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信息>> 国内>> 邮资票品>>正文内容

爱心汇方寸

 

 

  附捐邮票(Reliet Surtax Stamps)是一种除邮政业务资费外附收某项捐款的邮资凭证。世界最早的附捐邮票是前英国在大洋洲的殖民地新南威尔士(今属澳大利亚)1897年6月发行的,面值为l便士,售价为1先令,超出部份即为附捐之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附捐邮票发行国家大为增加,多为赈济难民和伤兵而募集各项基金而发行,后扩展到为社会公共福利事业筹集基金,所以又称福利邮票、慈善邮票(Charity Stamps)。个别国家认为附捐邮票售价含捐款金额,属非邮政因素,故以半邮政邮票、准邮政邮票(Semi-PostalStamps)命之。若干国家发行专项附捐邮票形成系列,如新西兰的健康邮票,法国的红十字邮票,芬兰 的防痨邮票,荷兰、瑞士的儿童福利邮票等。
  附捐邮票在征收附加金额时有多种表现方法:1、邮票上未印出附捐的金额,只是出售时要加收附捐,如1897年前英国大洋洲殖民地维多利亚(今属澳大利亚)发行的附捐邮票。2、邮资面值与附加金额同时分别印出,如1897年南威尔士附捐邮票。3、在邮票上加印“附收××(金额)”字样,如我国1920年帆船加盖附收赈捐邮票(容后详介)。4、瑞士1937年开始采用加法符号“+”来处理,如10+5,前面的10为邮政邮资面值,后面的5分为附加的捐款金额。目前这个一目了然的公式已普遍为世界各国所采用。附捐邮票上的附加捐款数值,起初无明确规定,有为面值十来倍,甚至上千倍的,现在规定附加金额高于邮票面值50%的被视为滥用。此外还有一种不依附邮资价值的单纯捐资“邮票”,也称“义务税邮票”。亦在邮局出售,寄信人必须在信函贴用正规邮票的同时,贴用这种义务税邮票,如哥伦比亚发行的红十字邮票,是为国家或慈善机关筹款而发行,规定在指定的时期内必须贴用,通常是带强制性,如不贴用,邮局即贴用“附捐欠资邮票”向收件人补收。这种单独印制的义务税邮票,实际是一种“有价签条”,贴后也用正规邮戳盖销。有价附捐签条,也有与邮票印在一起的,加印捐款名目和捐款数目,于出售邮票时随同附收捐款。
  1920年黄河决口,为赈济沿岸的灾民,旧中华邮政于当年12月1日发行了中国第一套附捐邮票——《附收赈捐》邮票3枚。全套邮票是利用先前发行的帆船图普通邮票中的2分、4分、6分票统一加盖“附收赈捐壹分”字样;同时还依次加盖“壹分”、“叁分”、“伍分”字样,这样与“附收赈捐壹分”加起来正好仍是邮票的原印面值(图1-3)。此举不仅开创了一种崭新的附捐邮票样式;还表明邮政当局实际是拿出自己的一部分业务收入以购邮者的名义作为附捐,没有强制增加公众的负担。换言之,邮票加盖后邮政业务资费面值是减少了。七十年后的1990年,上海谢大胜、谢志杰父子俩发明了“附减邮票(Deduteon Stamp)”(取得国家专利,专利号为90300301.5),似与之异曲同工,惜至今未见有哪家邮政付诸实施。
  从二十世纪30年代起,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入侵我国,致成千上万不愿做奴隶的中国民众被迫颠沛流离。当时的国民政府于1939年指令交通部转饬邮政总局,筹印一组《赈济难民》特种邮票,按照面值附收赈捐款一倍,汇缴政府作为救济之用。随后,就是这中国第一套专印附捐邮票的诞生,竟和它表现的主题一样,可谓多灾多难:1939年开始筹印“难民”附捐邮票,图案采用中央大学艺术系主任吕斯百所绘的“灾黎图”(又称“流离图”)。由纽约美国钞票公司承印,分邮票和小全张。订印数量,除8分+8分票为50万枚,其余五种面值各10万枚,小全张20万枚。第一次样票由于飞机失事,未能收到。第二次样票寄到后,因为图案设计问题,又予以修改,等到印完时,已是1941年10月。分两批装船运来,第一批是邮票100万枚和小全张3万枚,于10月12日从纽约启运;第二批小全张17万枚,共装6箱,于12月12日从纽约启运,终点是仰光。