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基础类>>正文内容

中国第一台X光诊断机的引进

    1895年1月8日,德国物理学家伦琴(W. K.Rontgen)正在涯尔兹堡大学实验室进行阴极管放电实验时,惊奇地发现一种神秘射线。因它性质尚不明确,故被命名为X射线。伦琴教授经过反复实验论证,发现X射线的穿透能力和被穿透的物质有关。根据这一原理,他为妻子拍了世界上第一张X光照片,照片清晰地显现出手的骨骼结构。伦琴X射线的发现使穷途末路的近代物理学初见曙光,揭开了20世纪现代物理学的序幕,成为即将爆发的现代科学革命的第一道闪光。伦琴由此成为世界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第一位得主。伦琴X光机问世后,迅速地被应用到医学的临床诊断上。英国著名外科医生托马斯·亨特对它在医学诊断上的应用给予高度评价“这也许是诊断史上最伟大的里程碑”
     伦琴发现X射线的消息,成为1896年初轰动世界的重大新闻,迅速传遍世界各国。1896年3月,中国上海广学会的机关报《万国公报》就以《光学新奇》为题报道了X射线发现的消息。至于中国第一台X光诊断机引进的时间,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些论者认为是1918年浙江宁波慈溪保黎医院购进的;有些论者则认为应该是1899年8月上海嘉永轩主人从欧洲进口的。但是,笔者在爬梳近代报刊和相关书籍时却发现历史的本来面目并非如此。其实,早在上述时间之前,上海的《点石斋画报》就以《宝镜新奇》为题报道了苏州博习医院从美国引进X光诊断机的消息。
     “自泰西格致之术精,而镜之为用大,千里镜可以洞远,显微镜可以析芒也。岂惟是古镜照人,妍媸莫循哉,不谓愈出愈奇,更有烛及幽隐者。苏垣天赐庄博习医院西医生柏乐文,闻美国新出一种宝镜,可以照人脏腑,因不惜千金,购运至苏。其镜长尺许,形式长圆。一经鉴照,无论何人心肺肾肠,昭然若揭。苏人少见多怪,趋而往观者甚众。该医生自得此镜,视人疾病即知患之所在,以药投之无不沉疴立起。以名医而又得宝镜,从此肺肝如见,药石有灵,借彼光明同登仁寿,其造福于三吴士庶者非浅。语云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西医精益求精,绝不师心自用。如此宣其计之进而益上也。”
     上海《点石斋画报》,由《申报》馆于1884年5月8日正式创刊发行,旬刊,每期图画八篇。主编吴友如。现今传世的《点石斋画报》有528期,到1898年才停刊。它为时事性画报,除以时事新闻为主外,“新知”尤感兴趣。文云:“外洋新出一器,乍创一物,凡有利于国计民生,立即绘图译说,以备官商采用。既扩见闻,亦资利益。”
     正是由于上述宗旨,《点石斋画报》在“利三”中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报道了苏州博习医院从美国引进X光诊断机的消息。文中,记载了苏州博习医院院长柏乐文“不惜千金”,从美国引进了X光诊断机;同时简单介绍了X光诊断机的形状,“其镜长尺许,形式长圆”;苏州博习医院引进X光诊断机后,还当场演示,以致“苏人少见多怪,趋而往观者甚众。”
     《点石斋画报》关于苏州博习医院引进X光诊断机的报道,不仅有利于人们加深对X射线知识的理解;而且有利于人们直观地观看X光诊断机的形状和应用情况。遗憾的是,《点石斋画报》的报道并没有提及X光诊断机的发明者,同时对X光诊断机原理及其运用情况也没有进行深入的介绍。并且对X光诊断机是全面运用于医学临床诊断上,还是仅为一般的演示观摩,文中未有细致的叙述。还有,《点石斋画报》上的绘图,多半出自画家的想象,但也有若干是照西方传进来的照片摹写下来的。因此,图中的X光诊断机形状就值得慎重考虑。再有,到1903年,苏州博习医院的X光诊断机由美籍传教士罗格思医生主管,至于正式全套X光仪器安装则在1917年。但是,无论如何,《点石斋画报》关于X光诊断机的报道至少可以说明:在当时,苏州博习医院的确已经引进了一台X光诊断机。
     至于《点石斋画报》究竟何时报道这则消息?因为,《点石斋画报》没有标明发行时间,因此,我们很有必要对它的出版发行时间进行分析。该报1884年5月8日正式创刊,1898年才停刊。期间,每旬一期,按照甲、乙、丙……、亨、利、贞等字顺序,共55个进行计时出版。每字代表一个季度,共有12期画报。因此,我们可以计算出:《点石斋画报》在“利三”以《宝镜神奇》为题报道苏州博习医院从美国引进X光诊断机的时间,大致为1897年12月下旬。这一时间在陈平原先生推算出《点石斋画报选》的“各号刊行时间表”里也得到证实。当然,这一时间可能与苏州博习医院从美国购进X光诊断机的实际时间肯定还存在着时间差的问题。因为按当时的实际技术条件,并不存在着苏州博习医院一经引进X光诊断机,就立即在上海报刊进行报道的可能。但根据《点石斋画报》的旬刊性质,我们可以得出推论:苏州博习医院从美国引进X光诊断机的时间大概在1897年12月下旬前。
