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综合类>>正文内容

中国红十字会

    2004年是我国红十字会成立100周年,3月10日国家邮政总局将发行一套纪念邮票。现将我国红十字会成立前后的一些历史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国际红十字会最初传入我国时,其译名为“日来弗红十字会”。“日来弗”即“日内瓦”的最初译名。
  清光绪25年(1899年),各国政府代表在荷兰都城举行保和会,清政府亦派驻俄使臣杨儒为代表参加会议。这次将日来弗原约(即陆战条约)推之于水战,仍以救病扶伤为宗旨。会议结束时,各国代表在和约上签字,杨儒亦随众画押。
  随后,荷兰外务大臣提出:“日来弗原约,中国应先画押入会,方能将这次画押批准之件存储”等语。日来弗红十字会原约,在这次会议之前,我国并未加入,也未画押。因为八国联军于1900年侵略我国后,清外务部未请旨办理批准事宜,也未补办加入日来弗红十字会手续。在此期间,我国国内也未成立红十字会,缺乏国内的基础。这段早期接触的历史说明,当时的清政府对这个国际组织还是有所认识的,而且表现了积极的态度。
  日俄战争爆发前夕,清光绪29年底(1903年12月)清工部尚书吕海寰、工部左侍郎盛宣怀,当时均在上海任商约大臣。他们与驻沪会办电政大臣吴重熹,约集上海官绅和各国驻沪机构代表商议,于次年(1904年)2月正式成立中、英、美、德、法五个中立国合办的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为慈善性质,直接目的在于救护日俄两国交战受伤的士兵及东北战地难民的出境医治。公举海关道沈敦和、前川东道任锡汾、直隶后补道施则敬为中国办事总董,江西后补道任凤苞为中国副总董兼总书记;公举英国按察威金生,副总税务司斐式楷,英工部局董安德生、高易,律师麦尼尔,教士李提摩太,法工部局董勃鲁那,德国医生宝隆,美国丰裕洋行东葛累为西国办事总董,李提摩太兼西国总书记,李治为西国副总书记;以上海丝业会馆为中国总董办事公所。同年五月,经总董商议,聘请许正寿、朱庆章、李福全、陈承弟、毛庆蕃、陈艺为帮总书记。由麦尼尔拟定会章,经中西总董讨论通过,并决定募捐筹款,设立分会、医院,救护战地无关战事人员脱险,电请日俄两国政府,按照日来弗红十字总会监约加以承认和保护。中国总董先后向各省、各埠、各衙门及各地绅商劝募款项,共计筹募银20万两。光绪帝于同年四月十日发布上谕称:“前据外务部奏万国红十字会请旨画押一折,业经批准,敕谕张德彝画押。此会医治战地受伤军士,并拯救被难人民,实称善举。现经中国官绅筹款,前往开办,深惬朝廷轸恤之怀,著颁发内银十万两,以资经费。传谕该员绅等尽心经理,切实筹办。”
  中西总董研究决定,先在冲要之地营口设立分会,并商请北洋大臣袁世凯与直隶派抚局道员毛庆蕃会同办理救护事宜。先后在奉开省城、辽阳、新民屯、沟帮子、辽河东、辽河西、山海关、塘沽、烟台等地设立分会。在牛庄设立分医院一所,有病床百张。在田庄台设医院一所。各分会均依傍铁路车站设点,进行救护事宜。
  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应盛京将军和奉天府尹的请求,筹购大米三万担运往东北各地赈济难民。据清代档案记载,在日俄战争两年间,各地分会共救护46.7万余人出境。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4月20日,经外务部奏准,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曾给在会办事人和异常外出人员制发佩章。佩章外为双龙、内为红十字图,按金、银、铜分为三等。至宣统六年九月,由商约大臣吕海寰向中国总董等12名、外藉总董18名共30名发放佩章及凭照。
