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综合类>>正文内容

蒙娜丽莎的微笑与蒙娜丽莎综合征

     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是世界艺术界之谜,吸引和迷惑了一代又一代的参观者。据说,每年到法国卢浮宫参观名画《蒙娜丽莎》的人有数百万之多。拿破仑利用职权之便,曾经将油画《蒙娜丽莎》挂在自己的卧室内,每天早晚独自欣赏一次,有时竟然面对这幅画伫立一天半日,入迷得如醉如痴;法国已故总统戴高乐遇有棘手问题或心绪不宁时,便前往卢浮宫赏画,当他从《蒙娜丽莎》展厅出来时,原来的烦恼就荡然无存。针对蒙娜丽莎的微笑,许多参观者和评论家撰写了大量的文章,猜测蒙娜丽莎的神秘表情。
    不同的人感觉不同,将蒙娜丽莎微笑分别描述为美丽、恶毒、嘲笑和面部歪斜。弗洛伊德(Freud)还从心理学的角度,独断地认为蒙娜丽莎的微笑真实地反映了达·芬奇对自己母亲微笑的回忆。1989年,Adour从医学的角度分析后认为,蒙娜丽莎的微笑可能是贝尔氏面瘫之后,面神经发生部分华氏变性和再生引起的面肌挛缩的表现,称之为蒙娜丽莎综合征(Mona Lisa Syndrome)。
    据艺术史料记载,达·芬奇创作《蒙娜丽莎》的时间大约开始于1503年,蒙娜丽莎26岁生日时,完成于1506年,蒙娜丽莎30岁。在此之前,1495年,18岁的蒙娜丽莎嫁给Francesco del Giocondo,成为他的第三位妻子。婚后怀孕,生育一个女儿,可惜女儿于1499年夭折。这件事说明,在达·芬奇创作《蒙娜丽莎》之前,蒙娜丽莎曾经怀孕,而怀孕会大大增加发生贝尔氏面神经麻痹的可能性。据临床研究,孕妇发生贝尔氏面瘫的可能性是非怀孕妇女的3.3倍。
    如果仔细观察蒙娜丽莎的面部,我们就会发现,蒙娜丽莎的左侧睑间距离比右侧睑间距离短,而且左侧口角比右侧口角高,可能是面中部和眼轮匝肌挛缩的表现。1970年,Ruskin也注意到,不仅蒙娜丽莎的两眼不一样,而且两侧上唇角也不相同,一侧轻微上翘,另一侧则不是这样。
    从医学角度看,各种原因引起的面神经麻痹,例如贝尔氏面瘫、Ramsay-Hunt综合征、外伤等,都有可能恢复正常功能。但是,一且出现面神经的去神经支配(denervation),面部功能的恢复就会延迟。神经再生通常开始于面瘫后6-12周,这时,后遗症也开始了。到面瘫后16周,后遗症就成为永久性改变。面神经麻痹最常见的后遗症是挛缩和联带运动(synkinesis ),常同时发生。挛缩的表现是鼻唇沟加深(使上唇缩短和提高)。在静止状态下,口唇是对称的,尽管面部运动没有完全恢复,人们还是认为面神经麻痹得到了满意的恢复。“挛缩”一词实为误,其实,它不代表受累的肌肉纤维缩短,而是因神经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而出现了痉挛性麻痹。面肌挛缩很少发生于额部肌肉,因为支配前额部的面神经核的上部接受双侧大脑半球发出的抑制纤维的支配,因此不大可能失去抑制控制。挛缩表现在静止状态,而联带运动主要表现在运动状态下,因再生的神经纤维方向错误,或神经干发生“短路”引起。挛缩和联带运动发生时,患侧的自主运动肌肉和非自主运动肌肉均受累。自主和非自主运动肌肉收缩时就会发生面部的运动。讲话时口周肌肉的自主运动会伴发不自主的眼周肌肉的眨眼运动。相反,眨眼时也会伴随口角肌肉颇搐。前额抬高时,会强制性出现闭眼,或过分夸张的非自主微笑,使挛缩变得更加明显,表现为面容怪异。因此,有这种后遗症的儿童应学会尽量不要微笑。早在1909年就有学者建议,对于有挛缩和联带运动的患者应培养成“无表情面容”。试图重新训练面部肌肉有可能加重面肌的运动范围,增加患侧面肌联动。因此,应当训练患者限制患侧面部的运动,培养成“没有表情的面容”。这样,正常侧的肌肉运动也会受到限制,最终使两侧面趋于对称。在面肌恢复的末期,患侧肌肉可以出现张力过度,最终导致静止状态的过度矫正。
    挛缩和联带运动都与神经损伤的严重程度和肌肉的失神经支配直接有关,完全失神经支配的患者可以出现严重的挛缩和联带运动,部分失神经支配的患者挛缩和联带运动的程度与失神经支配程度成比例。蒙娜丽莎可能有中度的去神经支配。如果面神经再次遭到损伤、切断或应用麻醉阻滞,挛缩(痉挛性麻痹)就会转变为不伴有联带运动的软麻痹。
    基于以上的艺术和医学事实,可以对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做出如下推测。天才的解剖学家和艺术家达·芬奇花了4年时间并没有真正“完成”蒙娜丽莎肖像的创作,可能的原因是蒙娜丽莎额部向上的运动时会出现不停的眨眼和鼻唇沟加深,在一张静止的肖像画上不能显示这种不停的变化(联带运动)。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达·芬奇采用了谊染层次的绘画技法,这样可以使肖像看起来变幻莫测。而且,采用这种绘画技巧,蒙娜丽莎面部内在的结构可以软化挛缩引起的粗糙线条。达·芬奇对于蒙娜丽莎不断变化的鼻唇沟位置和眼裂宽度既感兴趣,又觉得沮丧。为了强化解剖缺陷,他曾专门请来演员为蒙娜丽莎唱歌、表演、讲笑话或做滑稽的动作,让她保持高兴。这样,具有良好解剖学训练的达·芬奇就有可能捕捉到蒙娜丽莎瞬间的微笑。遗憾的是蒙娜丽莎已经学会了控制她的微笑,培养成了一种冷漠的面容。在达·芬奇因无法准确捕捉到联带运动的动态改变而感到沮丧时,他就用数小时的时间描绘优美的景物作为肖像的背景,这种技法在当时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至今,已经无法知道达·芬奇是否当时就打算把他的女主人公蒙娜丽莎描绘成现在这样的谜一样捉摸不定的面部表情。如果在达·芬奇的遗作中能够找到答案,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尽管如此,这里提出的蒙娜丽莎综合征的说法是有事实根据的,绝不仅仅是猜测。达·芬奇是一位解剖学家,也是艺术家,只有他才能够把艺术和科学这样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