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临床类>>正文内容

我国青光眼诊疗发展史

 

 

    【摘要】青光眼的诊治是眼科治疗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发现它们的故事也是其历史中极具启发性的篇章。青光眼诊疗的发展过程与其他科学一样:先有了多年的积累,再随着其他基础科学的发展而进入到解释现象的阶段;最后通过实验研究的实践在临床广泛应用后才确立了它的地位。同时,新的青光眼诊治方法的发现是无止境的,在相关科学发展的配合下,在医疗需要的推动下,青光眼的研究会有更大的发展。

    青光眼是我国当前主要致盲眼病之一。关于与青光眼作斗争的早期历史,可追溯自古代的传说或记载。从我国的古医籍里面,可以找到很多关于青光眼的记载。例如:早在秦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中就有青盲的记录。唐·王焘于公元752年著《外台秘要》,对青光眼的病理有独到的见解,以为其疾之源乃内肝管缺,眼孔不通所致,急需早治,若已成病,便不复可疗。并将青光眼分为三类,即黑盲、乌风、绿翳青盲。元明时代的《眼科龙木论》、《六科证治准绳》七窍门上将青光眼自青盲中肯定地区别出来,名曰绿风内障,并描述其病程的轻重及前后期情况,指出病盲发起多与肝肾血衰、竭劳、心思忧郁及忿怒过甚有关。这是劳动人民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由于历史条件所限,当时还缺乏现代解剖学、组织学、病理学等的基础,因此中医虽对于青光眼的诱因、症状、体征、治疗和预后等都有生动而具体的描述,但对青光眼的认识只能根据四诊八纲、脏腑理论来辨证治疗。只是到19世纪后才真正揭开了青光眼诊疗的发展史。
一、西医传入阶段(19世纪前半叶~1949)
    西医对我国发生影响,主要始于19世纪前半叶,有关青光眼的论述,最早为Hopkins(1892)报告“中国人的青光眼”,发表于英文版中华医学杂志。20世纪前半叶,我国缺医少药状况十分严重,可以查到的有关青光眼的资料也是屈指可数,主要的有Smith(1924)的“青光眼手术适应症”,对闭角性青光眼主张手术治疗,林文秉(1930)译“原发性青光眼(绿内障)药品治疗法之进步及其理论”,那时已提出用肾上腺素滴眼治疗青光眼,由于此药物可诱发一些闭角性青光眼患者眼压升高,因此未被广泛应用。缪连恩(1946)著“近十年来青光眼之外科治疗”,采用的手术方式有灼瘘术,睫状体透热术,虹膜切除术及多个虹膜切除术。对于巩膜硬化,涡静脉受压的病例,有人提倡施静脉沟通术。在青光眼检查方面有刘宝华(1932)著“我国人之正常眼压”。此外尚有少数继发性青光眼病例及其他方面个案病例报告。
    在这一阶段,我国对青光眼的认识主要是接受外来理论,表现为传入西医理论实践为主,处在消化、吸收阶段,主要是翻译有临床意义的文献、书籍,并开始有感性的具体的认识,报告一些病例,测量一些有关常规数据。为以后临床实践与研究多发的青光眼类型的诊治奠定了理论基础。
二、建国后大规模临床实践阶段(1949~1977)
    虽然我国眼科医生接受了西医关于青光眼的理论,但青光眼的研究进展仍十分缓慢,而且迁回曲折,走了不少弯路。主要表现为诊治上的盲目性。
    1950年创办了中华眼科杂志,为提高眼科诊疗水平及学术交流,创造了有利条件,青光眼专业也相应得以发展。1955年中华眼科杂志先后发行两期青光眼专集,介绍各地有关青光眼诊疗的先进经验,使青光眼专业知识得到普及与推广。自1949-1959年在中华眼科杂志上共发表有关青光眼论文112篇,较之解放前30年中约多10倍,不过多系统计分析、眼压测量及手术疗效观察。特别值得提出的是此期已开始采用碳酸酐酶抑制剂及高渗剂,大大改善了对一些急性青光眼的疗效。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及卫生知识的不断提高,逐渐认识到青光眼对人体健康危害的严重性与对青光眼诊治的迫切性。因此,于1959年前后,全国一些医学院校和大的医疗单位如中山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医科大学、北京同仁医院、河南省眼科研究所等单位先后建立了青光眼专业小组及专科病床。一批具有一定临床经验的青光眼专业队伍茁壮成长,他们专门从事青光眼临床诊疗及临床科研工作,使青光眼专业的发展有了可靠基础。1962年在河南郑州眼科学术会议上制订了有关青光眼的各项常数,这对青光眼的早期诊断及预后判断都有重要参考价值。遗憾的是,由于十年动乱,青光眼专业也像其他眼科专业一样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在这一阶段,我国眼科医生对青光眼进行了大量的临床实践,普及和推广了青光眼的专业知识,大量的感性认识后积累了许多统计分析、眼压测量与手术疗效观察,为以后青光眼专业的发展奠定了可靠的基础,完成了对青光眼的认识的第一阶段。
三、青光眼专业的快速发展阶段(1978~现在)
    1978年底在广州成立了青光眼研究协作组(以后改为青光眼学组),中山医科大学及北京医科大学分别担任正副组长领导单位。自此以后,青光眼专业在青光眼学组的领导下,取得了较大的发展,将我国青光眼的历史揭到新的划时代的一页。
