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19-20)

第十九回  沈育柏得道拨云锭,夏豹伯贡药获楹联

    云南通海(图1)历史上素有“秀甲南滇”、“礼乐名邦”的美名。

   清代康熙年间,在秀丽的秀山脚下住着一户沈家,沈家祖辈曾是读书人,因为一场飞来横祸,弄得家道中落,全家不得不靠种田为生。沈父不甘心就这么一代代穷下去,他一有时间就教儿子读书识字,他把复兴家业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沈育柏身上。小育柏也真是不负父母苦心,他天资聪颖,过目不忘,悟性非常好。父亲教给他的知识,两遍头,全懂了,反过来都能讲给父母听,真让父母十分欣慰,小育柏也十分开心。但让小育柏最不开心的是奶奶的眼睛。奶奶患眼疾已经有好多年,近年来又加重了。小育柏十分喜欢奶奶,因为小时候,父母外面做事,小育柏都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对奶奶特别有感情。看见奶奶的眼睛越来越坏,找来一些乡村土郎中也看不好,已长大的小育柏决心到外面去学医,学好后为奶奶治眼睛。看看已长大懂事的育柏,父母十分放心。父亲为沈育柏拜托朋友在省城昆明拜了一个眼科高师潜心学医。由于老师医术高超,育柏悟性特好,短短几年,育柏便基本掌握了眼科的医术以及眼科用药的调配方法,告别恩师回到家乡。

   回到家乡,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奶奶不幸去世了的噩耗。爸爸伤心地告诉他,半年前,奶奶从田地里忙农活回来,天晚了,看不清楚路,走过一座小桥时不慎摔下沟,救治无效死去了。育柏十分悲痛,他学医就是要为治奶奶眼睛的,现在学成了,还没见到奶奶,奶奶就走了。在奶奶坟前他向奶奶发誓,一定要把学到的本事为救治贫苦民众多做些事。此后,沈育柏便在家为乡亲们医治眼疾,兼治其它外伤小病。由于沈育柏生性聪慧,医术高明,心地善良,特别是对一些贫苦的病人前来求诊,不但不收诊金,而且还送上治疗药物,甚至对个别特别困苦的患者还赠送一些生活用品。不几年,沈育柏眼科的名声就在通海一带传开了。一次,杞麓湖滨的兴蒙一家蒙古族贵族老爷,眼疾严重,特地派人骑马来请沈育柏去看病。那时正是农历四月初,是兴蒙蒙古人的鲁班节。沈育柏一到蒙古族老爷的家,就受到当地贵宾式隆重接待,主人在华丽的卧床上用薄竹棕箍烟锅装吸推烟招待客人,请沈育柏赴全羊宴席。沈育柏给老爷治完病,老爷赞叹不已,村里特地为沈育柏表演了精彩的蒙古式摔跤(图2)、划彩船等民俗节目。

   在民众的赞叹和高涨的声誉面前,沈育柏还有不满足的地方,有些眼科的疑难杂症他还没有办法诊治。通海靠近滇南,自古以来手工业和马帮运输比较活跃,有搞枪弹火药的,有到境外长途运输的,眼疾多有发生,遇到一些难治的病,沈育柏十分棘手,治疗不理想,心中愧疚,他就利用一切机会向高明的老师请教、学习中医药知识。但在300年前的西南边陲,要学好眼科技术,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沈育柏为扶危济世,广求良方的诚心为民众所传颂。

