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专题展品的“创新”

    专题邮集的创新是近年来专题集邮界关注的一个焦点,不少展品在这方面都做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2003年4月,由全国集邮联(ACPF)组织编译的2000版《FIP专题集邮展品评审专用规则》及其《实施要点》正式实施,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在理论上可以衡量把握的标准和在实践上可以探索、遵循的基本原则,这意味着创新不再是一个任意解释和发挥的条款。在学习新版规则的基础上,本文试图对“创新”这个概念做一点分析、探讨,不妥之处请方家指正。
 创新:一个全新的概念
   新版《专用规则》在第3条“展品组成原则”中,界定出了创新的地位,它被排在“标题与计划、展开”之后,与它们一起组成了专题处理的三大要素,地位大为提高。规则还明确规定了创新的内容,原文是:
   创新从以下方面表现——
   新选题的引进,或者
   一个被确认的或已知选题的新方面,或者
   已知选题的新途径,或者素材的新应用。
   创新可涉及专题处理的所有组成部分。
   由此可知,创新主要有四种表现形式类,而且还可能有另外的发挥余地(对专题处理的任何部分进行创新)。
   梁鸿贵先生在2001年9期《集邮》上撰文谈到,创新包括“创造性和新颖性”两个含义,可知并不确切。从新旧规则的具体条文中,其中存在一定的承继关系,但它们之间不能完全等同起来——区别就在于“创造性和新颖性”从来没有被作为专题处理的组成部分,而“创新”被明确为专题处理三要素(标题与计划、展开、创新)之一。新版规则使用的innovation一词,与以前的用词完全不同,也足以表明创新是个全新的概念(见下表)。
   国际集邮联(FIP)在新的《FIP专题展品评审规则》文中介绍,在这次规则修改前,一些专家对于把印花税票纳入专题展品,以及把“创新”提升为专题处理要素等变化,持有激烈的不同意见,最后没有挡住FIP通过了这个“引入一系列变化的”新文本。为什么FIP甘冒如此风险,惹得老一辈集邮家和专家发牢骚呢?我想,原因就是Flp要表明其推进专题集邮发展、变革的决心,此外我们想不到更有说服力的理由。Innovation这个词,第一义项是“革新”和“改革”,可想而知,FIP理事会也在进行“改革开放”,也在鼓励集邮者进行革新,以谋求专题集邮组集方式的新突破。如果仍然套用以前的创造性、新颖性来看待创新这个概念,恐怕不能准确理解创新的真正意义,也难以真正实现专题邮集的创新。
     新旧规则中“创新”内容的比较
     内容 新规则 旧规则
     表达方式(用词) 创新innovation 创造性creativity新颖性originality
     在《规则》中的地位 独立项目:第3.2.3项,是“专题处理”三大要素之一 非独立项目,只在3.2.2“展开”下有具体解释
     在《要点》中的地位 独立的一项:第3.2.3项有专门说明  
     在评审中的地位 “专题”处理的独立 评审标准:第4.1.3项 非独立标准,在“计划”和“展开”中评审
     单列评审分数:5分 无评审分数
     新选题:更宽阔的专题广度
     “新选题的引进”被排在四种创新形式的第一位,英文原文是introduction of new themes。其中theme为“题目、主题”之意,我们通常说的“专题”和“选题”也是这个词,这就意味着,一部邮集仅仅使用一个与前人不同的新标题(题目),还不算创新,像《聊酒》这样的题目,以前已有《葡萄酒》、《酒》等选题存在,所以仍是相同选题。规则在此处的含义是:邮集选择了全新的专题(选题),将新专题引入了专题集邮的选题范围,例如《彼世———天堂与地狱》以前未曾有过,首次把宗教类题目引入专题选题范畴,才属于创新的选题。
