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23-24)

中医药堂传奇

第二十三回 陈李济牵手十三行   同治帝御赐杏和堂

     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春节前夕,羊城广州(图1),陈李济在富丽堂皇的红木议事大厅里召集广州的同行举行年度行会,大厅上端坐着的仍是陈、李二位老板,创业一百多年来,陈、李姓两位老板轮流执政,共同主持店务的格局一直没有变化。今年年会的议题是药材的质量问题。与会者一致认为最近市面上的药材质量每况愈下,今非昔比,特别是进口药材,如苏合香、安息香、沉香、檀香(图2)、血竭(图3)、犀牛角等等。最突出的问题是药材品味走样,加工粗糙,还有少数是张冠李戴,客户多反映疗效有所下降。

     陈李济李老板提醒诸位同仁,进购药材不能只图价格,要想使你的产品打开销路,赢得客户的青睐,除了品种以外,你的产品质量是个关键问题,决定你产品质量好坏,重中之重又是你原料的好坏。近来市场上的药材质量有问题,就是一些不法药商在搞鬼。我们进药,到主产区进购道地药材是很重要的。对于李老板的讲话,大家没有意见,用道地药材生产药品,是中医药堂的传统,国产药材好办,可是对于一些必须从国外进口的药材,大家又不能跑到外洋去进口,怎么办?

     有老板提示,在我们广州好办,前两年皇上特许我们广州十三行重新开行,我们可以从十三行进口啊!陈李济陈老板接过话头说:“这样吧,我们广州各药铺联合起来,向十三行进口,我们牵头,每年搞两次,这样进货量大,十三行肯定高兴,不但价格便宜,货色也会比那些零星进来的水货好很多。”与会者齐声叫好,一致同意并委托陈李济代办进口药材事宜。

     广东的外贸活动自古以来就一直不断。广州十三行这种公行的外贸形式早在明代已有萌芽状态。康熙初年在开放海禁以后,曾经在广州开办过这种公行,后来满清朝廷政策几经变化反复,直到乾隆四十七年,(十三行)这种公行制度才最后确定下来。公行对官府负有承保和交纳外洋船货税饷、规礼、传达清廷政府政令,交代外商公文、管理外洋商船人员等义务,在清政府和外商交往中起中间人作用,国内所有进口商贸都得经他们买卖。

     主营土产药材生意的安昌行总经理容有光听说陈李济受广州药业行会委托,来办理进口药材生意,十分高兴,盛情款待后吩咐一位郑帮办去陈李济帮助办理。进口药材手续办妥以后,郑帮办来到陈李济店后面生产间里,他看到店内生产的各种中成药,色泽鲜明,品种繁多,人来人往,忙而不乱,十分赞赏。但对于在广州如此湿热的天气里大量生产各式蜜丸防湿防霉防虫问题提出看法,他提出在西洋生产药品时,有人用一种蜂蜡做成的蜡壳丸,防湿防霉防虫的效果十分好。李老板知道他的店曾在康熙年代试做过蜡丸,没有成功,今天听郑帮办介绍,十分感兴趣,连忙上前想详细了解它的制作方法,郑帮办讲他只是听人家讲过,不知道如何生产。李老板深受启发,他马上组织一些老技工用小木球和蜂蜡作试验。经过一年多几十次大大小小的试验,李老板终于试验成功了在大蜜丸外面加一个蜡壳保护层的新剂型。开始生产速度很慢,经过不断改进操作方法,制作速度越来越快,可以进行批量生产了。从此,中华大地上第一个中成药新剂型蜡丸在广州陈李济药铺诞生了。此后,陈李济在一些重要的蜜丸品种上都加上了蜡丸外套,另外再做上漂亮的纸盒包装,陈李济的产品外貌很快就焕然一新了。

      产品到了乾隆后期,陈李济的产品因其方古药正,疗效独特,包装精美,再加上蜡丸的使用,使其药品的储存、运输、外贸都十分方便。在南方,无论是云、桂、黔的马帮古道,还是粤、闽的沿海船舰,到处都可以看到陈李济蜡丸的身影,尤其在东南亚各国的华侨中间,陈李济蜡丸就成了中国南药良好形象的代名词。

     康乾盛世,时局平稳,经济发展,朝廷的科举考试也非常吸引人们的注意力,院试、乡试、会试,每一级考试都牵动广大学子的心弦。

     乾隆末年的午年八月,陈老板的一个侄儿在参加在参加广州乡试后一举中的,陈老板在阖家喜宴中听起侄儿讲起在考试前腰膝酸软,疼痛不已,几乎都迈不开步子,幸亏在家时带了伯父赠送的好几种成药,他服了几天壮腰健肾丸,效果很好,顺利地考完了试,特别感谢伯父。明年三月,他要去京城参加春闺会试,天气冷,来回时间长,他还想和伯父要些药带到京城去。陈老板当即满口答应。散席后,陈老板转念一想,来年京城春闺会试,全国各省的举子赴京会试有数千人,加上随从有两三万人。三月的北京,天气还是冷的,两三万人生病吃药,可是个大数目,对我们蜡丸可算是个大露脸的好机会。回店来,两个老板一拍即合,马上就在店内筹备赴京展销的有关事宜。