1941年底,爆发太平洋战争,第一批邮票的终点是香港,便全部损失了。只剩下第二批的小全张,无法单独发行。于1942年12月19日再向美国钞票公司订印100万枚邮票。1943年2月印制完成,分装10箱,由纽约运至加尔各答,然后转运重庆。此时,邮票上原印面值已与彼时邮政业务资例严重不符,故而由重庆中央印刷厂用凸版在主图下端划掉原印面值的同时,以极小的黑色楷字及阿拉伯数字加印邮资面值及附捐面值,于1944年10月10日开始发行,好端端的专印邮票,不及面世便成了加字邮票。全套6枚邮票的原票面值+附捐值、刷色为:8分+8分(绿)(国内平信)、21分+21分(红棕)(国内挂号)、28分+28分(橄绿)(快递挂号)、33分+33分(橘红)(航空)、5角+5角(蓝)(国际平信)、1元+1元(紫)(国际航空)。为了符合万国邮联规定的主要邮资刷色,加盖面值的顺序并非按照原来的面值大小来排列。加盖后的新面值顺序是:5角+5角改为2元+2元,8分+8分改为4元+4元,21分+21分改为5元+5元,28分+28分改为6元+6元,33分+33分改为10元+10元,1元+1元改为20元+20元(图4-9)。另有小全张一种,上端边纸中央印“共拯饥溺”4个字,右边直排“交通部邮政总局发行”,左边直排“中华民国三十年”字样(图10)。1947年左右,忽从日本流回中国少量《赈济难民》未加盖原票,索价甚高。后来弄清系第一批遭轰炸而幸存的东西,被日军捞获作为“战利品”运到东京去的,共5种面值,缺1元+1元而不够套。其时国内集邮家购存不多,亦列为中国早期珍邮。上世纪80年代末,经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倒回不少,《赈济难民》未加盖原票(图11为小全张漏盖票)的价格遂略有下降,现时的市价约是加字新票的20-130倍。1998年春,北京中国嘉德公司拍目中有“赈济难民附捐邮票8分+8分至50分+50分五个四方连,未加盖改值,背胶局部微黄,上品。”估价1.6万-1.7万元,成交价20350元。1997年秋,嘉德拍目中有“美国钞票公司承印赈济难民附捐邮票小全张试模样张、设计稿等共八件,计:无齿小全张一件;有齿小全张未加盖原票凿孔并加盖红色英文SPECIMEN字样票一件;彩色设计稿一件;黑色设计稿五件。无齿小全张及彩色设计稿上有1941年8月6日邮政总局局长郭心菘等人印章及签名批准字样,极罕,上品。”估价16万-17万元。2002年春,北京华辰拍卖有“难民”未加盖21+21、28+28、33+33、50+50四枚,上中品,估价2000-2500元,未拍出;另有8分+8、21+21、28+28、33+33、50+50,五枚,上品,估价2000-2500元,未拍出。
  为响应当时的国民政府积极倡导防治结核病(以往中国大部地区及现时港澳台地区习称“痨病”),旧中华邮政1948年7月5日发行《资助防痨》附捐邮票一套有齿及无齿各3枚。每枚邮票除去使用的面值外,另外再加收2000元的捐款,汇总上交充作防痨基金。邮票图案统一以万里长城为主图,突出了烽火台的造型,比喻有备无患,面值、刷色依次是:5000+2000元,青莲、10000+2000元,淡茶、15000+2000元,蓝灰(该面值有齿票有漏红色标志变体);上端左角皆套印红色防痨标志(图12-17)。这是迄今中国唯一一套无齿孔附捐邮票,首次在中国邮资凭证上出现具体疾病名称。
