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活动>>正文内容

宜昌天门集邮行

宜昌天门集邮行

安徽 郭金山

题记:由于太忙,回来好多天了,我的宜昌、天门集邮之行(确切地说,是集邮、旅游、交友“三U”之行)的纪事,才见缝插针地“冒泡”,让会友们久盼了。

 

9月3日——6日,我和女儿从重庆上船,下行游了一趟长江三峡,到宜昌结束,下船上岸。来到湖北,返程途中,顺道自然要拜访一下邮友,更主要的是医邮会的会友,否则会留下遗憾。

 

一、宜昌重镇,与大忙人方少华有了两个小时的见面

由于在宜昌见面活动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所以一切进行得特别紧凑。

宜昌,长江水上重镇,目前最吸引人眼球的算是三峡大坝和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了。三峡大坝在宜昌的上游,而葛洲坝在下游30多公里外的在宜昌市内。游了三峡大坝和西陵峡,9月6日12:30分,凯莎号游轮停靠在宜昌新世纪国旅码头,三峡游旅程结束。上岸后,按照事先约定,宜昌市中心医院的方少华会友,13时开车来到码头,把我们接走,向市内驶去。途径葛洲坝水利枢纽时,我们下车匆匆拍了几张大坝的远景就走了。

午饭前后,我和方少华先生谈的主要议题是集邮。他的《宜昌邮政史》一框邮集刚刚获得湖北省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邮展暨湖北省邮展一等奖。他介绍了邮品收集的艰难过程。关于医学集邮网站的建设,我们进行了一些交流和探讨。本来约定会面的邮友还有宜昌市邮协的颜希先生,但颜先生因出差,没能见上,不过我这次赠送给他的防空禽流感集邮书拙作,已在我离家启程前寄给他了。饭后,我向方少华先生赠送了几张《阜阳集邮》报,请他对报纸及我发表的几篇邮文提提宝贵意见,女儿郭丹阳拿起相机定格了这个场面。然后,我们合了影,于14时就分手了,因为少华先生必须要参加下午14:30分单位的一个重要会议。从交谈中得知,他前不久被从点军区医院调回市中心医院,负责医务质量工作而且非常繁忙,经常加班到深夜。身为中华医学集邮网站的站长和管理员,无论多晚,他每天还要挤出时间忙于网站文件上传及管理等工作。好在他年轻,精力充沛,正是业务出成绩的时候。分手时,少华同志委托司机把我父女俩送到宜昌火车东站。不过,候车室没空调、也没电扇,旅客们拿着扇子、书报在扇风纳凉,显得很无奈,动车站显得不大协调了。进站休息一会儿之后,我们便乘上了16:25分东去的2256次动车。

 

二、天门市,竟陵古城,茶圣故里,“少伯”童会长以两湖夜景为自豪

由于时间紧张,我在天门市的活动计划,只有一个晚上和一个

半天的时间,依然紧凑。而善于谋划、精力充沛和细心、以“少伯” 为网名的医邮会童正祥常务副会长,早就安排得井井有条,环环相扣。也就是说,我除了夜里几个小时的休息外,其余时间全部被安排满了。

天门,称“竟陵”,后因境内西北有天门山得名“天门”, 已有2000多年县制历史。竟陵古城,茶圣故里,亲临此地,会给人有想象不到的魅力。17:58分,我从天门南站下了火车,而女儿则继续前行赶回合肥次日上班。未走到出站口,就发现童会长在向我欢笑招手呢!从火车站驱车30公里到达天门县城。途中,突然下起了一阵大暴雨,而且下得非常急,看来是为远到的安徽客人洗尘呢!为了提高效率,上了汽车后,童会长就立刻见缝插针,进入正题,谈行程、谈活动、谈工作谋划……进入城区后,雨渐渐小了。小车行至东湖公路桥上时,雨渐停了。童会长建议我下车拍了几张西湖黄昏时刻的美景,上车继续前行。

 

到了饭店,我见到了已等候我的李中元先生(2013年医邮会在苏州的活动使我们结下了深深友谊)。连同童会长、驾驶员,我们总共4人就餐。

 

 饭后,先是童会长带我夜游西湖,登茶经楼;而后,李中元先生拄着拐杖带我去游了东湖。茶圣陆羽的故里,天门两湖的夜色被彩灯装饰得特别漂亮。尤其是登上茶经楼,眺望周围,天门城尽收眼底,彩灯更加吸引人。多种图形,还有彩灯喷泉,天门西湖的夜色,美极了,格外迷人。