     1899年8月,上海嘉永轩主人(其姓名暂不可得知)从欧洲购置一台X光机,并在上海《昌言报》馆当众演示。1899年8月30日,上海的《中外日报》就报道这一新闻。“嘉永轩主人娴心格致,精于光学,今由欧洲运来爱格司射光镜一具,特假《昌言报》馆演试,以供众览。兹承主人折柬相邀,拨冗往观,果为奇特。无论人身骨肉,以及竹木纸布内藏什物,照之无不毫丝毕露,状如玻璃,洵为见所末见也。讲求光学者,盍亟往观,以为探求格致之一助。”
     时隔两日,即1899年9月1日,《中外日报》再发专稿报道这台X光诊断机。文中,不仅提及X射线的发现者伦琴教授,而且指出X光机在医学诊断和海关检测方面的用途。“曷格斯光,即叶格斯光线,或名透光镜,一名义光镜。其机器信自欧人郎忒根。其光最奇,始行于美,传布欧洲,为医家、关卡之妙器。前美国《格致报》所载:船只逃税,以此镜观视,隐匿悉露,医生察病,如见肺腑。故已风行通国,人知妙用。因其能洞察表里,故美国妇女至有相戒不敢摄影之说,恐人以此镜摄形耳。窃考其器,盖用附电圈,由真空而发电光,以铅质作凹形为出电极,以铂质作平圆板为入电极。电既通过,即发绿色光线,然人目网筋不能觉此光线,惟照相片可显其形。若人目欲睹其物,必当隔以钨质之板,而于是光轴乃能直行,始可于目中成一实相。凡皮肉及竹木布帛之属,质点较疏,故能透光。备见其见所藏物;若骨骼、金石之类,质点较密,光不能透过,故可于肉中照出,骨体筋骸,无不毕现。其光线之奇,询为罕见焉矣。……外人于光学一门,精益求精,不可思议。既究其理,复制其器,举一切折光、返光、聚光、散光以及凸凹远近之理,无不判悉厘毫,备极精美。养生、植物、成事、求学,无一不赖于光学。而我中国,绝不讲求。幼学之士,于原质之名,机器之理,其不能精察者,殆十而八九也。曷格斯射光之名,我华人娴于耳,熟于口,而末尝接于目也。今本埠有华人格致之士,试验此光器机,有志光学之士,大可讲求其故,引而伸之,另制新器,以劝工艺,岂不甚善,讵第以耀观瞻矜奇异而已耶。”
     上海的《中外日报》前身为汪康年于1898年5月11日创刊的《时务日报》,1898年8月改名为《中外日报》。该报以报道中外时事新闻为主,是中国近代历时较久的一家著名日报。《中外日报》对X光机的报道,虽然没有附图说明,使人们无从像《点石斋画报》那样地观察和想象上海嘉永轩主人引进的X光机的具体图像。但是,它客观而准确地论述了X光机的实验原理及其运用情况,指出其传播状况,“曷格斯射光之名,我华人娴于耳,熟于口”;同时,其叙述的“爱格司射光”也同X光译名基本吻合。这就极大地弥补了《点石斋画报》对X光诊断机介绍的肤浅和不足。特别,上海嘉永轩主人引进X光机之后,在《昌言报》馆当众演示,这有利于国人增进X射线知识的认识,更有利于激发国人崇尚科学风气的形成。这次当众演示X光机的盛况也无疑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重要的科普活动。
     从以上对X光机报道的介绍和分析,1918年,由浙江宁波慈溪保黎医院购进的X光诊断机不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但是,它保存下的相关史料却是我们今天了解近代中国X光机进口详情的宝贵资料。它不仅指出:1918年浙江慈溪县保黎医院引进的X光诊断机由保黎医院院长吴莲艇集资向上海美国商行慎昌洋行订购的;而且记载了这台X光诊断机的价格状况以及具体型号,即包括税收和运费共花费4386元9角6分8厘,型号为GE机。当时这台x光诊断机引进后,由于,慈溪还没有通电,所以,医院自置发电机,修建炉子间、引擎间等专用房屋。最终,这台X光诊断机在1919年才安装完毕后,投入使用。当年的保黎医院,至今还保存着一块《爱司光题名记》。其文曰: “自爱克司光镜发明,而人体骨骼纤末可察,泰官照肝,无比玲容,越入洞垣,逊其明了,生人之所托命,医家以为导师。”
     总而言之,从目前史料来看,1897年12月下旬前,苏州博习医院引进的光机是中国最早的一台X光诊断机;而上海嘉永轩主人在1899年8月前从欧洲进口的X光诊断机,虽不是中国第一台X光机但它曾在上海当众演示,因此,产生了比较大的社会反响;至于浙江慈溪县保黎医院引进的X光诊断机,则保留了有关X光诊断机引进的宝贵资料。当然,由于近代报刊对X光诊断机报道多属于时事新闻性质,所以不足之处也非常明显,即缺乏系统性全面性;但是,它们及时、准确地报道中外最新科技动态,这更说明近代中国对世界科技新潮流还是比较敏感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