  新中国成立后,直到1984年2月16日原邮电部才发行第一套附捐邮票T92《儿童》特种邮票2枚。第1枚“在阳光下”以女童为主图(图18),第2枚“健康成长”以男童为主图(图19),面值各为8分邮资加附捐金额2分。全套邮票售出后集资60万元,通过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支援儿童福利事业。故邮票左下角都印有图案为双手托起的一株幼苗,表示全社会关心少年儿童成长的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会徽。1985年3月15日,原邮电部又发行T105《中国残疾人》特种附捐邮票一套4枚。 “盲文” 、“哑语”、“假肢” 、“轮椅”等4枚邮票的面值均由8分邮资加2分捐资组成。这是为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筹集资金而发行的,所以全套邮票的正下方统一印有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梅花型会徽(图20-23)。1989年6月1日恰逢联合国国际儿童十年和国际儿童节四十周年纪念日,原邮电部发行第二套儿童附捐邮票T137《儿童生活》特种邮票4枚,纵向连印。选取中国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美术组创作的一组以我国儿童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和平、热爱科学、热爱生活及面向世界、面向科学、面向未来为主题的儿童画。邮票图案分别为“我的好朋友”、“企鹅,你好”、“我的鸟”和“拍球”(图24-27),每枚面值各为8分邮资+4分附捐金额。
  1991年,我国长江、淮河及太湖流域梅雨期暴雨洪涝成灾,根据形势原邮电部临时决定当年9月14日增加发行T168《赈灾》特种邮票一套1枚。从志号上讲这是最后一套“T”字头邮票,1992年起,纪特邮票实行年度编号。T168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为主题,蓝色水面浮现鲜红的心手相连图案(图28)。《赈灾》邮票的面值设置放弃了传统附捐的形式,只有单一的80分高值(当时的国内平信起重资费为20分,80分是国内邮政快件起重资费),通过原邮电部宣布把照面值出售的全部邮票款捐献灾区,显示其“不是附捐超过附捐”(连邮政业务收入都捐出,可谓“全捐”)的性质。T168面世之际适遇邮市风潮,为抑制炒家,发行量从计划的1500万升为4000万,让邮商们不知不觉为灾区出了一把力。
  1998年夏秋,我国各大河流频发特大洪水。为捐助灾区,刚挂牌不久的国家邮政局当年9月10日第一时间增发1998-31T《抗洪赈灾》特种附捐邮票一套1枚。邮票面值50分,附捐50分,邮票设计师开创性地以相对独立的副票来承载50分的附捐(图29,副票即是与邮票印在一起的有价附捐签条)。副票图案不仅延伸了主题为“爱心同在、众志成城”的邮票表现空间:众字形的人墙挡住了浪高流急的洪水,被誉为图文具佳的典范,荣膺全国年度最佳邮票评选的第一个特别奖;也昭示我国附捐邮票暂别“+”。另外,50分的附捐副票酷似一张完整的邮票,常被一些人有意无意地撕下来单独贴用邮寄,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后遗症。
  2003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疫情席卷中国在内的世界30余个国家和地区,中国人民奋起反击。在全社会动员齐心协力抗击“非典”的关键时刻,国家邮政局倾听集邮者的呼声,及时启动近年建立的突发题材邮资票品发行机制,沿袭T168《赈灾》特种邮票的模式,于5月19日临时增发特4-2003《万众一心 抗击“非典”》邮票一套1枚。这是今年第一套动用专门志号发行的特别邮票,也是“特”字系列特别邮票首次出现附捐性质的品种:邮票面值80分,发行量1250万枚,发行的全部收入(500万元现金和价值500万元的邮票、邮品)捐赠给卫生部门,用以支持抗击“非典”战斗,并作为医务工作者参加这场战斗的珍藏纪念。时隔半个多世纪,中国邮政第二次为救治一种特定的传染病发行附捐邮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类同疾病的斗争还任重而道远。