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文萃>>正文内容

沉重的感觉和多余的思考

    台州全国首届专题集邮精品展已圆满结束了。作为我国第一次专门的专题集邮展览,这次邮展的意义无疑是巨大的,也足以令专题集邮者欢欣鼓舞。在邮展圆满成功之余,个人认为还有些遗憾,即邮展中的一些问题会影响到我国专题集邮今后的发展(可能是十分不利的影响),在此提出来与邮友探讨。
     遗憾之一:民办集邮组织地位堪忧
     这次邮展,是由总部设在温州的“专题邮友联谊会”(以下简称“专联会”)倡议发起的,而且专联会也做了大量工作,直接促成了本次展览。我曾经多次与小忠通电话谈及此事,得知专联会不能作主办单位时,我建议应当作为承办单位,至少是排名第一的协办单位。不料出现在邮展目录的十家协办单位中的是“专题集邮台州联谊会”。在组委会和秘书处的19名成员中仅有张国良一人属于本会会员;邮展组名单中也出现了陈小忠的名字,在职务说明处不是专联会的会长而是“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会员”。由此可见,民间集邮组织的负责人还不如ACPF的会员。也就是说官方高高在上,它的个人会员也比民办组织的会长有身份有地位。我所知道的专联会,至少在目前,还是国内最具影响力和凝聚力的专题集邮组织之一,不仅比许多民间集邮组织要活跃,也比许多官办的集邮组织要有人气,会刊《熊猫邮苑》深受国内专题邮友的喜爱尤其受到资深集邮者的青睐。为了倡导专题集邮,扩大专题集邮队伍,专联会不辞辛苦筹备此番邮展,其精神令人感动令人钦佩。但是做得再好也还是民间组织,上不得正式场合。专联会曾于邮展前在《集邮报》上刊登活动方案,向会员征集作品,但事情变化出人意料,许多会员报名的作品不能参展,原定的内部评审没有搞,原来承诺的给作者报销旅费中途取消……,这些变动给专联会和陈小忠个人都带来了无端的信誉损失——邮展成功了,专联会反而要背黑锅。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与官方打交道你又能期望结果怎样。我们生活在一个据说要与“国际接轨”的时代。这个时代连私生子也在享受人权和国民待遇,连爱滋病人也在得到高度关怀和帮助,近几年,各地政府还为进城打工的“民工”和乡村的“民办教师”落实各种政策,给予他们应得的权益……,在集邮界,却至今没有民间的集邮组织一席之地,民间组织只配受到不公正的漠视和轻视。我们不禁要问——中国集邮怎么啦?
     目前,省级以下的各级集邮组织都挂靠在邮政局,他们声称是群众性的组织,实际上都是当地邮局的一个处或者科室(被按照邮局的一个业务部门进行管理,其地位很不重要)——ACPF的性质和地位与此相同(虽然级别不同,但情况好不到哪里),这是长期的计划体制造成的。不象国外的集邮组织,他们真正是民办的,是完全独立的社团法人。近年来,我们常常听到类似“中国的集邮事业如何大发展,中国的集邮水平在全世界已经排到了若干名次”一类的喜讯,我真心希望这些话不是讽刺,因为平心而论,现阶段我国的集邮要追赶世界水平,就好象50年代“赶英超美”的大跃进运动,只是一种善良的愿望而已。自1949年建国以来,我们在所有领域内实行高度计划管理。改革开放后,许多重要的领域和行业都早已改变了计划管理模式,引入市场机制实行市场化运作,经济、文化建设才有了大踏步前进。但集邮界依然是计划管理,依然是按部就班,依然是从上而下的官僚嘴脸和衙门作风,几乎没有什么改革的动向。党中央早就提出要“与时俱进”,16大也要求“发展要有新思路,改革要有新突破,开放要有新局面,各项工作要有新举措”,但愿ACPF会有所转变——有一天能够给民间各级集邮组织一席之地。
     遗憾之二:集邮展览何以被垄断
     此次台州邮展,不属于综合性邮展,开始也不是官方行为,竟然还有那么多企业和机关无偿提供资助,愿意无私赞助民办的专题邮展,从中不会得到起码的广告收益——有几个城市(包括北京、广州、上海这些大城市)肯为这样的活动花钱?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确实以为中国的专题集邮大有希望。我们从来缺乏专门的全国性专题邮展,不要说一年一次,三五年一次也没有过,原因就在于没有资助者,没有人肯为此慷慨解囊。这次是多好的机会,如果举办得好,以后再带动其他城市参与,我们岂不是就快进入专题集邮强国之列了吗?但是,你举办邮展要向ACPF交纳若干万元人民币,否则不能冠以“全国”二字,我佩服“专题邮友联谊会邮展组委会”,尤其是我们的主力会员,真的花钱买下了这两个字。说句傻话:假如我是领导,有这样的城市愿意花钱办邮展,我不会收他们一分钱反而会给他们补助,不会让他们承担颁奖开支反而会给他们发奖,不会参与组委会(让他们们全权办理)只在具体组织工作上给他们指导……,自己少费心,又可以调动地方的积极性,还能激励其他城市的参与热情,何乐而不为?可惜事情不由我决定(我算什么东西?)。ACPF把自己放在国家领导机关的位置上,下边花钱我抖威风,直接干预包括展品征集在内的诸多事项,据说连主席台就座的人员名单都横加干涉。专联会计划搞一次内部评审,给邮集作者创造一次学习机会,评审结果并不对外公开,但被莫名其妙地取消。为了办好展览,多少同志辛辛苦苦奔波忙碌,付出了多少心血、汗水和金钱,他们的权利却得不到尊重,我不禁要问,作为这次邮展的两家主办单位之一,ACPF做了哪些有用的工作?有人说,收取费用是国际惯例,我们要与国际接轨。我想提醒一些人注意,国外的集邮组织完全是民办的,他们搞活动只能自收自支(包括向作者收取参展费),搞不下去只能破产关闭;他们拉的赞助是私人的钱,国有企业要给邮展(或者其它活动)提供 金钱资助并不那么轻易,因为钱是国家的。ACPF是国家体制内的(人员开支也由国家承担),其经费由国家和政府支付,作为国家的一项事业,凭什么再向下边收费?拉的赞助,大都来自于国有企业或国家机构,横竖都花国家的钱,还要额外收取一笔费用,是不是变相侵吞国家资产?集邮是一项群众性的活动,邮展也是同样。地方也罢,民间团体也罢,都有权举办,这才是邮展活跃和进步的必要条件。我国的集邮展览之所以不能经常化,不能尽快提高,其中主要原因在于ACPF垄断了全国性邮展举办权。在加速改革开放的今天,这种落后的方法和模式没有得到改革、改进、改善,不仅不放权,反而还要收钱——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我敢肯定,垄断邮展举办权将严重限制、损害我国的集邮展览,甚至因此扼杀、断送我们的集邮事业。当然啰,垄断也是件有利可图的好事,谁也不会傻到轻易放弃!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