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网上邮展>> 组集参展>>正文内容

浅探专题邮集的故事性

    “故事性”又称作“叙事性”,它是当代专题邮集的基本特征之一,也是近年来备受专题集邮界关注的一个话题。有人认为,“故事性”就是讲故事,还有人提出一部专题邮集就是运用邮品“讲一个故事”的说法。对这些观点,笔者以为有深入探讨的必要——因为任何片面的理解,都会造成集邮者在认识上的狭隘性或盲目性,导致邮集创作的失误。
 1、从辞书定义看“故事性”一词的内涵
     由ACPF主持编写的《中国集邮大辞典》是国内最具权威性的集邮工具书,其中有“叙事性集邮”的词条,对应的英文为narrational philately,这就意味着,我们平常讲的“故事性”或“叙事性”都是同一个词,即narrational。按照英语语法,这是个形容词,其名词形态为narration(意为:①讲述,②故事,③叙述,④记叙体),或者narrative(意为:叙述的、叙事体的如记叙文)。我们知道,名词和形容词之间存在很大区别,名词表达本质或本性上的概念,是一种基本含义;形容词不是定义,表达的是形式上的、外在的特征。例如说“花一样美”,就是在形容外表很美而不是说“花”本身。再如名词book,用于形容词(bookish)时意为“书本的、书生的、书卷气的”等。英语的“故事”通常用story,词义中有真实的和虚构的如史话或传记、小说传奇、阅历、新闻报道等,范围十分广泛。可见,“故事性”与“故事”及“讲故事”的词性不同,含义上也存在着必然的差别。
     再看《辞海》对“故事”词条的解释:“叙事性文学作品中不可或缺的要素,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事件的叙述”(第⑥条);“文学体裁的一种。侧重于事件过程的叙述,强调情节的生动性和联贯性”(第⑦条)。这里有个关键词——事件,意味着“故事”首先是“(一个或几个)事件”。按照通常的理解,事件要具备时间、地点、人物(角色)等要素,要有情节、发生变化过程以及结局,才符合一个故事的特征,符合story的内在要求。但是,专题选题不一定都是事件,“叙事性”也未必符合“故事”特征,所以不应该等同于“讲故事”。
 2、从理论上和实践两方面认识“故事性”
     1992年出版的《漫话专题集邮》写道,“有人把叙事性集邮比喻为用邮票去讲故事。这种比喻不一定十分贴切,但道出了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用邮票去叙事”,表明这个词是用来打比方的;莫洛里先生在谈到“如何展示素材”时,说“要以讲故事的形式来展示”(《国际集邮专家讲学录》),明显告诉我们,所谓“讲故事”是个“形式”,不是真的讲一个故事;许多集邮专家包括梁鸿贵、陈为乐等,从没有表达过“故事性就是讲故事”或者类似的观点。由此理解,“故事性”要求专题邮集的处理方式“象故事”(即邮集编排具有“故事”的某些形式或特征),与“讲故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真的“一部邮集要讲一个故事,甚至每一章、每一节乃至每个贴片都要讲个小故事”,那么从《大象》、《汽车》,到《大洋洲鸟类》,哪个做到了每页贴片都是一个小故事?它们还能够称得上是叙事性邮集的典范作品吗?
