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协会活动>>正文内容

河南第九届邮友联谊会,我的河南焦作纪行之二

一路上可苦煞我也,按理说我是靠窗的座位,应该是最舒服的,可是我到了座位坐下后却一动也不能动。在北京我喝了两碗豆汁和一大碗炒肝(北京小吃,属于稀饭类),这要是上厕所可怎么办?厕所里可是一直被两个没地方待的人占据着啊!事实上我想错了,上了车后我就出汗不止,空调车根本发挥不出作用,整个车厢里密不透风、温度急剧升高,根本不用上厕所。洗手池上也摆满了行李一直到车厢顶部,边上一位老兄,一手扶着行李,一手扶着衣裳挂钩,就这样挂着睡了一宿,车到新乡的时候旁边的下车他才松手坐在了地上。真是不容易啊!

   

在渡时如年的火车上坚持了8个小时后,列车终于到达了焦作站。下车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爽!终于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舒服的事情,就是“下火车”……出了车站,来到站前广场,天已经亮了。时间是早上5点45,广场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人。和别的地方不同,专业“接站员”的不多,比不上北京、天津、唐山之类,东道主们太不“热情”了。

   

我没地方去,赶紧去本次会议的据点“长城饭店”吧。饭店就在火车站对面,过马路就是。在饭店的大堂只有一个服务员在沙发上打盹,没打搅她,赶紧找地方吃饭去吧。我早就对河南的“胡辣汤”向往已久,赶紧来一碗。溜达到“焦南市场”,对面就有一家早点铺,这里胡辣汤是必不可少的。2元一碗,吃着昨天在北京买的包子,嗯,味道——很一般……也许是没找到正地方,个人认为并不是百度上说的那么好。去年周口联谊会的纪念品就有胡辣汤速食袋装的,到家自己做味道不行,今年实地喝还是不行。看来还是口味对不上,在我们唐山有很多河南人做早点的生意,我也曾问过为什么不做胡辣汤售卖,答案五花八门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不好卖,河南河北口味不一啊。

   

吃完早饭,用手机和方站长联系,他已经到了饭店,让我快过来。我赶紧往回走,老远就看见李天福老师在门口等着我呢。买了一张焦作的地图塞进书包,忙和他握手见面。他把我带进了会务组房间,这是方少华站长已经到了。赶紧报到,负责接待的是焦作的王琳老师和李建平老师,交完会务费,还得到了一份纪念品:今年的会刊、一些当地邮友赠送的邮品,还有一盒当地的特产怀菊花茶。药材讲究地道,这四大怀药之一就有菊花,这菊花茶应该错不了。(插一句,到今天6号为止,我已经喝了五小袋了,确实不错)

   

在会务组待了一会,童会长和刘主编也来了。(奇怪的发现,刘祖鞭老师在这次联谊会中称呼也晋升为刘主编了,正好合他的名字及目前医学集邮的主编工作,巧的很)拿出《医学集邮》请大家提意见。难得一次会员聚会,方站长提的几个意见他虚心接受了,在下次会刊编辑中加以改进。您看到的《医学集邮》全是由他一人“包办”,身兼主编、编辑、美工、作者等n个角色,非专业的做出了专业的效果,很不简单,先佩服一个!

   

没有给我安排房间,我就在会务组泡着,很多老朋友陆续前来报到高长明、杨超、吴贵柱、张全兴等,都是年年相见,邮之乐、友之乐,都是集邮的一乐啊。  

   

左起:童会长、方站长、王琳、刘主编

 

   

左起:刘主编、李建平、童会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