在茶经楼的最顶层,我拿起相机,大约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围着楼走了4圈,从不同方向、用不同的镜头和设备进行拍照。第一、二圈,用单反6 D相机,中焦镜头拍照;第三圈,用广角镜头拍照;第四圈,用三星手机,采取转动拼图“全景拍摄”模式,摄取横画幅全景图片。我简直被陶醉了。登高茶经楼,使我这个摄影迷简直着了迷。而童会长,则是站在一旁笑呵呵地引为自豪……

 三、“老竟陵”李中元,倾心浇灌着茶文化

夜游西湖出来,在李中元先生陪同下,我游了天门的东湖,景色依然陶醉,还遇到了一位乌克兰首都基辅来的游客并进行了简短交流呢!当晚,我被安排到李中元老师家休息。童会长的意思是,让我走进李中元、观察李中元、了解李中元、认识李中元、采访李中元。

晚上23时,我来到李中元老师家。这便是陆羽研究会的会所,会员活动、交流的平台。李中元因多年倾心研究天门竟陵茶文化,所以给自己起了网名叫“老竟陵”。李老师拿出一部他编组和制作的关于茶文化的5框邮集给我看,边看他边给我介绍,邮品虽不是太珍罕,但贴片制作得很精细。而后,他又拿出一本台湾邮票册,许多是版票,也大体上是以标准贴片的形式来展示的。尽管要看的东西很多,但时间和精力非常有限。由于多日连续疲劳,我不断打瞌睡,交流到深夜凌晨一点钟,我俩才休息。

9月7日早上6点钟,起床后,我参观了李中元先生设在家中一楼大厅的天门陆羽研究会活动室。大客厅的一边是书和资料柜,另一侧是橱柜和柜台,摆放着多种邮报、邮刊等藏品。他把5个简易宣传展板拿出来摆开,逐一介绍活动开展情况。而后他打开电脑,向我介绍了天门社区网集邮栏目的开办情况。他说,他和童会长、吴立桂三人,天门集邮三老,细心经营管理着天门社区网的集邮板块,而且办得比较活跃。叙话间,一位邻居来这里串早门,观看李先生的藏品。

  早7点多钟,李老师带我出去吃了天门的鳝丝面,回家拿了行李,锁上房门,就打车一同去吴立桂先生家拜访。

 四、“敬竹翁”吴立桂,珍藏着医邮会的早期资料

上午8:30分,我和李老师一进家门,就看到网名为“敬竹翁”的吴立桂先生,在伏案书写为中午活动使用的欢迎金山同志来天门的展示牌呢。毛笔书法,大楷,红纸黑字,有点像魏书,李中元先生当场笑赞吴先生的毛笔字为“吴体”。毛笔的笔杆是竹子做的,也许,吴立桂这位倾心毛笔书法的老者,也是取网名为 “敬竹翁”之意的原因之一吧!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突然发现自己被天门邮友搞得太渲染了,抬举得不好意思了。虽心里觉得尴尬,但这是长辈邮友的热情心意啊!

吴先生把我带到二楼书房。一个木制书柜里,多种书籍、资料摆放得非常整齐有序。他先从几包牛皮纸袋中掏出资料给我介绍,说是医邮会的早期原始资料,不忍心丢掉,一直珍藏着。资料掏出来后,我发现,有手写的,有手工打字机打印的,有电脑及打字机后来打印的,也有剪下来拼贴的。他又拿出一个厚厚的合订本,是《医学集邮》会讯的大全套,从最初的试刊号,到2008年,装帧得非常仔细,而且许多地方还留下了吴先生工作时随手画的一条条杠杠、圈圈和记下的标注。这简直是一件宝物,医邮会的发展史呀!看到我从前到后,一页一页地用照相机在翻拍,而且速度较慢,为了加快当天上午的活动速度,赶时间,吴先生不忍心让我多受折腾,马上就从资料中陆续翻出一些,组成一套不完整的早期会讯复品交给我,供我整理,编写材料。他满怀深情地说:“我们老了,希望会部能把这些珍贵资料统一收集起来,作为史料传下去。医邮会早期的刊物、资料,一定要保存下去,经过长期积淀后,将会越来越珍贵。”

吴立桂先生多年来坚持每年准时为每个会员寄发祝贺生日的封、片、卡,并盖上生日纪念图章。身为副秘书长,他一直辛劳着。包括前几年身患绝症,他还默默无闻地一直为会友们辛苦着。因为年迈,出于照顾,2013年医邮会“四大”换届选举时,新一届班子让他从副秘书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退下来以后,寄发生日贺片的工作他仍然没有丢下。从每一件小小的、不起眼的生日贺片上,使每一名会员感受到了医邮会这个和谐大家庭的关爱之情,每一位幕后工作者的奉献之情!