     陈云先生曾经说,“不唯上,不唯书,要唯实”。这里举几个真实的例子:专题邮集《信的故事》(青少年类)在处理中没有讲任何故事,作者杨珖是按照“准确的邮政知识教材”进行编组的(见《集邮》1996年7期),严谨地叙述邮政发展的历史,多次获得邮展高奖;同样由青少年创作的《一场精彩的足球赛》,运用丰富的想象设计了连贯完整的情节,讲了一个确实有趣的故事,但几次参展效果都很一般,到2001年博美堂杯青少年邮展时,这部作品彻底地改编为《我是足球》;广东的《第二次生命》邮集,虚构了一位登山者受伤后得到救助以及社会各界关心救治的故事,国际邮展评审员张巍巍先生指出“主观性太强,整个过程都是编的,缺乏客观标准,参加高水平邮展成绩不会乐观”(《驭海邮艺》总76期)。为什么会这样呢?既提倡“讲故事”又不认可实践中的“讲故事”,岂不是使集邮者陷入了无所适从、无可把握的境地?这种“讲故事”的片面说法,使得专题集邮者在组集实践中走了许多不该走的弯路,《聊酒》之“讲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3、客观认识“故事性”的内在要求
     作为形容词的“故事性”(narrational),其本意不是“故事”。专题邮集的“故事性”,应当在于采用叙事方式来展开(叙述)选题,使之“象一个故事”。在这里,专题语言的运用显然非常重要。1996年4月四位FIP专家在杭州讲学,当时明确解释,“要用讲故事的语言,不要用集邮的语气”(《集邮家》总91期)。
     《大象》作者玛丽安·欧文丝女士是位素负盛名的国际邮展评审员,也是“专题邮集要讲故事”观点的倡导者之一,我们不妨听听她是怎么说的:“我经常告诉参展者……,先把专题说明文字打在或写在空白的纸上,然后按照页码顺序一一贴上,读一读它是否象一个故事,而且意味盎然”(《专题集邮讲义》)。至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故事性”的真实内涵并非“讲一个故事”,而是“象一个故事”。
 *原载《中国集邮报》总681期(2002年),略有改动
 【作者附记】
此文写于2002年,初衷是对“专题邮集就是要讲个故事”一说(国家级评审员李明的观点)的疑问和反思,意在引起专题邮友对“故事性”概念的关注和探讨。文章发表后,一直以为个人的认识是比较准确的。今年在昔阳读了一本文学理论书籍,其中英国著名作家E. M.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说,所谓“故事”,就是指按照时间顺序来叙事,“故事情节”则是在按时间顺序叙事的前提下表明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
     这些话使我对自己原先的认识产生了怀疑,感到“故事性”的要求可能就是“讲故事”——只是这种“故事”不同于我们习惯的那种“故事”(或曰中文意义上的故事)。以前把“故事”的概念限制得太狭窄,对“叙事”一词的理解出现了偏差,所以导致了片面的结论(即文中所说,“故事性”要求的是“象一个故事”而非“讲一个故事”)。
     于是打算再写一篇东西,对自己的错误理解做些更正。回到阳泉后,在CPN43期、46期上读到了彭谨的《“讲故事”的真正内涵——叙事》一文,深感精辟,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另外再写了。彭谨指出,以前的讨论“几乎没有人从故事的广义概念来理解”,这恰恰就是拙文失误的地方。
     在网上看到一种观点——专题集邮“故事说”可以休矣,因为“它已不适合当前专题集邮发展的现实,有把我国专题集邮引入歧途的危险”。我觉得有些失于极端了。我们应该看到,“故事性”仍然是当代专题邮集的重要特征,它在现阶段还有着十分重要的和十分积极的意义,至少目前还不能全盘否定它。许多邮友在网上指出的问题,象“没有故事编造故事”,以及“生拼硬凑故事”,都源于没有正确理解“故事性”的真正内涵,而不在于“故事性”本身。前些年,很多邮友受了错误的引导,把“讲故事”狭义化、绝对化,才出现了邮集中各种虚构的所谓故事(story),受害最深的当属《聊酒》。因此,我们还需要在规则研究方面下一些认真的功夫,先搞懂了再做结论,而不宜草率从事,急于拿来和急于摈弃的态度都不利于真正的提高和发展。
     尽管拙文的观点算不上准确,但即使现在来看仍有其可取之处,所以敢于把它推荐给专刊。同时,表明以下几点看法,希望有兴趣的邮友继续探讨:
 1、“故事性”就是“叙事性”,它们在英语中是同一个词narrational。
 2、“讲故事”就是“叙事”,这个被叙述的“事”,可能是彭谨说的“事件”(story的另一含义),也有可能就是“叙述”(narration,这个词也有“故事”的含义)本身。
 3、专题邮集的故事性就是按照间顺序来叙事,不是刻意编造的狭义“故事”,更不是“每一章、每一节乃至每个贴片都要讲个小故事”的那种story。
 二○○四年六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