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文萃>>正文内容

一辈子 一生情

 一辈子,我一心只想当一个医生,一个好医生。这是父亲给我的嘱咐。

我只是一个医生,一个肺科医生,是服务于病人的,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离开它,我什么都不是。

我看病救人,著书立说,为的是把病治好,治好每一个病人的病。每次看好了病,看到病人脸上愁容渐去,笑容渐开,自己的心里就会荡漾着一阵阵的欢喜、满足和自豪。

——徐学受

 

2013年9月27日下午1时30分,一辆大巴徐徐驶入我院门诊小广场,车上走下30余名国内呼吸界的知名专家教授,参观我院新综合大楼并进行指导。其中,有一位年逾9旬的白发老人,坐着轮椅仔细察看我院各科室布局、设施,在医院会议室认真观看我院介绍宣传片,仔细聆听医院现况介绍,并对我院呼吸内科的学科建设和下一步医院的发展规划提出了极其中肯的意见和建议。他,就是我国知名肺科专家、《临床肺科杂志》主编、安徽省政协副主席许学受教授。

几个月后,2014年的帷幕刚刚拉开,一本新书就和着新春的东风飞上了我的案头,给我带来了新年的第一个惊喜。这是许学受教授刚刚出版的一部自传体小说,由他在90岁时回忆、口述,其子许岗博士执笔成书。书的名字朴素大方,叫《回首九十年》,就像素色流年里一首从从容容的歌,阅读的时候,仿佛能够听到书中文字的长吟短唱。近二十万的文字,是许学受教授一生从医的人生总结,回溯蹉跎岁月,追随昨日往事,一程又一程的风雨,一段又一段的阳光,许学受教授在高尚和信仰中信步而行,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始终坚持自己职业医生的道德底线:对得起社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封面上有他给患儿作肺部听诊的照片,面色和蔼,认真细致。这是一个丰厚的剪影,凸显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济世良医。在他救治的千千万万个患者中,有农民、穷人、乞丐、工人、领导干部,在一幅幅治病救人的画面里,写满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封面上,有许学受教授的一段话:“人生如戏。在人生的戏台上,我常常身不由己。有戏,有台,导演是谁呢?这个导演就是社会:它使我们随波逐流,现实而平庸;它使我们春风得意,浮躁而轻渺;它可以给我们带上光环,而随时又可以把它取回。……戏还在演,而我的节目则应该谢幕了。”许学受教授一辈子从医,也一辈子从政,他经历了战乱、动乱、内乱,以及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他是历史的经历者、目睹者,而到了耄耋之年,他更是一个反思者、感悟者。他的这段话语,是他九十年的人生感悟,给我们留下了令人警醒的沉思,教导我们如何去做人、做事、做学问。

许学受教授的人生曲折坎坷,却始终乐观向上,保持着昂扬的进取之势。每一个阶段,他都能收获硕果;每一个角色,他都会演绎精彩。他的一生,荣誉无数,曾获国家、安徽省、合肥市各类奖20余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10年又荣获我国呼吸医学行业的最高奖项“中国呼吸医师奖”,但驱使他持续前行的不是荣誉和头衔,而是“一位医学专家对我国结核病防控的那份责任”。

许学受教授这辈子,只想做一个好医生。他这一生情,全部献给了他的患者。他是我们这些从医者人生路上的一盏明灯,让我们在略显彷徨的职业生涯中,看清一条前行的道路。《回首九十年》,真的是一本难得的、值得每个医务人员一读并珍藏的好书。在收到赠书后的整整一个星期里,我把这本书一遍遍阅读,同时在网上反复搜索许学受教授的事迹,在心语翩跹、眼中噙满湿泪的同时,陷入了许学受教授大医人生的深深感动之中。

 

