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03与邮友悠游——医学会“四大”及江南邮游见闻录之三

中国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古代的行政区划沿用了两千多年,现在还保存在了地名里,苏州就是一例,当然沧州也是。当年林冲发配到这里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有这个感想?下车一看,我勒个祖宗,这儿是沧州,不是苏州,时间是18号21:55,我刚走了不到一小时!这一觉睡得真香,差点耽误事儿。赶紧打道回去吧,背着行李,拎着明信片又准备上车,列车员用看猴一样的眼光看我,幸好我及时声明:“我下车去透透气”,防止他人造成误解。实际上这个理由也太牵强,透气也有拿行李的?什么东西这么珍贵,寸步不离?

 

回到座位坐好,旁边的老兄很纳闷,我只好说了实话,“我到德州,不到苏州“。折腾一遍,坐好,我困意又来了,本来睡了不到一小时,能不困吗?火车开动,我又进入了梦想,时间还早呢,睡吧。正在迷糊中,邻座的捅我,”喂,别睡了,到了!“这回真的到了,邻座大哥还真热心,帮我拎着明信片,原来他也下车。真心感谢啊,您要是集邮者,我也要送您一套明信片。

 

下得车来,那位热心的大哥将明信片交给我就消失在了人群中,再见!热心的大哥!我刚要走,又发现一问题,怎么天还是黑的?别再犯沧州的错误吧,举目一看,没有看到站牌,却看到了“中华老字号“——德州扒鸡的广告,这回我踏实了,肯定是到德州了,还不是苏州。真奇了怪了,中国的州怎么这么多。想起来马三立老先生的一个相声,就是错把沧州当德州,引出了笑话,变成了相声,我可好把沧州、德州都当成了苏州,一下子两个笑料都抖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我对邻座的大哥说错了我到德州,还是他在对我搞怪,反正我是又下错车了。上车的时候,乘务员再一次用看猴的眼光看我,我无需解释,低头上车吧,我当时一旦说出”我又去透透气“之类的话,乘务员一定用看猩猩的眼光看我。

 

上车坐好,旁边上来一对情侣,美女问我,到哪里?我没说话,举出了车票一晃。情侣只有一张票,帅哥坐在座位上,美女坐在帅哥腿上,很甜蜜的样子。刚开始还行,时间长了瘦帅哥禁不住胖美眉的压迫,紧忙起身让美女坐在座位上,帅哥站着。如果当时我发扬雷锋精神赶紧让座,那两个人一定坐在一起,相互依靠甜蜜睡着,我只能留着口水站在一旁傻看。可惜我不是雷锋……

 

我依旧在“小卧铺“上睡着了,睡的很香,列车也不在停靠诸”州“,直接南下而去。当我正在和古代大贤周公旦先生请教问题的时候,旁边的胖美女拍我,”你到站啦!“,我醒来后,火车确实减速了,但天依旧是黑的。看来我又要挨折腾了,看好再说,不要再轻举妄动了。仔细一看,是”徐州“!哪来这么多的州!旁边的美女还说”你不是到徐州吗?“”我到苏州好不好……“我被一次次的折腾没有了脾气。一看表才3点多(已经19号了),我真的睡不着了。看着旁边帅哥的难受样子,我说,我去溜达溜达,您坐这里歇会吧。美女帅哥不住的称谢,我有些飘然了。我不吸烟,但也需要到车厢连接处清醒清醒,在水房打了点儿开水,喝了几口,精神似乎好了很多。旁边还是那位乘务员似乎在用同情的眼光看我,我尴尬的笑了笑”“我透透气……”

 

拿出手机一查,乖乖,后面还有一个常州呢,看来“州”的错误确实不能再犯了。之后一路我和帅哥美女轮着坐,换着休息,直到过长江到了南京。南京下车的人很多,同行德州上来的帅哥美女也下了车,我一个人坐两个座位很是宽敞,天也渐渐亮了。我越发的兴奋,睡不着了,江南,真的到了。

 

【敬请请关注后续更新!】

 

写了三篇还没有到正文,又臭又长不厌其烦,哈哈……您就权当看个笑话吧,想一想每天每人周围大大小小的笑话还真不少,可很少有放到网上与人分享的,有的是需要专门的人在特定环境才会笑,有的是方言土语只有听得懂的才会笑,有的是不堪入目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而我这个是实打实的真实事件,雅俗共赏,能博君一笑,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