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医学史>> 基础类>>正文内容

喉镜的故事

    1807年,法兰克福的Von Philipp Bozzini最先描述一种喉镜,其结构是在一根中空的金属管中装配玻璃镜,类似于粗糙的潜望镜,这篇论文的标题是“光导体或用于活体内腔隙照明的一种简单仪器的描述”,由于文章中有色情内容,因此,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但是,Bozzini的设备缺少直接照明光源,实用性差,他的努力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
     1829年,英国的一名医学生Benjamin Guy Babington,向伦敦亨特尔协会提交了一篇论文,介绍了他发明的用于检查喉部的器械。这种装置被称为声门镜,其结构是在一根长柄上连接一个小镜。用压舌板压下舌部,将声门镜的反射面抵于患者腭部,就可以看到喉部。这种器具使用时需要强光,Babington还建议使用前将镜面浸于水中以获得表面液膜,防止因呼吸造成镜面模糊。Babington是一个优秀的人才,撰写了大量不同学科的文章,如霍乱和血液病。在伦敦Guys医院,Babington有一名同事,就是著名的病理学家Thomas Hodgkins(霍奇金病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当医院公布评选“医师顾问”的空缺职位时,两位重要的候选人就是Babington和Hodgkins, Hodgkins性格古怪,但是,他在病理学方面的成绩使其在国际上知名。因此,大多数人认为Hodgkins能够得到这个职位。当评选结果是Babington时,Hodgkins感到无法忍受,辞职前,Hodgkins在Guys医院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他对Babington声门镜的看法,他说,“我的朋友Babington的独到性发明就是喉镜。”自此以后,这种器械就被称为喉镜。尽管Babington一生对医学做出了大量的、长期的贡献,但是,他在喉科学领域没有产生广泛的影响,因为他从未发表过临床观察方面的文章。
     随着十九世纪科学的进步和医学的发展,还有一些研究者应用不同的镜子,配备不同的光源以试图观察喉部。最有趣的尝试或许是John Avery的方法。1884年,Avery认识到直接照明的必要性,他描述了一种相当繁琐但有独创的喉镜辅助设备。这种设备就是一种反射镜样的镜子,需要一个反射器和作为光源的蜡烛。可惜的是,蜡烛的放置过于接近检查者的脸,在这项技术被放弃之前,不知有多少人的胡须被烧焦过。
     Manuel Garcia是十九世纪中叶伦敦和巴黎著名的歌唱教师,他对声带生理学具有浓厚的兴趣和相当的知识,对不能直接检查声带感到沮丧。1854年9月,当他漫步于巴黎的一个花园时,他注意到一些窗户玻璃可以反射阳光,按Garcia自己的话说:“我仿佛真的看到眼前就是喉镜的两个处在反射部位的镜面。我径直来到外科仪器制造商那里,问他是否有带有长柄的小镜子。他告诉我有牙医用的小镜,我花6个法郎买下这些小镜,立刻回到家,急切地开始自己的实验。我将用热水加热并小心干燥后的牙医用小镜抵在自己的悬雍垂上,通过手上的一面镜子将一束阳光反射在小镜的镜面上,令人兴奋的是我立即看到了自己开放的声门,暴露得非常清楚,以至于还能看到一部分气管环。”Garcia回到伦敦后,做了大量的自我观察,并于1885年提交给伦敦皇家协会一份题为《人类声音的生理观察》的报告,从此喉科学诞生了。
     1857年,维也纳神经学家Ludwig Turck开始研究Garcia的观察在医学方面的应用性。最初应用时,Turck遇到了许多困难,例如,Garcia是一位训练有素的演唱家,能够放松自己的喉部,以利于自我观察,而Turek则只能检查不太合作的病人。因此,1858年,在Turck发表的文章中,他对喉镜的临床应用并不乐观。同样在1857年,布达佩斯的Johann Czermak(医生和科学家)应用Turck喉镜研究声音产生的机理,并重复Garcia的实验。Czermak是一个天才,他很快克服了Turck所遇到的技术困难。应用台灯作为照明光源,Czermak能够通过放置的一系列镜面使这种观察既能自己看到也能让别人看到。Johann Czermak是一位精力旺盛、且热情奔放的人,他通过展示喉镜的应用使这项技术迅速在欧洲普及。随着Czermak影响力的增加,Turck的妒忌心日益增强,因此,在一段时间内,欧洲医学杂志中充斥着竞争对手间的批评和反诉。
