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集邮与健康>>正文内容

有关艾滋病的话题

    在全球艾滋病这个世纪瘟疫正在越来越猖狂地威协着人类。在中国,艾滋病已进入快速增长期,本文想着重谈谈其中四个有关话题。
 (一)艾滋病与红丝带
     无论在报刊杂志上,还是在邮品邮票上,我们会发现艾滋病常常与红丝带的标志联系在一起。图1-8是艾滋病专题票品中一些有代表性的红丝带图案。它们有的是邮票、邮资封的主图,有的是附票或边纸上的附图,有的见于小本票的封面、封底,还有大量的红丝带出现在有关艾滋病的宣传戳上。其标识醒目,使人一目了然。那么红丝带的标志是怎么来的呢?据记载,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一些艺术家用红丝带来默默悼念身边死于艾滋病的同伴们。在一次世界艾滋病大会上,一条长长的红丝带被抛向会场上空。支持者将其剪成小段,并用别针将折叠好的丝带别在胸前。后来很多艾滋病爱心组织、医疗机构、咨询机构纷纷以红丝带命名。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也将其确立为徽志。于是红丝带便成为社会关注、理解艾滋病人及病毒感染者的国际标志。
 (二)艾滋病与同性恋
     1981年6月5日美国首先报告的5例艾滋病患者均为同性恋者。一时引起同性恋者的极度恐慌,纷纷到有关部门进行相关检查。于是人们便认为艾滋病是同性恋瘟疫,是上帝对同性恋者的惩罚。更有甚者,一些西方国家的同性恋者被杀、被殴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非同性恋者中也发现了艾滋病人。再以后,科学揭示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包括性传播(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但同性恋者更易罹患。其实,同性恋并非新鲜事物。中国古代就有“断袖之欢”,《红楼梦》中亦有男、女同性恋的故事。古希腊女诗人萨福的出生地Lesbian则是女同性恋的代名词(图9)。文艺复兴时代的米开朗基诺(图10)、爱尔兰文学家王尔德(图11)及俄国大音乐家柴可夫斯基(图12)都曾是同性恋者。并且王尔德因此曾被判入狱3年,据说柴氏也因此而自杀。而美国影星洛克•霍德森及逃至西方国家的前苏联芭蕾王子努里耶夫(图13)则都是死于艾滋病的同性恋者。同性恋者≠艾滋病患者,但当今的同性恋者更应该自爱。
 (三)艾滋病与安全套
     性滥是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之一,因此预防艾滋病的重要方法是提倡应用安全套(避孕套、保险套)(图14-20)。安全套的发明者是美国的Condom先生,据说此公是英王御医。而后来Condom则成了安全套的英文单词。当时发明者的意图就是为预防性病的,只是到了现代才以避孕为其主要用途。艾滋病流行以来,应用安全套的目的又恢复了发明人的初衷。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正确使用高质量的安全套是发展中国家控制艾滋病的最经济最有效的方法。有报告称,美国提倡同性恋者应用安全套后,艾滋病感染率明显下降。还有资料显示,日本每年使用安全套几十亿个,因此虽然日本开放程度较高,但其艾滋病的感染率却一直较底。
 (四)艾滋病与吸毒
     2002年6月26日是第16个国际禁毒日,其主题是吸毒与艾滋病。可见,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视吸毒与艾滋病的关系。统计表明,美国由吸毒引发艾滋病的占20%左右,而我国则70%左右的艾滋病感染者是由于吸毒引起的。为了预防艾滋病,必须禁毒,这在我国尤其重要。共用针具静脉注射毒品是人们知道的重要传播途径(图21、22),而吸毒者的心态,女吸毒者为寻求毒资而沦为娼妓或反复卖血更是将吸毒者无情地推上了艾滋病的悬崖。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