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郭润康和医学集邮

     郭润康是当今世界上集邮年限最长,fans最多的集邮家。我和医学界的许多邮人都是他的“粉丝”。
    我敬仰郭老始于80年代,从邮刊上获悉了他将藏品无偿送人的事迹,知道他是我国医学界的集邮元老后,便激发了我向他求教的欲望。自有通信联系二十年来,他总不忘寄我相关邮品.2004年3月22日(农历润2月初2),邮友为他制作了88寿庆明信片(明信片背图),当时虽然我没有参与贺寿活动,但老人家也不忘当天从贵阳官井社区发我一枚.....
    1990年,我因编撰《中华医学集邮手册》写信向郭老求助和求序,有幸感受到了他“有信心复,有求必应”的成人之美。先摘录当年9月16日老人的复信一段:“民国时期套附捐邮票的历史背景资料只有从解放前的邮刊中去找,因我的存书全部送人,故多记忆不起。手头有《近代邮刊》复印件一全套,翻了一下有十七期赈济难民邮票的发行史,三卷11,12有两篇介绍防痨邮票的文章,可以参考”(同年12月,郭老即将上述三篇文章复印件寄给了我)。再摘91年3月16日信句:“关于《手册》的序言,根据来信所提要求,重新撰写……,现将新稿附上,你可根据我的底稿,直接在稿上修改(不要客气),目的只有一个,既要写得得体,也能突出《手册》的特色……”这是先生为我作序二稿后的一段附言。
 

     从郭老的复信我们感受他的不辞劳苦,还有他的俭朴:他所用的信封大多是将别人寄去的信封翻面两用(我将它称"复寄封"),盖上自刻的邮政编码框及讯址章。有时回信用的信纸,甚至就是用过的信笺没有完的一半……。这些细节,让人感受到他的节俭风范之外,多少也自责和不安。老人的时间和经济负担太重了!早年退休的郭老工资并不高,每天要应对全国千百邮友的回信,邮资不菲啊!仅仅这一点,也是一般邮人难以做到也不可能长期做到的事。于是,近十多年,特别是近些年,我尽量不再给他老人家去信,体恤他的精力和经济负担……
    当然,有时为了"公事"还是不得不麻烦他。而他每次都很认真和投入,总是善解人意,替人考虑得十分周全。1999年春,我们筹备成立全国卫生专题集邮联谊会,请他题写会刊,他一次写来三个方案并附言曰:“目前看来用××集邮较普遍”。既给你一个选择的余地,又提出倾向性意见。2001年夏,我会更名为“医学集邮研究会”,郭老寄来三份题词供选用,再次彰显了大师虚怀若谷的风范。2004年9月,为纪念医邮会成立五周年集邮报发专版,郭老特地寄来<<吁请发行"护士节"邮票>>一稿,以示 对医学集邮的关注。
    1994年11月,参加全国集邮联“四大”期间,我结合平时的疑问,向几位久仰的大师请教.当我与郭老谈及《蛇徽》展集的构思时,他讲述了许多有关蛇的故事和药用......使我感受到他的诲人不倦。
    郭老的崇高不仅仅在答疑解难,晦人不卷,更多的是精神鼓励和鼎力相助。1989年,上海会友罗庆泉编组自己第一部邮集《爱满人间》,由于得到郭老的指教,因此成为本市第一个省展获奖的人;2004年郭老得知上海潘振稼医师制作了《冠心病》邮集,欣然贺词:“白衣战士,热爱方寸。冠心疾病,危害老年。组编邮集,宣传防治”。后得知其邮集更名为《呵护您的心脏》,他对改题十分赞同,并要求作者将邮集重点放在心脏病的防治方面。多年来在医学集邮爱好者中,无论是医药、环保、还是红十字专题邮友,只要与郭老通信的,都无一例外的得到过他寄赠的相关邮品。2003年SARS流行期间,因为仅贵州邮政局使用过一种“消毒标笺”,邮友们大多竟相向郭老求助。他不顾劳累再三奔波邮局,使不少医学邮友得以实现愿望……。这类例子真是举不胜举。
    郭老的精神使我和我的邮友们终身受益,莫齿难忘。现在,我宁愿送掉成百上千的各种豪华纪录封,也不舍郭老的“复寄封”.因为,世界上能将一个信封反复使用的人罕见,就像肯为大众集邮心甘情愿的付出自己双倍精力的人难找一样.郭老,让我明白了什么是“高山仰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