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文萃>>正文内容

集邮人的身份和等级

    据说,我国的集邮人数要以百万计算,居世界各国首位。对这些不少的人该怎么称呼?当然是“集邮者”——这是我们共同的姓名,共同的身份。有的时候,媒体(或者领导讲话)还会很小心地在“集邮”后面再加一个词,变成“集邮爱好者”,说来有趣,一次笔者参加本地邮协理事会,听到协会领导频频使用“集邮爱好者”一词,就笑问,这些人的集邮历史都在二十、三十年甚至五十年以上,这么多年一直“爱好”,难道就没有一点长进吗?这当然是句玩笑话。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没有觉得不好。从字面上看,“集邮者”是集邮的人,“集邮爱好者”则是爱好集邮的人,二者之间没有多么明确的界限,说“集邮者”就是“集邮爱好者”,或者说“集邮爱好者”就是“集邮者”,一般不可能引起不同意见——本来就是个称谓嘛,有什么神秘?
     但在上述二者之外还有个词,即“集邮家”,大约就不那么简单了。如果有人说自己是“集邮家”,往往会招来“妄自尊大”一类的非议,即使称别人为“集邮家”,也容易引起误解。有个例子:笔者参与《阳泉集邮志》编撰工作期间,负责全部文字的润色,在几位老邮人的名字前加了“集邮家”一词,却遭到诸位编辑的“群起而攻”——沈曾华、李曙光才是“集邮家”,我们这些人怎么敢称为“家”呢,能并列吗?最终定稿自然是改“家”为“者”。再一个例子,《集邮博览》2003年第一期刊登的《慎称“集邮家”》和《“家”还是少封为好》,就认为不能使用“集邮家”的名称,而且把问题提上了“什么人才能称为集邮家”的高度,越发令人对这个称谓诚惶诚恐起来。
     什么是“集邮家”?《中国集邮大辞典》的解释是:“集邮者中对邮品的收藏已达到一定的深度、难度和广度,同时有较高的鉴赏能力和研究水平,并在各种集邮活动中成就突出、影响卓著的人”。笔者拜读再三,发现这三句话竟有三层意思:①一定的深度、难度和广度;②较高的能力和水平;③成就突出影响卓著。从比较平常的“一定”升级为“较高”直到“突出卓著”——句句升格,一句大过一句,后边的层次都高于前边,尽管这样,也还是搞不清它的真实意思,比如:“一定”该定在哪里?“较高”是多高?“突出”又是什么标准?所以我认为,如此不知所云的解释等于没作解释。
     《辞海》里也有对“家”的解释,是“经营某种行业,掌握某种专门学识、技能或从事某种专门活动的人”,并列举了商家、行家、专家、科学家等例子。由此来看,“集邮家”就是从事集邮活动的人,好象没什么了不起。
     这倒值得深思了,是从什么时候,“家”这个词变得这样神圣,这样吓人?我们一讲科学家,就是李四光、陈景润、钱学森一类人,不是那些从事一般科学工作的人;我们说“艺术家”,也不包括那些没有证书、没有名气的普通演员(更不包括西方常见的那种街头艺术家)。也就是说,“XX家”与“XX者”大不一样,与“XX爱好者”更是天壤之别,比如“文学爱好者”专门指那些喜好文学又没资格进入作协、文联的人,既不是巴金、贾平凹,也不是林霏开、林衡夫。其中的差别,大约在于专业(专职)、非专业之分,在于圈内和圈外之分罢。那么可想而知,加入了集邮协会,也就进入了圈子里边,可以被称作“集邮家”了——如同加入了作家协会就被称为作家一样——起码不是“爱好者”了罢,事实上,我们仍然被命名为“集邮爱好者”依然许多年,并未因此化“者”成“家”。
     正如居言的文章写的那样,外语中没有这种“家”与“者”的区别,老外不在意什么家不家的,“艺术家”就是“艺人”,“科研工作者”也就是“科学家”。因为真正的差别在学术水平上,在学术成果上,不在这些好听或不好听的名称上。他们的集邮界也是这样,“家”就是“者”,“者”就是“家”,圈里人做介绍,你是“集邮家”,我是“集邮家”,大家都是“集邮家”,决没有人对此耿耿于怀,非给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大概中国的国情确实与外国不同罢,中国邮人被一概称做“爱好者”的几十年里,我们都心安理得,既无人觉得“者”字贬损了自己的层次,也没有人为之鸣不平。偶然有几个幸运儿被称呼了一回“家”,就惹来了麻烦,无端叫一些敏感的朋友反感,觉得抬高了这些卑微的“者”们,玷污了那个神圣的“家”字——国语的奥秘实在可怕,国人的等级观念也实在吓人。尽管集邮是个舶来品,我们还是给它赋予了“中国特色”,给它增加了泾渭分明的等级意识。
     依照《辞海》的意思,从事集邮的人就是“集邮家”,那么,用这个词来称呼我们的朋友,应该是件平常的事。这样的称呼没有恶意,表示的是尊重和敬佩,好象没什么不对,也不会给其他人造成妨碍和损伤,况且,从现代文明的观点来看,给人尊称是一种好习惯,一种绅士风度,符合五讲四美,为什么就有人觉得那样刺耳呢?未免有点怪哉。
     目前,几个地方已经开始搞所谓会员分级了,据说集邮联下一步要在全国推行——以前不懂其中的原因,现在总算明白了。你不是说“集邮家”没有明确标准吗?如今由官方按照职称评定办法来命名,颁发证书,自然就划清了界限,令“家”、“者”之等级分明,符合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因为中国从古到今都注重等级,等级能把皇上和臣民分开,把主子和奴才分开,把总管奴才和一般奴才分开,免得有人站错了地方,实在是功德无量,善莫大焉。
     不过,这种做法是不是“与国际接轨”,是不是“与时俱进”,笔者就不得而知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