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中国专题能不能参加FIP邮展?

   《中国集邮报》总947期刊登李明先生大作《也说专题展品的“创新”》(下称李文),针对笔者的《“创新”新说》(下称拙文)提出 众所周知,我国有大量的专题集邮者在组编《长城》、《汉字》、《中国画》等本国选题的专题邮集,2004年岳阳邮展的展品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此类作品。那么,这些专题作品能不能参加FIP邮展(包括国际邮展和世界邮展)呢?不少人包括专家认为它们的“层次不高”,局限于一国范围,不符合FIP有关规则,所以不能够参展。
     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涉及到中国选题(其内涵是中国文化)能不能长远发展或者有没有出路的大问题,需要正确理解和冷静把握,如果过早地做出“一国选题不能参展”的结论,无疑会把数以万计的中国选题作品限制在国门内,堵塞它们走向国际、走向世界的道路。在学习FIP规则的基础上写下本文,期与专题邮友共同探讨。
 一、从FIP专题规则来看,其中没有否定一国性选题的条款。
     FIP邮展评审规则,在我国出版过三个译本,即1990版、1998版和2003版(按照FIP通过和发布规则的时间,分别是1985版、1995版和2000版)。翻阅这些资料,在《FIP专题集邮展品评审指导要点》的三个版本中,分别都有一句话提到“一国或几国选题”(《专题集邮展品评审专用规则》则从未提及)。这些规则的本意是什么,是否可能存在理解上的歧义,我们来看不同文本的说法。
     《集邮展览与评审各项规则》(1990版)编译的《要点?1985版》中,第3条“展品构成原则”部分讲,“前言并非是简单的条目排列,它应当充分体现出专题内容中的直接引证、相互参照、发展过程和种种特点,包罗专题的各个方面,概括与专题相关的最大内容范围。从这一点出发,在专题允许的范围内,应当避免把前言的内容阐述局限于某一个国家或某几个国家”。这句话,就是国内长期流传的“一国选题不能做”和“避免选择一国或几国的题目”的理论依据。
     但是,这里存在着明显的逻辑混乱,压根读不通:既是“在专题允许的范围内”,为什么还要让人们“避免”呢?如果不在专题允许的范围内,反而可以不避免吗?如此含糊不清的语句究竟能表达什么含义,当时可能没有人留意。现在可以肯定是翻译出了错误。1990版中译本专题规则存在不少失误,如上句话中“前言的内容”应该是“纲要的内容”(当时将plan一词误译成“前言”)。由于人们对规则敬畏有加的心理,所以对这句语病严重的“规则”没有怀疑,被一些人做了奇怪的解释,从而人云亦云传播至今。
     1995年以后,国内专题界对规则的学习逐步深入,中文版的翻译失误先后被指出,故而,1998版的翻译工作显得极为认真和慎重(并将英文本作为附录供读者对照),其准确性大大超出了1990版。
     在1998的《国际集邮联合会集邮展览各项规则》中,公布的是《要点》的1995版,其中第4条“展品评审标准”规定,“纲要应当包括专题的各个方面,覆盖与专题相关的最大的内容范围。基于这一要求,除非所选专题的限制,应当避免把纲要的拓展局限或集中于一个或少数几个国家”。在这里,“除非所选专题的限制”一句,显然是对1990版的重要更正,语句变通顺了,意思也十分明确:在没有受到选题本身限制的情况下,要避免把纲要的展开局限在一国(或几国)之内;反过来理解,如果所选专题本身存在着一国或几国的限制,那就可以在这个限定的范围里展开纲要。
     到了《国际集邮联合会竞赛性邮展规则暨邮集制作》(2003版0出版时,编入了《要点》的2000版,第3条“展品组成原则”指出,“一个有效的纲要应涵盖与题目一致的最大范围。在这一点上,除在题目中特别指出外,纲要不应该受时间或地域的限制,直到所选专题允许这样做为止”。这个新《要点》取消了过去关于“一国几国的”的用词,含义更加明确:只要在标题(应当包括副标题——笔者注)中加以明确表示(特别指出)了,纲要可以受到时间或地域限制。
     至此,我们不难看出,规则没有对“一国或几国选题”作出歧视性或禁止性的规定,自然也不会限制和禁止中国选题。再留心一下这些语句在规则中的位置:《要点》1995版是在第4.1款“展品评审标准-纲要”部分讲的,针对的是纲要的“综合性与完整”;在《要点》的另外两个版本中,都出现在“展品构成原则”部分:1985版是在第3.2款“专题展品要素-纲要”处,2000版是在3.2款“专题处理-题目与纲要”处。这就意味着,在《要点》的不同文本中,这条规定都是针对邮集纲要(计划)讲的,并不是针对邮集选题作的规定。反过来想,如果FIP对“一国或几国选题”存在着否定和排斥的意识,用一句话就可以直接说明白,何必拐弯抹角让人拎不清呢?