   一个隆冬的傍晚,一位老年乞丐病倒在沈育柏门店的门口,只见他面容憔悴,满脸烟灰,衣服单薄破烂,躺在地上只是呻吟,路人过往匆匆,偶有少数人停下脚看看,也被老人这般模样吓怕摇头而去。这时沈育柏在店伙计带领下,来到老人身边,扶起老人到了店里,沈育柏找了件厚衣服让老人穿上,伙计们倒来一杯姜糖水让老人喝下,沈老板为老人诊治一番,病人的其他部位还可以,只是由于天冷衣薄,重受寒邪侵袭,患上轻度肺炎。他们将老人扶进室内,换了衣服躺下,沈老板对症进行了治疗。这样,过来几天,老人病好了,临别时,老人对沈育柏说:“先生果然人品高尚,乐善好施,我两袖清风,也没有什么好赠送的,这里有我的一个铜钵和一纸药方,你可用此钵按方配制眼药,普救众生。”说完便走。原来此老人是大理鸡足山的高僧,存有这纸经自己修炼医治眼疾的神方,久闻沈育柏的为人,想传给沈育柏,要他更好的扶危济世,这次是特地来当面考察的,如今了却心愿,心满意足归去了。沈育柏再三挽留不住,只好作罢。他展开方子,只见方子写着炉甘石、冰片、麝香(图3)、乳香、没药、龙胆(图4)、硼砂、明矾、芒硝、玄明粉共10味中药,这10味中药,君臣佐使,合力解毒散结、消炎止痛,配合十分巧妙,医治眼疾,甚是十分精当的了。沈育柏捧着药方,看着神僧远去的地方,心情万分激动,心想这是上天在保佑我,是奶奶的神灵保佑我,我一定要做好药,为民众服务,普救众生。他按药方进一步研究,精心选料、炮制,仔细修合,终于制成了眼科新药锭剂。病人用后几乎异口同声大呼:“用药前眼睛看不清楚东西,现在用药以后如拨开云雾见青天了。”沈育柏便根据此话,将此药定名为“拨云锭”。沈育柏制成“拨云锭”以后,由于此药对爆发火眼、目赤肿痛、目痒流泪、沙眼刺痛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并兼治无名肿痛、牙龈肿痛、喉舌红肿,沈育柏药店和“拨云锭”名声迅速走红。

   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通海县令亲自主持仪式,将沈育柏药店定名为“拨云堂”,将亲手写的“拨云堂”匾额交给沈育柏。从此“拨云堂”一代代人精心打造这块名牌,精心制作“拨云锭”等拨云系列产品,“拨云堂”逐渐成了中国大西南中医药堂上的一颗耀眼的明珠,“拨云锭”和拨云系列产品靠着行商和马帮远销到全国各地和东南亚各国。

   光绪初年,大清的番属国越南时局动乱,开化府(今高山县一带)为云南通越南的交通要道,开化府总兵夏豹伯因战事不断,大事小事烦心,眼疾常年不愈,见风流泪,疼痛不已,经多人医治无效,整日烦恼不已。后来听说通海“拨云堂”有“拨云锭”为医眼疾的神药,于是亲自骑马来通海“拨云堂”求医,沈育柏的第八代传人沈元能,亲自为夏总兵治好眼疾,夏豹伯进京还不忘带上不少“拨云锭”。进京后,他特地将“拨云锭”作为贡品进献皇室,备受慈禧太后嘉奖,太后令人回赠了一副楹联“拨云抽丝眼光若电,云开雾散医道神通”,更令“拨云堂”锦上添花,流芳百世。

 

第二十回  雷大升建业雷允上   雷子纯转战上海滩

 

   中国古俗“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苏州(图1)是明清时代中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苏州经济发达,文化事业相应繁荣,苏州历来“世医多、御医多、儒医多、名医多”,名医多,也带动了医药市场的长足发展。那时,苏州的药商大都集中在苏州水陆交通中心的阊门一带。十里金阊,商铺多达万家,整日街面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大画家唐伯虎在《阊门即事》中写道:“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又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五更市贾何宫绝,四运方言总不同。若使画师描作画,画师应道画难工。”在繁华的闹市,激烈的商业竞争中,孕育出一批百年老店。

   雷允上诵芬堂(图2)就坐落在阊门内,是一家具有二百八十年历史的著名药铺。店主雷大升,字允上,其祖上原籍江西丰城,后移苏州定居。其父在清康熙年间官居内阁中书舍人,中年亡故。雷大升,幼年熟读诗书,天资聪明,颇有才学,尤以钟情于医药书籍。他曾两次赴考报罢,遂于雍正初年返回故里。途中游历燕齐名山大川,访医采药。回苏后,决心弃儒从医,投拜在苏州名医王晋三门下学医,他刻苦专研医药知识,尤其是热衷于中药丸散膏丹的炼合,并著有《金匮辨正》、《要症论略》、《丹丸方论》、《经病方论》等四部医学著作。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雷大升在阊门内穿珠巷天库前开设一家中药店,取店名为“雷诵芬堂”,不久又亲自坐堂行医。雷允上既善医又精药,医术高明,待人热心,治病有方,用药考究,很受患者欢迎。他还能亲司炉台,炼合丹丸,他修合的丸丹膏药选药地道,有很多是用名贵药材麝香、珍珠(图3)、西黄、犀角等精心加工而成的,所以药效特别灵验。没有多过几年,雷允上便在苏州城里声誉鹊起。