     需要注意的是,所谓新选题(newtheme)是与英文规则中的establishedorknowtheme(被确认的或已知的选题)一词相对而言的,就是说,新选题不在被确认选题和已知选题的范围内,它是以前所没有出现过的(否则还是“老选题”)。从世界范围来看,专题集邮至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专题邮集的出现据说也有近百年,在此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选题范围,如日本川井清敏在《专题邮票的收集方法》中介绍的39大类专题(包括动物类、植物类、体育类等),都属于被确认的选题。这些选题基本上都与邮票的选题范围重合,也就是说,传统的专题选题几乎都来自于邮票主题或者邮票的发行目的。由此,我们可以归纳出新选题的最主要特征:它们不在邮票选题范围和发行目的之内,或曰极少有(甚至完全没有)这种主题及主图的邮票。比如各国发行的人物邮票很多,不论选择哪个邮票人物(教皇或者贝多芬)作题目都算不上创新,而有人选择《胡须》为题,研究的不是邮票上的具体人物,而是这些人物的胡须,明显区别于以某人、某种人群为对象的专题,当然就属于一个别出心裁的全新选题。
    除了新奇(或新颖)之外,新选题往往又是冷门或者抽象选题。所谓冷门,与新颖性有着天然联系,以前被集邮界忽视冷落,只要有人发现采用了它,就会给我们带来新奇感觉,《谋杀》就是如此,它从细微之处挖掘人类的特殊(非正常)行为,脱开了常见的生产、体育、军事等活动范围,显得冷僻而新颖。《疼痛》也是一例,与传统的外科医学、牙医学等热门医学选题不同,独辟蹊径地从感受方面挖掘,具有较大的原创价值。所谓抽象,也是相对于传统选题的具象性而言的,我们多见的是山水风光、人兽花鸟一类具体专题,而《夜》、《风》等选题则离开了有形(具象)事物,选取某种自然现象为题(此类主题的邮票很少),这种抽象性同时也体现出选题的独特和新颖。再如我们熟知的《对称》,其抽象性不同于《夜》与《风》,属于学科意义上的抽象,把纯科学概念首次引入专题集邮范畴,受到了国际邮展评审员的热情肯定,后来出现的《旋转》、《平衡》等题目,相比之下在创新上就要略逊一筹。同时,新选题在很多时候还是小题目(抽象性选题例外),如《胡子》,从一个不受注意的体征概念着眼,在小中见大,连带出许多有趣的历史现象和故事。
     南京全国邮展后,有人提出“选题撞车有利于相互竞争”的观点,对照新规则来看,这种观点很难成立。集邮展览在表面上是邮集竞赛,实质上是作者之间的竞赛,一部邮集从标题到素材都体现着作者的品位和素养,小小的题目也能反映出作者的发现力和研究深度。选题的雷同或者撞车,在邮展中容易被评审员认为邮集“容易复制”,从而增加展品夺取高奖的障碍,堪称有百害而无一利。中国专题集邮是在欧美国家发展到较高水平时才起步的,如果继续跟在后面追随热门,只会说明我们没有能力在选题领域里取得突破。所以,挖掘新选题既是当代专题集邮的自身要求,也应该是国内专题集邮界的当务之急。
     FIP对专题规则进行革新,动机就是紧跟形势、适应形势,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包括集邮者和非集邮者)加入到专题集邮队伍中,以保证专题集邮后继有人。笔者认为,FIP不希望专题集邮者挤在由邮票主题限定的传统选题范围内相互竞争,而是更提倡勇敢的实践和发现,不断推出新的、更富有时代性的专题,从而有效地拓宽专题集邮领域,提高专题集邮的魅力和它对大众的吸引力。
 新方面:更深入的专题深度
   创新的第二种表现是“一个被确认的或已知选题的新方面(或新面貌)”。
   如果说新选题必须是前所未有的,是从传统的选题范围之外“引进”的,那么“新方面”的要求在于,从已有选题中挖掘其新的方面(或新的领域),也就是“老选题的新面貌”。显然,“新选题”立足于向外开拓,“新方面”则倾向于对内发现,这就意味着专题集邮者在不用有全新选题的时候,仍能够对传统选题进行创新。
