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25-26)

中医药堂传奇

第二十五回   老正田淡出医药界  张恒春振兴芜湖城

 芜湖是安徽的江南重镇(图1),唐宋以来,即以繁荣富裕闻名于大江南北,明代以后,芜湖经济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万历年间(公元1600年前后),有安徽休宁人汪一龙在芜湖西门大街创办了正田药店,字号永春。汪一龙为医药世家出身,自幼随父亲接触医药实践,学习古代医学典籍,青年时即“精岐黄”,正田药店开张以后,汪一龙“恒选药材,虔制丸散”,使得正田药店制得的各种丸散膏丹,百姓们“四方争购,对症取服,应效神速”。十年以后,正田药店因其品种多,质量好而“名播海外”。“每外藩入贡者,多取道于芜,市药而归”,这在当时的大明王朝,是为数不多的。

然而,由于汪一龙的后代,在经营正田药店的同时,着力培育自己的后代读书进学颇有建树,从明末到清道光(公元1640年-1850年)的200年间,汪家中举和成为贡士的人不下数十人之多。良士多了,良贾和良医势必减少,正田药店的势头逐渐衰弱了。

芜湖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在正田药店日暮西山的时候,正在崛起的张恒春药店取代了它的地位。

早在清嘉庆5年(公元1600年),一个名叫张宏泰的江苏溧水人就在安徽凤阳创办了张恒春药店。但时运不佳,凤阳岁岁饥荒,使张宏泰亏蚀不支,只得歇业回家。他的三儿子张鸣鹿从小跟父亲学得一手好生意,现在药店关了,在家种田,他心犹不甘,心想还做些药店生意。两年后,他来到当涂县护驾墩孙大春药店当学徒,没几年,老板看他精明能干,比自己还行,便把这个药店盘给他。张鸣鹿有了药店,就把店名改为父亲创办的张恒春,把父亲未竟的事业发扬光大起来。张鸣鹿在护驾墩把张恒春药店打理得有声有色,很快就超过了他父亲的店势。张鸣鹿年老后,又把药店交给他的大儿子张文金。谁知张文金比他爷爷、爸爸更有能耐,他接手管理药店后,几年下来,药店更加红火。这时他已感到当涂护驾墩的生意场太小,他把眼光瞄准了几十里外的大市场——芜湖。他登陆芜湖以后,先在芜湖学宫南边的金马门开设张恒春分号,适应芜湖市场后,再行扩展。20年内,张恒春三迁店址,药号规模不断壮大。

咸丰八年,皖南地区正是清军与太平军(图2)激烈交战的地方,芜湖又是烽口。清廷重臣、淮军主帅李鸿章是合肥人,他有一个宠幸的小妾杨氏是芜湖人。一个早春三月,杨氏老父亲病故,要在平日,杨府门口早是宾来客往,车水马龙了。一年前,太平军突袭包围攻取芜湖城,杨氏父母没有来得及出城,只好躲藏在亲戚家,不巧老太爷暴病而亡。杨氏得知不顾家人再三告诫,偷偷回来吊丧。杨氏由于一路旅途劳累,加上心情悲痛,再受寒凉,第二天竟病倒了。经过郎中诊治,开出桂枝麻黄(图3)汤,杨家安排侍女春梅到张恒春去打药。正巧,为春梅打药的药工小胡过去与春梅是邻居,知道春梅的底细,今天看到春梅知道杨氏回家了。小胡是穷苦人家出身,平时特别心向太平军,他马上去太平军军营报告了敌情。太平军一个卒长谭桂平得报,马上找来几个伍长密议一番,跟着小胡将杨氏抓走了。老太爷刚过世,杨氏又被抓,杨家一家老小嚎哭不已。谭桂平杨抓走杨氏,并没有解到大营,而是送到一处仓库藏起来。入夜时分,谭桂平几个人骑着马,给杨氏穿了太平军军服,混过岗哨,直奔铜陵淮军胡林翼大营而去。原来,这个谭桂平早有叛敌之心,一直没有门路,这次抓获李鸿章小妾杨氏,如获珍宝,赶快带着投奔主子去了。

    同治六年(公元1867年),张恒春新店在靠近赭山的芜湖上长街落成了。新店坐南朝北,大门正对状元坊,背靠着青弋江,两进式结构,拥有店员80多人。店铺仿照北京同仁堂模式,高墙敞厅,石库大门,大门上金字招牌“张恒春”三个大字出自清代状元石秀峰的手笔。大门两旁匾额“恒德永怀芳流桔井,春光久驻花灿芝庭”,流露出这“张恒春”第三代接班人志趣不常的心声。店里内设双面柜台,前面为饮片药材柜,名医坐堂,常年不断,后面为参茸成药柜,高档药材,琳琅满目。陈设典雅,布局合理。后进设加工坊,炮制药材,制配成药,有条不紊,一丝不苟。张文金教育全店大小伙计,要严格遵守“虔诚虽无人见,心自有天知”的祖训,做药一定要真心诚意、货真价实,百姓生病已经很痛苦了,看病打药都不容易,我们对病家不能有半点蒙骗之意。芜湖百姓评论张恒春的药质量好,好就好在中药完全按照古法炮制,加工精细,一个槟榔(图4)能切成108片。随便点那种药,抓出一把都黑是黑、黄是黄,那么鲜亮,找不出半点灰尘,嗅不出一丝霉味。别人店里用五剂药才能治好的病,在张恒春店里打出来的三剂药就管用了。而且成药品种多,配制精细,修合得当,疗效确切,百姓不少疑难杂症,到张恒春店里都可以看到病、配到药,而且疗效十分显著。芜湖周边的人一致称张恒春药店是全国的三个半大药房:(北京)同仁堂、(杭州)胡庆余、(汉口)叶开泰、(芜湖)张恒春。