 二、从国外邮展实际看,一国或几国选题可以参展并得奖。
     专题集邮是从国外兴起的,选择一国(或者几国)选题的人很多,自然地,所谓受一国或几国范围局限的专题展品也很多。这里仅以我们大家熟知的作品为例:属于一国选题的有《马丁.路德》、《列宁》、《南丁格尔》、《肯尼迪》、《圣雄甘地》、《丢勒与他的时代》、《埃及法老》、《美国的法律体系》、《从维多利亚到伊丽莎白二世》、《1936年奥林匹克故事》、《汉城奥运会》、《萨拉热窝冬奥会》、《耶路撒冷沧桑》、《萨克森首府》、《纽伦堡—一个城市的故事》、《19世纪的法国绘画》、《甲壳虫—大众汽车发展史》、《航海业—芬兰历史的动力》等;属于几国或十几国的选题有《德语国家的音乐》、《征服大陆--印第安人的冲突500年》、《美洲大陆土著》、《北欧的滑雪运动》、《兰色多瑙河》、《大洋洲鸟类》等等。
     可以说,这些选题都存在“一国或几国”范围的限制,按照国内一些专家的眼光,就不能参加FIP邮展。事实上它们参加了正规的FIP邮展,而且都获得较高奖励,其中的《圣雄甘地》、《丢勒》、《肯尼迪》、《美洲大陆土著》、《兰色多瑙河》、《19世纪的法国绘画》、《航海业—芬兰历史的动力》、《汉城奥运会》等等,还是金奖或大金奖的得主。
     这些事实说明什么?至少说明两个问题:①《指导要点》的那句规定并非针对邮集选题(或题目)说的;②“一国或几国选题”同样可以创作出优秀的专题集邮展品。
 三、从国内有关作品来看,应当走出两个误区。
     笔者妄见,中国选题的专题作品能不能走出国门,问题不在于一国选题方面,而在于能不能走出已经陷入的两种误区。
     一方面,要解放思想,用正确的眼光看待规则,走出理解认识规则的误区。专题集邮信息网进行“挂号收据是不是有效信息”讨论时,一位集邮家发帖说,“规则不能死读,各国评审员并不去死读,…死读规则只是绑住自己的手脚”。多年来,我们习惯于听从少数专家权威的意见,放弃了独立思考和自我判断,甚至把错误认识和误区违背规则的解释都当成金科玉律(本文讨论的这句规则即如此),久而久之,导致许多邮集作者丧失自信,觉得中国选题不可能有什么前途,受这种心态的支配,要在中国选题范围内产生优秀作品,恐怕是空话。
     另一方面,向国外优秀作品学习,走出创作尤其是选题处理的误区。综观国外同类邮集,选题虽有地域局限,但作品的处理(从计划编制到素材运用)却没有局限于某个地理范围,它们的特点是:思路宽阔,善于在世界性的范围里展开专题;叙事角度合理,专题知识丰富,能表达出选题深层次的历史文化内涵;选材广泛,完全不存在国家以及邮品种类的限制;…等。再看中国选题的作品,通常表现出:作品内容受本土范围限制,不能从世界的大背景来把握选题;邮集处理偏爱空洞的表面议论,多是小学作文式的浅薄歌颂,看不出专题深度;过分集中使用国内素材,缺乏对国外可用邮品的挖掘,体现不出作者对专题的真正研究;…等等。比较之下,显然存在反差,老外把范围有限的选题做到不受限制,我们的处理却使选题范围变得更加狭隘。
     笔者认为,决定专题作品成功与否关键因素并不是选题范围大小,而在于作者的思路和眼界是否广阔,专题知识是否充分、素材选择是否优良。选题范围可以有限,但作者的思路不能受局限,邮集素材不能受局限。岳阳邮展上,中国选题邮集的获奖水平普遍低于其他选题的展品,其中固然有评审员不重视的一面,但根本原因还在于作者对选题认识不足,专题处理停留在一般甚至很低的层次上,很难得到认可。其实,象《长江》、《汉字》、《上海》、《中国书法》、《孙中山》、《邓小平》等选题,都具有国际意义上的重要性,也具有夺取国际性邮展金奖大金奖的价值,关键在于怎么处理。只要我们善于学习借鉴国外优秀作品的有益经验,深入研究专题知识,思路就会豁然开朗,创作就会上到一个新台阶。那时,中国选题的专题作品走进FIP邮展并取得好成绩,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