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综合类>>正文内容

中国人痘接种术向西方的传播及影响

    人痘接种预防天花是中国古代医学家的伟大发明,它对以后牛痘苗的发明和被中国民众接受都有重要影响。人痘接种术从中国传向西方的事实,国内虽有论著述及,但缺乏系统的资料及较为深人的论述。18世纪的英国是西方政治、经济、文化的重要中心,牛痘苗又发明于英国,因此研究在1798年琴纳牛痘苗发明前,中国人痘接种术在英国的传播过程具有特殊的重要性。本文主要引述西方,尤其是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保存的档案资料,介绍人痘接种传人英国的过程,以补充国内在这方面资料的不足。
 人痘接种最先直接从中国传入英国
     一般认为中国的人痘接种术是从中国传入中东,再通过当时英国驻土耳其大使蒙塔古夫人(Mary Wartty Montagu)传人英国的。人痘接种术从中国传到土耳其的过程,缺乏明确的文字记载,只能作一些推测。但根据英国皇家学会的档案记载,中国人应用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方法,在蒙塔古夫人之前,已通过一些在中国经商的英国商人和旅行者直接传到了英国,并在英国皇家学会进行了交流。
     英国皇家学会正式成立于1662年,初始的宗旨是为了促进科学技术的学习和交流。到1700年前后,它已成了西方世界一个颇负盛名的科学交流中心(clearing house),旅行世界各地的西方人都可以把在当地看到和了解到的科学信息、实物标本等直接传递给英国皇家学会,为英国的科学技术发展提供参考。17世纪末,世界科学的中心已转向英国,皇家学会的成立,既是这个科学中心转移的产物,也对促进当时英国科学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皇家学会的活动记录,为科学史的研究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料。
     根据皇家学会档案记载:1700年英国著名医生、皇家学会会员马丁·李斯特(Martin Lister)收到一封寄自遥远中国的信。写信人是在中国做生意的英国西印度公司的商务人员,寄信日期是1700年l月5日。在信中,他报告了他在中国看到的“传种天花的方法”(a method of communicating the smallpox),他还具体描述了这种接种的过程:“打开天花患者的小脓胞,用棉花吸沾一点脓液,并使之干燥……然后放入可能患天花人的鼻子里。”此后,接种者将患轻度的感染,然后痊愈,从而获得很好的预防效果。有趣的是,英国皇家学会图书馆的档案中还记载着1700年1月14日哈维斯(Clopton Harvers)医生在皇家学会的一个报告,介绍了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这种中国人的实践”(This Chinese practice) 由于李斯特收到的信是1月5日寄自中国,所以哈维斯医生作报告时,李斯特几乎肯定还没有收到那位英国商人的信。这些皇家学会档案记载非常重要,因为第一,它肯定了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这种中国人的实践”的开创意义;第二,说明中国人痘接种法至少在1700年已直接从中国(而不是土耳其)传人英国,并为英国“上流社会”所知晓。
     可惜的是,这些重要的信息并没有引起当时英国医学界的认真关注。李斯特收到信后,将其送人皇家学会图书馆存档了事,哈维斯的报告也没有引起进一步的讨论,人痘接种当然也更不可能引起当时英国医学界的实践兴趣。
 来自康士坦丁堡的报告
     14年以后,1714年5月27日皇家学会伍尔沃德(John Wordward)医生向皇家学会报告了一封寄自土耳其康士坦丁堡(Constantipole,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信的摘要,此信的作者是帖木尼(Fmanuele Timoni ),信中报告了“康士坦丁堡一直实践着的,获取天花痘苗并进行预防接种的方法。在信中,帖木尼说,这种(在该地)广为熟悉的接种方法“在土耳其和其它一些地方已经实践了40年”,在信中,他还对如何选择人痘的供者,病人接种的方法,以及接种后所经历的轻度感染的过程作了详细的描述。他在信中结论说:“尽管在开始使用此法时,人们非常谨慎,但经过了8年时间,几千人的接种,获得了巨大的成功(Happy Success)之后,现在这种方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已经毫无疑问了,