  关于我国正式加入国际红十字会的问题,在此期间也得到较快的发展。光绪三十年(1904年)2月10日,清出使美、秘、古、墨大臣梁诚呈文奏请“联约各国访红十字会,以广皇仁,而裨军政。”呈文还分析了形势,提出了具体的意见:“近因各国行阵救疾扶伤,不分畛域,尤推红十字会为最。该会命意略如内地善堂,以拯灾恤难为义务,而于国政宗教不相关涉,与会之人出入行间,各国公认为局外。同治三年,始于瑞士国之真奈瓦(即日内瓦)地方创设公会,议定条约……。各国次第入会。”他进一步陈言:“中国尚未联约入会。惟会体宏大,经费浩繁,基础未坚,势难集事。经查各省善堂成效昭著,董其事者,富而好善,若令兼办,可毋庸另设会所。至于筹集经费,自以劝募为正义。倘蒙天恩,酌拨内帑为臣民倡,明定奖格,按捐资之多寡,别勋章之高下。捐款巨者,准佩带该会金银铜宝星;次者,准用该会徽章;再次者,亦得列名会籍,用红十字为衣饰。以京师善堂为总会,复于行省商埠设分会。平时施医赠药,兼办军医学堂;战时防病疗伤,责令随营照料。遇有他国兵事,亦一视同仁,派人前往。经理愈多,收效愈广,军医可资补助,将士恃以无虞。……红十字会为练兵不可少举。上张国体,下恤军民……”可见梁诚对国际红十字会的了解已相当全面,对国内遍设红十字组织也提了切实而中肯的意见。还将日内瓦公约条款、各国入会年份、美国红十字会章程等,译成汉文,作为奏章附件,请外务部照会瑞士国政府,声明愿入红十字会联约缘由,俟复文到日,专派大员签约。
  此奏章呈上后,转外务部办理。经清驻日本使臣杨枢、驻俄使臣胡惟德、驻英使臣张德彝交涉,最后清政府敕谕张德彝:“特命尔为全权大臣办理入会事宜,会商大瑞士国驻使臣,知照总会补行画押,尔其敬谨将事,毋负委任。”1904年6月3日,日内瓦万国红十字会总理就中国加入红十字会一事,致函清外务部,内称:“知贵国现在创立红十字会,本会深为欣幸。查本会宗旨,凡有以救济受伤军士为务者,均得称为红十字会。倘能令贵国运动此举者,与相互本会联络,尤为感纫。……令人喷饭 将中国红十字会注册列名,必须先将设立该会宗旨及经理人员知照本会,然后本会可以将会中应办事宜详为奉告,俾中国红十字会得以按照各国红十字会章程办理。”
  1904年8月12日,日内瓦万国红十字会会长穆业、副会长欧第业联名为中国入会一事正式复函,中国入会一事业已成就,瑞士联邦已按照万国公例布告在约各国。
  中国红十字会成立不久,在组织上有了初步的规模,并积极开展了符合红十字会宗旨的活动,在国际上造成好的影响,在国内也得到清政府的支持。1906年清政府派驻英公使签订日内瓦公约。1907年清政府颁发关防,将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改名为大清红十字会,会长为商务大臣吕海寰。
  1949年10月,中国大陆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中国红十字总会蒋梦麟等一部分人逃往台湾,各地分会纷纷解体。但是,以胡兰生秘书长为首的一大部分工作人员留了下来,与国际红十字会保持着一定的联系,维持着一部分可能进行的工作。1950年3月,总会在上海召集各地代表到京,拜访了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内务部、外交部,要求人民政府支持他们的工作。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认为,旧中国的红十字会不同于国民党政府机构,在卫生救护和救济方面为人民做过一些好事,因而应给予支持。这年五月,卫生部、外交部、中国人民救济总会正式与红十字会接触商谈,议定: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由上海迁京,进行必要的改组。七月,总会人员陆续迁京。
  8月2日,中国红十字会的协商改组会议,实际上也是全国解放后第一次代表会议在北京开幕。总会派代表九人参加会议。卫生部、外交部、内务部、民委、侨委、救总、全总、妇联、青联、文联和北京市人民政府等,均派负责人员参加会议。卫生部副部长苏井观、救总秘书长伍云甫、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秘书长胡兰生等组成主席团,主持会议。胡兰生在会上做会务报告。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到会讲话。8月3日,会议结束。8月29日,会议主席团向政务院报告改组经过,并报送了会议通过的章程和领导人员名单。周恩来总理亲自审查了报告,亲笔修改了会章,明确规定中国红十字会为全国性人民卫生救护团体。9月6日,政务院行文函复,批准了章程和领导人员名单。会长为李德全;副会长为林士笑、倪斐君、刘清扬、彭炎。中国红十字会在这次会议后,开始了新的航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