的清河坊。药店的布局规划他也请江南园林建筑高手设计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要物色一位他十分中意的“阿大先生”(总经理),制定一个从药品开发、生产到经营的全盘规划。

     胡老板的打算一经出笼,立马就有人上门来应聘,来者都是商家经营理财的高手,精明能干,为胡老板药店的未来勾画出一个个美好的蓝图。一个说按他的规划,精打细算,不出两年,稳可以赚得十万两银子。另一个又说按他的设想,稳扎稳打,打好基础,先赔后赚,放长线钓大鱼,不出三、五年,赚个二、三十万不在话下。胡老板听了只是点点头,然后客客气气送他们一笔酬金婉言辞谢。过了好多天,阿大先生还是没有着落,旁人都暗暗为胡老板着急,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一天,胡老板客厅里又迎来一位应聘者,来者自称余修初,现在松江余天成药号管事。这个余修初,放着一个好好的药店不去打理,却愿意到这里当阿大先生,是何道理?

     原来这位余修初经营的这个余天成堂,也是松江一个榜上有名的药店,早年是由他的祖父游园公靠卖雪里蕻咸菜挣来的银两盘来的店。乾隆四十七年(1778年),改号余天成堂,游园公在族中招聘懂行者重新开业,开业几十年一直很兴旺。余修初是游园公孙子,他秉性聪颖,又勤奋好学,从小进药店学生意,虚心向师傅学习,经多年钻研,他不仅掌握了各种药材的性能、加工炮制技术,而且精通从工场到店堂的各项事务,特别是对经营药店之道也有灼见卓识。余修初接掌店务不多时,药店就经营得如日中天,使余天成堂成为松江药界的佼佼者。余修初一心想做大余天成店铺,但他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原来店中股东们(族人)急功先利,经常在店务发展上制肘余修初,使店中的有限资金得不到长足发展。这时,他看到胡雪岩在招聘阿大先生的信息,他想去应聘,名义上是为店堂争取胡老板的资金,实则是余修初看准了胡雪岩是当今大清商界的泰斗,经济实力雄厚,经营理念前卫,如果能在胡老板手下做事,借助胡老板的东风,可以实现他发展国药事业的远大抱负。

胡雪岩早就对余修初有些耳闻,颇有好感。今天见到面,对他的施行方案是洗耳恭听,只听余修初振振有词道:“办药店与办其它店虽然都是一个道理,都需要熟悉业务,搞好各方面关系,只要全身心投入,都可以赚钱。但也有不同的地方,开药店做药品是为了人们生命健康的,人命是通天的大事,好药能治病救人,假药是谋财害命。家家药店门口都写着“道地药材”,可是这道地药材不是每家都能办到的。关东参出自关外长白山上,潞党参出自山西,藏红花(图31-2)是隔年从西藏采集的,犀牛角是从老远的非洲公犀牛头上取来的,麝香要用当门子,鹿茸要用血尖,这些真正道地药材不是一般药店就能弄到的。只要你有“兼济天下”的抱负,就能真正为天下百姓的健康着想,做好药,卖真药。只有在药品质量上胜过别人,取得广大百姓的认可和市场的信誉,才能打响你胡老板的品牌。所以我要做药,首先就要千方百计做好药,你不能总拿利润第一的标准来考核我。”胡雪岩听得余修初的这一席话,觉得句句中听,与他的办药店理念不谋而合,马上就拍板,聘定余修初当胡庆余堂的阿大先生。

    余修初成为胡庆余堂首任阿大先生,便帮助胡老板制定了严格的店内规章制度。在余天成时他就向员工反复强调对治病救人的药应该容不得一丝马虎,必须货真价实,老少无欺。现在到这里来,与胡老板同心协力制定了胡庆余堂“采办务实、修制务精”的治店准则和“是乃仁术,真不二价”的办店宗旨。胡雪岩亲手写下了“凡百货贸易均着不得欺字,药业关系生命,尤为万不可欺”,制成告示牌,面对店内员工,告诫大家一定要以民众生命安全为重,实实在在制作药品,千万不可弄虚作假,坑害民众。

   有一个治疗癫狂病的“癫狂龙虎丸”,处方中含有多味中药和砒石等极毒药,为使诸药充分拌和均匀,避免药物毒性,余修初规定其工艺上诸药一定要粉碎得极细,用最细一目筛子过筛,将毒药和其它药充分拌匀后,还要用木棒在药粉匾上书写“龙、虎”二字999遍,正反方向轮流书写。制作前要用木板封死制作间所有门窗,以防止毒性药品外流。对其它药剂的制作也作了类似要求,以努力减少药品制作事故,提高药品质量。

