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信息>> 综合>>正文内容

从内藤纪念药博物館说起

     在日本岐阜县岐阜地区,1971年卫材有限公司和科学基金会的创始人内藤(Toyoji)认为有必要保留在日本对发展药品,制药业有贡献的那些珍贵资料,并建立起这座对很多人有帮助的博物馆。博物馆挑选展品的历史收集项目超过65,000件。在这里 可以了解所有关于“药”的知识。展示有药的历史、健康医学的知识,在室外或温室里还栽培着大约600多种的草药,图书室还有收藏着著名的《解剖新书》及贵重的医药文献等。包括医疗和药物书籍的图书馆的书籍 存储约62,000册。 从江户时期的旧书也包括在内。
    不知是否我的孤陋寡闻,我不知道在我国是否有如此规模,藏品、藏书同样丰富且对大众开放的医药博物馆。我知道在广州就没有。虽然广州有广东中医药博物馆和陈李济中药博物馆,但从藏品规模、开放程度等则远远不及内藤药博物馆。例如广东中医药博物馆馆藏文物才1073件,只及内藤纪念药博物馆的零头,且没有对外开放的中医药图书馆。我们口口声说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回看我们的中医药博物馆的藏品规模却是如此的贫乏,由于历史资料的缺乏,我们的中医药史特别是近三、四百年的中医学史显得是如此苍白。不要说大众了,就连我们的一些号称中医药的专家向他们问起我国的中医药史时可能也一脸茫然。
    我有幸收集到内藤纪念药博物馆发行的一套明信片,共7枚。图案如下:(图1)1804年华冈青州首次将******通仙散用于手术,为一个六十岁的女性乳癌患者实行了肿瘤摘除术,手术进行得相当成功,病人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图2)是日本最早的家庭医学书(1693年)。(图3)江户时代用于计量药品与毒药的杠杆秤。(图4)来自葡萄牙的蒸馏器,可提取出用于冲洗伤口的酒精。(图5)江户时代的脚踏石磨坊,为了药品的大量生产而发明的用于粉碎草药的石磨坊。(图6)江户时代的来自中国的“印笼”即急救箱。在日本还加进了一些精巧的设计。(图7)江户时代“熊胆木香丸”的招牌,一种用于治疗胃疼的药。(图8)是“熊胆木香丸”明信片的正面。明信片所展示的东西,全部都是来自内藤纪念药博物馆的馆藏。单从这7枚明信片我们就对日本江户时代的医药情况有了一个非常直观的了解。虽然这只是一套无邮资的普通明信片,集邮的价值似乎不大,但从医学集邮的角度,从医学史的研究角度来看,这套明相片是一件很好的素材。从这套明信片我们了解到日本在江户时代无论是对来自中国的传统医学知识还是西方近代医学知识都能主动地吸收并进行改进而促进了日本医药学的发展。江户时代一些药厂的规模已比较大,已有初步的机械化,已能大量生产药品。药品的广告业也非常发达。江户时代医学知识已很普及,已出现《家庭医生》这样的医学书籍。

  
  
  
  