吴立桂说,我现在身体恢复得很好。在医邮会,通过集邮,收获快乐,收获友谊,也收获了健康。活跃医邮会的集邮,需要大家多奉献。马祖贤(广西)、贺学明(湖北)、李中元(湖北)、毕连华(河南)、于海源(黑龙江)、钱延林(江苏)、邬卓民(甘肃)等,包括我老吴,都是一直坚持不断,甘心当泥瓦匠。刘祖鞭先生,充分发挥特长,编印会刊、会讯,出了大力。郭中秋、骆庆明、方少华等,都是医邮会中青年集邮者的代表,取得了突出成绩,作出了宝贵奉献。吴先生希望,我们需要培养后起之秀,多出一些集邮爱好者,把好的作风传下去,把医学集邮事业一代一代延续下去并发扬光大。

吴立桂先生赞赏地说,童会长很有远光。十几年前,他就倡导编组开放类邮集、一框邮集,现在不仅得到认可而且国内外都普及了。老童在陆羽文化研究上作出了很大贡献。他倡导在天门以邮会友、以茶论邮,用邮票宣传茶和茶文化,在这里聚会,建立“三U”活动基地。几十年来,“少伯”一直是精力充沛得很,他现在到处跑“陆羽”这个品牌,感动得政府都下大力气抓了。老童对陆羽研究很深了,人所知晓。最近,央视、湖北电视台都请他帮助策划宣传陆羽文化,并对他进行了专访。

     在吴立桂先生家,我把早期的医邮会讯拍了一些照片,作为电子图像资料。按照活动计划,约9点钟,连同李中元先生,我们三人一道,步行前往邮政局。吴老师不减当年,老当益壮,硬是抢着帮我背着十几斤重的摄影行李包,而且一走就是几华里,关爱精神真是令人感动不已。

在天门邮政局营业大厅,我们来到天门社区网交流平台。吴立桂先生打开电脑,向我介绍了社区板块和栏目。最后,来到邮品展示柜台阅览了一会儿。

五、茶友、邮友共聚会,谋发展

上午10点半钟,我和李中元、吴立桂三人一同来到饭店。在二楼餐厅,童会长邀来的茶友、邮友陆续到位。本来,这次来天门,我还打算拜见范先进、刘巧云会友(从未谋过面),但他二人都在外地,没能见上。我向大家赠送了《阜阳集邮》报,并向天门市邮协副秘书长熊俊华先生赠送了我的禽流感邮书(赠送给李中元、吴立桂的,已先期分别寄到),进行了集邮交流,听取了他们关于茶叶基地建设和茶文化的介绍,大家并合影留念。童会长、李中元、吴立桂分别向我赠送了邮品和茶文化用品,东西虽小,但盛情难却。怀着深深的敬意,我收下了会友们的一片心意、友谊。

在与童会长交谈中,童会长说,关于原定的去年或者今年的医邮会理事扩大会议,由于诸多原因,举办地点和时间一直尚未确定,看来很难落实,医邮会总部拟开个会长会议,小规模,时间短,研究一下工作。我向童会长倡议,一是尽早谋划,开始着手医邮会“五大”的筹备工作,防止到时手忙脚乱;二是做好纪念医邮会建会20周年的准备工作,提前把会友的著作、会刊、会讯等资料进行收集、展示,让大家观摩,争取设个固定点,将资料永久性集中存放。童会长对此两点表示同意和支持,建议纳入会长会议的重要议题。

六、“老来乐”刘祖鞭电话交流叙邮情

考虑到我赶火车的时间早,为不受影响按时乘车,午饭于11时开始,11:40分我便提前离席,向大家告辞。茶场王师傅把我送到天门南站。本来电话约定我在天门火车站与刘祖鞭老师会面,交流半个小时,商讨医邮会会刊、会讯的编辑和校对等事宜呢!但他因早上已提前到火车站没有取到童会长托人转交给他的礼物——我几天前从重庆快递过来的陈昌银麻花,空折腾了一番,他回仙桃后,中午没能再次赶过来。电话中,我跟刘老师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和告别。

痴迷集邮的刘祖鞭先生给自己的网名取为“老来乐”,想必是这位老人以邮为乐的意思吧!要不是时间太紧张,我一定去仙桃拜见刘老师,实地看看他是用什么设备、以什么毅力、怎样编辑出医邮会的会刊、会讯的。

七、“天门,我还会来的!”

天门“三U”(集邮、旅游、交友)之行,我有机会拜会了童会长、李老师、吴先生天门三会友,目睹了天门的茶文化、集邮文化,登临茶经楼,领略了东、西湖夜景……天门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太好了,太有吸引力了,太佩服了……

临别天门茶友、邮友时,我表示,回去后一定要多宣传和学习天门,并举手喊道和告别:“天门,我还会再来的!”

(2015年9月21日上午8:39分完稿于前往天津的K1423次火车上。10月10日16:36分整理打印于临泉)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