作为世界上第一种抗“非典”题材邮票,特4画面用一个象征“非典”病原体一种新冠状病毒的红色圆圈,里面是黑色字体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为“非典”正式定名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的英文缩写“SARS”,提醒人们病魔的威胁;再划一道意为禁止的红色斜杠,表明人们战胜病魔的坚定决心(图30)。颇显邮票设计与时俱进的特色是,一如近期新邮,特4也安排了给设计者更大发挥余地的小版张(图31),共计12枚邮票的排列斜看不就是一个代表必胜的大写英文字母“V”吗?!四周围绕的是这场无烟战争的主战场医院的专业色调——消毒、清洁、不失温馨;边纸右上方一名直接对抗病魔的白衣天使的面部特写赫然醒目,虽然她(他)全副隔离装束,但一双明亮的眼睛实实在在给人们力量和希望。上下边纸分饰一颗红心和许多颗心筑起的防线,生动地诠释了“万众一心 抗击‘非典’”的主题。
  说到中国的附捐邮票,不能不提一下海峡彼岸宝岛台湾省邮政部门发行的2套。1954年,中国邻邦越南人民取得反法战争的胜利,日内瓦和平协定签署,同时出现南北对峙的局面。持续战乱使大批旅居越南的华侨流离失所。台邮政部门遂于1954年10月1日发行慈4《救助越北侨胞》附捐邮票一套3枚,邮票统一以侨胞在漫天烽火中,扶老携幼,穿越浮桥逃难之情景为主图(图32-34)。刷色、面值依次是蓝,0.40+0.10元(台币,下同)、紫,1.60+0.40元、朱红,5+1元。1999年9月21日,台湾日月潭附近发生规模7.3级的大地震,台岛中部几个县市房屋全倒、半倒上千栋,数千人死伤。为帮助灾民重建家园,台邮政部门当年11月1日发行慈5《9.21赈灾》附捐邮票小全张一种。小全张包含“一方有难,十方声援”和“心手相连,重建家园”2枚面值各为25+25元新台币的邮票,通过灾后景象、心手相连等画面表现主题;边纸背景是地震灾区抢险救人的现场照片(图35)。台邮政部门同时表示此次发行的“赈灾”附捐邮票小全张除捐款金额外,所得之邮资也一并捐缴当局救灾专户赈灾,善尽邮政企业的责任。台“赈灾”邮票在发挥等同于大陆“赈灾”邮票的“全捐”功能之余,形式上更符合经典附捐邮票的标准。
  而一度沦落海外的中国香港、澳门地区也曾先后发行过附捐邮票。1988年11月30日,港英当局邮政署发行《请支持公益金》特别慈善附捐邮票一套4枚(图36-39),面值(邮资+附捐)60c+10c“照顾及安置伤残服务”邮票画面是一个失聪女童;$1.40+20c“ 老人服务”邮票画面是一位无依老妇;$1.80+30c“照顾及安置伤残服务”邮票画面是一名视障少年在使用凸字打字机;$5.00+$1.00“儿童及家庭服务”邮票画面是一对母与子。附捐金额是为扶助邮票涉及四类社会弱势群体的基金机构香港公益金筹款,故邮票右下角统一印宝塔图香港公益金徽志,寓意聚沙成塔。有趣的是,香港这套唯一的附捐邮票的附捐部分可自由选择购买,允许公众单购邮资面值部分,因而“+”和捐款金额一律印在远离邮资的邮票下方。而且港英邮政署印制的附捐邮票空白官方首日封亦设计成邮票样式,定价50c+附捐50c供集邮者选购(图40),整套邮品运作极富人情味。
  至于澳门,自1930年起至1967年止,葡澳当局共发行了世界上罕见的慈善印花七组21枚。它们原是贴在租单、收据、政府文件上,盖销后作为慈善用途。1947年3月23日,澳门政府规定每年1月1日至8日以及6月和12月全月寄发的本地信件,除了要贴足邮资以外,还须加贴一枚面值“壹毫”的慈善印花,其收入作为慈善用途。这种慈善印花部分充当前述不依附邮资价值的特殊附捐邮票——“义务税邮票”,在其它地方很少见,此项举措坚持了十多年,到1965年慈善印花贴信规定废止 。至1983年,澳门停止发行使用慈善印花。澳门各组慈善印花的图案变化不明显,全是西方的天使圣母像(图41-61);只是刷色、面值、枚数有变更:第一组1930年12月25日发行,1枚,面值5分(澳门币,当地方言称“仙”,10仙=1毫,下同);第二组1945发行,1枚,面值8分;第三组(香港版) 1945发行,5枚,面值5、10、15、20、50分;第四组(澳门版)1947发行,5枚,面值5、10、15、20、50分;第五组1953-1956发行,3枚,面值10、20、50分;第六组1958发行,2枚,面值 1、2分;第七组1961-1967发行,4枚,面值1、2、10、20 分。