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中医药堂传奇(5-6)

第五回  两太医受陷落平阳   柯玉井受助建太安

明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南粤潮州府海阳县浮阳镇井里村,一座气势恢宏的中医药堂隆重开业。门楣上堂匾“太安堂”三个金字熠熠生辉,两旁条幅“秉德济世”“为而不争”十分显眼,门前几对大红灯笼,迎风摇曳。老板柯玉井,一副儒医打扮,正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指挥着一群伙计迎接着来往不断前来贺喜的宾客。太安堂前店后坊,以诊治皮肤,外科病症见长,饮誉南粤。大家都知道柯玉井创办的太安堂,有两位太医不可不提,一个王山尊,另一个是万邦宁。

柯玉井出身于潮州一个清寒世代业医的书香门第,少年便考取秀才,年轻时因躲避飞来的灾祸而逃离家园。在逃亡的路上偶遇也是逃亡的太医王山尊,都是避难的读书人,惺惺相惜,两人便结伴同行。从王山尊的交谈中,柯玉井得知眼前的这位王先生,曾是京城当今嘉靖皇上的太医,医术精湛。因皇上要太医院诊治一位皇子的急病,他与另一位值班太医发生争执,那位太医诊治中综合王太医的意见下了药,最终皇子医治无效而死亡。那位太医为逃避责任便巧言如簧抢先向皇上报告,说是王太医的诊治意见是错误的,是导致皇子死亡的主要原因,皇上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拿下王山尊问罪。幸好有人提前向王山尊通报了消息,王太医才急忙逃出京城,避难亲友处。谁知刚到这里又遭锦衣卫追捕,只得再次逃亡。王山尊在与柯玉井同行中,了解了柯玉井的出身,敬佩他的勤奋好学、乐于助人的人品,便有意与他结为患难兄弟,改名换姓,藏匿于三清山山中。王山尊转入道观,当上道士,对外普济行医。柯玉井一面攻读四书五经,一面向王山尊求教学习医术。王太医医术高超,求医者络绎不绝,使他的隐居生活有了保障,同时柯玉井也在与王太医的诊治中,认真揣摩,进一步提高了自己的医疗技术水平。这一带山区气候潮湿,皮肤病人很多,柯玉井从王太医那里学习了不少皮肤病的治疗技术,特别对一些皮肤病治疗古方更有体会。

这样过了三年,柯玉井熟读经书,医学上又有很大长进,家乡的灾祸也平息了,家人来接他,他便依依不舍告别了王山尊回到家乡。回家后,正好赶上乡试,他一炮走红,便中了举人,以后又赴京参加会试,过关后又参加了殿试,于嘉靖甲子年间终于考上了丁酉科进士。考中进士之后柯玉井仕途并不平坦,几经转折,从云南楚雄又被吏部转授梧州府知府正堂。梧州地处蛮荒僻野,社会贫瘠,山民房屋多为蓬芦草棚,常遭荒火焚毁,而且常有疾病时疫流行,百姓苦不堪言。柯玉井到任后,廉洁奉公,体察民情,一方面帮助民众筹建砖窑,烧制砖瓦,改建蓬芦屋为砖瓦屋,防止火灾,另一方面又用从王山尊处学来的医技结合自己祖传的技艺,指挥府内衙役制配药品诊治大批烧伤和皮肤病患者。是时又有一御医万邦宁受牵连累被流放至梧州。原来,嘉靖皇帝的宠妃江娘娘,身怀六甲,皇上命太医精心呵护,一定要保住龙种。恕不料端午节游玩龙舟之时,江娘娘被冷水浇湿,得病后流产。皇上大怒,诛杀太医院院使,流放其他所有太医,万邦宁也在其中。柯玉井对万太医的遭遇十分同情,奉为上宾,在请万太医协助自己救死扶伤,为民众诊治病症中,又从他那里学到不少外科医技,逐与万太医成为莫逆之交。一次,有一个外科病人前来诊治,柯玉井视其腋下近胸部有大片水肿,发红,病人有灼热和触痛,加上其它表征,柯玉井疑为丹毒,拟用清肝火,利湿热的四季青,苍术,黄柏等药解之。万太医复验,他摸出病人皮下有痈坚而不溃的小块块,便疑为是“马刀”,体虚夹痰,便对柯玉井讲其诊断理由,柯玉井十分敬佩万太医的见解,便采用内服养营化痰软坚的柴胡、郁金、昆布、海藻、贝母、香附等药物,外用膏药敷帖,再加上针刺挑治,病人很快痊愈了。他们两人相互合作,救死扶伤,在当地民众中传为佳话。万太医在此闲暇之余,将自己的祖训家传结合宫廷御方,编写成著名医著《万氏医贯》“天、地、人”三部曲。此书论理简明,不少诊治方法不落俗套,另辟蹊径,药房验案有章可循,对于临床中甚是实用。几年以后,皇上感到当年流放全体太医一事不妥,即又召回他们,回京复职。万太医回京前盛感柯玉井的知遇之恩和朋友情谊,便将自己的《万氏医贯》抄录一部赠与柯玉井。万太医回京后升任太医院院使,上书皇帝,告之柯玉井在梧州的政绩及体恤民情,爱民为子的实情,皇上十分感动,传旨嘉奖梧州知府柯玉井。