   一日初夏,从吴山上下来一伙香客,其中有人搀扶着一个小伙子,路过店门进店来歇息,店里伙计热情招呼他们坐下喝茶。那个小伙子则疯疯癫癫打闹,店员关切地问起那小伙子,有人拉过店员悄悄讲起那小伙子情况。那小伙子家境本来富足,自己考过秀才,父亲当过小官,前两年父亲吃了个意外官司,丢了官,自杀了。去年家里又遭受火灾,家产损失不少,母亲也生了病,家境一落千丈。从小订的亲事,女方家也借故退了亲。小伙子内向,受不住这一连串打击,就得了癫狂病。乡亲们出于同情,经常帮助他们家。正巧胡老板今日在店里与余修初议事,议毕,胡老板听说此事,十分同情,提出要送小伙子药,帮他治病,临走,胡老板送乡亲们每人一包防暑砂药,大伙都对胡老板感谢不尽,并委托乡亲们转交他母亲一笔生活费。余修初则让小伙子留在他家中,帮他治病。余修初夫人在家里照顾、关爱他,另有专人服侍他生活,经过服用“癫狂龙虎丸”一年多的治疗,小伙子基本恢复了健康,后来还当了教书先生。

   温病三宝之一的“局方紫金丹”,是胡庆余堂继承南宋“太平惠民和剂药局”的一味镇惊通窍的重要药物,其处方为禹余粮、紫石英(图31-3)、赤石脂、代赭石、滴乳香、五灵脂(图31-4)、没药、朱砂八味药组成,具补脾肾、固冲任、镇心神作用。余修初对其生产工艺作出了严格的规定,但医生们多次反映其治疗效果均不太理想。余修初经过仔细检查后发现其中的朱砂,因其含有水银,容易与炮制工具的铜锅铁铲发生反应,炮制后其疗效会降低。怎样才能两全其美呢?余修初与胡老板商量,胡老板说:“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铜锅铁铲不好用,咱们就用金锅银铲。”为了确保紫金丹的疗效不受损失,胡雪岩不惜工本,耗用了133克黄金和1835克白银打造了一套金锅银铲,专门用于炮制朱砂。朱砂如此炮制以后,胡庆余堂的“局方紫金丹”果然疗效大增。100多年来,胡庆余堂几经变迁,但这套金锅银铲仍保存至今,成为一件特别有意义的历史文物。

第三十二回  左宗棠临危收新疆    胡雪岩仗义司后勤

   19世纪60年代,满清政府镇压了风起云涌的太平天国起义以后,国内其它农民起义却此起彼伏,一刻没有停息。1865年,新疆西北的中亚浩罕国国王阿古柏在英帝国主义指使下乘新疆农民起义内乱之机,率军入侵我国新疆,在乌鲁木齐建立了“清真王政权”,对新疆各族人民实行残酷的殖民主义统治。1871年,沙俄帝国借口新疆动乱,为保护其侨民利益,派兵强占了新疆伊犁的大片领土,沙俄企图与英帝国一起瓜分我国新疆。1874年,日本趁火打劫,也入侵了我国台湾省。

     面对西北塞防、东南海防雪片似的告急文书,慈禧太后再也坐不住了,她召集了御前会议,商讨对策。

     时任大清王朝军机大臣的李鸿章主张加强海防、放弃新疆,他说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荒无人烟,乾隆年间花了那么多钱平定新疆,收了这片无用之地,实在得不偿失。他认为塞防、海防“力难兼顾”,主张放弃新疆,将军费用在海防上。而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针锋相对反驳说天山南北,物产丰富,(图32-1)煤、铁、金、银、玉石(图32-2)藏量丰富。实在是个聚宝盆。如果新疆丢了,蒙古也不安全,京师则防不胜防了。现在帝俄胃口很大,如果此时我们放弃新疆,我退一寸,敌人必进一尺,我国必须针锋相对,全力抗拒。他主张此时收复新疆,势在必行。

    左宗棠的这番话深深打动了在场官员的心灵,慈禧不得不表态支持左宗棠意见,但为了平衡李鸿章(实际也出于无奈),要左宗棠率军出征新疆,但朝廷目前拿不出这么钱供西征军费开支,军费要靠各省协饷支持,不够的话你们自己设法解决,朝廷认可。

   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5月,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统办新疆军务,拥筹兵、筹饷和全权指挥大权。

    左宗棠领旨以后,马上就开始筹办西征军军务。当时朝廷交给左宗棠的兵马主要为道员刘锦棠部、乌鲁木齐都统金顺部及广东陆路提督张䂂部,共100多个营,六、七万人。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殚精竭虑筹集到可供全军吃一年的粮食,但全部在关内,要运到前线,运费大略要花200万两银子,比粮食贵10倍,武器弹药要更新、补充,六、七万官兵的军饷要发.......,这些都是大数目,朝廷拨付的银两不多,各省的协饷也难以为济,怎么办?

