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浅议ACPF邮展的中国特色

    自1982年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ACPF)成立以来,国内的集邮展览包括全国性邮展、省级邮展和行业性邮展得以不断发展,展品水平日益提高,参加世界性邮展的获奖次数和级别都明显提升,呈现出可喜的势头,在这个过程中,要不要强化和突出邮展的中国特色,也日益成为值得关注和探讨的问题。本文谨发表一点个人的浅见,以期引起有识之士的共同研究。
 文中所称“ACPF邮展”,是根据《ACPF邮展总规则》第二条规定,按照ACPF邮展总规则及各项评审专用规则组织实施的集邮展览,具体包括:
 ——全国性邮展:①综合邮展, ②专项邮展;
 ——省级邮展:①省、自治区、直辖市邮展, ②数省联展或巡展, ③全国行业邮展。
     命题的提出:何谓中国特色?
     “特色”一词,在《现代汉语辞典》中解释为“事物所表现出的独特的色彩、风格等”。在这里,色彩是外在的或形式上的,风格是内在的或本质上的,二者有共同的定语前提即“独特的”——也就是说是特有的而不是共性的。显然,所谓的“中国特色”就是中国特有的,能够区别于其他国家(或民族)的形式或风格。这种特色至少有三方面的含义:①中国地域的特色;②中华民族的特色;③中国文化的特色。
     由此理解,集邮展览的中国特色就是邮展体现的有关中国地域,民族,文化诸方面的特色。
     命题的意义:有无必要提倡“邮展的中国特色”?
     从集邮的文化内涵来看,任何文化活动无不带有本土的或本民族的特色。
 作为一种文化活动,邮展是一种展示和交流,如果只有共性而消除了其中的个性和差异,这种展示、交流就失去了意义,是不必要甚至是毫无价值的。集邮展览是一种世界性的高层次文化活动,在我国又是“社会主义集邮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见《ACPF邮展总规则》),它应当具有中国特色,这一点无庸置疑。
     从邮展的宗旨和功能来看,ACPF邮展应当服务于中国的集邮事业。
     一般而言,邮展有四种基本功能:①显示集邮发展状况;②展示交流集邮成果;③表彰优秀作品,激发集邮者的参展兴趣;④向社会公众展现集邮的魅力,概括为一句话,就是一一推动和促进集邮事业的发展,或者说为集邮事业服务。这一点可以视作邮展的核心功能。显然,ACPF邮展首先应当服务于中国的集邮事业,然后才谈得到为亚洲的或世界的集邮事业服务,在这种服务中(或者说在上述功能的表现中),如果没有了中国自己的特色,邮展的作用、功能和意义都会大打折扣,效果不会很好。
 从ACPF与FIP的关系来看,ACPF邮展也需要强化中国特色。
     FIP即国际集邮联合会,是一个世界性的集邮组织,ACPF是其会员之一。《FIP章程》第1.2款指出,“会员保留其本国的自主权”,第5.5款指出,“FIP支持会员组织的各种集邮活动”,充分表明FIP对于会员自主权的尊重和对会员活动(邮展是其主要方式)的支持。FIP委员莫洛里先生曾讲过,“一直到前几年,印花还是有争议的边缘邮品,但各国情况不同。在美国,一些邮展使用了印花,因为它是FIP成员,我们也就不予干预,FIP对各国(会员)的做法多少都要尊重一些”(见《国际集邮专家讲学录》)。回顾历史,FIP及其邮展的不断发展,是建立在会员组织的集邮特色之上的,比如专题集邮方式,比如开放类集邮,都曾是某些国家特有的集邮方式,发展壮大之后,才成为FIP邮展认可的类别。中国拥有数以千万计的集邮队伍,具有形式多样的集邮特色,只有在ACPF邮展中予以充分表现和鼓励,才会发展成有前景的集邮类别(方式),为世界集邮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从中国集邮的长远目标看,邮展的中国特色是中国集邮的生命线。
     全国集邮联在多次代表大会上都明确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集邮事业”这一概念,它不仅是我国集邮活动的指导思想,也应当是中国集邮的目标所在。ACPF邮展对于全国的集邮活动具有极大的引导作用,它提倡什么,强调什么,褒扬什么,都会在集邮界产生巨大影响。ACPF邮展作为完全独立自主的中国邮展,除了配合和推进FIP邮展外,还有其本土意义上的宗旨和使命,这就是:正确引导和促进我国的集邮事业。如果一味照搬FIP邮展模式,照搬其评审标准,ACPF邮展便会演变为FIP邮展的中国分区展,或中国选拔赛,久而久之,ACPF邮展与FIP邮展完全趋同,“中国特色的集邮”只能沦为一句空话。而失去了中国特色,中国集邮就失去了内在生命力,还以什么去“笑迎明天”?所以,从长期的战略角度考虑,强化邮展的中国特色,不仅具有必要性,而且具有现实的迫切性。
   命题的探讨:如何强化“中国特色”?