     因为各种不同年龄、性别和不同气质和性格,甚至体质很差的人都进行了这种接种,无一人死于天花。而在通常的情况下,得天花是非常致命的,患者中有一半人将死亡。”帖木尼是皇家学会会员(1703年),他在写这封信时,已在康士坦丁堡行医多年,想必是长期认真观察了当地人痘接种的方法,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由于帖木尼一直兼任好几届英国驻土耳其使馆的医生,他服务的最后一任大使是蒙塔古(Edward Wartly Montagu),很显然帖木尼对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观察和报告一定对蒙塔古大使夫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为她以后在英国推行人痘接种的活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由于帖木尼的地位,他的报告在皇家学会引起了真正的震动和认真的讨论,结果是产生了一个动议,责成皇家学会秘书处让英国驻土耳其港口城市士麦那(Smyrna)的领事皮拉里尼(Jacobo Pylarini)收集有关天花接种的资料。2年后,皮拉里尼写了一份调查报告,评论了人痘接种的有效性和相对安全性。皇家学会将此文发表在权威性很高,发行量很大的“皇家学会哲学学报”(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上。当时其它的一些权威性杂志也都刊登了一些与此相应的、有关人痘接种的文章。但在当时,仍然没有一个医生敢于进行人痘接种的实践,据说他们都不愿意以自己的声誉去干这种“冒险的事”。
 形势比人强
     在英国最早亲自参与并积极推动人痘接种实践的是蒙塔古夫人。她曾于1717年3月给她的一位朋友基丝维尔(Sarah Chiswell)写过一封信,信中描述了人痘接种的方法,并表达了将它介绍到英国的决心。她写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确信此事将使你有兴趣亲自来此一看。天花,这种在我们中间是一种如此致命和如此普遍的疾病,在这儿则完全没有危害(entirely harmless)。这主要是因为应用了一种称之为‘接种’(ingrafting)的方法……我是一个爱国者,我将尽力将这种有用的发明介绍给英国上流社会。我将不懈努力,向我们的医生介绍这件特殊的事情……”。不但如此,蒙塔古夫人还在1718年3月,请当时到大使馆来访的英国外科医生梅特兰(Charles Maitland)给她的一个6岁的儿子进行了人痘接种。梅特兰在以后英国皇家学会推动和进行的、在人体进行人痘接种的研究中扮演了
 十分重要的角色。1719年蒙塔古夫人回国。从后来1721年英国天花大流行时期,蒙塔古夫人身体力行地积极推广人痘接种的热情看,1719年回国的这位大使夫人一定践约前言,认真地想在英国推广人痘接种的方法,但在此后的2年中,没有蒙塔古夫人在这方面活动的记载。显然,她想在英国推广人痘接种的努力在她回国后的2年内没有收到明显的效果。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可能是:①当时天花在英国流行程度较轻,社会没有强烈的需要使人们去进行这种仍有一定危险的“人为制造疾病”的感染;②当时宗教界的反对;③英国医学界对东方传统医学的偏见。猎奇性的交流是可以的,但真的实践起来则是另一回事。
     但真是“形势比人强”。蒙塔古夫人回国2年后,即1721年,严重的天花开始在英伦三岛肆虐,无论贵族或平民,男人或女人,一旦患上天花,大多难逃死亡的命运,侥幸存活者也必遭毁容的厄运。严重的形势迫使英国皇室责令皇家医学会寻找防止天花流行蔓延的对策,这使蒙塔古夫人有机会再一次在她的祖国--英国本土上重新燃起她对推行人痘接种技术的热情。她给当时已退休在家,住在伦敦郊外一个小镇上的梅特兰医生写信,请求他为她另一个年仅3岁的女儿接种人痘。开始梅特兰对在伦敦实施这种“东方的技术”颇为犹豫,但后来在蒙塔古夫人的一再坚持下。,他接受了这个请求,并在皇家医学会的3个医生共同参与下,于1721年4月底,对这个3岁的女孩进行了人痘接种。接种获得成功,女孩出痘,并经历了轻微的病程后痊愈。皇家医学会的3位医生参加了这个接种的全过程,并检查了结果。这次人痘接种的效果令他们极为信服,据说其中一位要求也为他的一个儿子接种天花。此后在当年的天花大流行中,这位医生的几个孩子均不幸死于天花,唯独这个接种了人痘的儿子活了下来。
     蒙塔古夫人与王室的威尔士王子的妻子卡罗琳王妃(Catnline Princess)有很密切的私人关系,蒙塔古夫人为自己亲生幼女的接种成功一定对王妃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事实是就在蒙塔古夫人的这一实践后的3个月,1721年8月9日英国皇家学会就在国王的特许下,主持了一个用犯人作人痘接种试验的临床研究,从而开启了在西方天花流行期中推广人痘接种的序幕。
