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用宣传戳编一部抗击“非典”邮集

    我国最后一例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标志着我国在抗击非典型肺炎的斗争中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在非典型肺炎肆虐期间,全国各地使用了一百多种抗击SARS宣传戳,还发行各种各样的明信片、普资封片、个性化邮票等等。我是一个医学集邮者,当然不会错过收集这些医学题材邮品的机会,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才发现求戳有种种的酸甜苦辣。
     要收集一百多个地方的邮品确实很不容易,原来认识的邮友也不可能提供来源那么广泛的邮品,于是我只好写信及附上明信片到各省市集邮协会请求代盖邮戳。起初,我也不抱太大希望,毕竟这是一个讲求经济的社会,我的信会否被扔到垃圾箱里呢?事实却完全打消了我的顾虑,我寄出去的信绝大部分都得到了回复,寄回来的明信片都盖上了很清晰的宣传戳,有的还寄来了该市集邮协会的会刊,有的还向我介绍相关的邮品,邮人的热情确实让我深深地感动。为表谢意,我也回赠邮刊、邮品。就这样,我不但得到了很多很好的邮品,还结交了不少难得的邮友,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收获,这不也是集邮的另一种乐趣吗?
     前段时间的报春花臆造普资封的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正当人们对造假者口诛笔伐的时候,我却在求戳的过程中,碰过这样类似的事情。一枚设计颇为特别的湖北洪湖宣传戳在各大集邮报刊都曾介绍过,当我去信求戳的时候,得到的回复居然是洪湖邮政局从来没有刻制过抗非典的宣传戳。伪造邮品固然是一种违法行为,打着邮政局的旗号私自刻制宣传戳,并牟取经济利益,是否也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国对于宣传戳的使用还没有制定出完善的制度,宣传戳的使用存在着一些漏洞,我衷心希望邮政宣传戳的使用能早日规范化。
     虽然我国已使用了一百多种抗“非典”宣传戳,但最具有邮味的莫过于消毒封,至今我也只收集到4种。其中一枚四川什邡的“邮件已消毒”戳突然在不少邮刊中冒了出来,引起了我的怀疑,便写信到当地邮政局询问,回复结果是当地从来没有使用过“邮件已消毒”戳。造假者欺骗邮人的行为是可耻的,现在购买这种邮戳,损失的可能是十多元钱,但如果以后用在邮集中参加国际邮展,将会影响我国的声誉,这损失就很大了。从另一方面想想,在非典时期,很多邮政局确实对邮件进行了消毒,却没有盖上相关的戳记,使集邮者失去一份宝贵的历史资料,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集邮者非常希望得到这些有意义的邮品,我真心希望各省市邮政局能多为邮人着想,在邮政的工作中,注意一些细节问题,如邮件消毒后,盖上相应的“已消毒”戳,既能使收件人放心阅读邮件,又可为集邮界留下宝贵的历史资料,这确实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
     我想,我的抗击“非典”邮集组编出来一定很精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