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无锡邮之旅

    “邮”缘千里来相会
    第27届亚洲国际集邮展览于2011年11月11日—15日在江苏无锡举行,本次邮展规模一千余框。这是我国继2009年洛阳世界邮展后举办的又一次集邮盛事,自然就吸引了来自国内外众多集邮爱好者前往参加,我在一个多月前就提前预定了打折的机票和酒店,而且提前与医邮会及各邮友联系,相约重逢在美丽的太湖之畔。
    11月10日,企盼已久的日子终于来临,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旅程,我终于来到了无锡,由于飞机延误,到达无锡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很遗憾地错过了与医邮会会员研讨及聚餐的时间。到达酒店后,我很高兴地看到了童会长、郭中秋、方少华、马祖贤、何宁宁等几位老朋友,还有令人敬佩的毕连华老师,大家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由于有共同的爱好,彼此都畅所欲言,聊起了医邮会的未来及各自的近况,尽管大家都长途跋涉而来,但丝毫没有倦意。酒店整洁舒适,室内设施齐全,只是离市区稍远,我们都非常感谢陈强局长及江苏会友为本次联谊活动所做的一切,没有他们的精心安排,我们的联谊活动就不可能成功。由于时间比较晚,未能一一拜访各医邮会的朋友,为此我感到非常遗憾。
    11日11日晚,观展后幸会了国际评审员孙海平教授以及汕头的姚健春,我们一起到市区品尝当地美食,并畅谈集邮的近况和体会。
    11月12日晚,亚洲专题集邮研究会在无锡成立。由专题集邮家李伯琴先生等发起的这次会议吸引了来自亚洲各国的集邮者前来,如韩国、日本、印度、马来西亚、蒙古等,而前来的中国各地的专题集邮者有四五十名,包括李近朱、林衡夫、马驎、宋晓文、王宏伟等集邮名家。大家纷纷发言,各国代表先后阐述成立本会的重要性、必要性、可行性,并预祝研究会能发展壮大。我参与了这次会议,觉得略有欠缺的是给予互相交流的时间太短了,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应该尽量创造条件,增进交流,这样才能促进提升集邮水平。
 

 

    邮人,虔诚的朝圣者
    11月11日,本来医邮会会员是早上9点半才集中出发,但6点前,天空才刚刚露出鱼肚白,和我同一个房间的何宁宁会友已经早早起床了。以他多年的经验,他认为展场周围必定会有一些邮商在摆摊,或者有些流落民间的好东西,要“淘宝”需趁早,于是背着一个大背包出发了。在他的影响下,我也早早起来跟着他去太湖国际博览中心。我们到达展场,才7点左右。警察保安们都已经到位,把我们挡在门外。这时候,周围也已经到了不少集邮者,有的在排队等候买门票、有的在排队等候兑购特供邮品、有的三三两两在交谈、有的在拍照…..。而我们邮政的工作人员才陆陆续续地来到,对于邮票的热爱和执着,这些邮政的工作人员远远比不上我们这些虔诚的集邮者。
    在展场周围,我们逛了几百米,还是没有找到摆摊的邮商。何先生便从背包中取出了两个茶叶蛋,我们每人一个,算是今天的早餐。只要与邮相伴,日子再清苦我们也不在乎。尤其让我佩服的是,何先生已经是65岁了(年龄刚好是我的两倍),还背着一个沉甸甸的背包在展场内外行走一整天。我们不甘心坐在场外空等几个小时,于是围绕着展馆走一大圈,终于,在另外一个入口,我们看到有两排摆地摊的邮商。这时,我们双目放光,马上快步上前,各自寻找适合自己的邮品。
    我逛了一个多小时,邮展还没有开幕。这时,展馆周围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集邮者,从口音听出,他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幅画面,来自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信徒从四面八方来到圣城麦加朝拜,而我们的集邮者,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为着自己高尚的爱好汇聚于此,他们对集邮的虔诚丝毫也不亚于信徒们,这样一大批执着的邮迷们,正是我们集邮事业的希望。集邮会否消亡?在这里我们已经看到了答案。
    在展场外,我碰到了医邮会的会友们,还有很多以前认识的老朋友,大家高兴地畅谈、合影,亚洲邮展无疑是集邮者们欢聚的节日。

