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风采>>正文内容

我最敬重的台湾朋友——朱守一老师

 

   朱老夫妇是我认识的第一对台湾朋友,第一次见到朱老是04年在临安,也是我加入医邮会参加的第一次会议。 到临安后的第二天童会长介绍我认识了朱老师:一位穿着红色上衣,头发花白,精神饱满,慈祥可亲,平易近人的普通老人;一位最值得我们尊重的台湾集邮前辈;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世界专题集邮名人。那年朱老是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单独给我讲评邮集。我很幸运,能得到这位世界专题集邮名人的点评,我乃有福之人也。我认真的听,认真的记,收益不少,十分感动!从那以后朱老就一直关心着我,常常给我寄邮品,火花,报刊,书信交往。本来几年前就准备写写朱老师的故事,但一直没静下心来而拖至今日才动手,由于本人笔下无水,也只能简约的谈谈我对朱老师的大致了解和敬重之意。

 

    朱老师一生对专题集邮的执着追求和钻研精神,对集邮事业的热情传播,对青少年集邮的关怀,爱护,支持的博大爱心,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朱老师自从01年担任我会高级顾问以来,他不顾年岁已高,路途的遥远,为了我们医邮会的壮大发展多次来到大陆传经送宝,培养集邮界优秀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06年我们又在广州第二次见面,每次见面时间十分短暂,可每次都给我留下难忘的回忆。荣幸的是08年天津医学集邮展结束后朱老师邀请我和童会长陪同他们夫妇畅游三峡。二老是非常随和的人,总是不愿给人添麻烦。生活上很随意,洁简,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朱妈是一位贤惠,体贴,正直,爽快,善良有爱心的人。一路上大家一边游一边与周边的邮友联谊,进行着“三you”(集邮、旅游、交友) 活动。老人家玩的很开心,一路上我们还听朱老讲了许多关于他和他朋友们感人的集邮故事……。

 

 

    他老人家1931年出生在上海,祖籍浙江金华,父亲还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在上海被追捕时曾经在亲戚家躲藏了1月之久,为革命做出了一定贡献。 朱老师毕业于国防医学院,到过美国三军学院培训。60年在美国进修时加入了美国专题集邮会, 现在是专题委员会委员。曾任台湾专题邮会理事长。他是台北专题集邮发起人,一直为台北专题会出大力30多年。现任台湾东方邮报社社长,91年编释美国集邮家玛丽,欧文丝的《专题集邮》和《青少年集邮》两种手册,多次出版后免费赠送给岛内外的集邮爱好者。朱老的外语水平相当高,世联专题主席马友利来台湾演讲稿就是朱老翻译的。 朱老在台北经常捐赠集邮活动。他一直坚持不懈的到各个学校辅导学生,传授集邮知识,为发展集邮事业贡献了自己的一生。常常把自己积累的邮票,集邮工具赠送给岛内外的集邮爱好者和青少年。 86年退休后他为了发展会员还特地去了美国,曾在一家外科器械公司做代理……。97年旧金山世界邮展他参加了专题新闻,评审,修改后写文章,并且建议刘佳伟代言……。

   朱老在国际上集邮是很有名气的老前辈。他的朋友遍布天下,而且都是重量级的人物。朱老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是一视同仁。08年在北京他做东邀请了三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在北京最有名气的全聚德烤鸭店餐会。他们是周巍峙(前文化部长)及夫人王昆(著名歌唱家),许孔让(前全国人大付主席)及夫人千放,赵人龙(老集邮家,对大龙邮票研究很深)及夫人吴延壁。我和童会长做陪,便有幸见到了这几位名人哦!我和童会长利用宴会前朱老分别给客人赠送邮品的空隙,还让我们如愿以赏的获得了难得的名人签名封哦!