需要指出一点,从1954年开始,我国台湾省防痨协会基于筹募防痨经费,鼓励民众参与防痨活动,加强保健概念的宗旨,每年一度发行防痨慈善纪念票。其性质应该是接近于澳门慈善印花的一种专门慈善印花,某种程度上是继承了昔日《资助防痨》附捐邮票的一些职能,加之又在台岛邮政系统营业点代售,无怪有人也叫它们“防痨邮票”。不过,台邮政部门未曾准许防痨慈善纪念票贴用于邮件上,所以这类防痨慈善纪念票决不能算作附捐邮票。
  最后顺便介绍一件貌似题外的邮资品。1994年3月22日,原邮电部发行无志号《希望工程助学行动》邮资明信片一套1枚。面值15分,邮资片正面邮资图是一幅名为“双手护育幼苗”的宣传画;片图是一张贫困地区的孩子在学习的照片(图62)。邮资片收件人预先指定印上了北京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地址。而邮资片背面则印着希望工程结对救助报名表格(图63),由此确立该片专门用作希望工程结对救助报名卡的中国第一种专用邮资明信片的地位。尽管“希望工程”片表面上没有附捐的特征,然而仔细阅读背面希望工程结对救助报名表格中的一段说明:结对救助一名失学儿童完成小学学业需捐款300元,我(们)捐赠救助款----元已于---月---日汇出,用于救助---名孩子。我们不难发现,“希望工程”片至少是一种别出心裁的邮政捐款凭证,与附捐邮票的目标不谋而合。
  中国两岸四地邮政发行的附捐邮票(邮政用品)形式多种多样,几乎每种都有迥异于常规邮资票品的花样(遗憾的是,英国早在1890年就发行过附捐邮资信封。中国附捐题材却在邮资封片、邮资邮简、邮资信卡等邮政用品领域一直处于空白,盼望短时期内填补)。反过来说,惟有与众不同的附捐邮票才能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最终达到最大限度募集捐款的目的。缘于此,每种附捐邮资票品一问世即受到超越集邮圈的社会关注,像T168《赈灾》、“希望工程”片都是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一再加印,直至天量。这一切,包含着邮政职工的片片爱心。与之相呼应,附捐邮资票品始终是市场的亮点和强势品种,无论你何时买卖、展示,获取正当利润、褒奖的同时随时表露着你的一份浓浓爱心。
  附录:
  法国强租中国广州湾为租借地开设的邮局1939年7月5日发行《法国革命150周年》附捐邮票一套5枚,图案均为法国革命的象征巴黎巴士底狱,票面印“KOUANG-TCHEOU POSTES”(广州邮政)铭记,面值邮资+附捐、刷色依次是:6c+2c(绿、黑)、7c+3c(棕、黑)、9c+4c(桔红、黑)、13c+10c(玫红、黑)、23c+20c(蓝、黑)。图64为7c+3c(棕、黑)。后来,法国当时的“维希”法西斯伪政权又在1941年为其法属安南殖民地(今越南等印度支那地区)发行士兵图附捐邮票一套3枚,面值邮资+附捐、刷色依次是:10c+10c(红)、15c+30c(紫、红)、25c+10c(蓝)。部分票用红、黑或蓝色油墨加盖“KOUANG-TCHEOU”铭文,准备用于广州湾租借地。最终,这套附捐邮票及加盖票未能正式发行。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23

24-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39

40

41

42

43-47

48-52

53-55

56-57

   

58-61

62

64

63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