     Czermak和Turck之间的竞争引起了Morell Mackenzie的好奇心,这位年轻的英国医生那时正在维也纳接受研究生教育。Mackenzie对喉镜产生了兴趣,并在1859年赴布达佩斯向Czermak学习喉镜的使用。此后,Mackenzie在伦敦建立了第一所咽喉科医院,通过一个人的奋斗,将喉科学发展成为医学领域的一门专业学科。Mackenzie发明了许多仪器,工作椅和光源,以辅助间接喉镜的使用,他还发展了间接喉镜下手术的灵活性。
     十九世纪50-60年代,随着麻醉的早期发展,对喉部直接进路的兴趣也随之高涨。1878年,著名的外科医生Sir William Macewen首先因麻醉目的做了喉部插管。这是一位患有口腔肿瘤的55岁男性病人,如果不做气管切开,另一个选择就是插管。Macewen在尸体和清醒病人反复练习这项技术,1878年7月5日在氯仿麻醉下气管插管,成功地完整地切除了口腔肿瘤。有趣的是,Macewen并没有促进气管插管技术的发展,真正推行这项技术的是儿科医生Joseph O’Dwyer。
     O’Dwyer在纽约育婴堂工作,对白喉患儿的死亡率深感忧心。他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希望能发明一种工具,可以经喉插入一根细管。1882年,他首先尝试了建立人工气道,最终成功的完成了气管插管。经过不断努力,O’Dwyer开始挽救生命。到1898年O’Dwyer去世时,喉插管的概念已得到了广泛认同。
     直到十九世纪的最后几年,人们仍然认为,由于口腔和喉的几何形状,直视喉部是不可能的。1895年,好运不期而至,在一次手术中出现了食道镜偶然进人气管的意外情况。令所有的人惊奇的是,通过食道镜可以清楚地看到下呼吸道,而没有造成对病人的伤害。一位德国内科医生,Alfred Kristein听说了这次意外情况,立刻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他以上牙作为支点,将一根短食道镜插人喉腔。为了解决照明问题,Kristein在手柄上装上一个小灯泡,通过透镜聚焦将灯光折射到喉镜的轴上。随着经验的积累,他又改良了最初的内镜设计,它包括两个叶片,一个标准叶片通过向前压舌以抬高会厌,第二个叶片用来固定会厌喉面,从而可以抬高会厌暴露声带。Kristein还找到了喉镜检查的最佳体位,他最初是在患者前面操作,后来就改为在患者上面操作,就像现在一样。
     美国著名的内镜专家Chevalier Jackson是一位完美主义艺术家,一位杰出的导师,也是一位出色的临床医生。他设计和改良了许多医疗器械,其中之一就是Kristein喉镜。最令人瞩目的改进是采用了小钨灯泡作为远端照明光源,这就极大地扩展了视野。他还为喉镜设计了一个滑板,通过滑板的轻易移动,既可以放置支气管镜,也可以进行气管内插管。在Jackson从业的早年,喉镜还只是喉科专家的工具。随着喉镜在麻醉方面的良好应用,麻醉科医生开始从自身需要的角度对其进行改良。1913年,纽约的Henry janeway介绍了一种具有远程照明的侧开式喉镜,这种喉镜主要用于引导气管内麻醉插管。Janeway喉镜的独特设计在于最先采用手柄电源。自带的两节电池使这种工具小型化,便于携带,使用灵活。1941年,经美国Robert Miler的最后改良,麻醉喉镜定型为如今的形式。两年以后,英国的Robert Macintosh设计了一种短且弯曲的叶片,通过将其放置在会厌谷以抬高舌根暴露喉腔。很明显,Miler的叶片设计和Macintosh的器械与50年前Kristein喉镜有惊人的相似。
     最近40年,喉镜又有了巨大的发展。经过不断改良,力求充分暴露喉部,以便于在显微镜下施行喉显微手术。1972年,Geza Jako率先将激光引进喉部手术,为此,他进一步改良了喉镜,使之能够用于内窥镜下激光手术。1972年以来,介于直接喉镜和间接喉镜之间的显微喉镜问世,并广泛用于临床。
 喉镜的故事从Garcia的好奇心开始,包括Czermak的发明,Kristein的创造,以及Jackson的洞察,这就是人类如何学会观察自身的发音盒((voicebox),并将这种知识应用于临床的过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