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风采>>正文内容

怀念陈然

   1999年8月的北京,骄阳似火。8月22日,99’世界邮展在北京展览中心隆重开幕。8月25日,我正在人头攒动的展厅里参观,一位陪同我到北京的浙江邮友跑过来对我说:“刚才我在大门口看到一位北京邮友正向浙江省邮协的杜秘书长打听你,我对他说你正在展厅参观。你等在这里别离开,我去将他带过来!”
陈然、李少华、薄建荣      十分钟后,浙江邮友将那位北京邮友带到我的身边,原来是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工作的陈然。我和陈然的手久久相握,一起回忆起1994年10月杭州举办全国首届残疾人邮展时,我和专程赶赴杭州参加那次我国残疾集邮者盛会的陈然在西子湖畔首次见面时的情景。陈然高兴地说:“一转眼,咱们在杭州的残疾人邮展展厅会面已五年了,现在咱们又一次相逢在邮展展厅!”当陈然得知我那部在全国首届残疾人邮展时荣获一等奖加特别奖的《残疾人》专题邮集已被华夏出版社改编为《平等、参与、共享——方寸世界里的残疾人》彩色图册,作为残联选定的向建国五十周年献礼的残疾人事业宣传作品和2000年全国第五届残疾人运动会的专用礼品书出版时,欣喜万分。急忙拉着我一起到世界邮展的文献展馆,观看正在那里参加99’世界邮展的那本彩色图册。我对陈然说:“这本图册是以专题邮集的形式编辑的,在编辑出版期间。杭州市委宣传部及中国残联的领导根据残疾人事业宣传作品的要求,对图册中一些邮品的选用作了好几次审定和修改,使得原计划在七月出版发行的这本彩色图册要推迟到十月才能正式出版,为将这本书作为99’世界邮展的文献类展品展出,华夏出版社特地赶着先装订了十几本。”我还对陈然说:“昨天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的林理事长给我电话,要我代表他将这图册送一本到国家体操队,转送给正在北京进行康复治疗的浙江体操运动员桑兰。” 陈然听后,忙对我说:“桑兰每天都要到我工作的中国康复研究中心进行康复治疗和锻炼。你不必到国家体操队去了,明天你到中国康复研究中心找我吧,我陪你去找为桑兰治疗的医生。”说着,陈然从他的笔记本中撕下一张纸,在上面画上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地理位置图交给我说:“明天早上我在康复研究中心等你!”
     和陈然分别后的当晚,《集邮报》记者杨潞萍等人到我当时下榻的北京饭店看望我,我将要去中国康复研究中心为桑兰送图册的事告诉了杨潞萍。潞萍看了陈然画给我的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地理位置图后,关切地对我说:“路还挺远的,天这么热,你行动不便,明天我陪同你一起去吧!”
     第二天一早,《集邮报》记者杨潞萍和薄建荣就来到北京饭店。潞萍和建荣考虑到坐公交车去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得换车,坚持一定要由她们打车陪送我去。上午9时我们到达康复研究中心后,陈然正在他的办公室等着我们。他对我们说:“为桑兰治疗的医生告诉我,9时半桑兰就要到理疗室进行康复锻炼,咱们到理疗室门口去等桑兰吧!”
     9时30分,桑兰由护理人员推着轮椅来到理疗室门口。我们迎上去,将这本还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平等、参与、共享——方寸世界里的残疾人》彩色图册送给她,我还向桑兰转达了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的林理事长对她的致意和问候。衷心祝愿这位在第四届世界友好运动会女子体操赛的赛前训练时受了重伤的姑娘早日康复,回到浙江故乡。
     和桑兰告别后,陈然带着我和杨潞萍、薄建荣一起在康复研究中心的花园里休息。我对陈然说:“桑兰的伤这么重,我将书交给她时她的双手竟然无法接住,可她还是这么坚强和乐观,我们真太感动了!”陈然说:“桑兰的伤经康复治疗和锻炼已经好多了!前天我和十多位卫生专题集邮爱好者在这康复研究中心会议室开了一个座谈会,决定成立中华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注: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的前身)。会后,全体与会者也去看望了桑兰,向她赠送了一批体育和奥林匹克专题的邮品。我们都祝愿她以后能离开轮椅站起来!”当我听到陈然向我讲述那天的座谈会选出由天津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崔以泰教授为该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会长,湖北省天门市计划生育服务站站长童正祥副主任医师等人为副会长,陈然也被选为该联谊会的秘书长时,忙对陈然说:“崔以泰教授和他的夫人单教授我昨天在展厅见过,当时我还在展厅买了一本崔教授编撰的《世界医学邮票大观》。这本书编得太好了,里面还有许多残疾人题材的邮品!”陈然听后连连点头:“残疾人康复就是医药卫生的一个内容,如果我早两天在展览馆找到你,一定要请你也来参加那天的座谈会,参加进该集邮联谊会。”
     那天和陈然告别回杭州后不久,我就应聘离开杭州到珠海特区一电子厂工作。陈然得知后,给我来了好几封信,向我讲述桑兰的身体康复情况及中华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的活动情况,要我加入该联谊会。记得当时我在给陈然的一封信中曾对他说:“我在特区的工作非常繁忙,每天得工作十几个小时。北京召开全国集邮联第五次代表大会时,我又因去香港和外商商谈我刚开发研制成功的电子产品的检验标准等技术问题而无法去京参加。待我过几年结束珠海特区的工作回杭州后,一定加入这一联谊会。”陈然收信后,一再要我注意身体,并两次叫他在珠海工作的一位亲戚到珠海工厂看望我。可就在这不久,陈然的亲戚又一次来到我当时在珠海工作的工厂,告诉我陈然因病去世的噩耗。
     世事难测,人生多难。陈然因病去世的惋惜和悲痛还回荡在我心头之时,珠海工厂的一次意外火灾事故,使我又一次蒙受了巨大的人身磨难,就在我将随着陈然到另一世界去和我的集邮恩师张包子俊、孙传哲等人会面时,我那些全国各地成百上千的邮友们,用充满真情的爱心呼唤,将我从四次病危通知书的死亡中唤回。2004年,被烧得四肢四残、全身伤痕累累的我坐着轮椅回到杭州进行康复治疗和锻炼时,当年潞萍、建荣、陈然陪同我一起看望正在进行痛苦的康复治疗和锻炼桑兰姑娘时的情景,总会一次次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医邮会郭中秋、王平、林清池等邮友们多次专程到杭州看望我时的关爱和2006年我坐着轮椅到广州参加2006广州中华医学邮展活动时诸多医邮会师长、邮友们的鼓励,更是激励着我与新的伤残作不屈抗争的信念。我想,当我那英年早逝的好友、医邮会的首任秘书长陈然得知他当年参与创建的中华医药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得到如此迅猛的发展,并在天津举办了如此规模宏大、在我国及国际医学集邮史上有着重大影响的国际医学集邮研讨会及国际医学集邮展览,又得知作为他当年好友的我终于又一次战胜人生巨大磨难,并告别轮椅、离开拐杖到天津和诸多全国各地医邮会师长、邮友们又一次欢聚一堂,共庆中华医学集邮的这一盛会之时,定会欣喜于九泉之下。
         2008年4月6日晚于天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