张恒春药店在芜湖人心目中的口碑,那是没得说的。

光绪年间,一日下午,药店门口人声嘈杂,一伙人堵在门口要闯进店来,被好几个伙计拦着。为首的是一位50多岁的老妇人,声称张恒春给她媳妇看病吃药死了,要老板赔人。围观人群中有人高声说:“这老字号药店也有用药吃死人的事,看样子老店也不怎么样啊!”旁边马上就有人揭了他老底:“你们店不摸摸自己的屁股,这两年出了几次事还不是张恒春给摆平的。今天的事还没见底,你们不要乘机浑水摸鱼。”说的那人灰溜溜走开了。这边,那伙人仍在吵闹,尽管有人劝解,那老妇人依然是不依不饶。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这家的亲家公赶到店里,他告诉亲家母和众人:张恒春是全国有名的药店,外省还有病人到这里来看病打药,张恒春看不好的病,就算看不好了,张恒春配好的药到哪里都讲不出话来。他女儿从小就得上先天性心脏病,刚出生时,全身紫绀,哭不出声来,几乎活不下来。小时候几次犯病,也都是张恒春给看好的。成年以后,身体强壮了,好多年没有犯过病,我们都以为是心脏病全好了。谁知道怀孕生孩子又犯上了病,救不了人,这不能怨张恒春,都怨他们家闺女的命不好。听得老大爷一席话,周围有人在鼓掌,有人在说:“这才是公道话,我们周围人生病都是张恒春给看好的,没有出过事,哪有吃张恒春药吃死人的事!”讲得那老妇人也低下了头,连声叹息道:“都是我们的命不好啊。”赶快带着那伙人回家了。

   

      

  第二十六回   张益堂落脚天津卫   同仁堂药酒传天下

 

    天津地处渤海之滨,海河下游,是拱卫京师的重要门户(图1)。明清以后,既是江南北上京城换乘转运的码头,又是皇上巡视南方诸省的必经之路。海河两岸,商贾云集,运河之滨,旗旗拓展,到处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乾隆末年某日,南运河外北大关针市街,有一家药铺隆重开张了,门楣上挂着“市都同仁堂张家老药铺”横匾,门口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怎么在天津卫开张一座京都同仁堂药铺的呢?

张家老药铺主家姓张,既不是天津人,也不是北京人,而是安徽人氏。其祖先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老乡,随朱元璋参加红巾军抗元起义,南征北战,屡立战功,成为明朝军队的一员中级武将,到了明末,张家后人张万钧担任“京营”中的副将,驻扎在天津以北一带,执行防卫清军(后金)的战斗任务。在一次截止清军小股部队前来骚扰的战斗中,张万钧所在部队由于事前准备充分,伏击成功,虽取得战斗的胜利,但张万钧却在战斗中阵亡,葬在天津西门一带,其眷属也就落户在天津。

    张万钧的后人熟读四书,对武术不感兴趣,却十分热衷于岐黄,对医药学有较深的研究。张家落户天津以后,由于懂得医药,能经常帮助邻里乡亲求医问药,在生活上还算过得去。但随后不久,天津爆发了一场大瘟疫,左右乡邻不少有生病甚至死亡,由于张家人懂医识药,他们帮助左右乡邻治病防疫,疗效得到大家的充分肯定,大家都希望张家能为地方的治病防疫做出更大的贡献。此时,张万钧兄弟从安徽老家带来了一船药材,准备在京津地区变卖后作为张万钧家属在天津的生活费用。没想到这一船药材如雪中送炭,帮助张家在天津瘟疫中很好地治病救人,立了大功劳。瘟疫结束后,天津知府和乡绅都对张家进行了表彰。张家的医术在天津卫一带已颇有名气了。此时,北京同仁堂的业务发展得非常快,迫切需要在天津发展自己的药品代销点,张家后人张益堂为了自家发展的需要,就成了北京同仁堂的天津药品代销店。

由于张益堂自己懂医识药,在为北京同仁堂代销药品中,也刺激了他们自己参与配制药品的欲望,不久张益堂也开始逐步自己尝试配制中成药丸散膏丹多种产品。在他们自己的销售药目图册中,详细记载了北京同仁堂和自己所生产的十三个门类,470多种中成药,每种要都列有详细的适应证和用药用量。这样,张益堂的买卖越做越大,药品的疗效也得到天津老百姓的认可,进一步扩大了自身的知名度。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张益堂药铺也明显出现了转轨势态,由过去代销药品为主变为自行制药为主,出现了“前店后坊”,从卖到做,从商到工的大转变。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张益堂干脆将店名转换成“天津同仁堂药铺”。