 英国官方主持的人痘接种试验
     1721一1722年天花在英国爆发流行,迫使英国皇家学会不得不认真考虑用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问题,这导致了1721一1722年由英国皇家主持的,以评估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效果及安全性为目的的一系列人体实验。
     直接触发这次实验的原因是在1721年天花流行的高潮期,英国威尔士王子的一个孩子得了病,开始诊断为天花(后来证明是普通的感冒)。据当时的资料记载,在孩子患病期间,“一些医生”向国王乔治一世(George)提交了一份报告,要求在“新门监狱”(Newgate Prison)选择一些罪犯进行人痘接种试验,作为回报,如果罪犯在人痘接种后没有死亡,就予以赦罪释放。国王默许了这个提议,于是事情就按程序展开:1721年6月4日,由国务秘书汤生(Townsend )给司法部长和总检察长写一份报告,要求对2个死刑犯进行人痘接种试验,希望将此事向国王报告,并获恩准。3天以后,回话来了:乔治一世国王陛下认为,这个实验将会使人痘接种技术更为完善,这将给全人类带来好处,因而是合法的,同意进行这个试验。实验由英国皇家学会主持进行,于是这场在医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临床实验就正式启动了。
     1721年8月9日早晨,在伦敦皇家医师学会主席斯隆(Hans Sloane)和2个御医的主持下,3个男犯和3个女犯在新门监狱中由梅特兰医生对他们实施人痘接种。同时至少还有25个内、外科医生以及药剂师在场目击了这个接种过程。
     6名犯人分别在手臂和右腿上切开一个小伤口,然后将“天花脓液”(Smallpox pus)种人伤口内。3天以后(8月12日),6名接种者始终没有出现感染症状,因此被认为接种失败。后来从中挑出5人,重新进行接种。接种第二天,其中4个接种者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轻度感染,不久就都恢复了正常。
     其中一名女犯被送往伦敦附近的一个天花流行的村落,让他与一个10岁的天花患儿睡在一个床上,并整天生活在一起。这个过程持续了6天,接种了人痘的女犯始终没有感染天花。5个接种者中有一个接种后一直没有出现过感染症状,后来证实,此人在一年前曾患过天花。
     临床实验后不久,伦敦的另一位有名的医生明德(Richard Mead)在皇室的支持下,用中国式的鼻吸法对一名女犯进行了人痘接种。接种后立即出现症状,尽管症状较重,但不久就恢复了。为了进一步肯定人痘接种的试验,梅特兰在1722年初,又对6名犯人进行了人痘接种的试验。这次试验经官方许可,整个过程均向公众开放,以公开展示实验的结果和满足公众的好奇心。每天上午10:00一11:00,下午2:00一4:00,参观者都可以到指定的地点观察病人。除成人外,威尔士王子的妻子卡罗琳王妃还从孤儿院中挑选了5个没有得过天花的孤儿进行天花接种。整个过程也得到皇室的特许,向公众开放。
     上述的人痘接种试验都取得了成功.没有一人因接种天花而死亡。这次实验的过程和结果都曾及时地在当时的报纸上详细披露,有的就是直接面向公众进行的,因此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上述实验性接种的基础上,1722年4月17日,经国王同意由斯隆监督,梅特兰指导,宫廷御医阿米安(Amyand )对威尔士王子的2个女儿(一个9岁,一个11岁)进行了人痘接种。接种获得成功。于是,人痘接种的影响迅速在英国上层社会中传播,许多人纷纷要求梅特兰为他们的孩子进行人痘接种。由于事件本身的刺激性以及舆论的广泛关注,这场皇家学会主持的人痘接种实验不但在天花流行的英国,而且在整个西方世界都是一件非常引人注目的事件,对在西方国家的民间推行人痘接种无疑起到了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
 反对的声音
     尽管人痘接种的实验是在英国进行的,但它的影响却遍及西方的主要国家,然而,对人体进行人痘接种预防天花一开始就在英国和西方国家遇到不同程度的诘难和反对。
     在英国,反对的力量首先来自医学界内部,外科医生斯帕哈姆(Legard Sparham)是最为激进的反对者。1722年,他发表了一篇题为“反对天花接种的原因”的文章,在文中他列举了这种“直接把天花毒液放人伤口里”的方法的种种危害,他说“至今为止还从来没有人想过,人类竟会自己糟蹋自己,用健康来换取疾病”,并认为这样做显然有可能促进天花的进一步扩散。反对的声音也来自西方的宗教界。牧师马瑟(Massey)在一个教会的布道场上攻击“人痘接种是一种危险而邪恶的实践”。他说:“使人患病是只有上帝才有的权力,使人恢复健康的权力也由上帝掌握”;“我坚决反对这种恶魔般的手术,因为它篡夺了自然法和宗教的权威。它企图以这种方式把上帝排除在这个世界之外,并促进堕落和不道德的事情。”他甚至还把目标直接指向英国皇室,他说“:一个具有世俗权力的人。虽然具有某种能力去做一件事,并不等于他有道德的权力去做这件事。”