     强化ACPF邮展的中国特色,是一个大的课题,具有许多途径和方法,本文仅就其中四个方面谈一些粗浅的意见,以抛砖引玉。
     一、在邮展类别中注重中国特色 最大范围地表现中国当代的集邮方式和发展状况。我国集邮界在原地封集邮,首日封集邮,邮政附加费集邮,企业拜年卡集邮,风景日戳集邮等许多方面都有大批的研究收集者,进展十分喜人,某些方面的理论研究已取得了重要成果;还有不少人呼吁集邮文章参展,……这些方式体现了我国群众性集邮的鲜明特色,具有广泛代表性,ACPF邮展能否为它们开一道方便之门,在邮展类别中设立相应类别(比如专设首日封集邮),或者在现有类别下划分细类(比如在邮政用品下专列拜年卡集邮),允许它们进入邮展?这并不困难,但其影响非同小可——这些方式在短期内会出现爆炸性的发展局面,从中也会产生出具有中国特色也不低于国际水准的典范邮集。但许多年来,许多人只认FIP邮展模式是正宗,将这些深受群众欢迎喜爱的方式看作不入流的“等外集邮”,经常加以轻视和排斥。其实邮展就是一些不同的邮集在交流,没有什么神秘,无须那么多清规戒律。2000年第42期《中国集邮报》报道,Texpex全美邮展将一枚金奖和一枚大奖同时授予《1923年哈丁纪念邮票首日封》邮集。在我国,首日封邮集恐怕连参展资格也没有,在美国竟能一举夺冠,令人感慨。ACPF只要对各地多样化的群众集邮方式给予高度重视,给这些邮集以展示交流的机会,通过邮展加以规范和正确引导,集邮的多元化色彩就会成为ACPF邮展的亮丽风景线,中国特色的集邮也将得到空前发展,可谓功德无量,造福百代。
     二、在邮展评审中保护中国特色 充分全面地执行ACPF评审规则,淡化FIP规则。这里有一个简单的道理,ACPF邮展不等于FIP邮展,也不是FIP邮展的从属类型,所以它应该全面实施ACPF评审规则,而将FIP规则作为参考。这就需要国内评审界首先高度重视ACPF各项规则,认真学习并广泛宣传。ACPF规则与FIP规则相比,二者角度不同,范围不同,不存在谁比谁高的问题,比如ACPF邮展的高奖作品不一定能在FIP邮展上获奖,而获FIP邮展奖励的邮集在ACPF邮展上也不一定奖级会高,这是评审角度的差异导致的不同评审结果,我们无须将它们强求一致,更不能以FIP规则取代ACPF规则。邮展评审的目的,是通过比较选出其中的优秀作品,获奖结果能对国内的集邮活动产生正面引导作用,如果在国内邮展评审时片面以FIP标准衡量,只奖励那些有可能参加FIP邮展获奖的作品,这种引导作用就不可能发挥出来。当然,ACPF邮展也可以选出参加FIP邮展的作品,但不能失于绝对化,把ACPF邮展演变为FIP邮展的选拔赛,我们还应当保持自己的特色和做法。FIP委员哈金斯先生曾讲过,“各类邮集都有了自己的打分标准,但也有例外,美国至今也不用这些打分标准”(见《国际集邮专家讲学录》)。美国人这样做,并没有因此降低其集邮水平,也没有因此少拿FIP邮展奖牌。那么我国的邮展,能不能提高ACPF评审规则的权威性,用中国规则评判中国邮集,淡化目前已经过分的唯FIP意识呢?这一点,取决于国内评审员的作为。
     三、在展品征集中提倡中国特色 让更多中国选题的邮集走进正式邮展的展厅。笔者认为,ACPF邮展的展品征集应当注意几条重要的原则:①“为中国邮展征集作品”,邮集是在中国国内展出,给中国人观赏,无须“身在中国心向FIP”;②“从现有作品中择优征集”,我们有哪些类别,哪些内容的邮集,只要制作处理够水平,都可以选入参展名单,无须先看外国有没有——外国没有的我们也要支持展出;③“鼓励中国选题”,选择中国题材的邮集,包括专题类中的中国选题,如《长城》、《中国画》等,不该以一国邮品一国题材而将它们拒之门外,要为其中高水准的展品打开绿灯。