张益堂挂起“天津同仁堂”的招牌,北京同仁堂乐掌柜可不答应了。张益堂备足厚礼,到北京同仁堂向乐掌柜解释道:“我们代销你同仁堂药品多年。在代销同时,我们学习了你们的制药技法和家传祖训,精选地道药材,精细加工炮制,我们制做各式丸散膏散,与你们的一起卖,没有人说我们的药品比你家的差多少。我们打着你的招牌已有多年,大家都知道。以后你们如发现我们的产品有差错,败坏你们的声誉,你只要讲一声,我自动会来砸掉我的这块牌子。”一席话,讲得乐掌柜无言以对,只好骑着驴子看唱本——走着瞧吧。

张益堂打着“天津同仁堂”的招牌,也的确把“同仁堂”的品牌当作一回事。在邓州药市上,北京同仁堂购什么药材,他也购什么药材,北京同仁堂怎样加工,他也如法炮制。北京同仁堂做紫雪散用金锅银铲,他们没有金锅银铲,便向钱庄支得5根金条,把金条与其他药材放在锅内煎煮,煮好后,,再将金条送回钱庄,金条亏损的再用银钱补上。

当时,中药铺行内制药酒,都是用黄酒做基酒,因为黄酒酒性温和制成药酒,容易被人接受。但到了咸丰年间,由于太平天国和鸦片战争的爆发,南方的黄酒很难运到北方,按理来说,没有黄酒据无法生产药酒了。但张益堂通过医药典籍研究发现,先人用白酒也是可以制药酒的。而当时的海河沿岸囤集的高粱堆积如山,正是制作高粱酒的原料。而且用高粱酿酒,还可以扩大配制药酒的品种范围,因为买来的黄酒只能做浸酒、蒸酒等种类药酒,用高粱酿酒,可以将药料加到酒曲中一同酿造制酒。如虎骨酒就是将虎骨(图2)灸黄捶碎,加糯米(图3),和酒曲一同发酵,封50天后便得。五加皮酒同样是将五加皮洗净,除杂后煎汁和曲来一起酿成药酒。这种酿造酒,性味纯厚,疗效也特别好。张益堂用高粱酒炮制其它种类的酒也很成功。天津同仁堂的药酒很快得到了广大老百姓的认可,混汁药酒一下子打响了知名度,也成了当时医药界的一次创新,解决了北方制药酒缺少黄酒的难题。

由于天津地处北方的漕运中心,大码头上船只来往不断,船工特别多,由于船工生活单调,很多人都喜欢喝药酒,现在有了天津同仁堂用高粱酒做成的药酒,更加喜欢,一时购酒如潮,大大促进了天津同仁堂药酒的发展。天津同仁堂配制的药酒系列产品:如虎骨酒、五加皮酒、参(图4)茸酒、史国公酒……都成了远近闻名的品牌。不但在国内热销,许多外国洋行也纷纷订购药酒,远销台湾、香港、东南亚,甚至欧美国家,使天津同仁堂的系列药酒一下子成为药铺火红的拳头产品。

1856年,英国借口“亚罗”号船只事件,派兵再次侵略我国广州,挑起第二次鸦片战争。1858年4月,英、法、美、俄四国军舰开到天津大沽口外,名为谈判,实为讹诈,讹诈不成,5月20日,英法联军炮轰大沽口炮台,清军奋起反击。但直隶总督谭廷囊等官员却战逃跑,大沽口炮台孤立无援,几日后,终被敌人攻陷。清政府在侵略者船坚炮利的威胁下,分别与强敌们订立了《天津条约》。

以后,英、法政府远不满足《天津条约》取得的种种特权,精心策划乘换约之机再次挑起战争。1859年6月,英、法等国12艘军舰再次开到大沽口外,25日英法联军猛攻大沽口炮台。清军自去年炮战失利后,加固了炮台,更添了火炮,备足了弹药,在科尔沁亲王曾格林沁指挥下,发炮还击,英勇抵抗,战斗非常激烈。由于清军火力充分,战术得当,先后击沉击伤敌舰10艘,毙伤敌军近500人,重伤英舰队司令何伯,这是鸦片战争以来清军唯一的一次胜利。

胜利后,天津人民纷纷前来慰劳抗击侵略者的清军将士,同仁堂药庄也携药前来。药庄老师傅在检查军营士兵病情时,发现不少人由于长期劳损瘀血积滞造成风湿关节炎较多。而同仁堂正好有一种用穿破石等中药制成的药酒,穿破石具有降压、化瘀、通络、补益作用,穿破石药酒有壮筋骨、治跌打损伤、破血通经、去陈年老疾功效,对于这种瘀血积滞、血脉运行不利的风湿关节炎疗效非常好。不少病痛的清军士兵用了这种药酒以后,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