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文萃>>正文内容

茶叶贸易与中英鸦片战争有没有关系?

 

 

    专题邮集《说茶》(焦晓光)和《火》(刘佳维)在专题叙述中都涉及到了中英鸦片战争。在鸦片战争与茶叶贸易的关系问题上,《中国集邮报》总690、总754期刊登陈小忠先生的文章,否认鸦片战争与茶叶贸易的直接联系。
    由于这个问题关系到专题知识的准确性,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影响这些专题邮集参加国际邮展、世界邮展的成绩,所以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探讨。笔者在此谈一点个人的浅见。
    茶叶贸易是鸦片战争的渊源
    一、 中国茶叶大量出口英国,导致了英国在双方贸易中的入超地位。
    16世纪初,一些海员和传教士把茶叶传到了欧洲,最初仅作为贵重药品在药店出售,使用戥子计量(足见其珍贵程度),后来逐渐普及成日常生活的必需品。19世纪后,“饮茶休息”成为英国人的日常习惯。当时,欧洲人消费的茶叶几乎全部来自于中国。许多英国船载着墨西哥和西班牙银圆来到广州,然后满载中国茶叶返回英伦,茶叶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流入英国。我们知道,清朝政府历来奉行闭关锁国的“基本国策”,从来没有打算开展什么对外贸易。如乾隆皇帝致英皇乔治三世的(由马嘎尔尼勋爵转交)敕谕中说到,“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意思就是中国什么都有,不需要与外国通商。所以,英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少得可怜,不能抵消茶叶的价款,出现了巨额贸易逆差。工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代史》介绍,“1781-1790年十年间,中国向英国出口茶叶9600多万银圆,而1871-1793年13年间,英国向中国出口总额才1600多万银圆”。我国现行的初中教科书《中国历史·第三册》也说,“清朝封建统治走向衰落的时候,世界上资本主义正处于上升阶段。当时中国的社会经济,小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相结合,主要不靠市场供应。英国向中国输出的呢绒、布匹等,很难在中国市场上倾销。中国向英国输出茶叶、生丝、瓷器等,销路旺盛。在这些正当贸易中,中国是出超的,许多白银流向中国”。
    这就是当时的实际情况。
    二、为了扭转所谓的“畸形贸易”,英国才纵容支持非法商人向中国走私倾销鸦片。
    可想而知,当时号称“老大帝国”的英国不希望这种常年贸易入超的现象继续下去,否则英国要为此持续付出大量现金,他们急需机会实现其对华贸易的平衡。中国在康乾盛世终结后,进入了“厌厌无生气”的衰落时期,吸食鸦片渐渐流行,发展为中国社会的痼疾,这就使得英国殖民主义有了机会,能把常年入超的对华贸易局势彻底扭转过来。英国商人后来发现,鸦片是对他们最有利的商品,便积极进行鸦片走私。而政府方面则对此予以默许,第一任印度总督哈斯丁斯曾经说过,“鸦片是有害的奢侈品,它是不能允许的,除了用于对外贸易目的外”。由此可知,英殖民主义为了以鸦片抵消贸易逆差才支持和怂恿其不法商人向中国贩卖大量鸦片。鸦片商们从印度购买鸦片,倾销到中国,其货款数额远远超过了购买茶叶的数额。当时,美国商人从土耳其、波斯等地,俄国人则从中亚(如伊朗)把鸦片运进中国。正如《初中历史》所讲的,“…外商发现鸦片贸易可以牟取暴利。英国东印度公司就用走私的方法,向中国大量销售鸦片。…至道光初年,中国对英贸易转变成入超”。
    三、英国不反对清政府查禁鸦片,但是后来的过激行为激化了中英矛盾。
    当时,中国每年出口的茶叶价值大约为二千万西班牙银元。嘉庆末期进口鸦片的金额仅在400万元左右,到道光九年,鸦片支出达1400万元,道光十八年进口鸦片超过四万箱,价款约3000万西班牙银元。《初中历史》列举的《英国输入中国的鸦片激增表》表明:1799年为4000箱,1839年为40200箱。白银的大量外流,导致银价高涨,实质相当于大幅度增税,使本来穷困潦倒的人民陷于非常痛苦的境地,由此也引发了国内诸多矛盾的恶化。在此情况下,道光皇帝下决心查禁鸦片――这就是林则徐虎门销烟的缘由。
林则徐到广州后,按照朝廷意旨,英商每上交一箱鸦片,就赏赐茶叶五斤,以体现天朝的“宽宏气度”。当时的鸦片多为膏状球形,如果浇上油再用火烧,其“残膏余沥”会渗入地下,将士壤挖起来熬,还可重新制成二到三成鸦片。所以林则徐没有采用火烧办法,而是挖了两个石头铺底的大水池,在里边注水并撒入海盐,把球形的鸦片切成四块投入池中浸泡,一定时间后再倾入大量生石灰,池水遇到石灰就会激烈沸腾,冒起浓烟(好象在燃烧),鸦片会充分溶解分化,从而达到销毁的目的。这项工作从6月3日到25日,连续进行了23天才把收缴的鸦片处理完。专题邮集《火》在“禁毒”小节中,误以为销烟是用火烧,属于专题知识错误。