   这条规则的原文是new aspectes of an establishes or know theme,在ACPF编译的《FIP竞赛性邮展规则暨邮集制作者指南》中,译为“一个已形成或已知专题的新节章”。笔者认为,把establishes译作“形成”不合适。专题邮集本来就是“题目邮集”,需要先有选题再做邮集,否则就无从着手,那么,只要有人作出了邮集,不论其水平高低,也不论是否参展,这个选题就当然地“形成”了。而将new aspects译作“新节章”(平谷培训班资料中曾译为“新篇章”)也不准确,aspects是针对选题讲的,不是对邮集而言的,选题本身不应该有任何章节。
   在establishes or know theme中,establishes意为“(被)建立的、设立的、制定的;确立的、确认的、确定的、既定的;固定的”;know则是“大家知道的、知名的、已知的”。很明显,这里的establishes theme和know theme,是两个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概念。从邮票层面讲,专题集邮的选题来自于邮票选题(或主题),只要在该选题(主题)范围内发行过一定数量的邮票,这些邮票就足以将选题“建立”起来,也足以使集邮界因此而“确认”它,这个专题就可以称为“已知选题”或者“热门选题”。例如交通工具中的汽车、船、火车,植物中的花卉、树木,无论有没有这方面的邮集,也不论邮集水平高低,都属于“被确认的或已知的选题”。再从邮展及邮集的层面来看,有人创作出某个专题的邮集,也能说这个选题已经被“建立”起来了,许多集邮者都选择统一专题,它就被“确认”了,成了“已知选题”。
   但是,笔者对于“(被)确认的选题”和“已知选题”二者的关系还有许多疑问,如:是前者讲邮票后者讲邮展,还是前者讲邮展后者讲邮票?拟或者二者同时兼而有之?所谓“确认”要不要由评审届作出?所谓“已知”是不是要以获得某个级别的大将为前提?它们能否抛开评审和奖牌只从专题集邮的实践中确立?这两个概念的多重意向很难把握,建议暂时不用这些拗口的名称,还沿用我们习惯的名称“老选题”,比较容易理解。
   new aspects中的aspects,意思是“扬子、外表、面貌;方面;方向”,可以从“新方面”或“新面貌”方面进行理解。所谓“新方面”,是针对老选题并以其为前提来讲的。所有老选题都有其一般的内容范畴,天长日久这种范畴就被相对固定了,也反映在有关邮集中,比如《花卉》选题,应当包括植物学分类、自身结构(花朵、叶片、茎根)及种类、生长周期及花季、要求的地理环境与气候条件(分布区域)、花粉及授粉、果实、栽培技术等基本方面,还有一些重要的延伸方面(往往表现为人类与它的关系),如观赏、品种改良、制作为盆景或食品、送礼(鲜花的含义)、养花产业、国花城花、女性与花、艺术与花等等,都属于该专题的传统范畴,任何花卉邮集中缺少了其中的某些部分(特别是基本的方面),就可以视作全面性(完整性)不足。由此可见,要发掘出选题的“新方面”也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但《兰花自述》又拓展出“我不是寄生植物、混血儿(杂交与嫁接)”等内容,是以前的同类作品不曾表达过的,超出了通常范围,就属于老选题的“新方面”。不过,这种“新”仅仅体现为选题内容(方面)有所增加,算不上严格意义的“新方面”。
   更好的表现方法是:在传统的选题范围中,通过对某个选题的进一步深化、细化,开发出新的部分,这个新部分(新方面)使得老专题更加细致或深入。例如:从老选题《体育劳动》里细化出《球类》,就属一个新方面;《球类》里再拓展细分出《篮球》、《足球》等,久而久之他们都成了已知的“老专题”。有心人还会继续发掘,于是有了《投篮》、《守门员》等全新的方面。《海船货运》也是一个典型例子,它是在传统的《船舶》专题中深度挖掘而发现的新方面,在世界邮展上得到了好评。它们的可贵之处在于,引深并细化了传统选题,使之进一步向纵深延伸发展,成为一种体系。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被深化、细化出的部分,都是“老专题的新方面”,虽然类似于新的选题,但由于不是从老专题外“引进”的,所以不能称为创新选题。