    1981年以来青光眼学组先后在庐山、哈尔滨、西安及杭州等地组织了四次全国青光眼学术会,六次工作经验交流会,两次全国青光眼学习班,出版了《青光眼临床的发展》及《青光眼专题讲座》,对普及青光眼现代知识、提高青光眼诊疗及理论水平和推动青光眼研究方面都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青光眼学组反复强调前房角镜检查对青光眼分类及诊断的重要性,初步确定了按房角结合病因的青光眼分类意见,提出记录静态和动态下房角镜检查所见的临床意义,并统一了房角镜检查的纪录方法。为提高青光眼早期诊断率,强调按房角情况选择有针对性的激发试验。前述这些措施是青光眼临床工作的一大跃进,它不仅克服了以往检查中的盲目性,而且大大提高青光眼的诊断水平。它宣告了各单位青光眼诊断上各行其是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极大地鼓舞了人们研究青光眼的信心。
    青光眼是我国主要致盲眼病之一,缺乏可靠的预防方法,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保障良好视功能的最好办法,而青光眼普查又是发现早期病例的有效方法之一。在青光眼学组的倡导下,制订了“青光眼普查提纲”。近十几年来,许多医疗单位进行了大规模的普查工作,发现了一大批早期病例,为防盲治盲工作作出了贡献。“青光眼普查提纲”提出的更重要的意义是它改变了我国青光眼普查的无组织混乱局面,从此防治青光眼进入有组织、有计划的阶段。
    青光眼专业的发展与先进技术和仪器的进步有着密切联系,科学技术的进步使许多医生关于诊治青光眼的想法成为可能。压平眼压计、非接触性眼压计,气眼压计,自动或半自动定量视野计,眼底立体照相,眼底荧光血管造影,眼电生理检查,视乳头图象处理,A-型超声等在青光眼临床的应用,使青光眼诊断技术有了新的发展。根据国外青光眼专业的发展情况,青光眼学组及时制订了原发性青光眼诊断标准的初步建议,使原发性青光眼的诊断技术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近10年来,抗青光眼药物研究也有较大进展,β-受体阻滞剂(如噻吗心安、心得安等)在基层单位普遍应用,肾上腺素前药-propine,已在不少单位使用。此外由我国研制的丁公藤、催醒安、石蒜硷、左旋千金藤立定、乙酰唑胺滴眼剂以及美多心安等对青光眼均有明显降压效果,为青光眼药物治疗开拓了广阔前景。
    抗青光眼手术是治疗青光眼的另一重要途径,多少年来我国广大眼科工作者对抗青光眼手术技术的改进及新手术方法的设计,作了大量有益的工作,而且在基层医疗单位已推广应用,及时为不少患者解除了痛苦。目前一些县市医院已开展了显微手术,使手术疗效得到进一步提高。除传统的滤过手术及小梁切除手术达到普及之外,激光技术已广泛用于临床,激光虹膜切开,激光虹膜成形及激光小梁成形术,已取得可喜成果。国产激光治疗器的问世,为普及应用这一技术创造了有利条件。
    青光眼研究工作为提高青光眼学术及诊疗水平提供大量资料,并且由一般病例统计分析,逐步转为前瞻性的临床及实验研究,在青光眼早期诊断方面成绩尤为卓著。如压平眼压计的推广应用,杯盘比值测量,双生子视乳头杯盘比的观察,杯盘比的遗传,盘沿面积及盘沿面积比对原发开角青光眼诊断价值的研究和探讨,视网膜神经纤维层缺损的观察,早期青光眼病人黄斑阈值的改变及视野缺损的研究,视觉对比敏感度,图形视网膜电图,图像视诱发电位以及色觉分辨对早期青光眼诊断价值的初步探讨。特别是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自动视野计、压平眼压计、非接性眼压计及眼压描记仪等已初步用于临床,这些都对青光眼早期诊断有一定促进作用。
    近数年来一些单位已进行关于原发性青光眼的发病机制的探讨,如对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的生物测定(包括角膜直径,前房深度,晶体厚度及眼球轴长)及房水中前列腺素的研究,对深入了解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眼压升高的机制有一定价值。对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所作的组织相容性抗原的研究,血浆皮质醇抑制试验,眼血流图及血液流变学的研究,前房角组织超微结构的观察及其组织化学和巩膜筛板超微结构研究等,为探讨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的发病机制提供了有价值资料。此外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遗传规律的探讨及免疫功能的测定,实验性高眼压对兔眼视神经逆行轴浆运输影响的研究,高眼压对猫眼视神经、视网膜血管及组织影响的研究等基础研究,也获得初步可喜成果,为青光眼专业开拓了新的前景。这样,我国青光眼研究进入有目的、有计划、系统化的阶段,临床、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形成体系。
    至今,探讨青光眼的发病机制和提高青光眼学术及诊疗水平的工作还在继续进行,每年都能看到一些有关的论文获得发表。我们相信,在先进技术和仪器的进步的推动下,青光眼最终将为人类所战胜。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