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集邮命”与“专题精神”

    得知晓炜的专题邮集《马》影印成书的消息,十分高兴。这是一部全国邮展的金奖作品,可惜当初在南京的时间实在仓促,没有来得及仔细欣赏,有书就能细细阅读、慢慢品味了。没有了展厅里的吵吵嚷嚷,这种阅读也许才能称得上真正的享受。收到的书——看上去很美,大大的隶字“马”雄踞在封面上方,下边是白色的背景,几名骑手好象驰骋在雪原上,中间横向排开四枚马图邮票……,但我更关心的是作品本身,于是翻开了扉页——
     序:写给和我一样有集邮命的青年邮友——署名是张巍巍!
     读完序言,反倒不急于看邮集的内容了,心中有一种以前没有过的很特别、很异样的感觉,尤其是他说的“或许,在这些年轻的集邮者心里,和我一样,都认为自己有集邮的命”!我再三地想,“集邮命”这个词,真是精辟啊——我们集邮不就是一种宿命吗?而我们专题邮友的情谊不就是一种缘分吗?记得南京邮展,经倪郁烈介绍初次认识晓炜,一个毫不张扬、沉着文静的年轻人,心中暗暗赞叹——果然是《马》的作者。马是一种安详沉静的动物,在其平静的外表之下有着坚韧的意志和耐力,不是沉得住气的人,要做“马”这个选题谈何容易。
     但晓炜没有令我们失望。邮集采用了全新的处理思路,引起国内一片叫好声,这里就不说了。许多朋友把眼光放在《马》的新颖计划上,殊不知在这种形式的背后,是张怡至先生所说的那种“决非凑数的专题知识”,假如没有这样的专业基础,作品会不会获得高奖——我想不会。其中翔实、全面的专业知识令人佩服:马的进化、种类、分布、生长,马与邮驿、军事、畜牧、农业、交通,大到赛马运动,小到如何钉马掌,远至1 5 5 3 年的日本内战,近到毛泽东的“马蹄声碎喇叭声咽”,从中国12生肖到国外的星座…,这样充分的专业性在只有在《昆虫》、《鹰》等老牌邮集里才能见到,在近年来的新作品中是难能可贵的。我之喜欢《马》,不是因为它获得了金奖,而在于它确实使我学到了不少关于马的有用知识,一部专题展品如果不能给观众带来知识上的见识和愉悦,恐怕再高的奖励也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读《马》使我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专题邮集如果失去了这种对专业知识认真学习的可贵精神,单纯以所谓的新奇取胜,是不是一种歧路?
     张巍巍先生说,“晓炜选择的是一个老掉牙的选题,然而精心策划的编排方式和精心选择的邮品却使人为之一振”。邮集罗致的大量精选素材令人称道,如我国的“马上飞递”、“捐马飞递”,国外的马掌戳(史前)、手写邮资封等,如果不是长期潜心搜罗,如果缺乏细致的集邮研究,单靠斥资购买恐怕是很难得来的。这些素材经过作者紧扣主题的安排,恰倒好处地形成了作品的闪亮点,如第11页“买马”的小节,使用了正常邮票、印刷瑕渍票、未发行邮票、边纸、附票,史前封,将小型的版式研究和邮史研究融入充满故事趣味的专题叙述中——自然流畅,不象有些作品那样,专题情节与素材联系不起来。俗话说开卷有益,看来确实不假。
     其实,这部邮集的优点,不在于表面的可圈可点,总感到其中有一种作者个人的学习在里边,有一种精神在里边,这就是“专题集邮精神”——这个词近几年没有人说了。曾几何时,这种精神在我们的专题先行者(如原“北京专题三剑客”等人)身上闪闪发光,他们当时的邮集从素材到制作都算不上多好,但哪一部不体现着作者对选题的执着热爱?哪一部不体现着殚心竭虑的刻苦钻研?这种精神足以使一个普通的邮集作者成为专题集邮家。我想,专题精神也是一种“集邮命”吧。
     谨以此文感谢晓炜,并祝他更上层楼。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