    自从2003年12月1日发行《世界艾滋病日》邮票至今已过了有整整7年,我国才准备再发行一套医学题材的邮票,《中医药堂》邮票。年初预告该套邮票共有5枚票,即有5家药堂可入选,但是并没有具体说明是那5家药堂。这一做法引起了全国各地关心该套邮票发行的邮友们发起的对各家中医药堂的推荐与争论。直到今年5月才决定《中医药堂》邮票选材是1、广东陈李济;2、上海雷允上;3、浙江胡庆余堂;4、北京同仁堂。但是,图稿也没有公布。我最担心《中医药堂》邮票的设计又会落入门面图案加简单说明文字的窝臼。我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就连 号称“中国大学校庆纪念邮票第一张”的《北京大学建校一百周年》的邮票设计也是如此乏味的定式。从这枚邮票中我们除了知道北大的前身是1898年钦定的京师大学堂,是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至今已100年外,我们还能知道什么呢?“北大精神”是什么?我们无从知晓。蔡元培先生提倡的构成了北大生命线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这8个字都未能在邮票中显现,立刻就使这枚邮票没有了灵魂。北大的老校友、被认为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人文学者之一的钱理群先生也认为“北大失精神”,百年后的北大已变堕落。
    《中医药堂》邮票选材为什么要选上这4家药堂呢?除了对本地的陈李济和北京的同仁堂略有知晓外,此前我对上海雷允上与浙江胡庆余堂可以说都是一无所知的。这4家中医药堂对近代中医药的发展有什么具体贡献与促进更是不甚了了。《中医药堂》邮票的发行,对于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来说自然是件大事,并定于11月20的邮票发行日在北京举办中医药集邮展览。对中医药堂的研究与宣传也是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的义务。为此,我会的花永刚先生连续发表了《中医药堂史话》、《中医药堂邮缘情》与《中医药堂百年老店》等文章对我国的中医药堂进行了全面的研究与介绍。黄步军先生是中医药藏品的收藏家,他的中医药五框开放类邮集非常值得期待。我想,我会是否应该在这次《中医药堂》邮票首发活动中留下一些东西作纪念,于是就想到尝试设计一套《中医药堂》的明信片。因为我国有关医学题材的明信片实在是太少了。于是我参考内藤纪念药博物馆明信片的设计风格,就是要将各中医药堂对近代中医药发展影响最大的东西表现出来。经过一些学习后,就尝试设计明信片。经过学习我发现陈李济对近代中医药的发展不在于它延续至今400余年的历史,而在于该店首创的蜡壳药丸工艺,为成药剂型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一形式成了当年中国中药同行“领导药品包装新潮流”的盛事,亦引发那时北京、杭州等地中药包装的重大革命,起初因工艺复杂而先用于贵重药品,至近百年间才为全国制药业广泛应用,陈李济也由此奠定了中国成药界的地位。所以在明信片中突出了蜡壳药丸。对于雷允上,除了在上海江苏以外的地区,真正了解的人可能不多,但一说到传统国药精粹—六神丸,那是无人不知的。同治三年(1864),绮三房雷子纯根据祖传秘方、经多次试验,开发出用于外症和咽喉炎症的新品种——六神丸,取用名贵药材牛黄、雄黄、珠粉、麝香、冰片、蟾酥6味研末,酒化蟾酥为丸,最后以百草霜为衣而成。对治时邪、病毒、烂喉、丹痞、喉风、喉痈、双单乳蛾、疗疮、对口、痈疽、发背、肠痈、腹疽、乳痈、乳岩及一切无名肿毒确有显著疗效,颗粒微小,为全国首创,不数年间行销全国。六神丸不但畅销国内各地,也为日本及东南亚各地视为若干病症的特效药。被列为国家保密品种、国家一级中药保护品种,是中华国药之瑰宝。所以在雷允上明信片中突出了六神丸。胡庆余堂是清末著名红顶商人胡雪岩集巨匠、摹江南庭院风格耗白银三十万两于1874年创立,整座建筑犹如仙鹤停驻在吴山脚下。胡庆余堂承南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广纳名医传统良方,精心调制庆余丸、散、膏、丹、济世宁人。同仁堂与陈李济的古建筑包括作坊已被全部拆掉,换成新造的房子,没有传统特色,只有胡庆余堂保留了下来,并成为我国唯一的国家级中药专业博物馆。所以,在明信片中,突出了这一点。同仁堂最突出的不在1723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188年。而是在300多年的风雨历程中,历代同仁堂人始终恪守"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树立"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自律意识,造就了制药过程中兢兢小心、精益求精的严细精神,其产品以"配方独特、选料上乘、工艺精湛、疗效显著"而享誉海内外,产品行销4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明信片中突出了这一点。

  
  


    在明信片中我也尽量将各药堂的创始人形象表现出来。
    2010年11月1日,中国邮政发布了《中医药堂》邮票图稿。比想象的要好,起码是突破了门面图案加文字的设计模式。不足是各药堂的亮点与特点表现得不明确。陈李济一票表现了蜡壳药丸的制作还算突出了亮点,但背景陈李济药堂的照片却是现代的,与前面主图人物的年代有些不协调。理由是背景药堂的牌匾的写法顺序是现代的,与票面图案上的牌匾写法顺序正相反。雷允上没有表现其创制的中华国药之瑰宝六神丸也是一大遗憾。雷允上一票前景图案的药壶与药包似乎放到同仁堂一票中更好。因代顾客煎药是同仁堂药店的老规矩,现在药店每年平均要代顾客煎药近2万副。同仁堂的亮点是其创立的"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制药古训,树立"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自律意识,造就了制药过程中兢兢小心、精益求精的严细精神。这些在邮票上是较难表现的,但是否可以加上一些必要的文字来说明呢?科学技术邮票设计加文字说明是很常见的。
    为了制作极限片的需要,根据童正祥先生的意见,对明信片进行了一些修改。由于没有专门学过设计,设计出来的明信片肯定会有许多的不足与缺点。极限片的制作原则是片必须要在邮票发行之前出版,在没有《中医药堂》片源的情况下,来聊补无米之炊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