1922年10月14日,许学受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县镇陆桥镇北夏墅村一个中医世家,13岁时跟随父亲来到上海。父亲人善,把治病救人当做好事来做。“人分阴阳,事也分阴阳。人有阳气,病不可入。人生了病,实为阴气所致。治病是升阳的事,是好事,不可不做。在看病时,对一些穷人不收或少收他们的诊金,这也是阳气,是给家里积德。做医生,就要一辈子做一个好医生……”父亲的这些话语,被少年许学受牢牢记在了心里。

父亲从小对许学受的耳濡目染,以及深深印在脑海里的父亲背着药箱出门就医的背影,使许学受立下了学医的志向。1942年,他考取了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四年后转入国立江苏医学院,1948年毕业分配到上海中山医院内科。在中山医院,他幸运地遇见了影响他一生事业的我国著名肺科专家吴绍青教授,并从内科转入肺科,成为吴绍青的学生和弟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安徽省筹建安徽医学院,邀请上海专业人士过来创建。在吴绍青的推荐下,许学受于1952年的秋天来到刚刚成立的安徽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当时医院周围都是荒山,只有几排小平房,唯一一幢3层病房楼以外科为主,楼下的东边为内科,西边是儿科,还没有肺科。许学受一到安徽就发现患结核病的人很多,因为没有独立的科室,结核病人就诊于内科,住院也在内科病房,这样就产生了住院期间的病人交叉感染。为此,他向医院提出了单独开设肺科的建议,并由他来挑头负责,安徽的肺科就此从这里起步。

就这样,许学受挑起了创建肺科的重担,勤勉地履行着一个学科带头人的职责。他将解救千百万“十痨九死”肺结核病人的宏愿放在了第一位,上午查房,下午出门诊,晚上检查重点病人和新病人。每到周末,总是去图书馆查资料、找文献。那些年里,他从来就没有过休息日,虽然劳累,却从未叫过一声苦。他注重肺科团队建设和年轻医生培养,建立临床读片制度,总结结核病治疗经验,寻找价廉效高的治疗方案,定期召开病员座谈会,宣传卫生常识,开创性地绘制了彩色“支气管图谱”……就这样,安医肺科的学科实力越来越强,开始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

在治疗肺结核的过程中,许学受发现异烟肼和链霉素的价格较高,一些普通患者用不起。为此,他开始观察比较便宜的药物胺苯硫脲,并用在一些轻症患者身上,效果很好,受到了群众的夸赞。对于肺结核球的治疗,当时除了手术几乎没有别的方法,许学受根据自己的研究,采用异烟肼加对氨基水杨酸钠进行治疗,结果效果很好。这一成果在杂志上发表后,使学术界对治疗结核球的传统思维有了一个突破,一大批濒临绝境的患者因此重获新生。

许学受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心中想的只有患者,从来不考虑自己。一位肺结核加肺囊肿、支气管哮喘的重病患者,大量咳痰,当病人的呼吸道被浓稠的痰液堵塞,濒临窒息死亡的危急时刻,许学受毫不犹豫地一口一口用嘴帮病人把痰液吸出。病人得救了,在场的人都被深深感动了。徐学受明白,对这样的肺结核病人用口吸痰,其每毫升痰液中会有10万多个结核菌被吸进自己的肺内,这是以付出自己的健康为代价的。但为了抢救病人,许学受在所不惜,这种一切只为患者的健康考虑的职业境界,充分体现了一位大医的医者仁心。

许学受在治病救人的同时,为了培养更多的专科人才,勤勉地著书立说,传播医学知识。他根据多年的研究和临床实践,写出了《肺科临床手册》、《肺科临床读片》、《内科疾病的肺部表现》和《肺结核病》等18部专著。这些专业书籍,广受肺科临床医师的欢迎,并在业内赢得了“一书在手,如良师在侧,瑰宝在怀”的美誉。1996年,年逾古稀的许学受仍不肯停歇,倾心创办了《临床肺科杂志》,全国呼吸系统各级医生从此有了又一个学习交流的园地。而今,为了自己钟爱的医学事业,许学受依然不懈努力,继续发挥着光和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