隆庆元年,柯玉井以丁忧为由,以病体为据,上表皇上辞官归里,创办中医药堂为乡里民众造福,皇上恩准,并赐名“太安堂”,着太医院授予柯玉井“太安堂”牌匾,柯玉井叩谢皇帝持牌携书,荣归故里潮州创建太安堂。

建堂始伊,柯玉井即以“秉德济世,为而不争”和“医道即人道,尊德性而道学问;药理亦哲理,致广大而尽精微”作为堂训,结合自己的生平经历教育家人及徒弟,勉励其认真为民办事。潮州靠近海边,比梧州要富裕许多,由于天气原因,温度高,湿度大,人们患皮肤病仍较普遍。在新创建的太安堂里,柯玉井仍然将外科、皮肤病方剂当作太安堂作坊的配制重点。外贴膏药(薄贴)是主要生产剂型,柯玉井告诉大家薄贴药,既可治表,也可治里。凡治表的,如呼脓去腐,止痛生肌,药膏应轻薄日换,凡治里的,如驱风寒,和气血,消痰痞,壮精骨,药膏宜厚重久贴。病在皮肤筋骨之间,用药膏贴之,闭塞其气,使药力从毛孔而入腠理,通经贯络,这比口服药物更有力量。

在以后数年的岁月里,柯玉井使太安堂走过了一段神奇发展的道路,名震南粤。四年后,隆庆4年,朝廷诰封柯玉井为奉政大夫,宣之入朝就职,在入京途中柯公不幸仙逝。

其后辈一直坚持先祖的制药理念,四百余年以来兢兢业业,将其事业发扬光大,更上一层楼。

 

第六回  戚家军蓟州遭病袭  保命丹军营显神威

 

明隆庆2年(公元1568年)初春,燕北蓟州,遍地黃沙,残雪尚未退尽,西北风刮起黄沙扑面,使人睁不开眼睛。官道上走来一官军马队。旌旗猎猎,刀枪鲜明,为首的一员军官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他便是前些年蕩平为匪作歹多年倭寇匪患的戚继光将军,隆庆皇帝刚刚把他从浙东调来蓟州任总兵。倭寇之患明初便有,早年朝廷重视边海防,倭寇偶尔侵犯,为害不大。近些年来海防松驰,倭害日益严重,戚继光在浙东、闽东、粵南沿海组织多次与倭寇的战斗大获全胜,基本铲除了倭寇的为害。最近北方俺答常南下骚扰,朝廷又调戚继光北上。戚继光虽是个总兵,可兵部给他的委任状的任职官銜却是“总理蓟州军务”, 与众不同。更加与众不同的是他刚开始训练部队,便接到朝廷优厚的财政拨款,有足够的银两购置军马、制作军火及战车。这里除蓟州是北方俺答的鞑靼骑兵经常来犯的前线要地以外,更重要的是当前朝廷刚任內阁大学士的张居正慧眼识人,认定戚继光忠实朝廷,武艺高强,待人厚道,是统领兵马的优秀帅才,放心支持他总理蓟州军务,与蓟州总督谭纶共同团结对敌。

戚继光统领蓟州兵马以后,经济上有朝廷财政的大力支持,行政上有总督谭纶的极力协调,武器装备不成问题,但是他感到蓟州地方士兵军事素质较差,短期不易训练好,他便想起昔日在浙东训练“戚家军” 的威风。在他手中训练的这支部队吃苦耐劳,敢打敢拼,他率领这支戚家军与倭寇作战数年,战无不胜。为迅速固守蓟州边防,他便向兵部禀报要求调原部下五千名“戚家军” 北上的请求,兵部通过张居正很快就答应了。沒有多少时间五千名“戚家军” 官兵便调防到蓟州。戚继光训练起这批老兵来得心应手,满心欢喜。

