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人物篇>>正文内容

中国近代第一位西医生--关韬

    关韬是我国第一位学习西医全科的医生。一个清道光年间的知识青年,自愿跟随基督教(新教)第一位医药传教士伯驾学习西医。这本是一件偶然的事。如果了解关韬家族的背景以及叔父关乔昌对他的影响,也就不难了解其中的必然性。关乔昌不是主流的中国画画家,而是19世纪广东十三行商业外销画家,国内有关他的记载极少。
 广州十三行和外销画的世家
     清朝在平定三藩之乱,解决了台湾问题和撤消海禁后,于康熙二十三年( 1684年)开放广州、漳州、宁波及云台山四口通商。1686年广州划有专供外国人居住及经商的街区,后有十三间外国商行建于此处,俗称十三行。外国人称“The 13 Hong”或“Thirteen Factories”。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仅允许广州一口通商。直至鸦片战争后,十三行才结束。也就是说广州十三行的历史长达154年(1686-1840年),其中83年(1757-1840年)独揽中国对外贸易。清初屈大均在《广东新语》有诗叙述“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说明十三行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十分活跃。为此,也带来相应的十三行文化。当时世界的海上交通工具是木帆船,十三行的对外贸易与季候风有密切关系。洋船在每年七、八月趁西南季风到广州。西方商人必须在十三行停留数月,购回蚕丝、丝织品、茶叶及瓷器等之后,到年底或次年二、三月才可乘北风返航。中国的瓷器和茶叶最受西人欢迎,在瓷器和茶叶的包装上原绘有中国图案或风俗画,以后为了适应西人的特殊要求、使他们的货物显示中西合壁的魅力,精明的十三行行商便将西洋画移植其中。特建瓷器彩绘作坊,要求画工学习曾由明清天主教耶稣会教士传入的西方绘画技巧。画工还能正确书写英、法文字母,会讲无语法逻辑、仅供贸易的“广东英语”。广州外销画盛行于十九世纪初,随瓷器、茶叶远销欧洲和北美。制作外销画是世代相传的职业。关韬的家族世代从事这项工作,关乔昌是其中的出类拔萃者。
     关乔昌,广东南海人,生于1801年,卒年不详。西人称他为琳呱(Lam Qua),以琳呱闻名,其实应称林官。官即官人或少爷,乃广州旧俗对男性的敬称,西人发音误为琳呱。1830年琳呱29岁,在广州十三行同文街16号开设画室,共三层楼,雇助手十多人。因为十三行乃弹丸之地,很多西方商人、游客曾到这里参观。奥尼(Old Nick)便是其中之一。他曾记述1837年访问琳呱画室所见。奥尼认为该画室的画,只有外形,既无阴影又无透视,属低水平的西洋画。如果不是英国画家乔治·钱纳利移居澳门,使琳呱得其西洋画的精髓,琳呱无法成为真正的中国西洋画家。
 钱纳利与琳呱
     乔治·钱纳利(George Chinney 1772-1852年),英国人,早年曾为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的学生。钱纳利以卖画为生,擅长肖像画,是一位有才华的画家。先从都伯林移居印度,后因避债,于1825年50岁出头时定居澳门并在此终老。钱纳利以写实方式作了大量的素描和不少油画。照相术当时虽已问世,但远未普及。为此,钱纳利的画为澳门的律筑、风景和人物留下了历中的记录,他绘下作为澳门标志的大三巴寺(圣保禄教堂)在大火前的壮观。他还绘作一幅与中国医学史有关的油画“郭雷枢医生像”。郭雷枢,也有译为哥利支(T.R.Colledge,1796-1879年)英国人,英国东印度公司派驻澳门及广州十三行公司的医生。道光七年(1827年)在澳门开设眼科诊所,为贫民免费治病。钱纳利与郭雷枢是至交,为了传扬郭雷枢的人道主义精神及留下历史记录,钱纳利绘了此画。画中总共5人,郭雷枢一手扶着老妇挂于前额的眼镜,面向他的中国翻译亚芬,请他向老妇传译如何使用眼镜。老妇坐着,在她膝下的儿子向郭雷枢递上谢柬。诊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包着眼的穷人在候诊。郭雷枢夫妇和亚芬的子女都看过此画。该画在伦敦巡回展出时,为郭雷枢的诊所募捐了一笔钱。该画现藏于美国彼波弟博物馆(豆身博物馆,Peabodymuseum) 。该博物馆原为海事学会藏品库,在陈继春著“钱纳利与澳门”一书的附页有该画的彩色照片。钱纳利在澳门卖画又设帐授徒。琳呱的弟弟关联昌,西人称为庭呱(Tin Qua),也是著名的商业画家,是钱纳利的弟子和助手。至于琳呱是否曾师事钱纳利至今仍是悬案。因为琳呱在卖画市场曾削价与钱纳利竞争顾客,后期两人交恶,钱纳利声言琳呱不是他的学生。无论如何,琳呱曾经大量临摹钱纳利的画,追随钱纳利的风格,甚至可以乱真,他从钱纳利的画中充分吸收西洋画的技巧,他曾从精神上师事钱纳利是无可置疑的。