     人痘接种的英国皇室实验传到法国,整个法国医学界几乎都持反对态度。当时的巴黎大学医学院不仅是一个医学教学单位,同时也是一个监督医学法规的实施、进行药物检查、执行医学法以及其它公共卫生方面问题的行政机构。1723年,巴黎大学医学院主持了一次有关人痘接种问题的辩论,最后由投票的方式通过了一份宣言,认为天花接种是一种“无用的、效果不确定的、危险的实践,应当受到谴责”(inoculation was a useless,uncertain, and dangerouspractice, and should be condemned)等等。结果是人痘接种术在法国的应用至少比英国推迟了40年。
     由于上述原因以及其它种种因素,它使人痘接种官方推广在英国也阻力重重。据文献记载,在这次英国皇家实验之后的7年内,在英国等西方国家,有文献记载的人痘接种人数一共只有897人,其中17人因接种而死亡(占2%),虽然这远远低于天花患者的死亡比例,但仍然成为反对者的理由。尽管如此,人痘接种并没有因这些反对的声音而停止。还是形势比人强,在天花流行期,接种的人数就急剧增加。1746年伦敦天花再次大流行时,甚至还建立了一个“天花和接种医院”(Smallpox and inoculation hospital)为人们无偿地进行人痘接种。据医院资料记载,曾有1252人在医院内进行过人痘接种。但一旦天花流行过去,接种的热情就大大降低。客观地看,在当时要由官方出面普遍地推行人痘接种的条件并不成熟。将一种仍然带有一定程度风险的医疗新技术,作为一种常规的方法来实施,不但要克服传统习惯的抵制,同时也还有一个技术进一步完善的过程,这些都需要时间。以后琴纳的牛痘接种法也经历过同样的命运。在牛痘苗接种发明40多年后,英国官方才于1798年批准使用。
 小结
    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方法起源于中国并向西方传播,这已为英国皇家学会的档案资料所证实,并为西方学者所普遍接受。人痘接种在中国有久远的历史。根据清代朱纯暇?《痘疹定论》(又名《种痘全书》,1713)及吴谦《医宗金鉴》(1742)记载,在宋真宗时代(公元998一1022年)就有宰相王旦(957一1017)请民间医生为其子王素种鼻痘预防天花获得成功。虽然未必完全可靠,但这表明用人痘接种预防天花至少在公元10世纪以前已在我国民间流行。16世纪,中国天花流行,人痘接种法在明隆庆年间(1567一1572年)开始盛行于世,并在实践中逐步形成了一整套选育和保存更安全的弱毒株(即熟苗)的方法,大大地提高了人痘接种的安全性。
     从18世纪20年代英国皇家学会人痘接种试验的方法上看,采取的是土耳其的皮肤接种法,这比鼻吸法简便易行,但在技术上,尤其在人痘的选样上与中国当时的实际水平相差甚远,因而必然在安全性上受到明显的影响,从而也影响到它的进一步推广。
     英国皇家学会的人痘接种试验在西方医学史上也具有重要意义,它开创了人体试验的先例,这为后来琴纳(Jenner)的牛痘苗、巴斯德的狂犬病疫苗在人体直接进行预防接种免去了许多伦理学上的障碍,使之能顺利实施。在这次皇家学会的人痘接种试验后,在英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民间使用人痘接种术来预防天花的情况,还没有较系统的记载,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天花流行期,西方民间采用人痘接种术一定达到相当的规模,它曾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据免疫学史家的记载,在英国“对天花接种的兴趣持续了许多年,甚至在琴纳牛痘苗发明以后,仍然流行着,直到1840年英国议会通过法案承认牛痘苗是更为安全的预防天花的方法之后,人痘接种才停止。11[151这充分说明了人痘接种法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和相对安全的预防天花的方法。
     1721一1722年英国皇家学会主持的这次人痘接种实验,是发生在当时西方科学中心的一件带官方性质的事件,它在东西方医学交流史上的意义远远地超出了这个事件本身。它给我们的启发是多方面的,因此是我国医学史研究中值得进一步深人探讨的课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