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医学集邮>> 协会>> 会员文萃>>正文内容

假如能在书店里买到盖销票

    最近,从《集邮报》上读到《国家邮政局向青少年赠送盖销票》的简讯和张建伟先生《向青少年赠送盖销票好》一文,勾起了我对盖销票的思考。
     确实,张建伟先生为国家邮政局向青少年赠送盖销票叫好的文章值得称道,但我以为,由于目前向青少年赠送盖销票只是一种流于形式、完全是为宣传服务的偶发行为,根本不能在广大青少年中产生什么影响,因此,此类作秀对培养青少年集邮是不会起多大作用的。
 走笔至此,我突然想到在1955年第1期《集邮》杂志所刊《苏联集邮情况》一文中,作者米哈依尔•米尔金(前苏联集邮局副局长)介绍说:为了便利国内外集邮家们,苏联文化部特设了集邮局,并通过三千以上的书店来帮助他们收集邮票。这段文字表明,前苏联在50多年前就已在书店中出售邮票了(目前俄罗斯的书店是否出售邮票,我不太清楚)。受这篇文章的启发,我假设,假如能在我们的书店里买到盖销票(纪、特新邮是邮资凭证,在我国不可能在书店里出售,故也就不作假设了),将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呢?
     众所周知,书店是青少年最常光顾的地方之一。周末或假期,在连环画、故事书、学习用书前,常可看到许多青少年在专心致志地翻看各类书籍,遇到喜欢的便开心地买下来。如果他们在寻找适合自己阅读的书籍时,突然发现图案美丽、色彩鲜艳、内涵丰富、价廉物美的盖销票时,难保不会有一些人就此被吸引住。当被吸引者进一步在这些盖销票上看到自己所崇拜的的人物形象,见到自己曾经去旅游过的秀美山川,发现自己在教科书上曾经学到过的内容时,相信其中一部分青少年会有选择地买下一些带回去欣赏。
 当然,假如盖销票真的能走进书店的话,其出现形式,除了传统的袋票外,还可以有更多的式样,以提升其档次,增加吸引力。比如,做成贴片的形式,每一页上安放一套或几套盖销票,配上相应的内容介绍,背面再印一些集邮常识。这样一来,盖销票就真正成为广大青少年的“课外读物”和认识集邮的“启蒙老师”了。
     在学校里,一种趣味性强的有益的活动,常常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会于短时间内在学生中“流行”开来。由于邮票是世界上流传最广的袖珍艺术品,世界各国无不把本国在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地理、历史、文化、艺术、自然风光、珍稀动物等方面最具代表性的一面搬上邮票,因此,求知欲望极强的青少年只要有机会经常接触到邮票,就有可能对其产生兴趣。
     假如书店里真能买到盖销票,并真的被一些青少年买下后带进了学校,难保不会在校园里形成一种以拥有一定数量的盖销票为荣的时尚。这样的话,只要学校老师趁势进行正确的引导,那么,培养青少年集邮就真正有了可能。
     在集邮活动并不景气、青少年集邮的前景也不甚乐观的今天,与其大量地销毁过剩的邮票,毋如将其盖销,然后以低廉的价格和适当的形式通过书店出售,这比偶尔向几个青少年代表赠送一些盖销票不知要好多少倍。假如真的有这么一天,那么也就不枉我今天枯坐在电脑之前,化一个多小时在键盘上敲打出这篇近乎痴人说梦的文章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