    千呼万唤始出来
    我们绝大部分集邮者既非嘉宾,也非工作人员,所以只能在展场外一边聊,一边等候邮展的开幕。已近十一点,终于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接着是领导讲话,最后是礼炮齐鸣,我们在外面只能翘首以盼。整个过程不太久,应该在三十分钟之内,比起洛阳的世界邮展要精简一些,但和香港的亚展相比,也略显繁琐和隆重,他们的仪式非常简单、实在。其实,集邮者最希望看到的是各种展品、邮品,开幕式应该尽量精简。
    展场外购买门票也非常方便,30元一张的门票很容易就买到了,但那种可以买特供邮品的门票好像没开始发售就已经售完了,令邮人颇为失望。30元一张的门票里面有一枚个性化邮票的小全张,内有4枚福字邮票。30元一张门票还是贵了一点,要知道,在海外举办的邮展基本上是不需要买门票的。遗憾的是,邮展第一天居然没有邮展目录出售,给参观邮展带来不便,到第三天,我才看到姗姗来时邮展目录。
    博览馆规模宏大,布局很合理,上万人涌进去也不算拥挤,可见组织工作做得也比较到位。展场分为展览区和销售区,各展厅、展销区都设计很别致,如中国集邮总公司、江苏、广东等展销区都很有特色。
    展厅内放置了1000多框的邮集,还显得相当宽敞,集邮者们在这里如饥似渴地观看邮集,或作笔记、或留影,忙得不亦乐乎。珍邮区里据说展出红印花原票、费拉尔手稿、“宫门”倒、大一片红、小一片红9方连等一批珍邮,无奈排队的人太多了,我无缘进去一看。而珍邮馆外的展览大厅中,也不乏珍品,像丁劲松先生的《中国1897红印花加盖邮票》就有红印花加盖小字当一元四方连,其价值比珍邮馆内任何一件邮品都要高。幸好参观的人不太多,我有幸与这珍品合影,当然,我是没有使用闪光灯的。由于我是一名专题集邮爱好者,时间也非常有限,只能有重点的观看专题邮集,其水平之高,让人眼前一亮。

 

   众里寻他千百度
    每逢大型的邮展举行时,邮商必定会闻风而来,一些有实力的邮商会早早预订好展场内的摊位,而一些民间的小邮商、收藏者则在展场外摆起了小地摊。展场外的邮商出售中国邮品为主,还有些其他的收藏品,如老照片、像章、书刊等。我一早在展场外游逛时,无意中看到一本日本侵华时期的黑白画册,题为《南支派遣军》,主要介绍日军占领广东时的一些图片。一直以来,我对日本侵华时期的物品是比较抗拒的,以前曾买过几枚与医学有关的军邮片,但也没有拿出来展过,主要是感情上不太能接受。这本书最吸引我的地方有约十张当时东莞的照片,而我的家乡石龙几度清晰地出现在画册之中!我的心刹那间剧烈地颤动,抚摸着已经发黄的图片,仿佛来到苦难的战争岁月之中,当时日军铁蹄践踏我们的国土,居然还厚颜无耻地鼓吹“日华亲善”,愤怒霎时在我的胸口涌起。再看看我的石龙,那河、那桥、那路、那店是那样的亲切,七十年,竟无恙。我百感交集,捧起书的双手也在微微地颤抖。岁月留痕,沧桑无言,这是历史的真实记载,我不能错失这本书。但一问价格,居然要1200元,超出了我的预期,几经讨价还价,最后以1000元成交。得到这本书,或许是对我此行的最大回报吧。
    展场内,和以往的邮展一样,有专门的销售区,来自国内外的销售摊位至少有100多个。很多省市集邮公司也纷纷设摊,他们那些一本本披金戴银的豪华邮册好像并不受青睐,一些极限明信片、有邮资明信片等更受欢迎,不少已销售一空。我认为,集邮公司制作的各种邮册应该根据邮人的需要,而不要盲目追求眼前利益,真正的集邮者所需要的不是豪华的包装,而是真实的内涵。出售外国邮品的邮商也有一些,比起洛阳世界邮展要少,而且,档次也不是太高,都以近期新邮为主。我好不容易在相熟的邮商中挑了几件邮品,其中一件是阿联酋抗疟疾的折白变体四方连、一枚是海地红十字救护印样、一套世界上最早发行的慈善邮票—新南威尔士1897年发行的邮票等,其价格也不菲,我还买了一些与医学有关的首日封等,而同行的集邮朋友们都有不少收获。

