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用经济学的观点看邮集商业化

    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里茨先生在所著《经济学》的一书中,用一个非常醒目的标题强调:“像经济学家那样地思考”。言外之意,经济学家与一般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对同一问题、同一事件,经济学家得出的结论与一般人的结论往往偏差很大,甚至完全相反。像经济学家那样地思考,意味着更多的理性、更多的智慧。我们不妨用经济学的观点来看看邮集商业化的问题。
 忙于编邮集---“边际收益递减”
     经济学中有一个著名的“边际收益递减”原理,通俗、形象地说就是:给一个饿汉拿来一筐馒头,吃第一、第二个时“成本收益最高”,吃到第三、第四个时收益则递减,假如非让他吃10个、20个,不仅仅没有任何收益,甚至会被撑得进医院而赔进一笔医疗费。
     过去编一部5框的邮集需要5-10年的时间,居住在小城镇的集邮者更甚至,有的集邮者倾一生的业余时间才做一部邮集。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使寻购邮品的速度大大提高。但是要编一部五框的专题邮集并能达到参加全国集邮展览的水平,最起码也要花一年以上的时间。编邮政史类或传统类的邮集所需的时间更长。当邮集入围参展,往往要加班加点制作或修改邮集,为此搞得筋疲力尽,有的甚至累得病倒。
     对于有搞业余创收的集邮者来说,花这么大的精力、时间和金钱去制作邮集,无疑会影响他的“边际收益”。作为集邮者,当你想做邮集时必须要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边际收益递减律”提醒集邮者:邮集难做,是否也该把握一个度?
 编邮集--成本大于收益
     邮票是一种特殊商品,邮集是由这些特殊商品为“零件”而精心巧妙地“组装”成集的。由于这特殊属性,它不象机械产品那样一对一组装,没有零件的剩余。做邮集一定会剩下一些“积压品”。本地有一位邮集作者常提及的一句话:要做邮集应同时做邮商才不会亏损。在网络技术普及前,做外邮生意的利润高,有些热门邮品的利润高达5-10倍以上。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深入发展,网络技术的普及,做外邮的邮商递增,外邮的合理利润日趋正常,尤其是近年来人民币对外升值,促使外邮的价格进一步下降,导致早些年制作的专题邮集大贬值。中华医学集邮会常务副会长童正祥为了《蛇杖》邮集参加2001年全国邮展能更上一层楼,花了1.1万高价买了两件当时时髦的“洋货”(马尔雷迪邮简和B.L.P信卡),目前的市场合理价位3千多元,贬值结果令人咋舌;本地有一位集邮家,早年主集邮政史类,其邮集在国内外邮展披金戴银,这部邮集在上世纪90年代“竣工”时结账,仅购买展品就花了24万人民币,购买展品的清单、汇款单还保留着,现在准备22万出手没人愿意接。
     有的邮集作者不顾路程遥远,亲自赴高级别的邮展现场观摩学习,有的邮集作者的邮集参展时亲临现场听取评审员点评,以便修改。这些费用都没有计入成本。
     一部邮集除购买展品的价格外,还有剩余品、汇费、邮寄费、打印费、包装材料费等等也都没有人把它计入成本。
     行文至此,我想套用曹雪芹先生一句名言:痴心邮人古来多,赚钱邮迷谁见了。
     邮集贬值,就当邮集为玩具,玩腻了,折旧卖!?你心理才会平衡,因为玩需要成本!
 邮集参展拿了奖--奖金的性价比
     邮集参加世界展获得大金奖能得到多少奖金呢?据我所知,重庆市集邮协会为鼓励集邮者制作邮集参展,其奖金是全国最高的,但最高级别的奖金尚未逾万元人民币,其他省市可想而知,有的地方的集邮协会对获奖邮集作者连起码的精神奖励都没有,哪里还有物质奖励呢?作为集邮者,我们不敢奢望与为国、为省争光的体育健儿比奖金,就按付出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投入,与参加某些征文或会标、厂标、公司徽志等的设计奖比,也没得比。
     集邮者若是科研人员,把做邮集的精力花在本职工作方面的深入研究,多写几篇论文,其稿酬也不比获奖邮集的奖金差,得个科技进步奖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名利就大大高于邮集获奖。
     难怪有的集邮者不愿意做邮集,他们集邮只为了收藏欣赏,把集邮当成休闲消遣,有的纯粹做邮学研究、写邮文而不做邮集。也许不无几分经济学的道理。
 卖邮集——特殊商品变现难
     基本消费品柴米油盐天天有买卖,而作为特殊商品的邮集,一年能有几部交易成功呢?本地有一位集邮者(说他为邮票投资者更贴切)在上世纪97年邮市高潮前就抛出自己几年收藏的所有邮品,回笼资金去炒股,其理由就是邮品变现难,据说他今年在股市的资金已有几百万;我曾经读过一位股评家写的一本有关他的发迹史的书,也是抛邮品去炒股,也是以邮品变现难为由。今日的股市都是无纸化的交易,可用电话、手机随时随地几秒钟就能完成交易,网上交易速度更快捷。
     如果你想短期内把自己的邮集出手变现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赔本太大你不愿意出手,保本价以上买方难于接受,获高奖的邮集更不易变现。这就是特殊商品的属性。
     既然邮集变现这么难,我们不应该再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限制邮集“过户”后的参展门槛。我以为仅限制“过户”后必须修改多少章节,换上多少展品就可,这样有利于促进这特殊商品的流通。
 对策
     为了自己所制作的邮集不贬值,或者有一定的升值空间,不妨在选题前请经济学家当参谋,也许能减少邮集的贬值概率,但难于保证你的邮集能赚大钱。记得有一位经济学家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自嘲:“经济学家无法保证你不失业,但是,当你失业时,他会让你明白你为什么失业。”我曾经把这句话套用到股市。同理,“经济学家无法保证你的邮集不贬值,但是,当你的邮集贬值时,他会让你明白你的邮集为什么贬值。”
     那么,邮集作者该怎么办呢?最好事先要有贬值的思想准备,就把做邮集权当成玩,玩是要有成本的。
     我以为最根本的问题是要提高获奖邮集的奖金,激励更多的集邮者做邮集,让集邮者感到做邮集有利可图。为此,才能刺激邮集的流通交易,促进集邮事业的繁荣。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