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信息>> 综合>>正文内容

从“残废人”到“残疾人”

 

    举世瞩目的北京残奥会已经闭幕,在这个四年一度的舞台上,人性的光辉得以绽放,人类的灵魂得以洗礼,人生的真谛得以明晰。每当我在电视上看到我那些顽强扼住命运咽喉的残疾兄弟姐妹们在残奥会赛场顽强拼搏的场景,看到赛场上一次次升起的五星红旗,听到一次次奏响的“义勇军进行曲”时,热泪一次次荡漾在我的眼框。这时,我脑海里不禁又一次浮现出1981年我国为“国际残疾人”年发行的那枚纪念邮票(图1)。
    曾几何时,这枚在我失去整条右腿五年后发行的邮票曾久久激动过我饱经磨难的心灵,但邮票上那“残废人”三个字,却又象尖刀一样刺痛着我的心田——1976年我在浙江宁海受了重伤被截去整条右腿后,许多人安慰我说:“你已是残废人了,还要什么工作?在家呆着吧,国家会养你的!”我听到这些话,心里直在流泪——当时,国人对残疾人的认识还无法像现在这样包容和理解,残疾人在人们的心目中几乎等同“废人”--因为,那

时“残疾人”就是被称作“残废人”的。当年建军节时,报纸上用大字向“残废军人”问好。而后来发行的那枚J72邮票,同样用“残废人”的字眼纪念着联合国1979年12月通过的那一改变占据人类总数十分之一的特殊群体命运的决议。
    从“残废人”到“残疾人”,一字之差,其中意蕴,却是天壤之别。文明进步,有狂风暴雨式的,但更多的是春风化雨般的渐进,体现在一个个小细节上——犹如“残废”变成“残疾”。
事实上,国内外发行过的许多有关残疾人题材的邮票,早向人们展示着“自有人类,就有残疾人”这一理念,展示着“占据人类总数十分之一的残疾人同样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这一现实——联合国1981年为“国际残疾人”年发行的纪念邮票,是以一支支绒线和一块块图板构图——这

支支绒线和块块图板,构成的一个整体,寓意健全人和残疾人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类世界(图2、图3);而一些国家以坐在轮椅上连任三届美国总统的罗斯福(图4 萨摩亚),双耳失聪的音乐大师贝多芬(图5马尔代夫),“五官三残”的作家海伦.凯勒(图6 毛里求斯),下肢瘫痪、手指僵直的画家雷诺阿(图7 格恩济岛),双目失明的盲文发明人布莱叶(图8 巴拿马)等残疾人的形象作为“国际残疾人”年发行纪念邮票的主图,更是表达出了国际残疾人年的主题:使同样是人类文明进步创造者和推动者的残疾人充分参与社会生活和社会发展,平等分享发展的成果。更使我难忘的是,“国际残疾

人”年前一年的1980年,渴望着重新返回工作岗位的我告别在杭州工作的妻子、年迈的老母和年幼的女儿,装着假肢,拄着双拐重新回到宁海无线电厂工作后, 中学时代就因集邮而和我结为“忘年交”的我国邮票设计前辈孙传哲先生,特将他最新设计的“鉴真大师”邮票和首日封寄赠给我,勉励我要像双目失明的鉴真大师一样身残志坚,在人生征途上扬帆向前(图8)。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有大量消失与新增的词语,从一个侧面见证着中国的变化,例如“粮票”、“倒爷”、“面的”、“万元户”……很多词语都消失了,而“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志愿者”、“集邮文化”等新生词语不断出现,诠

释着社会前进、科技发展、中国人生活和思想观念的深刻变化。
    这其中的一大改变,是大量对残疾人歧视性称呼的消失。在我国,残疾人还曾一度被称为“瘸子”、“瞎子”、“哑巴”、“傻子”……而如今,这些称呼已被“肢残人”、“盲人”、“聋人”和“智障人”所代替。2007年,世界特奥会在上海举行,在我国为这届特奥会发行的纪念邮票上,“特奥”两字,深入人心(图9)。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1985年成立的中国特奥会,原名是“中国弱智人体育协会”。吴运铎、张海迪、桑兰……许许多多曾感动过亿万中国人的名字,伴随着我国发行过的肢体残疾的蔡伦、郑和、司马迁、华罗庚,视力残疾的鉴真、刘伯承,听力残疾的郭沫若以及“千手观音”等人形象的邮票和邮资片,更使得残疾

人一最困难的特殊群体,被上升到一个被人们尊重的高度。无数残疾人,也通过他们自强不息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自身的价值,证明了他们不是国家的“包袱”,证明了他们同样是社会发展的建设者和人类文明进步的推动者。
    从对待残疾人的态度,可以观照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称呼的变化,无疑让被称呼者心里感到温暖。 当年,“残废人”三个字,曾让多少残疾人抬不起头来!1991年,我和杭州的残疾集邮朋友们筹建杭州市残疾人集邮协会时,诸多残疾朋友们谈起那枚有着“残废人”字样的邮票,曾说:“我们非常不喜欢‘残废人’这个词,我们残疾后所走过的人生道路,早就证明自己不是废人。”
    如今,“残废人”已经尘封于历史之中, 在一定意义上,从“残废”到“残疾”,称呼的变化,其实是健全人反思与修正自身偏见的过程。1985年,我国又一套以残

疾人为题材的邮票发行,这套四枚一套邮票的票名是“中国残疾人”。当时还在浙江宁海工作的我,激动万分的请了在1983年全国邮展时结识的邮友、右手残疾的1983年全国邮展金奖获得者林丰年老师帮助我设计了一款自制首日封——“中国残疾人”邮票首日封,并在宁海将这300余枚首日封寄送给我那些分布在全国各地的邮友们(图11)。1986年北京的全国集邮联第二次代表大会期间,全国集邮联首任会长成安玉和副会长宋兴民等领导在会见我这位出席这次代表大会唯一的一名残疾集邮者时,特在赠送给我的中国邮票总公司及北京市邮票公司发行的“中国残疾人”邮票首日封上,题写了“残荷成藕”及“身残志不残,永做坚强人”的题词(图12、图13)。   

北京残奥会,无疑给更多健全人提供了一个以平等视角来对待残疾人的契机。例如,轮椅观众进入场馆接受安检时,安检员都是蹲下乃至单膝着地,以使自己能够用目光与观众交流,目的是让残疾观众感觉到应有的尊重。残奥会前的今年6月,我和十几位到北京参加“迎奥运、展风采残疾人邮展”的杭州的残疾集邮者们坐公交车去奥体中心参观时,公交车上的乘客纷纷给我们让座或帮助我们抬轮椅,售票小姐向同去的聋人集邮者打出了“北京欢迎您”的手语;当时还不开放参观的奥体中心还破例打开大门安排我们参观……同样使人感到欣喜的是,在2006在广州中华医学邮展和2008天津国际医学邮展上,大量残疾人题材的邮集以及在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会第三次代表大会时成立的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会残疾人工作委员会,伴随着今年的第九期《集邮博览》和《集邮》杂志里的大量有关残疾人体育和残疾人集

疾邮内容的文章,向人们呼唤着对残人这一特殊困难群体的理解和尊重。
    诚然,一次残奥会并不可能使中国的残疾人从此就拥有与健全人完全相同的机会,称呼的改变,也不意味着他们处境的彻底改变。但是,毕竟改变了,而北京残奥会正在加速这种改变。
    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