有人一直强调一国选题意义不大,素材范围窄,难获高奖,试问,《纽纶堡》是不是一国选题?《航海业:芬兰的历史和动力》又涉及多少国家的邮品?俗话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只不过有一个认识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必须敢于坚持,否则永远成不了“世界的”。曾几何时,区票在FIP的标准下因“重要性不足”而不受重视,如今在世界邮坛上有了应得的地位,原因何在?一是坚持,二是努力。中国人集中国邮品做中国题材,再正常不过也再好不过,它体现了一种爱国精神,应当得到全国邮展的褒奖。1999北京世展时,奥地利方面专门派人为李近朱颁发奖杯,表彰感谢他对维也纳音乐艺术的研究。对此我们该作何感想,ACPF邮展对于民族文化该持何种态度,应当进行深刻反思。只要坚持数年并加以提倡,让中国选题的邮集成为邮展的主角,就一定能够涌现出向国际集邮界宣传中华文化的优秀作品。不仅如此,我们对于国外集邮者制作的中国选题邮集,也应该为他们颁奖加以鼓励。
     四、在展品指导中肯定中国特色 倡导和激励集邮者的创造性,创作各类题材和形式的邮集。邮集是一种精神产品,组编邮集是一项创作,需要个人的创造力和个性色彩,不能以FIP规则规范邮集创作。我国集邮者中蕴藏着巨大的创造潜力,足以组编出各种具有民族和时代色彩的邮集,如果一概以FIP规则裁之剪之,连文字用几号,贴片用何种颜色都强求“规范”,势必会千人一面,扼杀作者的创新精神。我认为,ACPF邮展应当提倡展品“形式多样化”和“风格多样化”,使展厅成为集邮交流的百花园,真正吸引更多的人来参观欣赏,改变目前展品雷同,展厅冷落的现象。我们应当明确,ACPF邮展不姓FIP姓中国,中国有的,要敢于在正式邮展上亮相,中国没有的,也不必过于苛求。当年FIP提倡现代集邮沙龙类,我们紧紧追随,后来FIP说现代集邮沙龙类不搞了,要推行开放类,我们便在99北京世展前夕(展品征集早已结束)紧急部署,突击制作了一大批所谓的开放类邮集仓促应对,这又是何苦来哉?开放类是一种完全不同于FIP模式的独特集邮方式,在欧洲国家早已出现,并坚持了十多年,FIP面对其邮展日益丧失吸引力的困境,不得已才承认开放类,将其视做“拯救未来集邮的一个方法”(沃尔伯格语,见《国际集邮专家讲学录》)而列入FIP邮展的类别,目的还是为了吸引更多人制作邮集和参加邮展——中国至于这样吗?我国具有丰富多采的群众性集邮活动和方式,也具有独到的(中国性的)价值和意义,比老外的开放类一点也不差,稍一提倡,就能吸引无数的热心人参展和参观。为什么不能提倡我们自己已经有的好方式,最终也让FIP认可?问题在于我们有些人崇洋心太重,以中国集邮为耻,看不起自己,不停地追随洋人而不惜一再牺牲中国特色。据沃尔伯格先生讲,日本邮政要求日本邮展引进五年以内的邮票才予以支持,瑞典邮政则不准备支持集邮组织,声称“在北欧或瑞典邮展上有75部以上的开放类展品,否则不给钱”,ACPF邮展该不该及早在这方面着想?中国邮政几十年来无条件地支持和资助了各级集邮组织包括ACPF的几乎所有邮展,邮展却在日益疏远当他的邮政事业,这合理吗?长此下去,总有一天中国邮政也会对ACPF说“NO”。
     总之,强化ACPF邮展的中国特色,对于在现阶段吸引和凝聚广大集邮者,活跃中国邮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对于中国集邮的未来发展,更有着极其深刻和性命攸关的影响,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