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29-30)

中医药堂传奇(29-30)

第二十九回   韩太监传药德义堂   宋庆龄救拯落难童

 

     北京紫禁城皇宫前部宫殿宏伟壮丽,庭院明朗开阔。后部内廷庭院深邃,建筑紧凑,宫门院墙相对排列。内廷之后是皇宫后院,这里苍松翠柏,假山玲珑,楼阁亭榭掩映其间,幽美而恬静。

    在乾隆末年的后宫中,有一位河北武强的韩太监,粗短身材,相貌平常,很不引人注目,但却是众多宫室欢迎的对象。原来韩太监祖上世代为医,他从小受到家庭影响,耳濡目染,颇通医术,后来因为家庭变故,他不得不委身进宫为奴。在宫中他忍气吞声受了不少罪,但只要有点空闲他都要找点中医书籍看看,摆弄些中草药,搞些人们日常用到的丹药给周围人使用,颇得大家好评。久而久之,“韩太监管半个医生用”的名声逐渐传出来,也受到各宫嫔妃们的赏识。

   宫中,乾隆的皇子格格颇多,那些嫔妃们生性高傲,对孩子们往往照顾不周,婴幼儿生病是常有的事。遇到有孩子高烧不退、夜啼不安、惊风抽搐等急性疾病就更麻烦了。宫中太医往往对儿科缺乏深入研究,他们遇到此等疾病,往往是开出白虎汤、犀角地黄汤对症治疗,白虎是清热剂,由石膏(图1)、知母、粳米、甘草等组成,主治气分热盛症。犀角地黄汤也是清热剂,由犀角、生地、赤芍、丹皮等组成,有热清解毒凉血功效,主治热入血分症。由于病情多变,有时难以取效,有人推荐韩太监来医治。韩太监根据患儿病情,施用自己祖传秘方药丸,往往两、三天,患儿便可转危为安,安然入睡。

   由此,韩太监受到皇室的垂青,不时得到一些封赏,但同时也招来了太医及大太监的嫉妒、挖苦、甚至暗算。但事已如此,骑虎难下,想不出头也不行了,“欺君之罪”,谁也承担不起。他自知无法摆脱目前的困境及日后可怕的结局,他想到手中的秘方不能失传,要想法设法传承啊!

   韩太监开始在周围物色对象,转了两三年,他终于找到一个在宫中打杂的郝壮士。郝壮士也是一个侠义人,他听得韩太监的遭遇,十分同情,答应出宫为他传承秘方,解除他的心头大患。至于落脚点,他们俩一致认为不宜去武强。郝壮士表示他有一姓王的挚友其兄长在山西绛州为名医,做药要医生推广、使用,他可以去绛州落户。韩太监十分赞成,并又资助了郝壮士一些金银。为了方便出皇宫大门,他们商量由韩太监将秘方写在白布上缝入郝壮士衣襟中,一曰“须儿安,七珍丹,天、犀、羚、牛、麝、沉、蟾”。另一曰“消热毒,点舌丹,番、雄、牛、熊、珍、麝、沉、乳、蟾”。郝壮士找个借口,说自己老母年事高,病体沉疴,他要辞职回乡料理。他离开皇宫,回河北老家取了老小,到山西绛州落户。

   绛州,为春秋时代晋国的都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自春秋以来一直是晋南的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中心,历来多位帝王将相在此粉墨登场,无数文人墨客在此频繁亮相。单唐宋时代就有王勃、岑参、范仲淹、梅晓臣、欧阳修、司马光等人在此留下不少诗篇。郝壮士坚信,在这块热土上落脚,肯定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绛州王医生对郝壮士携韩太监秘方来绛州开办药店十分欢迎,并指派两位高徒帮助郝壮士筹办有关事宜。郝壮士虽然不精通中医药,但他久居京城,十分精通与人处事要领,对生意场上的秘籍也很清楚,现在又得到名医王先生的大力协助,没多长时间,他的德义堂药铺就在绛州开张了。

