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风采>>正文内容

涂亚常,85岁邮友情

8月2日早上,我从松潘打电话给成都体院的涂亚常老师,说我在四川出差,计划中午到达成都后,下午去拜望涂老。电话中,听得出涂老师非常高兴和期待。然后,我又约定刚出差连夜回来的内江会友沈正芳同志,一同去看望涂老。沈正芳是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理事,四川的年轻会友,工作热心,距离成都不远,本会四川的工作她比较方便协调。

 

     由于晚点,下了飞机,下午3点钟,当我和爱人赶到位于十七街事先预订好的华通悦达商务酒店时, 小沈已在大厅等待我们多时了。办好入住登记手续,到附近一家小餐馆喝了两碗粥,买了些水果,我夫妻俩和小沈就打车去看望涂老。

     4点多钟,我们来到成都体院的北门前,一眼就看到一个拄着拐棍的白发驼背老人,站在路边等待我们了。尽管我没有见过涂老师,但从以往看过照片的印象中,我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涂老。

 

多次打过电话,经常书信交流,一见如故。开头我就说:“涂老,我是郭金山,受大家的委托,我和小沈代表会友们看您来啦!”85岁,白发苍苍,脸上布满老年斑,步履蹒跚,靠拐棍帮助行走。走出家门几百米外,来到体院大门口迎接客人,可见主人的心意、心情是多么的令人心疼和敬佩?我搀扶着老人,边走边聊,来到了位于一栋教职工生活楼一楼的他家,他的老伴、一位精神豪爽的老大妈出来迎接远方的客人。

 

客厅里放着几把椅子、凳子,大小的风扇,墙上挂着抗战主题的字画。封闭的阳台和一间20多平米的卧室里,放着涂老几十年收集的集邮、书画等藏品。家庭摆设非常简朴,房间陈旧,已经远远落伍于时尚。涂老说,孩子们都在附近单独生活,这套老房子只有他们老两口居住,所以这房子就成了涂老的储藏室、收藏“展馆”了。

 

涂老把我们带到他的卧室,也是藏品储藏室。在涂老的床头,站立着一个氧气瓶,那是供他输氧用的。他说,他每年要有半年以上的时间在医院里度过。由于来了远道的客人,涂老很兴奋,减少了许多病态。

 

他的床铺就是他的藏品临时展示台,方便易行。在床边一个特制的很宽的书架上,排放着一部部他编成的邮集等,分别标有《汶川大地震》(3盒)、《红十字邮票》(8盒)等等。

 

他把81岁的泸州会友张绍先寄给他的特色戳片做成贴片,编成邮集,进行展览。

 

涂老说,他收集抗日专题诗、书、画达500多幅,举办过展览,影响很大。他风趣地说,他自从1980年退休以来,获得过集邮等各种奖励68次,其中4个国家级大奖,即教育部、国家体委奖各一个,国家希望工程奖两个。

   

他找出1983年成都市集邮协会成立时的珍贵资料,当场赠送给小沈一些珍藏,让她继续传播集邮文化。接到珍贵的邮品,小沈非常高兴和激动。说话间,不知不觉快到下午6点了,我们几次提出告辞。涂老夫妻俩坚决不干,生气了,怎么着也得让我们吃了饭再走。随即,他安排老伴从冰箱里拿出速冻饺子,打开煤气灶,给我们下锅煮。吃完了水饺,老人这才将客人放行。

 

我拿出照相机,定好自拍模式,我们找了两张合影像,作为纪念。

  

老人送客,走出家门, 来到体院的路上,还要往前送行。看到他行走困难而又缓慢,我们不忍心,硬是坚持让他停下了送行的脚步。

我们离开了成都体院,老远,还看到涂亚常老师和他的老伴站在路上,向我们挥手再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