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专题计划与标题的一致性

   《FIP专题集邮展品评审专用规则》第4条指出,展品评审首先要看“计划与标题的一致性”。在专题邮集创作实践中,如何认识和把握这个要求,是专题作者应该关注的问题。本文谈一点个人的浅见,不妥之处望邮友指正。
     1、计划的拟制应当服从标题,受标题统率,因为计划的范围是由标题范围所决定的。《指导要点》第3.2款规定,“标题与计划表示一个富有意义的实体并反映所选专题的具体特征”,这个“有意义的实体”即展品结构。可见,计划必须与标题保持紧密的一致性,与标题相互依存,相互印证,共同组成一个具有稳定专题密度(坚固性)的展品结构。在这种情况下,该结构才是一个有意义的实体(注:一致性即onsistency,它还有坚固性、密度、连贯性等含义)。所以,计划的拟订要密切围绕标题,在标题确定的范围内进行构思,计划的展开不能比标题的范围大,也不能比它小。如果在《船》的计划中出现了“宇宙飞船”一章,或在《门》的计划中出现“过门”小节,就超出了选题范围;反过来讲,如果《灯》的计划里没有“蜡烛”,或《骑马》计划中缺乏“马鞍”等章节,计划就不能充分反映选题概念,使得标题范畴缩水。这些或大或小的情况,都使得计划不能与标题契合,有悖于规则的一致性要求。实践中还有一种情况,展品是从个人藏集中选出的一部分,比如从《船》中选出《远洋货轮》部分参展,就需要对原来的计划加以修改,使之与《远洋货轮》的标题吻合。关于这一点,《指导要点》第2条指出,“这部分应该毫无遗漏地结合并连贯所选专题。在这种情况下,或许有必要修改计划页”。
     2、计划应该与标题最大限度地吻合,可能的话,应该与标题完全一致,不出现任何矛盾。《指导要点》第4.1款规定,“标题限定了全部的范围,而且这个范围通过计划组织起来。标题与计划两者间的矛盾或者不一致,会暴露出对标题的细目划分不妥当,或在选题范围内的结构合成不恰当”。这就意味着,计划的章节划分与标题之间不能产生任何不一致的情形,更不能出现矛盾。例如在《昆虫——人类的好朋友》计划中,不该存在“农业害虫、家庭害虫”的小节,因为它们与标题存在着明显的矛盾;仍然是这两个小节,放在《人类与昆虫的渊源》中就没有不妥,因为在双方渊源中确实存在有利、害两个不同方面。再如《吸烟》计划中的“控烟与禁毒”小节,与标题形成了严重冲突(吸毒与吸烟不是一码事)。这些例子都表现出计划与标题各自为战(而非有机一致),很容易让人感到展品结构合成的不恰当以及章节划分的不合理,评审时大约是要失分的。
     3、这种一致性还导致了另一种可能:在必要时,使标题反过来切合计划,这可以称作计划的反作用。由于展品创作是一项长期的工作,组编过程中,作者很可能产生一些新思路,这些思路又在处理角度或其他方面具有独到性,更有利于表达展品内涵(或更吸引人),那么,由此产生的一份更为完善的计划就足以影响到标题,使之适应计划的构思而改变。正如Nestor M.Ferre先生在《专题展品的计划》中所讲的,“在拟制计划之前就决定展品标题是不恰当的,因为,可能碰巧会有其他的方法,也就是说,应该由计划来产生出一个贴切的标题。唯一要考虑的是它们二者之间要完全一致”。我们熟知的《水——生命之源》,按照“自然界的水、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小规模汲水、大量使用水、与水有关的建筑、水上运输、水上运动、所有生物的生命血液、水与城市发展、水的保护”来展开专题,明显与“生命之源”的副标题存在较大距离甚至冲突,但换个角度看,仍然不失为一份优秀计划,那么改变标题(使之吻合计划)无疑是必要的和明智的。
     《指导要点》第4.1款规定,“标题限定了展品的全部范围,而且这个范围通过计划组织起来”,也就是说:标题的意义是“限定展品的全部范围”,计划的意义则是“组织起展品的全部范围”。《专用规则》第2条也讲“一部专题展品,按照某种计划来展开一个选题”。显然,展开与处理都要服从于计划。事实上,一份好计划即使离开某个标题,仍能用于相关的专题;但一个缺乏计划支撑的好标题,却无法自证其价值和意义。可见,计划切合标题也罢,标题反过来支持计划也罢,只要保持二者之间的完全一致,达到规则的一致性要求,都是可行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