    德义堂药铺经营的中药饮片、贵重补品与其他药铺比较也没有什么独到之处,其显著标志是堂门口的号牌,只见上面写着:“明皇宫御药小儿七珍丹、梅花点舌丹,堪比太谷广盛号的圣药龟龄集、定坤丹”,山西人对于太谷龟龄集和定坤丹是十分熟悉的,二、三百年间在山西,在华北都是闻名遐迩的,现在出现了与此比肩的小儿七珍丹、梅花点舌丹,很有轰动效果。开店始初,王老先生带徒弟在店堂内坐诊,治疗儿科患者,不收诊金,只收药费。对于外地上门的患者,药费也只收七折。王先生的医术原来就十分高明,现在又有了神奇的皇宫药物,德义堂的生意马上就兴旺起来。王老先生经长期的医疗实践,对韩太监的两个儿科秘方进行研究、改造,最后经他定型的小儿七珍丹处方为:雄黄、天麻、天竺黄、全蝎、僵蚕、清半夏、钩藤、桔梗、黄苓、巴豆霜、胆南星、蝉蜕、蟾酥、犀牛角、羚羊角(图2)、牛黄、麝香、朱砂、沉香计19味中药,梅花点舌丹处方为:番红花、蟾酥(图3)、血竭、牛黄、熊胆、珍珠、乳香(制)、没药(制)、沉香、麝香、雄黄、朱砂计12味中药。有了这样的基础,经郝氏后人的不断努力,德义堂药铺生意越做越好。在清末民初的一百多年里,这两种药在晋南大地成了儿科圣药,谁家小儿感冒发烧,身体不舒服,家人就会买来小儿七珍丹。药到病除,十分灵验。不少病家为救患儿,还不远数百里到绛州德义堂来求医购药,郝氏德义堂也成了绛州富甲一方的财主。郝家发了财,也没有忘记大恩人韩太监的恩德,他们经常到韩太监的亲朋家里探视、慰问。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寇侵占了我国的大好河山,处于大后方的重庆,是国民党政权的陪都,还经常遭到日寇飞机的轰炸。这时国母宋庆龄(图4),面对日寇的野蛮暴行义愤填瘠,她不顾前嫌来到重庆,和两姐妹宋霭龄、宋美龄联合起来,奔走于大后方的各条战线,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在重庆,她们同心携手,收养救助了1万多名战时流浪儿童。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有些是逃难时与家人走散的,有些是投亲靠友找不到归属的,也有的是牺牲了的抗日志士的遗孤。为了救助这些孤苦儿童,三姐妹先后创办了13所儿童收养机构,如“保育院”、“救济院”、“儿童院”等,开展对收养儿童进行养、治、教全方位的服务活动。

   1940年4月,在重庆九龙坡的一个保育院,在一次日寇飞机大轰炸中,又收留了几十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因战时生活条件限制,孩子们有多人感冒发热,甚至有人惊风抽搐,情况甚是危急。这时,正好宋庆龄派人来视察,遇此情况连忙找来医院的儿科医生。此医生是山西人,他看了孩子后讲:“我们大后方十分缺医少药,不要说是孩子,就是前方打仗的抗日将士,受伤生病也常常找不到适当的药物。医治这些孩子们的病最好是我们绛州的小儿七珍丹,可是现在到哪儿去找啊?”来人把情况报告到宋庆龄那里去,宋庆龄当即就表态,决不让保育院的孩子生病没有医药治疗。三姐妹一商量,决定派特工人员去绛州,把德义堂制药师傅从日寇占领区中偷渡出来,到重庆为孩子们制药。经过一番挫折,制药师傅终于来到重庆,他们成功地制得小儿七珍丹等药物,挽救了无数孩子的生命,小儿七珍丹为抗日战争留下了一段奇闻。

 

 

第三十回    同仁堂供奉御药  假同仁被捉李鬼

    随着星移斗转,岁月流逝,同仁堂的名声大振,京城内外,大江南北,无人不知北京有个大名鼎鼎的同仁堂,质料上乘,加工精细,配方独特,质量可靠,而且在生意场上重信誉、讲诚信,是中国医药市场上的一块名牌。

   雍正初年(公元1723年),雍正皇帝便钦定由同仁堂供奉御药,负责皇宫御药房所需的药料和各种中成药。外人不禁纳闷,京城中堪比同仁堂的也不是仅此一家,鹤年堂、万全堂、永安堂都是明朝永乐年代创办的老字号药店,京城百姓口碑也都很好,为何雍正皇上独选同仁堂供奉御药呢?殊不知,雍正也和他父亲康熙一样,对中医药有特殊的兴趣爱好。早在雍亲王时代,空闲之余便会翻阅研习一些中医典籍,与太医院的一些名太医来往不断。康熙五十六年,其爱妃突患一疑症,发背痈疽,浑身不能动弹,太医院几位名医来诊视后用药均不见效,其中有人推荐便用了同仁堂祖传秘方黎峒丸,其药由三七、大黄(图1)、阿魏、孩儿茶、天竺黄、血竭、乳香、山羊(图2)血加藤黄精心制成,使用后病人很快就痊愈了,因此,雍亲王对同仁堂的药十分信赖。府中发生什么医疗事情,经常将同仁堂的掌柜、查柜找来商议,不经意竟成了朋友。现在雍亲王当上了皇帝,能不看中同仁堂吗?