    虎门销烟后,英国方面最初的反映是温和的,他们不肯因为中国禁绝鸦片的缘故发动战争,拒绝下令军舰进入珠江,英国外交部还通知查理义律说“女王陛下的政府,不能支持不道德的商人”,命令查理义律用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当得悉道光皇帝(绵宁)下令永远禁止中英通商后,维多利亚女王以及国会里的反对党,都十分气愤,才决定使用武力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参见柏杨著《中国人史纲》)。
可见,茶叶贸易不仅与鸦片战争有关,而且也是导致那场战争最初和内在的原因,专题邮集《说茶》关于“茶叶贸易引起鸦片战争”的说法应当不是错误。
    《辞海》的有关提法存在错误
    陈小忠先生引用了《辞海》中的解释,“1600年英国设立东印度公司,制造鸦片输入中国”――以此推测英国向中国出口鸦片在先,中国向英国出口茶叶在后,得出“鸦片战争与茶叶贸易没有关系”的结论。但事实并非如此。
    鸦片盛产于印度和小亚细亚,唐朝时已经流入中国,只作药用(见《辞海》)。明代曾经允许少量进口鸦片作为药用,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鸦片前代罕闻,近方有用之者”。清朝许乃济关于弛禁鸦片的奏章中也说,“乾隆以前,把鸦片当作药材,…鸦片纳税入关后即交付洋行,兑换茶叶等商品”。乾隆后期及嘉庆时期才作为嗜好在中国普及开来,1780年(乾隆45年)和1796年(嘉庆元年),清政府两次下令禁止鸦片,可知其蔓延泛滥之端。《中国近代史》则称:1773年英国确立了向中国大量输入鸦片的政策。殖民者强迫印度农民种植罂粟,在加尔各答等地设立加工厂制造适合中国吸食者口味的鸦片,卖给英国商贩,由后者运到中国销售。承担这项不法经营的就是英国东印度公司――陈小忠先生讲的英国人“从英国把鸦片运到中国”显然不当。
    《辞海》中有“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专门词条,解释为:“17-19世纪中叶英国政府特许设立的对东方主要是印度和中国经营垄断贸易,进行殖民事业的组织。1600年获得皇家特许状。最初在马来群岛一带进行香料贸易,后转向印度建立根据地。…18世纪中叶起,建立在印度的统治地位,供应港脚商人大量鸦片,使其向中国走私输入”。东印度公司是先在印度建立根据地后,才大规模从事鸦片贸易的,也就是说,它不可能于1600年就向中国输入鸦片。辞书讲的“18世纪中叶”(1750年左右)与《中国近代史》讲的“1773年英国确立了向中国输入鸦片的政策”相符。没有任何记载提到“1600年”的说法,而且,国内大部分书籍资料中列举的鸦片输入数字也都从18世纪开始,这就意味着,以前的鸦片是零星进入中国(个人走私,并非有组织的行为),形不成多大危害,也引不起国家的重视。
    那么,《辞海》中为什么又有“1600年的”说法呢,岂不自相矛盾吗?笔者猜测,可能指的是将鸦片销售到台湾。据说中国人吸食鸦片的习惯就是从台湾地区开始的,那时疟疾流行,鸦片作为镇痛药非常有效。各国商人把鸦片贩卖到台湾也很有可能(但也是小额走私)。1600年,属于明代万历年间,那时吸食鸦片似乎还只是宫廷的专利,民间没有人能用得起。台湾于1624年被荷兰人占据,1662年起又由郑成功父子占领(独立王国,不承认清政府),直到1683年才真正进入清政府的统治版图。而且清朝早在1655年就实行了海禁,“沿海不准片帆下海”,到1684年才采纳施琅的建议解除海禁(这期间好象不可能进行海上贸易),郑氏父子鉴于清朝的海陆封锁,鼓励人民下海捕鱼和贸易(这就有可能给鸦片贩子创造了机会),1689年英国才中止对台贸易(见《中国近代史》)。那时台湾不属于清朝,即使把鸦片贩到台湾,也不算输入中国本土。
    况且,东印度公司的贸易范围很大(整个远东地区,并非专门针对中国),其业务项目也很多,主要有香料和纺织品,并非单纯经营鸦片。1780年该公司才获得孟加拉鸦片的专卖权――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此它才有条件从事大规模的鸦片贸易,并把它作为出口到中国的主要商品。在此以前,无论普通商人的小额走私,还是东印度公司的零散贩运,都算不上习惯上所说的“对外贸易”,尤其谈不到什么“输入”。
    鸦片战争是由英国发动的非正义战争,这一点是大家所公认的。如陈舜臣著《鸦片战争实录》所讲的,“战争本身是由于英国强制进行鸦片贸易而引起的,决不能改变它在世界史上罕见的非正义战争的性质”。如果,不能因此就否认这场战争与茶叶贸易的密切关系。柏杨著《中国人史纲》中讲道,“这一场战争实上是贸易战争,不是为鸦片而战,而是为贸易而战。但它却是由鸦片引起的,而且人们也乐意把这项肮脏的罪名加到侵略者的头上,所以称它是鸦片战争”。为贸易而战,其原因不就是茶叶吗?

主要参考书目:
    初中教科书《中国历史·第三册》
    日本陈舜臣著《鸦片战争实录》
    台湾柏杨著《中国人史纲》
    工人出版社《中国近代史》
    中国青年出版社《祖国》
    《辞海》,等。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