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重新审视专题集邮的若干概念

   笔者在整理《2003年中国专题集邮大事记》时,曾经遇到一个问题:2003年国内集邮界围绕SARS流行病而兴起的集邮热该不该列入当年的专题大事?或者说,这种全国性的SARS集邮能否称之为专题集邮活动?为此着实费了一番踌躇。
     从现象上看,SARS应当算做一个专题,收集此类邮品的活动也应属于专题集邮,再仔细一想,它又与我们理解的专题集邮相去甚远:邮品虽然很多,收集研究者也不可谓不众,但这些为数极多的邮品95%以上是由中国(包括大陆和港台地区)制作发行的,国外品种少得可怜,一国邮品能组成专题邮集吗?而且在这些邮品中,70%以上是邮戳,其中多数又是不具备销票功能的宣传戳,能用邮戳来组织一部专题邮集吗?邮品涉及的地域太小,种类太少,如何能够让SARS支撑为一个专题呢?我们看到,有关SARS的邮集90%以上是简单的罗列展示(很难说清该放在哪个集邮类别中),极少数以专题方式组编的作品,也由于素材原因而显得十分幼稚和浅薄。
     受这种心理的影响,我为《专题集邮研究2003卷》整理的“备忘录”就没有把“SARS集邮”的内容收录进去。年底,收到正式出版的《专题集邮研究2003卷》之后,既兴奋又犯疑:高兴的是这本书确实编得好,堪称国内一流的专题集邮刊物,同时也对其中并不属于专题集邮的文章持有疑问,比如《非典专题邮品目录》、比如《带有专题信息的中国邮资机符志图录》等文章,内容与刊物名称(专题)无关,该不该收录进来?于是在该刊的网上编辑部发表了不同意见,建议主编严把稿件关,尽量不刊登非专题集邮方面的文章。
     后来,我带着这本书去昔阳县打工,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反复阅读刊中文章,又对自己原先的疑问产生了疑问。《专题集邮研究2003卷》是我非常钦佩的国际评审员张巍巍主编的,他的编辑角度以及对稿件的取舍标准应当具有充分的道理,不是随意性的。而且,好象可以把SARS看作是从“医学专题”或者“传染病专题”中分立出的一个独立选题,事实上它也是2003年中国集邮界最热门的一个专题,几乎所有集邮者都在收集和研究这方面的邮品,许多人还编组了邮集,为什么要否认“SARS集邮”是一项专题集邮活动呢。那么,我的观点错了吗?错在哪里?一番深思后,发现我们对于专题集邮的概念存在不同的理解和认识。
     概念一:纯专题集邮
     许多年来,我们所理解的专题集邮,是符合FIP邮展(或者正式邮展)要求的专题集邮活动,比如专题选题不能被局限于某一国或几国的地理区域(象《长城》选题被局限于中国),专题邮品应当能来自于众多国家而不是少数国家(象《熊猫》只有几国邮品),…等等。在这种道理之下,只有按照邮展规则编组专题邮集参加正式邮展的人才是专题集邮者,否则就算不上真正的专题集邮者。而且,并非笔者一人对专题集邮存在这种认识,而是许多人都有相同的看法,这些年来,国内集邮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专题集邮的概念完全格式化了。现在我们一说专题集邮,自然就是说组编出符合FIP邮展规则的专题邮集并参加正式邮展,否则就不是专题集邮。几十年坚持研究文学艺术专题的王观泉先生,在邮品收藏和集邮研究方面都具备了十分的造诣,一部《偷闲集》邮集不断补充完善也已堪称巨著,可在专题集邮界有多少人知道他或者认可他,大家推崇的经典专题邮集中何时包括了《偷闲集》?
     从FIP邮展规则的角度来看,纯专题集邮=专题集邮类+青少年集邮类的专题集邮。它是完全围绕正式邮展而进行的专题集邮活动(或者说,就是组编符合规则的专题邮集),带有明显的竞争色彩和功利目的。但是,即使从严格的竞赛性集邮来考虑,专题集邮的概念也并不如此之“纯”,并不如此狭小,我们还可以看到实际上存在着??