 

   曾经的邮迷朋友,如今已过金婚之年的4对夫妇,他们都是90岁左右的老寿星了呵。个个健康,开朗,健谈,有着健康的身体和心态。真是羡慕哦。4位老朋友难得相聚在一起,老人们一起回忆过去……。这是朱老第二次与北京老邮人在全聚德的餐会。上一次是1996年北京国际邮展期间,当时朱老是台湾的征集员。会展期间他专门宴请过周老、赵老,还有梁宏贵,吴凤岗(是朱老会见到的第一个大陆集邮家)。这次聚会因吴老谢世与梁老已离开京城而缺席,难免让朱老也多了几分伤感与遗憾。朱老与赵老的结识是因为早年看过他的许多文章,知其对中国早期邮票很有研究而心生敬意;而赵老也从多年来朱老为其订阅的台湾《今日邮政》上得知他十分熟知美国邮票,于是二人之间多有交流;而朱老与周老的结识纯属偶然:一位台湾的青年邮友是周老的亲戚,因为到大陆拜访周老为送礼而犯愁,而正是朱老送他的邮票目录帮了这位年轻人的大忙,也促成了两位老人的邮谊。老一辈相聚时的那种开心,那种友情,那种幸福,那种爽朗的笑声至今还浮现在我脑海……。我不失时机的抓住这美好的瞬间,把他们一一收藏到我的相机,收藏到朱老的相机里让他带回台北留做永久的纪念。慢慢回忆美好难忘的日子。看到老人们的幸福晚年,我深有感触:人生易老天难老。相识是一种缘分,想聚是难得的机会,而相知却是心灵的永远……。

 

 

在依依不舍的离开北京老友后朱老对我们说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见见张巍巍,到了重庆,我们立马打听和联系, 终于让朱老如愿以赏的见到了离别十多年的忘年之交,又是他最器重的年轻邮友,一位我国最年轻的国际邮展评审员张巍巍先生。他感慨的说:不虚此行啊!终于完成了我多年的心愿。我不会错过这美好的瞬间,您看他和张先生拥抱着那开心的摸样。

  

2011年老人家80岁生日正好是在河南焦作渡过的。大家自发的为老人家赠送各种特别的生日礼物,敬上大大的生日蛋糕,在一片欢乐声中我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在河南一小学传授集邮知识,小学生们给他老人家带上了鲜艳的红领巾时,他老人家又一次留下了幸福的泪水。他深深感觉到大陆各级领导和邮友们的热情和深厚的友爱,大陆和台北人民永远是心连心的。他朴实而真诚的感言打动着每一位在场的领导和邮友们……。

 

 

 

 

 

 在大陆多次活动中,他把自己珍藏多年的邮票拿出来拍卖捐献给医邮会。而且总是在拍卖中尽可能为优先满足基层最需要的集邮爱好者提供方便,采取史无前例的往下拍的特色拍卖会。老人家亲自掌控的拍卖会场,一直呈现出一排欢乐,活跃,搞笑的气氛……。

  

    朱老师在我心目中是一位非常善良,正直,乐观,开朗,健谈,知识渊博,近乎完美的老人。他一生勤奋好学,德才兼备,与他交往中让人感觉亲切,平易近人,在轻松快乐中从他身上学到做人的美德和各方面的知识。他送我的书刊,报纸,我已全部读完,他的文笔简练,通俗,付有哲理,不乏风趣,更显知识的渊博。有个性,有见解,有鲜明的人生观。比如《向大自然学习》《集邮培养爱美的嗜好》《白宫风云》《一拳打在鼻中央》《活着上天堂》《黄河之水天上来》……等等。他对美国邮票研究很深,看他的文章能增长许多集邮知识。还能了解许多天文地理,古代文学,历史故事。他老人家会生活,热爱大自然,懂得生活乐趣。他常说自己退休后就做两件事情——集邮和旅游,一个动态,一个静态,动静结合。他每年出去旅游回家,就把所见到的景观加上邮票结合自身的学识写文章谈感观,体会……。朱老一生淡泊名利,低调处世,自娱自乐,生活过的十分充实有意义。所以他80岁了,身体依旧健康,精力充沛,他根本没时间生病哦!这足以证明了集邮者长寿吧?今年他还写了《华府樱花百年庆》《小马快递》上下集等三篇文章,他的文章总是图文并举,通俗易懂。我佩服他的执着,顽强的学习精神。他是世界邮坛上的又一颗常青松。在此,衷心的祝福他老人家永远健康长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