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集邮与健康>>正文内容

2012世界无烟日——烟草业干扰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全球范围内已有大量流行病学研究证实,吸烟是导致肺癌的首要危险因素。为了引起国际社会对烟草危害人类健康的重视,世界卫生组织1987年11月建议将每年的4月7日定为“世界无烟日(World No-Tobacco Day)”,并于1988年开始执行。自1989年起,世界无烟日改为每年的5月31日。

 

 


    1980年4月7日“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提高健康水平,提倡戒烟”。我国邮电部为此发行了J56《提高健康水平,提倡戒烟》邮票一套 2枚。第一枚图案是袅袅烟雾笼罩着肺与心脏,表示吸烟的危害;第二枚图案采用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宣传语“要吸烟还是要健康,请君选择”的统一宣传画,当时世界上有许多国家也发行了这种图案的邮票。这两枚邮票的左下角均印有世界卫生组织的徽标。当时太原市邮票公司发行了“世界 无烟日”加字邮资明信片一套2枚。1997年 8月 20日,我国邮电部还曾发行了 JP.61《戒烟有益健康》纪念邮资明信片 1枚。这枚邮资明信片的邮资图是一根点燃的香烟正在烧毁一片人脸形的树叶,画面在一片绿色的森林背景上有一个醒目的禁烟标志,上方用中英文标注“戒烟有益健康”。此后,中国大陆官方就再也没有发行“控烟”邮品了。
    今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在第十五届世界烟草或健康大会上的主旨发言“激励全球行动,走向无烟世界”认为:“烟草使用是全世界头号可预防死因。统计数字告诉了我们这一点,没有什么疑问。在这样一个经济动荡、人口老龄化、慢性疾病不断增长和医疗费用扶摇直上的世界上,应对一项巨大并完全可预防的致病致死因素变得益发迫切。”“我们的敌人——烟草行业已经变换面孔和策略。这匹狼不再披着羊皮,它已张开血盆大口。 旨在破坏禁烟活动,颠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伎俩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披上公司社会责任的外衣。它们公然跳出,极具攻击性。”所以世界卫生组织将“烟草业干扰”选定为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
    全世界每年死于吸烟及其相关疾病的人数达490万。有资料表明,长期吸烟者的肺癌发病率比不吸烟者高10倍至20倍,喉癌发病率高6至10倍,冠心病发病率高2至3倍,循环系统发病率高3倍,气管类发病率高2至8倍。被动吸烟的危害更大,每天平均1小时的被动吸烟就足以破坏动脉血管。一些与吸烟者共同生活的女性,患肺癌的几率比常人多出6倍。据《光明日报》2003年12月12日报道,全球11亿烟民中,中国有3.5亿,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达31.1%。中国烟民正趋于低龄化,青少年吸烟人数高达5000万 。

 
    2008年的南非德班国际控烟大会上发生的令人震惊的场面。一位中国代表团成员上台发言,称中国的烟盒包装有名山大川,有美丽风景,如果放上这些烟害警示图片,会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会场当下一片嘘声,喝起了倒彩。国际控烟联盟当即给中国发了“脏烟灰缸奖”。颁奖词是“宁要漂亮烟盒,不要公民健康”。国家烟草专卖局一位官员神情极为跋扈,指着卫生部官员大骂“你们要控烟?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在卖国,你们是公务员,工资的十分之一都是拿的我们的钱!”《科学新闻》2012年5月16日报道:“如果不能清醒地认识到国家烟草专卖局以政府名义出台的政策,并揭穿和制止他们的所作所为,中国的控烟就不能成功。” 按照规定,《控烟公约》对我国生效3年后,所有卷烟制品的包装上,要有不低于面积30%、并且可轮换的健康警语;5年后,要杜绝所有的烟草广告。然而,迄今中国卷烟包装上警语根本未达到主要可见面积的30%, 也未轮换使用,烟草公司仍然是广告市场上的大客户,只不过更为隐晦。2011年1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清华大学发布《控烟与中国未来——中外专家中国烟草使用与烟草控制联合评估报告》,报告显示,在百分制的评估中,中国履约绩效评分为34.7分;主要的控烟措施均位列100多个公约缔约国的末尾。不仅全民吸烟率没有下降,中国吸烟导致的死亡率比例已经由2000年的12%跃升至16%,每年120万的死亡人数,已超过艾滋病、结核病、交通事故的总和。

