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活动>>正文内容

洗墨池边映方寸

 

 

    带着几分疑问踏上汽车-火车-汽车的一千五百公里的征途,领教了铁老大的服务态度。由于火车晚点,改乘汽车到临澧县,比预定晚点了两个多小时。说来还要感谢“铁老大”给我改乘汽车,才有机会知道这里有个丁玲广场,因我所乘的汽车就停在临澧县的丁玲广场边。可是苦了湖南会友的久等,给刘淑兰大姐多忙了一次厨房活。我狼吞虎咽了刘大姐给我准备的美味佳肴,新认识了气质较佳的江中航书记、久仰的杜镇中老师和宁平副总编等湖南会友。我们一起观赏了刘大姐的收藏品,几乎可以与催以泰会长的收藏阁相媲美。
    说实话,若不是这次全国邮展在澧县举行,我连这“澧”字的读音都不懂。全国邮展首次在县级举办,我和许多邮人一样带着许多的问号在猜想,我想该是它改写了中华民族五年文明史的记录吧?当我第一次跨进这湘北的名校----澧县一中,那习以为常的气

拱门和五彩缤纷的彩旗,对大多集邮者来说并不刺激眼球。那展馆边的400米塑胶跑道,给我对澧县经济有了预想不到的认识。国展期间,由于忙于邮事和会友,无暇顾及各种宣传材料。返梓后,从一份介绍澧县一中的历史资料中得知,这校内有一个洗墨池的典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句。有谁不知道是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的为民风范。其文辞优美,泼墨如注,与他年少就读洗墨池积累知识和“与天下国家为己任”的远大抱负息息相关。看完这信息,我感到无比的遗憾,这遗憾的心情不亚于到北京没去天*安*门和长城。  
    11月6日上午,因挤不进去城头山的开幕式,医邮会的会友就汇集在展馆旁盖邮戳和觅邮品。约来河南会友杨明森,我们一起在展馆前合影留念。下午2点30分,2005年中华历史文明全国集邮展

览开馆仪式在澧县一中隆重举行。伴随着热情欢快的乐曲,参加此次开馆仪式的领导陆续进入会场。老一套的仪式结束后,人潮涌动,鱼贯入馆,我也随着人流顺序进馆,首先找到自己邮集在展馆的位置,才开始欣赏其它邮集。

    澧县之行,运气不错。我省有一位邮友因有急事先回家,把嘉宾证让给我,使我有机会享受了与嘉宾和征集员(还有部分评审员)同坐大巴车,前面有警车开路,后面有警车护航。一路好不风光到距澧县一百多公里的桃花园游览。7日下午在桃花园游览时,由我省邮协领导引见刘玉平部长,我还厚着脸皮与他合影,刘部长爽快地答应对明年的医学邮展给我们精神上的支持。我顺利完成会长交给的任务。在此之前,一路上与《狮子与人类》的作者老张谈邮集。实际上老张(这次邮展的煤炭系统的征集员)在6日晚上就知道一点含糊的消息。7日下午二点半(这是邮展挂花的时间),比较低调的某评审员(这次评专题的),刚好是坐在老张的左侧。老张与他又比较熟,老张说:已到挂花的时间了,可以告诉我的成绩吧。某评审员翻开展品目录本,看他用钢笔记录的分数告诉老张得了75分。那瞬间,我

看到(我坐在他们的后排)《细菌》旁边写了得分。但还是不敢肯定,我又不敢问,我只好打手机给在展馆的会友杨明森了解获奖情况。游览的期间,面对这被降两级的结果,我看老张很坦然。只是认为不同的评审员有不同的看法,我悟出了道理,焦晓光的邮集是《说茶》,我说您的邮集要是“说狮”可能就会符合她的欣赏特点。总之,这次有带“与”的邮集都没得高分。如事先被看好的《生命与骨骼》令邮人大跌眼镜。我曾看过有关选题的一篇文章,里面有提到带“与”的标题不好编。

    澧县之行,我接触煤炭、石油、体育的邮友后,令我好不心酸,“孤儿”感油然而生。人家都是以公派来参加的(包括退休人员)。我们能否用2-3年的时间把卫生部的官员“拉下邮海”,届时由卫生部分管宣传的副部长任医邮会的会长。我们医邮会就不再像“孤儿”在到处挂靠。体育本来也是属于文教卫生口,我想,经过我们全体会员的共同努力,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
    澧县。您给我的有遗憾,但更多的是第一。我的邮集第一次在您这里参加全国邮展;第一次在您这里看全国邮展;第一次在您这里拿到一个国家级纯银镀金的奖牌;第一次在您这里目睹全邮联的众多“高官”;第一次走进湖南的省城和若干个县市。再见了,湘北的明珠---澧县!我会用范公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名句鞭策自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