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信息>> 国内>> 历史沉淀>>正文内容

抗非典邮票诞生记

   《万众一心抗击非典》邮票发行的前夜,我伏在案头为几个倾心集邮的朋友写首日封。儿媳看见了,提出要一枚首日封,寄给她最要好的中学同学、正战斗在抗击非典第一线的小护士毛月。虽然,我手头的几枚首日封还不够用,但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枚。毛月是友谊医院的护士,到我家来过,见过几次面,给我的印象,她是一个眉清目秀,话语轻轻,纤弱安静的女孩。如今,她正在最危险的前沿阵地与陌生而又肆虐的病毒抗争,由于缺少护工,一个人要看护好几个病人,可想压力有多大,担子有多重。要寄给这样一位可爱的白衣战士,那首日封我怎么能不给呢?儿媳说:“我也帮不上她的忙,寄一个首日封,表达咱们的祝福与惦念,她准高兴!”
  儿媳的话让我沉思,让我回忆起设计、印制抗击非典邮票的日日夜夜……
  那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国家邮政局向邮票印制局下达了用最快的速度设计、印制抗击“非典”邮票的任务,邮票主题是:万众一心,抗击非典。邮票编辑部主任王虎鸣找到我,问我用什么形象、什么画面来表现这一重大的主题,希望我能出点主意。我想了想,答不出。也难怪,非典这个词进入人们的生活才几天?国内外那么多专家、学者对非典进行了几个月的研究和探索,至今对侵袭人类的新型病毒尚未完全认识清楚,我们又能知道多少?隔离区危险极大,不允许邮票的编辑和设计人员去采访,有关资料又从何而来?尽管我从事邮票工作十几年,但遇到这样的题目还是头一回,说不出具体意见。我只能说,设计这枚邮票,艺术技巧是次要的,关键在创意,在构思,就让设计人员去调动自己的思维和想象吧,他们心动了,就能搞出好东西来。
  邮票设计室原打算找几位设计人员设计,但号令一下,全体设计人员纷纷请战,都把“五·一”假期奉献给了抗击非典邮票。5月5日交稿那天,一下交出了35幅设计图稿,著名邮票设计家卢天骄一人就完成了4幅图稿。我深知他们的行动不同寻常,因为,图稿再多,也只能选用一幅,绝大多数都是“白画”。一位设计家对此表示了看法:“我不在乎是否选用,重要的是参与,对我来说,是表达自己的一份心意。”
  邮票编辑部的编辑们,也主动请战参加了设计,奉献了11幅设计图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何洁、冯小红夫妇,正忙着给卫生部设计宣传画,接到约稿电话,马上投入邮票图稿的设计。他们是这次邮票设计的唯一外约设计者,短短几天交了4幅设计图稿,其中一幅被最终选用。
  作为邮票设计的“快手”,王虎鸣没有参加这套邮票的设计,他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了如何组织好这套邮票的设计工作上。他一个电话请来了画家刘向平,这位曾经设计过白求恩邮票的画家,调动自己扎实的素描功底,用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完成了王虎鸣交给他的任务,为邮票版式画出了一个可爱的白衣战士的形象。这个形象,在邮票画面之外突出了抗击非典斗争中的主体——我们可敬可爱的广大医务工作者,使整个一版邮票更加和谐,更加生动,也更富于情感。
  在紧张设计邮票的同时,我们的邮票印制队伍也在默默地忙着,随着一道道生产指令的下达,各个工序的职工都忙碌起来,整个邮票生产线,一路绿灯,都为印制抗击非典邮票而忙碌。
  那天,我陪同国家邮政局的领导来到车间,看望正在印制抗击非典邮票的职工,当领导同志听说两位数票工已经24小时没睡觉,一直坚持工作时,对那两位埋头数着邮票的女孩说,你们辛苦了!女孩正数邮票,不便答话。车间主任忙接着说,这没什么,我们也是为抗击非典作点贡献,表达一份心意。车间主任的话说得真好!从编辑到发运,十几个日日夜夜,几百个人的默默奉献,不都是在表达着我们的那一份心意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