     下年二月底,陈李济赴京展销车队就出发了。届时,广州的天气和暖,越往北走,天气越冷,等到北京时,竞穿起棉衣来,教南方人真受不了。在京城贡院周围的大小客栈旅店都住满了前来应考的举子们,陈李济人就分成小组各带一些药品逐店逐户拜访客人。应考前,这些考生们神态各异,不少人求功名心切,他们闭门谢客,起早贪黑,抓紧攻读。

  也有些人风流倜傥,三两成群,吃喝玩乐。但凡有饮食不节、食物中毒、上吐下泻的,陈李济送上的太乙紫金锭是适合不过的。有脾胃虚寒、脘腹冷痛、呕吐泄泻的,附子理中丸最对症了。考生在考场上要考三场,每场三天,足不出场,春闱之时,经常天气阴冷,哪有不感受风寒感冒的,带上万应午时茶,真正可以解除病痛之苦了。举子们尝到了陈李济药物的甜头,有点头痛脑热、身子不爽的,赶快到陈李济展销店来,他们除了自己服药外,还要选购一些神奇的蜡丸带回家乡作为珍品馈赠亲朋好友。有一赣州来的举子,求考心切,来京以后便一头栽在书堆里,足不出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几天下来,头痛健忘,不思茶饭,一看书头就痛。随从为他请了医生,服了些药,也不见效,他急得团团转,自觉无颜见家中父母,急的要投河自尽。这时,遇到陈李济送上药来,服了两日天王补心丸,便见了效果,几日后,病症竟基本消除,欢天喜地走进了考场。三场考试下来,竟中了第一百五十四名贡士。全家人对陈李济感恩涕淋,以后专程到广州陈李济店铺送上厚礼致谢。

    同治三年,同治小皇帝患风寒感冒,腹痛、吐泻不止,御医医治了几天未愈,慈禧大怒,御医们急的没有办法,有人提议不妨用陈李济的“追风苏合丸”试试,追风苏合丸是用防风、干姜、薄荷(图3)、羌活、厚朴、陈皮(图4)、砂仁、苏合香油等中药材制成,具驱风镇惊,行气开窍作用,小皇帝服了追风苏合丸两日,症状已大有好转,不几日完全恢复健康,慈禧转怒为喜,连连夸南药陈李济比肩北药同仁堂,一南一北,比翼双飞,逐用同治皇帝名义钦赐广州陈李济“杏和堂”封号。

从此,“南有陈李济,北有同仁堂”,变成了中国人对中国制药行业领军企业的最高褒奖。

第二十四回  王泽邦煲药治瘟疫 林则徐赠壶王老吉

 

清乾隆年代一个春季,广东西江畔的鹤山县,山明水秀,风景秀丽,但来来往往的人们却是紧锁眉头,形色匆匆,他们不是在忙地头的农活,而是为亲人的时疫而奔忙。在围敦乡,一个王姓的土郎中家挤满了前来就诊的病人,王泽邦是家中的长子,他看到病人十分痛苦的神情,就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找一种药,让人们吃下,什么病都能治好。

在跟父亲外出访医采药的过程中,小泽邦心里就特别留意学习治疗瘴疠瘟疫的中药知识,他知道一些深山寺院的和尚道士们不但精通佛教,而且对中医药也特别有研究。在罗浮山,在鼎湖山,他从那些和尚道士老师那里学到不少辨认、使用中草药的知识,岗梅根能清热解毒,火炭母能清热利湿消滞,夏枯草(图2)能散结消肿,.........他除了勤于学习之外,还不怕吃苦,勇于实践,看到稀有的药材,就是再难攀的山头他都敢爬上去挖下来。一次,有一位土郎中告诉他一种能解毒虫咬伤、消肿散痛的土方子,问他敢不敢亲身试一下,不顾父亲劝阻,小泽邦还是找了个蝎子,让毒蝎子刺了一下,再吃下土方熬的药,亲身体验了这土方的药性。

道光八年(公元1828年),小泽邦长大了,他一人到清远县山区采药,这里的山高峰险,药材品种很多,正当他兴致勃勃继续向深山里走去时,别人劝他这深山里峰峦叠嶂,整日雾气沉沉,瘴疠很厉害,不要只顾采药,丢了性命。王泽邦心想,我这里有些清热祛湿的药材,不怕什么瘴疠,不怕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深山里,王泽邦又找到不少好东西。可是,当晚王泽邦在飞来寺借宿时,就发起烧来,头痛、四肢酸疼。王泽邦连忙从药筐中找出火炭母等药材,请同行的朋友烧了药汤喝下去。到了半夜,病势未好转,浑身火烫,他又挣扎起喝了些药。第二天早上,他病情更加沉重,神志已恍惚不清了。哪位朋友慌忙去请教寺中的高僧,这时,正巧寺中有一位云游的道士在此暂歇,他听得有人在请人看病救命,便立即上前,诊视了王泽邦的病情,给开了些药。王泽邦服了他的药,两三天就转危为安了。王泽邦看到这位道长救了他的命,千恩万谢,经过攀谈,知道这位道长叫赖珍,医术高明,云游四海,结交朋友,研讨岐黄之术。赖珍也知道王泽邦是一个虚心学习,不怕吃苦的好后生,很想为解除民众病痛之苦做点事,于是就教给他一个既能祛暑解湿、又解瘴疠之毒的方子,并讲一些因症加减的一些要领,王泽邦都一一熟记在心。对于救命恩人、又传授他解救大众病患之苦的秘方,王泽邦再三拜谢。