但是,问题很快就来了,这批南兵来了几个月,对北方的气候、饮食以及高強度的训练均不适应。逐渐有士兵报吿有恶心、呕吐、腹泻,面黄肌瘦,浑身上下有气无力,训练场上士兵日渐减员。戚大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忙差军中医官诊治。医官诊治后报吿,这是水土不服,共济失调所致,要军士停止训练,休息调养,再服适当药物治疗才可有效。戚大帅听说要士兵停止训练,说什么也不答应,说南兵在家乡已停止训练多时,体力下降,而且从前在浙江、福建对付的都是在沿海地区手持短兵器的步军倭寇,现在对付的是北方山地身骑快马膘悍的鞑靼骑兵,我们士兵的体力及作战技能都要适应提高。目前俺答骑兵还常来这里骚扰,朝廷大力支持人力、财物,要是我们再出事,如何对得起皇上。正在戚继光忧心肿肿、愁眉不展之时,总督谭纶前来劳军。谭纶与戚继光是数度共亊的老战友了,他听说此亊,便告诉戚继光,他府里有一位千总是京城名药铺西“鹤年堂” 掌柜的亲戚,鹤年堂是当今北京城第一等的药铺,当年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用他家的“鹤年丹露饮” 拯救无数南洋人性命的事曾享誉全国,现在请鹤年堂来人治病一定有办法。戚继光一听,马上差人同谭总督府里那位千总携带厚礼赴京城西鹤年堂请人来治病。

京城西鹤年堂掌柜听说蓟州前线将士诊治用药,马上派得力查柜随来人赶到军营,连夜进行诊治。回去后和掌柜充分商量,根据患者的临床症状,他们决定在鹤年堂行军散处方牛黄、麝香、珍珠、雄黄、冰片、硼砂等药的基础上进行加减, 增加了一些祛寒凉、强筋骨的药物,研制成丹剂。先让查柜送一小批到军营试用,查柜留营观察,认为见效后,又作了一些调整,立即赶制了一大批万余盒,取名“白鹤保命丹”, 日夜兼程赶送到蓟州“戚家军” 大营。不愧是百年老药铺,千余名患病的将士服用了白鹤保命丹几天以后竟全部康复,一个个生龙活虎,重新活跃在训练场上。戚继光非常高兴,连呼“真神医神药也!”

说来也凑巧,这时有士兵来报告有一队俺答骑兵百余人已到前镇进行抢劫。接报后,戚继光立即带领五百名戚家军士兵赶到前镇附近的山包前,埋伏在俺答骑兵回家的路上。俺答骑兵以为还是可以象以前一样,想到那里抢劫就到那里抢劫,明朝军队根本不堪一击,不值得大惊小怪。有人告诉他们明军要来了,他们还是满不在乎地大吃大喝一顿,拉着大包小包抢来的财物缓缓回家。正在他们忘乎所以的时候,戚继光率领戚家军将他们团团包围起来。戚家军战士们个个如生龙活虎,跃马冲到俺答骑兵面前,一阵雨点似的火枪弹无虚发,再是一阵大刀砍杀,直杀得那些俺答骑兵哭爹叫娘,抱头鼠窜,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很快,这百余名俺答骑兵就被杀了个片甲不留,戚家军满载而归。

回来以后,戚继光马上命人置办了大批礼品连同药品费用差官员赶到京城西鹤年堂,登门拜谢神医神药的奇效。临行前,他又书写了“调元气”、“ 养太和” 两幅匾额赠与西鹤年堂。

早在10多年前的嘉靖年间,为官淸廉太医院院官楊继洲(字椒山)也深深了解鹤年堂的神奇药物,一次欣然命笔写下一幅楹联赠与鹤年堂:“欲求养性延年物  须向兼收并蓄家”, 寓意鹤年堂名医荟萃,名药名方云集。

鹤年堂将这些楹联制成木板楹联和匾额一起挂在堂中,作为对自己药铺员工的鞭策和勉励,对外也是活广告,这些楹联和匾额保存三百余年,至今还在。

(前回资料,请在首页搜索栏内搜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