   同仁堂为大清王朝皇宫独家供奉御药近二百年,虽然其中有些会赔钱、受气甚至被杀头的风险,但同仁堂数代人却对此津津乐道、孜孜追求,就是因为京城独此一家享受皇恩的殊荣,在同行业中独尊老大,他以雄厚的实力、卓著的信誉,产品行售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全国市场通行无阻,别人只有仰供鼻息,观其面色行事。而且同仁堂和全国许多大药栈均有来往,均可以享受优惠待遇,甚至一些药市要等到同仁堂人来拿货定价以后才能开市。多年来同仁堂先货后款已成为一种定例。这无形中使用同仁堂增加了不少流动资金,致使同仁堂更快发展。

   俗话说树大招风,同仁堂的壮大和发展也遭到京城一些同行们的嫉妒,一些不法商贩甚至仿效假冒同仁堂产品,谋取暴利。

   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三月,在京城前门外天坛里(图3)出现了一些推销药品的药贩地摊,他们的药品品种可真不少,有“安宫牛黄丸”、“黄连上清丸”、“补中益气丸”、“人参归脾丸”、“桂附(图4)地黄丸”……….药贩不时向行人们吆喝道:“老字号同人堂药品,质量可靠、价格公道。”有人驻足上前看其药品,只见这些药品包装上都标注着“京城老字号同人堂药店”、“著名品牌,假一罚十”等字样,人们询问其价格,发觉其价格的确比较便宜,有人说:“啊,比同仁堂的药便宜一半还不止呢!”只见那些药贩还在振振有词说:“我们是同仁堂的联营店,总店老师傅常来我们店驻店指导,我们的配料做药都和总店一样,疗效特别好。”行人听他们如此宣传,不断有人掏钱出来,大包小包地购买起来。

   这时,急急忙忙跑过来一位老者,手拿一包药,上前一把抓住一位药贩的衣领,一边大吼:“骗子,卖假药,赔我的药钱。”这时,周围行人和买药的人都围拢上来,探个究竟,这位老者拿着药对围观者讲:“我老伴因中风,半身不遂,前些天病情加重,前天在这里买了他们的大活络丹,吃了两天,不但没有效果,反而病情更加厉害,又拉肚子,我要他们赔我的药费,还要赔治疗费。”周围人都在七嘴八舌议论,刚才要买药的人走了不少,一些已买的人要退药,这个药贩的同伙连忙上来拉住老者说:“我们天下第一的老字号药店怎能出售假药,这里肯定另有隐情。”那药贩的小头头连忙拉着老者到附近僻静地方说:“有话好说,好商量,不是我的药不好,可能是大夫对你老伴的病没有瞧准。你千万不要在外面大声嚷嚷,这样影响不好。喏,看你怪可怜的,给你一元银元补偿吧。”那老者听他这么一说,接过钱二话没说就走了。药贩在后面得意洋洋地说:“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他们又在那里吆喝卖起药来了。

    那位老者拿过钱,不是往回家跑,而是急急忙忙往大栅栏同仁堂药店走来。看见药店伙计,他打听了铺东乐孟繁,就找到乐孟繁,将刚才在天坛里街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并说他过去是在官府里办事的,看病吃药是事关人性命的大事,他不能让这些草菅人命的坏人再图财害命,坑害民众。乐孟繁听得这话,一脸严肃起来,接过老者手中的药,仔细端详起来,这包大活络丹在包装纸张颜色、字体与他们店的大活络丹很相似,只是店名上标着“北京同人堂药店”,一般人一看,还真不在意,乐孟繁一看就认出来包装、纸质、印刷都不及他们店的好,其内在质量肯定是挂羊头卖狗肉了。他不由想起咸丰二年,他父亲乐平泉经手处理的一起销售假冒同仁堂药品的事,那于大、于二虽然处理17年了,可是社会上卖假药的不法药贩一直没有停歇,大大影响了同仁堂的声誉。今天抓住这事一定要好好整一下,杀杀这些药贩的邪气。乐孟繁连忙叫人从店里拿出几包同仁堂的大活络丹,重谢那老者,换回那包假药。他招呼了店内的药商张志云一同随老者前往天坛里察看。到了那里,乐孟繁看到那伙人正准备忙收摊了,忙说要买药。攀谈起来以后,乐孟繁一直夸这些药价廉物美,他们也想和同人堂合伙做生意,不经意间打听他们的店设在杨梅竹斜街,明天还要来此卖药。

   打听据实后,乐孟繁便与张志云写了一副状纸,连带假药实物,赶到京城五城都察院告状。五城都察院一看,又有人假冒京城第一大药店供奉皇上御药的同仁堂的名义在卖假药,二话没说,马上命衙役赶到中城察院,命令中城察院第二天上午到天坛里侦查实情抓人。第二天,中城察院差役到场查看准确无误,立即将一干人等一一捉拿,同时又根据乐孟繁提供的地址查抄了杨梅竹斜街同人堂药店,查出一批简陋的制药器械和过期变质的中药材原料,捣毁了这座假冒名店售卖药品的巢穴,并把首要人贩提枷示众,以儆效尤。中城察院在贴出的告示中写道:“杨梅竹斜街开设同人堂药铺,显示冒名影射,以假混真,且有渔利小人私刻同仁堂门票,售卖假药,误人病症。………似此影射,,冒充字号,亟应严行禁止。”

   经过官府这一打击以后,市面上假售活动果然收敛了不少。

 

 

 

 

           

      图1  喜马拉雅大黄                    图2  山羊

    

            图3  天坛                       图4   附子为乌头的根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