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专题研究>>正文内容

盖防痨宣传戳的沙鱼涌宾寄封及相关邮件

 

 

   “沙鱼涌”是抗战期间进出口邮件的主要通道之一,它由一个默默无名的小鱼村,一跃而成为了国际互换局,在邮史上遂享大名。当时,“沙鱼涌”只是一个互换局,并不对外营业,仅担负进出口的任务。经沙鱼涌的邮件都是整包封发运送,因仅有少量盖“沙鱼涌”邮戳,又因战时邮件保存不易,故此存世甚少。
    据目前已知的沙鱼涌邮件中,仅发现一件盖有防痨宣传戳的邮件,“肺痨”即肺结核痨,是40-60年代间对人类的一大威胁,与之前的“非典”一样可怕!
    在抗战期间,由于医疗不发达,又因药物的缺乏,因此死于肺病者甚多。为了防止肺病的蔓延,邮局也曾刻制相关的戳记,透过邮件作传播功能,来宣传防痨的重要!
    在未谈及正题前,首先谈一下我与这个封的趣事。在多年前本地有一位邮友,从欧洲获得一个沙鱼涌的实寄封,当时由于经济等原因而未能购之,错失了一次购买“沙鱼涌”的机会。1995年该位邮友将此封送到香港公司拍卖,详情参照《沙鱼涌邮史研究》之“沙鱼涌邮戳安在?”一文。该邮友听闻我现在研究抗战期间的国际邮路后,还感叹当时没有将此封留给我。事隔9年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美国的邮商告知我当地有一个沙鱼涌封出让,可能是缘分吧!这个遗憾多年的封又再次出现了,虽然价格甚高,但机会可能只得一次,因此我当机立断而购之。兹将此封介绍如正下:

   附图(一)1940年7月18日由广东老隆寄香港,贴烈士1分及单圈孙中山像4分各1枚,合共5分,符合当时寄港平信5分资费。老隆位于广东东北部,现改为龙川县,属河源管核,该信件由老隆经惠阳戳及7月27日沙鱼涌中转戳,到达香港后没有盖落地戳,另盖有框防痨宣传戳,内容为:右边“努力防止肺痨”,左边“便是造福人群”字样。
    有关盖“防痨”宣传戳的实物并不多,在此笔者借用了《集邮道》(四)“既要对抗敌人又要抵抗痨魔——抗战期间的防痨宣传戳”何辉庆老师文中相关的两件实寄封。
    附图(二)1940年7月12日由东川开县航空寄香港,合共邮资3角,符合当时平航资费,7月13日经重庆,到达香港盖五角型检查戳,另盖兴图(一)相同文字的宣传戳。
    附图(三)1940年7月2日由汕头寄香港,邮资5分,符合当时寄港平信资费,另盖有框防痨宣传戳,但其宣传文字与图(一)、图(二)并不相同,内容为:右边为“肺痨死人极多”,左边为“防痨急如救命”字样。

    关于防痨戳属何邮局所盖,何老师还专门请教了一些香港邮人,以及查阅了《香港宣传邮戳》,最后确定了香港邮局没有使用此类戳记,推测为国内所盖。
    又据《邮史研究》(第13期)“谈[慈三]资助防痨附捐邮票”黄元明先生文中也提及一件盖防痨宣传戳的邮件。
    附图(四)1940年7月12日由广东江口寄香港,另盖7月19日逐溪中转戳,此封所盖的防痨宣传戳与图(一)、图(二)的文字是一致的。
    这4件防痨封的共同特点都是在1940年间使用的,其到达地都是香港。寄出地分别有广东老隆、汕头、江口以及东川开县,其宣传戳有两种,一种为“努力防止肺痨,便是造福人群”,另一种为“肺痨死人极多,防痨急如救命。”但最后要了解这些防痨戳的使用情况,还需要大家提供更多的资料。
参考资料:《沙鱼涌邮史研究》
    《集邮道》(四)
    《邮史研究》(第13期)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