    追寻无锡“邮”踪
    我平常除了集邮,也喜欢旅游,无锡作为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自然深深地吸引着我。10年前,我在参观南京全国邮展的时候,曾经也到过无锡,当时一个人走马观花般去了鼋头渚,至今还是记忆犹新。这次参观邮展,同好的邮友都各自有所安排,我竟然又找不到一个同行的人,于是我决定独自寻觅“邮”踪。为图方便,我决定参加一天游的旅行团,但只有两条线路,而且线路都不太满意,最后,我选择了灵山大佛和鼋头渚线路。灵山大佛虽然没有登过邮票,但我早已收集到灵山大佛的邮资门券,从朋友口中也得知灵山大佛气势恢宏,值得一去。雄伟的灵山大佛、金碧辉煌的梵宫、寓意深长的九龙灌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果然不虚此行。在灵山大佛前,我邂逅了中国残疾人集邮李联谊会的李少华、钱梁荣等一批朋友,他们坐着轮椅来到无锡,他们对集邮的执着令人感动,愿灵山大佛保佑他们一生平安、幸福吉祥。下午,我们去驱车前往鼋头渚,大门进去以后,景致和10年前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此行与上次不同,这次主要坐船。我远观了曾登上邮票的“鼋渚春涛”、“包孕吴越”等景点,和上次踏上鼋头渚的感觉又决然不同。最后,我们登上了太湖中间的太湖仙岛,说实话,这岛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景观,太多现代模仿的建筑、雕像,缺乏文化的积淀。
    一天的行程结束之后,已经是黄昏了,我原计划再去一个景点的计划要落空了,但一想到大运河流经无锡,印象中“大运河”的邮票之中有一景是在无锡的,于是坐上出租车,赶往大运河,由于我没有表达清楚,司机把我送到了运河公园。到了运河公园才发现,这里并没有小桥流水,这虽然并非我要去的地方,但此刻在运河边漫步,与来往不息的船只同行,也别有一番滋味,自己仿佛穿越两千年的时光,与历史共同前行……。当天晚上,我问了别的邮友,才知道无锡古运河最著名的一段叫“清名桥”,我暗自后悔,以后出游前一定要提前查阅好资料。

 


    第三天,我早早出发,来到“锡惠公园”。只见公园外已经有十几位老人手提特制的大笔,蘸着水在地面上挥毫,有的是龙飞凤舞的草书、行云流水的行书、庄重整齐的楷书等等,其功力远胜于我们本地的许多书法家。公园内,早已人头涌动,许多人在运动、跳舞、唱歌,热闹非凡,吴越之地,文人辈出,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我们广东所无法比拟的。在公园内我拜蔼了民间艺人阿炳之墓,我盼望那一曲如泣似诉的《二泉映月》能早日登上方寸。在锡惠公园里,我还到了天下第二泉、寄畅园等,邮票上的“寄畅清秋”之景就是在此,我在此留下一张照片,遗憾的是这时雾气较大,背景不是很清晰。园内还有许多古迹,恰好锡惠公园举办菊花展,游人如鲫。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能一一细看,于是,带着不舍离开了锡惠公园。
    由于还有时间,我始终还惦记着古运河、清名桥,于是立即赶往清名桥。悠悠河水,斑驳石桥,这正是我梦中的江南水乡。多么渴望,能让自己彻底地释放,回归恬静的生活,没有压力,没有纷争,享受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放松只是短暂的,我还必须加紧脚步,赶回展场看看邮集的获奖情况。