     概念二:准专题集邮
     在FIP已经认可的多种集邮方式(类别)中,专题集邮方式对其他集邮类别已经形成了辐射或渗透,专题集邮的概念在这里明显地有了扩展,如大家知道的,极限集邮中存在着专题方式,开放类(以及试验类)中也有一种专题式,它们是独立于专题集邮之外的不同集邮类别,但明显属于专题集邮的延伸(或拓展)门类。试想,在一部《手》的极限邮集里,在一部《秦兵马俑》的开放类邮集里,除了素材种类的区别外(前者素材单一,后者可用非邮品),它们与相同题目的专题邮集又有多少不同?
     可见,准专题集邮的概念范围是:准专题集邮=极限类的专题式+开放类的专题式+其他集邮类别。这里加入“其他集邮类别”是有原因的,象航空集邮类、航天集邮类,乃至邮政历史类,在许多时候都可以看作是专题集邮,它们都符合围绕一个专题(主题)讲述一个故事或一段历史的专题特征,除了收集、研究对象(邮品)的不同外,其他方面都与专题集邮有着明显的相同之处。
     “纯专题集邮”和“准专题集邮”两个概念,还可以合成一个大概念“竞赛性专题集邮”,它们都可以归属于FIP邮展或正式邮展,或者说,它们都能与FIP规则相契合,而且,它们都能体现为一部具体的邮集。换而言之,以竞赛性专题集邮方式组编的邮集都能够参加正式邮展。当然,本文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只是把现实存在的情况列举出来,从这里就足以看到,以前我们对专题集邮的理解似乎过于狭隘了。
     概念三:泛专题集邮
     事实并不这样简单。如果从集邮的具体实践(活动)看,专题集邮还有更大、更广阔的空间和范围,完全能够构筑起一个全新的概念“泛专题集邮”。
     所谓“泛”,就是专题集邮的广泛化,或者最广泛的专题集邮,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实践性专题集邮”。就是说,与专题集邮有关的所有集邮活动都属于专题集邮范畴。这里又存在两种情况:
     其一,纯专题集邮和准专题集邮中涉及到的集邮研究。与其他的集邮类别相比,专题集邮的收集对象(即邮集素材)最广泛,专题邮集可以使用其它类别的各种邮品,可以进行其它类别的研究。那么,专题集邮者对传统类、邮政历史类、邮政用品类等等方面的研究,也应该列为这种“泛专题集邮”的范围。象2003年集邮界对曾晓炜的“捐马飞递”封套的探讨,对《自行车文化》中所用税票的争议,李理在《专题集邮研究2003卷》对清代驿站封的专题化研究,都能当然地看作是一种专题集邮研究。巍巍老师在《专题集邮研究》的《后记》中写到,“有些文章不是专题集邮方面的内容,其实是我们有意安排的。…很多专题邮友的邮识并不十分全面,因此我们特别组织了一些邮政历史和税票方面的稿件,希望给专题集邮者以启发和帮助”,道理与本文的观点一样,就是因为专题集邮不能离开其他方式而完全独立,专题集邮者应当收集、研究各种集邮类别的邮品和知识。
     其二,与竞赛性集邮无关的各种专题集邮活动,可以称为“非主流专题集邮”,这些集邮实践存在于集邮界多年,但是与主流方式(即竞赛性专题集邮)不同,它很难被FIP认可,产生的邮集也不能参加正式邮展,一直处于民间集邮的地位。如本文开头提到的SARS集邮,如2003年末全国性的“毛泽东”专题收集热,还有长期存在的中国专题(长城、汉字等),都属此类。虽然这些活动被资深集邮者所不屑,其作品也难登正式邮展的大雅之堂,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专题集邮活动,这一点,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由此想到,专题集邮本来不是为竞赛而产生的,它就是一种自发、自主、自由的活动,只要是按照某个事先确定的选题(主题)进行邮品收集研究,就属于专题集邮范畴,无论这种收集研究是否以邮集为表现形式,也无论这些邮集是否具备FIP邮展的参展资格。有关资料上介绍,美国专题集邮协会在上世纪50年代,曾将专题集邮定义为“不能只以一国邮票作为专题”,必须收集两个以上国家的邮票才算专题集邮,但一直被集邮界质疑不已,1979年ATA终于承认,收集一国的专题邮票也属于专题集邮范围。对此我们应当自省:专题集邮真的只限于纯专题集邮吗,或者,专题集邮一定与正式邮展有关吗?
     本文提供不出有说服力的答案,只能建议邮友向巍巍老师学习,学会从大角度、大视野来看待集邮特别是专题集邮,只有这样,专题的道路才能越走越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