   左宗棠想到了他的好友胡雪岩,这可是个手眼通天的能人,人又特别侠义,找到他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他马上差人特快专递请胡雪岩在上海组建西征军采运局,采办运输各类军用物资,重点请胡雪岩亲自赴外国银行借款。在当时,中国政府从未向外国银行借过款,听说左宗棠要借款,两江总督沈葆桢和李鸿章都坚决反对,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也从中作梗,阻挠借款。胡雪岩仗着左宗棠撑腰,全然不顾他们反对,他自信经营银行多年,与外国银行多有交往,肯定能借到钱。他以烂熟的外交手段和丰富的谈判经验,将那些外国银行经理们一个个弄得服服帖帖。开始,胡雪岩以江苏、浙江、广东的海关收入为担保,第一次为西征军借来200万两银子。继而依靠自己在上海滩生意场上的信誉,先后四次向汇丰银行等英国财团借了1600万两的高利息的银子。

   有了钱,胡雪岩马上向德国、英国的军火商购置多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大炮(图32-3)和上万枝新型的来福枪以及充足的弹药和其它武器装备。军火到货后,马上设法装载运往前线。

   与此同时,胡雪岩与余修初商量,要胡庆余堂赶制左大人点名需要的诸葛行军散、辟瘟丹、六神丸等名药,另外军中需要的金创药、跌打损伤药如跌打丸、腰痛丸、八宝红灵丹等药,也都加紧生产、大批运往前线。左宗棠还特地告诉胡雪岩近两年新疆等西北地区流行一种疮毒,人生疮毒以后四肢无力、创面流脓、臭不可闻,十分影响军队战斗力,希望胡庆余堂能搞些特效药物。余修初闻言,查阅有关资料,研制了一种平疗丹,此药采用信州砒石、轻粉、蟾酥、血竭、朱砂、麝香、龙脑(图32-4)、没药等几种药物研成粉末,用生草乌汁拌和制成麦粒大小的丹丸,将药丸放入疮头破溃处,疗效十分灵验,药品送到军中很受欢迎。对于军中所需其它物资,西北办不到的,胡雪岩立即着人采办送到军中。

   至于各省的军饷,多有不到的,胡雪岩则自己垫付,保证西征军按时发饷,对于稳定军心意义十分重大。左宗棠事后讲昔日湘军、淮军都有因军中欠饷士兵索饷而发生哗变的,而西征却没有一件闹饷的事。

   后勤各项准备工作就绪,光绪二年(1876年)4月,左宗棠命令西征军各路人马开始向新疆进军。6月21日,西征军一部在刘锦棠率领下,夜袭黄田,大获全胜,揭开了西征大战的序幕。敌军马人得、马明、白彦虎分兵退守乌鲁木齐一线。8月中旬,刘锦棠在与金顺部会合后,直抵敌军固守的古牧地。古牧地城池坚固,敌军妄图借助于坚固的城堡负隅顽抗。刘锦荣命令将胡雪岩新购来的10多门开花大炮架设在城东高岗上,向敌军城墙轰击,一排排炮弹晴天霹雳般砸在城墙头上,刹时,只见城墙头碎石、残肢横飞,巨大的气浪掀翻了墙头上的一切。敌军惊呆了,残存的人立即抱头鼠窜,逃下城头。等清军士兵手持来福枪翻过被炮弹炸翻的城墙缺口突进城内,一阵枪战以后,已看不到敌军有效抵抗了,清军很快收复了古牧地。清军接着马不停蹄乘胜向乌鲁木齐进军。乌鲁木齐的敌军还没回过神来,一听见清军的炮响,就吓的屁滚尿流,没见到清军的人影便弃城而逃。就这样,征西军在左大帅指挥下,依靠这先进的洋枪洋炮,经刘锦棠等将士的英勇奋战下,经两年多时间就收复了新疆天山南北和南疆除伊犁之外的库车、喀什、和田等几十座城池。光绪六年,左宗棠率三路大军进逼伊犁,清政府同时派曾纪泽赴俄谈判。在清军左宗棠重兵压境下,沙俄终于低下头来,乖乖地撤出了伊犁,新疆全境终于回到祖国怀抱。

   当时有人问胡雪岩,你一个商人,为什么如此关心国家事情。胡雪岩理直气壮地说:“国家不安全,社会不安定,我能做什么生意?只有国家安全,社会安定,人们生活无忧,我们商业才能兴旺发达。”

   新疆战事平息后,左宗棠受到朝中显贵频频祝贺,都称赞左大帅指挥有方,兵精将勇。左宗棠道:“你们都不清楚,没有胡光墉的支持,我是一无所能啊。新疆战事速定,不光是兵精将勇,还有赖于光墉大力协助买来的枪炮厉害!”慈禧太后论功行赏,左宗棠与多位朝中大臣联名保奏胡雪岩:没有胡道员的精心运作,如此神速地平定新疆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太后大喜,在皇宫金殿上亲自接见胡雪岩,恩准将苏、浙、闽、赣四省税收代理权交胡雪岩的阜康钱庄代办,并破格赏胡雪岩身穿黄马褂的殊荣,使胡雪岩成为大清王朝唯一一位头戴从二品文官顶戴珊瑚又身穿黄马褂的人。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