   所谓“新面貌”,从字面理解与“新方面”存在较大区别,应当是指某选题的另外一种表现方式,例如一般的《动物》选题,要讲它们的种属、生活习性、分布地域、活动方式与规律等,但玛丽安的《大象》并不如此,它叙述的是大象与人类(或不同人群)的历史渊源,把这个老选题表现为“大象与人类的关系”,也是选题的“新面貌”。但是这样就与规则所讲的“新途径”重复了。所以笔者认为,“新面貌”就是“新方面”(二者是同一个词),指的是由于具备了上述的“新方面”,使选题呈现出了新的面貌。
 新途径:更灵活的专题处理
   “已知选题的新途径”是创新的第三表现。这一条款仍然针对老选题而言,但它的意义已经大为提升———要求的是选题处理的水平(能力),需要作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前边两条都是对选题发现的要求(需要眼光)。这句话的英文是newapproachesforknowthemes,其中approaches有“接近、近似、走近;探讨、探索、看待、处理;态度、方法”等意,可以理解为“新探讨、新处理、新方法”,也能看作“新阐述方法”。就是说,只要作者拥有活跃的思维,就能从组编思路、处理(叙事)方法等方面进行创新。叙述方式的创新如《我可以介绍自己吗?我叫汽车》,把汽车这个事物加以人格化,用拟人方法展开选题,表现出作者“在想像力方面的努力”及其“创新才能的精彩效果”,是纯粹的叙事方式的创新。由于此前无人作过这样的尝试,在当时就显得十分另类,后来又引起了大批集邮者的模仿和追逐(但都不再属于创新了)。再如受到陈为乐称道的《说茶》,以通俗平常的口语进行叙事,不同于我们常见的“专题语言”,也可以看作阐述方法的创新。
   叙事(或论述)角度的创新早些时候的《大象》,从人类历史角度对选题进行探讨,讲述大象“与早期人类、与探险家、与殖民者、与驯兽师、与推销者、与科学家、与标志创造者、与艺术家、与环境保护者”等内容,与纯客观立场的动物选题作品迥然不同,开创了此类选题的新的叙事途径,作品采用的人文历史观点也被许多邮集模仿,具有先导意义。此后,再从这个途径来展开自然选题的话,就不属于新的探讨途径了,如日本的《牛———人类的好朋友》,角度与《大象》完全相同,不能再叫“新途径”。不过,在专题研究的历史性方面,《牛》出色地借助了(而不是机械复制)《大象》的方法,在许多方面体现了考古学家的严谨考证,比前者走得更远更有深度,确实具备了真正的个人成果,也可以看作有创新,只是程度要稍稍逊色于前者。典型的新角度是《吸烟》,对《烟草》选题进行了彻底的视角转变,使观者耳目一新,表面看仅仅换了个标题,实质上反映了作者的深入研究和过人的想象力,否则不可能完成这样“简单”的革新。
   处理(或叙述)思路的创新如李近朱《维也纳的音乐故事》的独特思路,计划按照“序曲、第一乐章、第二乐章、第三乐章、第四乐章、尾声”的交响乐结构来设计,既遵循、体现了音乐的规律与格调,又打破了音乐专题的习惯模式和处理方法,是国内少见的有新意的上乘计划(可惜后来不用了)。再如著名的《澳洲鸟类》,没有站在传统的选题处理立场上就事论事,而是依照动物地理学线索进行研究,属于一种纯粹学术化的思路,整部邮集不亚于一篇有深度的学术论文。
   专题细节的创新上述各方面都要通过邮集的计划表现出来,而细节创新则体现在作品的某个具体部分,有关例子太多,这里就不再详述了。
