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二十世纪有关医学的几件大事

 

 

 

一、看不见的光
    十九世纪末,德国物理学家符兹堡大学教授伦琴(Wilhelm Konrad Roentgen 1845-1923)(图一)无意中发现了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神秘射线,他用未知数的字母X为这种射线命名,就是现在我们所俗称的X光(图二)。X光能透过木头、橡胶、书箱……此外,它还能透过细胞组织,使肌肉下的骨骼在感光片上留下阴影。
伦琴的研究公开发表后,全球轰动。引起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物理学家白克瑞尔(Antoine Henri Beequerel 1852-1902)(图三)的兴趣。他研究荧光矿物是否也会产生X射线的可能性,实验结果,发现铀化合物都能发出这种放射线。
有一位波兰出生在巴黎攻读博士学位的女研究生,名叫玛丽·居里(Marie Curie1867-1934)(图四)继承白克瑞尔的研究,1902年3月,她从沥清铀矿中提炼出放射线更强的一种元素,瑞丽采用拉丁文“射线”一字替这种新金属命名为“镭”。
现代的物理学家对放射线的知识已日益增多,知道放射线是不稳定重元素的特征,这类元素的原子会自动发射粒子,衰变后本身结构随着改变,而成为另外一种重元素原子。
放射线学现已成为医学领域中重要的一门,使疾病的诊断与治疗都蒙受其益。自1970年代以来,发展出用电脑来操纵使放射线光束从不同的方向射入人体,这种诊断方法比传统的X光更能透视及探测人体内部的病灶,利用这种进步的电脑断层摄影扫描技术,放射学家能追踪微弱放射性物质在体内的活动途径,以了解病变组织的大小与位置,以及新阵代谢的速度。
二、潜意识之迹
1908年4月,第一次国际性心理分析学大会在奥地利的萨尔斯堡举行,主持人神采飞扬,他就是心理分析学的创始人佛洛依德(Sigmund Freiud 1856-1939)(图五)。
八年前,他编著的“梦的解析”一书,乏人问津,只卖出三百多本,但在这次会议时,与会的心理学家们都一致公认这是一本好书。因为,佛洛依德对潜意识研究的基本学说,就在这本书里面。
他创立了心理分析学,认为人类的行为深受潜意识的影响,孩提时期的经验在心智及人格的发展上占有很重点的份量。经过了多年对梦的分析,他已归纳出什么梦代表什么事的一套密码,发现梦与潜意识活动的关系。他凭着这些密码解梦,逐渐揭露人类潜意识那种曲折没有逻辑但又有一致性的活动。
这位维也纳心理分析家,在从未有人研究过的人类精神领域中,发现了神经病和其他精神障碍的成因,创造了精神分析以治疗精神上的疾病。精神医学一进入二十世纪,就受到心理分析有力的影响,虽然后来派别衍生,拥有各种不同的理论,但是不可否认,佛洛依德的发现仍是现代心理治疗学的根源。
三、神奇的新药
伦敦圣玛丽医院的实验中,杂物乱阵,培养皿在实验台上东一堆,西一堆,有的已经放了一二个星期了,这年夏天佛莱明(Alexander Fleming 1881-1955)(图六)正忙着赶写一篇“葡萄球菌”的论文,而在这些培养皿中所培养的大部分就是葡萄球菌。
在1928年9月的一个下午,佛莱明偶然在一个培养皿中发现了一些异常的东西,仔细一看,在皿中蔓生着一片青色的菌落,在其四周的葡萄球菌都不见了,他立刻领悟到自己已发现一种值得研究的东西,于是,他马上从培养皿中取出一点样品,放在显微镜下观察那些青色颗粒,证实是一种真菌,他将它命名为青微菌。
佛莱明随即分离出青微菌的纯培养,将它分泌出来浅黄色的液体,称为青微素(盘尼西林)。并做了各种抗菌试验,证明青微素对传染性的细菌有强大的杀菌力。
1929年2月13日,佛莱明在伦敦医学会上宣读盘尼西林论文,并在巩固实验病理学杂志上发表。十年来,牛津大学的福娄内和钱恩,培养并提炼出更强有力的制剂,经过临床试验,有确实疗效。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获得美国的协助突破培养技术,可以大量生产,到大战结束时,美国二十家公司总年度产量足供七百万病患所需,这个成绩简直可以说是奇迹。
盘尼西林对治疗从前被认为是棘手的疾病,如化脓性咽喉炎、猩红热、白喉、梅毒和淋病等,都有神奇的功效,对气坏疽、血中毒、脑膜炎等都可以使用,由于盘尼西林史无前例地成功,引起世界各地积极寻找其他抗生素的热潮,从而链微素、氯微素、土微素等相继问世,整个世界的现代药物的治疗便进入一个新纪元。
四、生命的火花
奥地利一个荒僻的修道院中,有一个修士在花园里用二十多种不同品种的碗豆来作试验,把特征不同的两种碗豆杂交配种,结果显示每一后代都能继承亲体的所有特征,有的特征不出现于第二代,却能隔代出现,这个修士,就是被称为遗传学之父的孟德尔(George Johann Mendel 1827-1884)(图七)。
孟德尔于1866年发表这一革命性的发现,引起了后续者对遗传问题不断地研究。1902年美国生物学家萨特提出染色体与遗传关联,染色体位于细胞核中,当时对细胞核的化学研究,仅知细胞核是由蛋白质、核酸,核糖核酸(RNA)和去氧核糖核酸(DNA)所组成。但对后两者的成功和功能所知不多。
1940年代,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研究人员,在肺炎双球菌的实验中,发现DNA实际上是遗传作用中的重要成份。
1952年,纽约冷泉港卡内基学会的研究人员,研究最简单的生命有机体噬菌体后,确认证实DNA是遗传问题的关键所在,正是多年来所寻求的遗传物质。
在此同时,伦敦大学研究DNA的威尔金斯(MHF Wilkins),用X射线结晶学技术追踪它的分子构造,依他的判断很可能显示某种螺旋式的结构。1951年5月,威尔金斯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一次科学会议上碰到瓦特生(JD Watson1925-),当瓦特生看到DNA的结晶照片后大感兴趣,那年秋季,他转到剑桥大学加文狄希实验室研究,在那里他遇到克利克(FHC Crick 1916-),两人就藉著威尔金斯所提供的照片,搜集有关的化学资料,开始合作制作神秘的去氧核糖核酸的分子模型。
经历了十八个月的挫折与奋斗,瓦特生和克利克终于在1953年揭开了生命中最大的奥秘,就是遗传的秘密。根据各项资料,他俩把基本遗传物质去氧核糖核酸的分子结构拼合出来,这个一鸣惊人的双螺旋(图八)模式,打开了研究遗传因子密码的大门。
二十世纪有关医学的大事实在太多了,现在我只选出几件代表性的作重点简述,他们虽然属不同的领域,但他们的研究精神和自己在知识范畴中追求真理的兴趣,令人钦敬。
最后仅以此文,向所有献身医学,增进人类健康的医界同仁致以崇高的敬礼。并希望年轻的医学工作者,步武前人的足迹,济人济世,使人间无疾苦,世界更美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