 


    而在中国,烟草业正在围绕发展“高香气、低焦油、低危害”的中草药卷烟,形成了政府制定“降焦减害”战略,组织进行“降焦减害”科学研究。国家烟草专卖局投入高额资金用于“降焦减害”研究,每年递增。2009年用于烟草科学技术研究的投入达到30多亿元,集中在“中草药添加”、“低焦油生产”等技术。正因大量的经费投入,产出也颇丰。过去10年,烟草业获得7项国家科技成果奖项,其中3项是谢剑平领衔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1年底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草药卷烟、低焦油卷烟虽未获得“减害”证据,但 “降焦”、“减害”早已跃然烟盒之上。这就是中国荒唐的烟草业国家科技进步奖。这就是中国烟草业对中国控烟的严重干扰。
    2006年,在世界无烟日前,广州市越秀区中、小学开展一次控烟邮票设计大赛的活动。为这次活动设计发行一枚马踏飞燕加印片。该片的发行得到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青少年控烟专业委员会广州项目办公室的5000元赞助。活动的后期,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青少年控烟专业委员会广州项目办公室的负责人向我透露,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的后台老板就是国家烟草专卖局,这真是一只批着羊皮的狼。当时我听到后真有一种受欺骗的感觉。2007年的“世界无烟日”我们继续在我区的中、小学开展控烟活动,这次活动是以“无烟校园 健康一代”为主题的校际墙报及青少年海报设计大赛。这次活动由于经费问题,中心领导想要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青少年控烟专业委员会广州项目办公室继续赞助我们的青少年控烟活动,但是广州项目办公室负责人以要赞助其他项目的控烟活动为由而拒绝。2007年控烟活动全部经费就由广州市越秀区疾控中心出。为这次活动也设计发行一枚马踏飞燕加印片。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加印片的设计加上了无烟奥运的内容。
 

    2000年后,中国烟草专卖局就如何应对《控烟公约》,专门出版了《WHO对案及对中国烟草影响对策研究》,针对其中的每一条款,提出了应对策略,阻挠烟草控制。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中国正式加入《控烟公约》已经过去6年,国家层面的控烟履约规划却迟迟没有出台。2012年两会上,面对质疑,工信部部长苗圩回应“正在制定中”。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深入调研发现,中国烟草业界之所以不受《控烟公约》的约束,就因为它既是烟草企业,又是政府部门,政企合一,利用和滥用国家公权力。“管理烟草生产的部门承担烟草控制的职能,这是我国控烟最大的障碍之一。”
    在推行一连串严苛的控烟法例背景下,香港留给吸烟人群的公共空间,可能已缩至露天的“不到几块阶砖之地”。在近30年中,香港的吸烟人口持续下降,15岁以上人口中吸烟人口所占比例从1982 年的23.3%大幅降至11.8%。同为签约成员,行政监管与经济杠杆博弈、立法执法破局难、烟草文化根深蒂固……这些控烟进程中无法避开的老大难问题,香港同样感受深切。但这片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下定控烟决心的弹丸之地,已成为当代控烟城市标本。

 
    澳门特区“新控烟法”规定,除娱乐场所外的大部分公共及室内场所从2012年1月1日起全面禁烟,违反规定者最高将被罚款600澳门元。澳门居民如逾期不缴付罚款,将由特区财政局作强制征收,而非澳门本地居民则将在日后访澳时被拒绝入境。澳门《新控烟法》于2012年1月1日起生效。澳门邮政特于2012年1月31日发行以“澳门无烟新景象”为题材之邮票,透过发行邮票,向市民及游客推广无烟文化,为澳门建立健康清新的国际都会形象的同时;让澳门禁烟的信息传送到世界每个角落。这次发行包括一套两枚邮票,设计以澳门蔚蓝的晴空衬托大众熟悉的禁烟标志,喻示澳门踏入无烟新纪元的历史时刻。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作为一种承诺,各履约国就应该努力去实现这些条款。“但像中国现在这样,你签约了却不去做,或者做得很缓慢,在国际舞台上是很丢脸的。”中国政府对控烟的不作为与纵容烟草业危害国民健康的做法应该受到谴责。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