 伯驾与关家叔侄
     彼得·伯驾(Peter ParKer),美国人(1804-1888年),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神学院及医学院,是美国第一位来华的医药传教士。于道光十四年(1834年)到达广州。在新加坡学习汉语十月后,经广州十三行著名行商伍秉?(浩官)的帮助。于翌年11月4日在广州十三行新?街的丰泰行租屋开设眼科医局(Opthal mic Hospital)。此乃博济医院的前身。以后病人日多,虽有郭雷枢抽暇相助,仍未解决问题。1837年伯驾决定招华人助手3名,以半工半读带徒弟的方式传授西方医术。自伯驾来到十三行,同在十三行的琳呱关注着伯驾的工作。琳呱和庭呱在此前已认识郭雷枢,对西医的医术很有认识。闻知伯驾招收学生,便让侄子关韬前往学习西方医学。
     关韬(1818-1874年),西人称为关亚杜或关亚土(Kuan A-To),其实应为关亚韬,在名前加上“亚”字,是广州人对一般人的普通称呼。关韬父母的资料不详。关韬不愿学画,但对于学医却很感兴趣。生长于常与外国人接触、会说“广东英语”的大家庭。自是愿意随伯驾学习西医。他19岁学医,时琳呱36岁。琳呱对关韬很关心,特别为他们绘了一幅油画《彼得伯驾医生及其助手像》,其中助手就是关韬。这画的灵感来自钱纳利的《郭雷枢医生像》,伯驾挠脚倚坐的姿势脱胎于钱纳利所绘的《伍浩官像》。这幅画也是医史记录,为传世之作,现在为私人珍藏。伯驾医生很重视病案的记录和管理。每个病人的资料都有详尽的记载,只缺现代的照片记录。鸦片战争前,林则徐被委为钦差大臣,奉命到广东查禁鸦片。林则徐患有疝气和哮喘病,曾派幕僚到伯驾处取疝带及治哮喘药,并回赠水果等物。伯驾虽未见林则徐本人,但给他建了一个病历,病历编号6565,载于1840年的“中国丛报”。这是最早保存下来的西医病历。眼科医局患者的登记内容包括病案的编号、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处方用药、治疗效果、手术种类、手术时间的长短,连取出的肿瘤或结石的大小等都有详细的记录。伯驾还请琳呱帮助制作教学挂图,又请他为100多名有肿瘤突出于体表的患者,对患病部位详细描摹,每张图都有伯驾的详细说明。至今仍有100张图保存下来,其中有30张是重复描绘同一疾病的,这些图大部分保留在伯驾的母校,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Yale medical Library),还有部分保存于英国伦敦盖伊医院(Guy'sHospital),该院是十九世纪末名医云集的著名医院。琳呱是一名商业画家,不太可能画百多张肿瘤图,但是出自琳呱画室,或由其他助手完成。
 名师引路 攀登时代的高峰
     关乔昌从钱纳利的绘画,领会西洋画的诀窍,又融合中国画的神韵。画技日臻成熟。另一方面委托欧洲画商作他的外销画代理人。现在英国皇家美术学院还陈列着琳呱的两幅油画。1851年又有油画送美国展览。3张在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展示,5张在波士顿文艺协会展示。于是,琳呱声名鹊起,被誉为“中国的托马斯·劳伦斯”。琳呱和钱纳利处于照相机尚为奢侈品的年代,在中国把西洋肖像画发扬光大,推向新的高峰,而当肖像画风华褪尽时,人们还没有忘记他们。1986年香港邮政总署,以香港艺术博物馆及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所藏的4幅19世纪肖像画为主题,发行了一套四枚的邮票。钱纳利和琳呱的画各占一枚。(琳呱那张画是他于52岁时的自画像)。虽然他们已早离人世,但他们古雅的画风仍为现代人喜爱。
     琳呱的侄子关韬也不负琳呱的期望。他聪颖好学,在伯驾的教导下,能独立施行常见眼病的手术、腹腔穿刺抽液、拔牙、治疗骨折及脱臼等等。他品学兼优,深为伯驾器重,伯驾休假回国,他代为主持眼科医局。咸丰六年(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到福建清军服务,赏五品顶戴军衔,是中国第一位西式军医。战争结束后回广州挂牌行医,他良好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很受中国人和外国侨民的欢迎。1866年博济医院院长嘉约翰在广州仁济大街的新院落成后,特请伯驾的传人、中国医生关韬出任医院助理,医院引以为荣。
     同治十三年(1874年)关韬英年早逝,是西医界的损失。关韬在关乔昌的指引下,自愿随伯驾学医,开中国人师从外国人学习全科西医的先河。他是积极的实践者,以自己的勤奋和才智使西医逐步为中国人接受,促进西医在中国的传播。他为中国第一代西医树立了成功的榜样。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