 

   千框邮集斗芳菲
    11月13日上午,结束了大运河之行,我马不停蹄地赶往展场,这时各邮集的获奖情况已经揭晓。《中国1897红印花加盖邮票》和《中国蒙古邮政史》分别荣获本届邮展最高奖项中的“国家大奖”和“荣誉大奖”。 “国际大奖”由新加坡的《海峡殖民地古典邮票》获得。此外,中国的《中国解放区邮票(1930-1950)》、韩国的《美食的历史》、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联邦乔治五世普通邮票(1913-1938)》等11部展品荣获大金奖;中国香港的《慈禧寿辰纪念票及其加盖邮票》、中国台北的《蟠龙邮票及其加盖章(1897-1912)》等17部展品荣获金奖。中国参展展品成绩优异,所获金奖和大金奖数量,占本届亚洲邮展金奖、大金奖总数的三分之一。另外,本届亚洲邮展还评出大镀金奖57个、镀金奖67个、大银奖41个、银奖37个、镀银奖14个和铜奖9个,荣誉类大奖15项、锦标赛类大奖3项。
    我十分关注我们会友的获奖情况,其中王配明会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邮》荣获大镀金奖,高路博士的《嘴》荣获大镀金奖,陈强局长的《中华民国孙中山邮简》荣获镀金奖。   
    在专题邮集中,我还重点看了韩国张世荣的《对抗传染病》。这部邮集已经多次参加国际和世界邮展,曾获得过世界邮展的高奖,还记得在2004年香港亚洲邮展时这部作品参加了荣誉类展出,但由于当时不允许拍照,没能留下照片,所以对这部邮集的印象还不是很深,多年过去了,没有想到,在无锡能看到这部邮集的芳容,而这部邮集最终荣获了本次邮展的最高奖项——大金奖。这部邮集的计划并没有很多过人之处,从计划看来,包括了各种与医学、传染病有关的话题,这一点,我们国内的不少邮集可以做到;从邮品的质量来看,应该是优于我们国内绝大部分邮集,部分邮品难得一见,但邮集中展示了不少近期的邮票、邮戳,甚至是连续两三页贴片,加起来的价值都不到100美元,应该把一些高档次的邮品散落在邮集的各部分之中,从邮品的珍罕程度来看,可能高路的《嘴》会更胜一筹,也许是《对抗传染病》这部邮集已经多年没有修改之故吧;从贴片的外观来看,《对抗传染病》中规中矩,贴片上文字较多,从中,我们也可以受到启发,做邮集的时候也不必惜墨如金。
    中国的专题邮集在本次邮展中成绩不俗,如《鱼》、《狗》、《自行车运动》、《铃铃……自行车来了》、《石油与天然气》等都获得大镀金或以上奖项。从专题邮集水平来说,韩国与中国应该在亚洲处于领先的位置。

    匆匆,太匆匆
    短暂的三天时间很快成为过去,在三天里,我参观了邮展、拜访了老邮友、购买了心仪的邮品、游览了江南美景,此行忙碌而充实,而且收获颇丰。只叹时间飞逝,还有许多邮集未能细细品味,还有许多老朋友未能倾心而谈,还有许多胜景未能一一观赏。当我与各邮友话别之时,感慨油然而生,千言万语,也无法道尽心中那依依的集邮深情。
    让我们相约在下一次的集邮盛会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