王泽邦回到家时已快过春节了,他告诉家人赖道长的救命之恩,发誓要把帮扶乡亲当做自己的头等大事。不多久,鹤山这一带又闹起了暑瘟(现代称流脑),发病多为小儿,起初是感冒发热,接着是高烧不退、头痛呕吐、皮肤发起疱疹,直至虚脱、昏迷,........ 乡亲们慌了手脚,到处求医问药,王泽邦想起赖道长的方子,急忙按药方配药,煲成药汤给病人服用。病人服药后,立时感到神气清爽,继而热度渐退,头痛减缓,慢慢恢复了健康。王泽邦看到了希望,立即向周围乡亲宣传,动员大家来服用他药茶。乡亲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他家门庭若市,有病治病、没病防病,围敦乡内外都传遍了。二个多月以后,这场暑瘟渐渐消退了,但乡亲们认定王泽邦煲的药茶有病可以治病、没病可以解暑祛湿防病。人们纷纷到王家来买药,时间一长,乡间有人替王泽邦家药茶编了个顺口溜:“王家药茶解暑气,又清虚火又防疾,一个铜钱一大碗,身子不爽快去吃。”王泽邦药茶的原料包括岗梅根、布渣叶、淡竹叶(图3)、火炭母、金樱根等都是周围山区常见的植物,成本低廉,王泽邦主要是为了救助乡亲,基本不挣钱,价廉物美,因此影响也很广。这样就引起周围一些小人的妒忌,连附近的一些土郎中也抱怨王泽邦的药茶坏了他们的生意,背后称王泽邦为“王老几”。一次,一个地痞借口王家药茶有酸味,雇佣一帮流氓到王家来闹事,把王家煲药的锅灶及碗都砸了,王泽邦父亲气得病倒在床上。王家老小一合计,认为乡间乡亲们虽然都淳朴,但这些地痞流氓也不好惹,不如离开家乡,到外面闯荡天下去。

在好朋友帮助下,王泽邦到了广州,在十三行附近的靖远街开了一间凉茶铺,用大铜锅煲药,至于店名,王泽邦想他的乳名叫阿吉,乡间有人轻蔑叫他“王老几”,我这个新店干脆就叫“王老吉”吧。于是在一个吉日中,”王老吉凉茶铺”就开张了。那时广州十三行,集中了外贸的货栈、洋行、码头,店铺林立、客商川流不息,码头工人、人力车夫、小商小贩、过往行人特别多。王老吉凉茶花钱不多,既能解暑祛湿、又能防病治病,很快便成了周围居民及过往行人的大众饮料,生意迅速兴隆起来。王泽邦有了些积蓄,又扩大了门面,扩大了生产规模,内外装饰一新,并又做起了广告,不几年,王老吉凉茶成了广州市面上一个响当当的商业品牌了。

    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道光皇帝下旨,派林则徐(图4)为钦差大臣,到广州来查禁鸦片。林则徐一到广州,便不顾旅途劳累,着手调查英商鸦片进口状况,召集有关官员开会商讨禁烟的具体事项,整天忙得不可开交。时值四月,广州天气已经热起来,林则徐由于连日劳累奔波,感邪中暑,口赤发热,咽痛顿咳,连找几个医生都不满意,众官员不禁为之焦急,其中一官员推荐靖远街的“王老吉凉茶”能医治暑湿症,十分灵验,不妨一试。当晚,与林则徐打过交道的英商头目颠地获悉林大人中暑,便同一译员来访林则徐,他拿出一盒精致的洋药对林大人讲这是英国伦敦维多利亚大药房出品的专治感受暑热不适的良药,专供大英皇宫御用的,现在送给林大人,望笑纳。林则徐婉言谢绝道:“我们堂堂中华治这点小毛病的良药多得很。”将颠地的“好意”拒之门外。随后,林则徐同随员暗访求诊“王老吉凉茶铺”。王泽邦不知是林大人来求医,经过诊治认为是暑湿滞重,劳累困顿所致,除开了凉茶包以外,又外加些药。林则徐服了“王老吉凉茶”和药,三天过后,已病容全无,连声称奇。不日,林则徐差人给王老吉凉茶铺送来镌刻“王老吉凉茶”字样的大铜壶,致谢王泽邦。王泽邦喜出望外,终日将大茶壶放在门厅里向众人介绍林大人求医的经过。王老吉凉茶的生意越来越兴旺发达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