   咸丰10年(公元1860年),太平天国兵马攻占杭州后又进军北上,苏州城一片慌乱,人们为躲避战火纷纷四处逃散,雷允上药店无法正常营业而歇业。雷氏家族合计将店内库存贵重药品分发给各房子孙,各家带些药品相继离乡外出谋生。此时,有绮三房的雷子纯和松五房的雷骏声两家结伴到了上海,在城外新北门一带设摊卖药以维持生计。以后其他各房也有人仿效到上海,摆药摊勉强度日,摊址都选在新北门和老北门之间的一段地方。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苏州战火逐渐熄灭,雷氏族人有部分回到家乡,重振祖业。雷子纯等一部分人在上海的生意逐渐上路,生活逐渐安定下来,他们就在上海招募平、童两户外姓股东入伙,新店“雷诵芬堂申号”在上海法租界兴圣街开张,以后又扩展至民国路(现人民路)上营业。

   雷子纯经营的“雷诵芬堂申号”秉承雷家老店祖训店规。店内各项管理制度严格,药材选购道地,加工严谨,遵照祖法修合,所制的各种丸丹膏散,以其神效卓著,很快就在上海站住了脚。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雷子纯根据祖传秘方,经多次试验,开发出用于外症和咽喉炎症的新品种——六神丸,其丸用名贵药材牛黄、雄黄、珍珠、麝香、冰片、蟾酥(图4)6味研末,酒化制成小丸,最后以百草霜为包衣而成,对烂喉、丹痞、双单乳娥、对口、痈疽、发背、腹痛及一切无名肿痛都有显著疗效,不几年就热销全国。另外还有诸葛行军散、八宝红灵丹、辟瘟丹、蟾酥丹、紫金锭等丸丹,都因其神效卓著驰名海内。特别是前几种成药差不多都含牛黄、麝香、冰片、雄黄、蟾酥、丹砂等药,同六神丸一样,具有很好的清热、解毒、除秽、散结的功能,在医疗临床上发挥很大作用。

   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秋,上海一带爆发瘟症(霍乱),罹难者甚众。雷允上药店里每天前来求诊、购药的人都将店堂挤得满满的,患者由家属带来购药时大都腹部绞痛,上吐下泻,唇指发黑,双足麻木,路远的到此甚至都脱水昏迷了。对于霍乱的诊治,医家多要求“诸葛行军散”予以治疗。其处方为西牛黄、麝香、珍珠、冰片、硼砂、明雄黄、硝石、飞金等8味,功效为清热开窍、辟秽解毒,可治吐泻腹痛,头目昏晕、不省人事。上海医家对于“诸葛行军散”治疗霍乱的评价颇高,指出其有效率可达90%以上,而雷允上由于用料考究,配制工艺严谨,管理要求高,因此疗效也更高,不但病患者踊跃求购,连不少药店也都来联系批销,以至于“诸葛行军散”一时供不应求。八宝红灵丸、蟾酥丸对霍乱也很有疗效,很快,这两种药快要脱销了。雷允上药店员工有的是,但这些成药的配制都需要的麝香、牛黄这两种细货家中储备不多,雷老板就急忙派人到上海各医药货栈去调,很快上海也脱档了。没办法,救命如救火,雷老板再多派人到苏杭一带各地去求购,他们听说上海流行瘟疫,雷允上要急调麝香、牛黄去配制“行军散”,二话不说,尽力支持,完全满足上海雷允上配制用药的要求。

     一天,雷允上药店门口一下子涌进来好多人,领头的一进门就大声叫嚷:“快救救老太太,救过来重赏大洋一千元。”身后,众人七手八脚抬着一位浑身珠光宝气、面容憔悴、气息奄奄的老太太,雷老板赶紧放下手中活计,跑过来一问,才知道老太太是上海滩大红人黄金荣的姑奶奶,刚来上海就发病了,不巧走到北门附近车又坏了。路过几个诊所,人家听说是黄金荣的姑奶奶得了瘟疫,已不省人事了,吓得连连摆手,要他们立即赶到雷允上,雷允上能有办法救人。雷老板一看,病人还在呼吸,能有救,赶紧吩咐员工对症急救治疗,雷老板亲手灌服了店内精制的“诸葛行军散”,过了一会功夫,病人终于苏醒过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夸赞雷允上用药神奇。事后,黄金荣特地派人送来一只上书“韩康在世”的匾额。感谢雷允上从死神手中抢回亲人。

     民国期间,雷允上获得民国要员蒋介石、林森、张学良等多人题词、嘉奖,在大江南北传为佳话。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