   本文讨论的各种创新形式,都属于“专题展开”的范畴。规则“指导要点”强调,“创新性计划的构成,被认为是创新性展开的一个先决条件”,可见,论述途径方面的创新大多会在计划中表现出来。同时,approaches一词含义较多,很难把它与汉语的某个词简单地等同起来,其中的细微差异,不能忽略也不该笼统理解,否则就无法真正领会规则的原意。因此,创新具有多种途径和多样化的表现,更多的新方法有待于我们开动脑筋,去寻找和发现。
 新应用:更有趣的专题素材
   创新的第四种形式是“素材的新应用”。需要指出,它与“新素材的应用”不是一回事儿。比如曾晓炜《马》邮集的“陆路马递”封套,属于首次使用并且仅见一件,但不会纳入“创新”范围的评审而是素材即“品相与稀有性”中评审。“新的应用”应当是,把集邮素材(特别的和一般的)以全新的方法运用在专题展开的恰当之处,体现出它与专题细节的有机结合,甚至,由于某一件或几件素材的运用而使该专题细节变成了真正有趣的故事。例如:
   ●利用现成的邮品资料佐证专题文本,就是素材的专题化应用。如日本的《牛》在“牛与邮政”部分展示了巴西的首枚邮票,邮票内容与牛没有任何关系,只因被称为“牛眼邮票”而放进专题邮集,是一种讨巧的用法。如果说这样有些“哗众取宠”的话,那么直接揭示素材的专题意义就更胜一筹,《澳洲鸟类》使用不少毛利语地名戳,并认真地把这些邮戳背后的故事介绍给大家,也是个人在专题方面的学习研究成果,能够带动观众的好奇心。张巍巍的《昆虫》在讲蚕丝时,把马尔雷迪邮简(丝纹纸)中的丝线用箭头指明,以实物佐证其专题描述,在素材的专题化运用上前进了一大步,堪称一流的创意。
   ●使用分色印样表达专题情节,即素材的情节化。著名的《兰花》邮集采用5枚图案逐渐完整的印样,来表现兰花的生长顺序,开头一枚有边框没有图案,依次长出了叶子、花瓣,直到最后的正票上美丽的兰花开放。现在许多国内邮集都有类似的应用,但没能脱离这种“过程的描述”,也不能被认可为创新之笔。而且都带有明显的模仿痕迹,失去了创新的意义。
   ●使用邮品编织故事,或者制造细节,即素材的故事化。如《昆虫》的捕捉蝴蝶、《风》的放风筝、《马》的选购马匹、《酒》的品尝葡萄酒等,都是通过富于想象的专题语言把一个或几个贴片上的若干邮品连贯起来,构织成一个小故事或小情节,这种方法不一定要用稀有素材,一般邮品都可以派上用场。它们的方法大体相同,严格来讲还算不得新颖,但由于作品中各自的处理不同,也足以体现出创新色彩。
 创新:最精彩的专题效果
   除了前述四方面外,我们也不能排除其它方面的创新,规则讲“创新可以涉及到专题处理的所有组成部分”,也可以理解为,专题处理的任何一部分或小节都能进行创新。《实施要点》指出,“展品被期望展示出参展者个人的成果,他/她的创新才能的最精彩效果。这需要作者在学习、研究探讨以及想象力方面的努力,而且这种效果不能从已有的作品中简单、机械地复制得来”。在此,不妨归纳一下“创新”的特征:
   ——它必须是专题邮集可以表现出来的。或者通过标题、计划,或者通过章节、细节,或者通过素材、文本,也可以通过其它方式,但都需要show(展示)出来,让人们看得到并且看得懂,不如再好的创意也是明珠暗投,难以令人体会其中新意。
 ——它必须是邮集作者个人的成果,不能从他人作品中机械地复制或套用。简单模仿、照搬其它邮集的新颖之处,只能叫做复制而不是创新。创新需要“学习、研究探讨以及想像力方面的努力”,是个人创造力、想像力的产物,是作者内在功力的外部表现,决不是打架势玩花活的表面文章。国内一些作品不重视知识积累和专题内涵,刻意追求某种新奇感,进入了创新的误区,如《门》、《聊酒》的对话方式,像《鱼儿,我们交个朋友好吗》的标题设计,都是外在的招式而不具有创新的实质,不值得提倡。
   但本文并不以为,创新是专题邮集的绝对准则。在规则中,创新的分数只有5分,评审价值显然要低于其观赏价值,只靠创新不可能使邮集的参展成绩得到提升。而且,从来也不存在一“新”遮百丑的情况,如果缺少了专题学术的真功夫,偏重于那些“创新”的表面形式,恐怕也会招致评审员的反感。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