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人物篇>>正文内容

Harris Peyton Mosher:鼻科学的先驱者

    1929年,Mosher在一次关于筛迷路手术座谈会上说过下面一席话:“从理论上讲,筛窦手术很简单,但是,实践证明,这种手术可以轻易地杀死一位病人”。对于Mosher的警告,我们在实施筛窦手术时时刻不敢忘记,但是,这位前辈到底是谁?他的人生经历如何?他为什么说这句话?抱着这样的心态,笔者查阅了有关文献,介绍如下。
     1867年10月21日,Mosher出生于美国缅因州伍德福兹(Woodfords),父亲是一位土木工程师,母亲是一位天才的音乐家,她对Mosher的一生都有深刻的影响。年轻时,Mosher打算当艺术家,曾在波士顿艺术学校学习。这段经历不仅使Mosher增强了在医学教育方面的能力,而且,是Mosher一生都坚持的爱好。Mosher可以画水彩画、油画、蜡笔画、蚀刻画和雕刻。在教学工作中,Mosher充分展示了他的艺术才能,他绘制了鼻窦解剖示意图,制作了鼻窦解剖模型,而且他还极力主张他的学生也这样做。Mosher热爱动物,从不打猎或钓鱼。他说过,在水中游动的鱼儿是太优雅了,实在不能去伤害它们。
     Mosher自己说过,他是通过“后门”走进耳鼻咽喉科领域的,因为他没有当过耳鼻咽喉科的住院医生。从哈佛医学院毕业后,Mosher在马萨诸塞总医院任外科实习医师,在波士顿Lying-In医院任产科实习医师。随后在军队服役,在西班牙-美国战争中任定约军医。回国后,在波士顿当过4年普通医生。Mosher憎恨这段时间,在成名之后,他曾经说过:“从事的是医学工作,但什么都不能干。私人开业麻木了灵魂,磨灭了想像力。Mosher最早涉足耳鼻咽喉科领域是曾经在马萨诸塞总医院门诊部工作,这一学科交叉产生的影响是很大的。不久,Mosher前往柏林和哈雷(Halle)从事研究生训练,他的导师Janssen是著名的鼻-鼻窦解剖和手术的权威。回国之后,Mosher在马萨诸塞州眼耳医院和哈佛医学院工作,担任解剖系讲师。
     Mosher最早在美国讲授鼻窦解剖,这一门课程无论在内容还是先驱性方面都非常著名,被称为“Mosher的课程”,连续讲授时间长达35年。
     19世纪末,Grunwald, Luc, Hajek, Halle等介绍了经鼻筛窦手术进路,以引流筛窦化脓性疾病。1912年,Mosher使这项技术在美国推广。可能是为了警告年轻的医生,Mosher才说筛窦手术非常危险,一旦出现并发症,可以轻易地杀死一位病人。客观地讲,Mosher在学术领域的晋升是不顺利的,直到1919年,Mosher才被任命为哈佛医学院喉科学教授和马萨诸塞总医院喉科主任,这一年,Mosher已经52岁了。1932年,66岁的Mosher被任命为耳科主任,在这一学术领域,他是同时担任两个学科主任的第二人。Mosher是一流的教师,他培养的许多学生日后都成了有声望的耳鼻咽喉科主任。Mosher还是一位发明家,他设计过许多新的手术器械和手术技术。当然,Mosher的薪水在当时是很高的,但是,他并不自私,他也不是把这些钱都自己消费了。如果他想买一件医疗器械,他就自己掏钱,根本不去征求董事会的同意,这样做确实也引起了许多董事会成员的不满。
     Mosher在组建美国耳鼻咽喉科学会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他是这个学会的第一任主席,而且连任了22年。Mosher在管理这个学会方面是非常严格的,可以说是一个铁腕人物。因为他是每年固定的主考人,他经常使参加口试的侯选人感到畏惧。一位同事曾经说过,Mosher常常是一开始就问一个让候选人沮丧的问题,然后,在剩下的时间里,Mosher再慢慢地让候选人恢复自信。一下子被他唬住的人只好自杀。但是,Mosher几乎没有让任何一个人不及格,也没有人为此而咒骂他。据说,Mosher担任美国耳鼻咽喉科主席的时间是太长了,为了学会的前途,改选势在必行。Mosher虽然不再担任主席,但是还保留了“资深顾问”的头衔。Mosher勉强接受了这一改选结果,但是,他要求所有和他年龄相仿的人都要这样做(离任)。
     Mosher为人尖刻,招人讨厌,出言盛气凌人,并不是所有跟他地位相当的人都喜欢他。他说的话经常是讽刺挖苦的,而且无法预料。因此,Mosher在无意中成了一个不合群的人,在他的身边,只有一些“自称”的朋友。Mosher古板、正统,没有人称呼他的名字,据说,甚至他的妻子也管他叫“Mosher医生”,同样,Mosher称呼他的妻子是"Mosher太太”。Mosher喜欢开玩笑,但不是下流的,因为任何下流的玩笑都是令人反感的。Mosher讨厌浮夸,蔑视无能,他是一个可怕的暴君。在他那里没有道歉一说。作为领导和导师,Mosher的能力胜过了他的缺点,因此,人们只记着他做过什么,而忘记了他说过什么。
     在Mosher的一生中,只有一件浪漫的事,Mosher46岁才结婚,他的太太年轻时曾有过一次不幸福的婚姻。但是,离婚也不是解脱。两个人就这样在漫长的等待中生活,直到Mosher太太的第一位丈夫去世。现在看来,他们这样做有点儿太拘谨了,但是却符合他们的传统。Mosher夫妻非常恩爱,只要Mosher外出旅行,不到一天,Mosher太太就能收到Mosher的信,电报或电话。
     Mosher不愿意退休,尽可能地推迟这一天的到来。在宣布他为哈佛大学荣誉教授时,他说:当大学校长念到你的名字时,你站起来,向所有见到的人顺从地低下你全白的头,这一切表明你在法律和学术方面已经死亡了。
     Mosher死于1954年11月4日,享年87岁。临终前,Mosher做了前列腺手术,从此再没有康复。Mosher是耳鼻咽喉科领域的巨人,是他那个时代活跃的传奇人物。1955年,Federick Hill说过下面一段话:Mosher是一位杰出的医生、科学家和导师,当然,也是耳鼻咽喉科领域的一位不会被人忘却的人。他留给我们一大笔遗产,他的一生都在为人类的利益而奋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